精彩小說盡在91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七海揚明 > 章十九 占領圣胡安 下

章十九 占領圣胡安 下

且看昨日風華 2019-08-12 00:08:59

李明勛蹲在地上,扭轉脖子就看到了一個猙獰的樹膠面具,這是虎尾瓏人的傳統,面具是由樹膠制成,用血混雜顏料畫出猙獰可怖的魔鬼形象,還配備白森森的骨頭和炫彩的羽毛,更添三分陰森恐怖,不僅如此,他們的藤牌上也有這般繪畫。

對于虎尾瓏社人的做法,李明勛是大力支持的,他非常愿意相信在這個時代除了自己之外,再也沒有真正的唯物主義者,所有人都是相信怪力亂神的,而李明勛看中的便是這對于敵人的恐嚇和士氣的打擊。

接過那個面具,李明勛戴在了頭上,將所有人投射來的視線隔絕在外,他的心反而安定下來了,而眾人眼中的李明勛也從一個文弱的掌柜變成了可怖的魔神。

李明勛靜靜的等待著,看著巴隆手中的那根香燃盡,這意味著給宋老七的時間已經到了,他微微點頭,巴隆模仿鳥叫的聲音發出了信號,射樓上的高鋒死死盯著甲板上那個圓滾滾的突出物體,他知道那是哨兵的腦袋。

嗖的一聲,一根箭矢鉆進了哨兵的脖頸之中,鮮血從傷口之中涌出,這個水手很想叫喊發出信號,但高鋒用的是扁平的鴨嘴箭,射穿脖頸的同時已經切斷了他的聲帶,哨兵掙扎著捂著脖頸,最終倒在了一旁的救生小船上,腦袋重重的砸在了小船的船頭,引起了一陣騷亂。

李明勛抬著的手久久沒有放下,靜靜等待那夾雜了雞鴨叫聲的騷亂休止,原來,這個時代,船長日常需要禽蛋,而雞鴨籠子平時就是放在救生船里的,當嘈雜聲休止,周圍依舊處于平靜之中,李明勛知道西班牙人沒有被驚醒,手快速落下,他身后一百多人分成兩隊,分別跟著李明勛和巴隆,緩緩靠近了船塢,下了船塢之后,身體靠在了船底。

巴隆繞到了另一側,在確定就位之后,李明勛身旁的水手紛紛行動,把構梯掛在了第四個炮門上,包裹了鹿皮的鐵鉤沒有發出聲音,十個水手與李明勛一樣口中銜著順刀,背著藤牌,緩緩的向上爬去,之所以讓水手做第一波人馬,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會使用燧發短銃。

李明勛很快爬到了炮門出,撲面而來的就是一陣惡臭,雖然心里有準備,但是李明勛還是差點吐出來,他緩緩爬進了炮門,睜眼就看到了一個黑洞洞的炮孔對著自己的腦袋,他微微一愣,鉆了進去,看到的是一門放置在炮車上的二十四磅火炮,炮身黝黑反射亮光,兩側是復雜的繩索滑輪結構,而在地上的網格狀的甲板上則整整齊齊碼放了十幾枚炮彈,旁邊還堆砌著彈藥箱。

而在火炮甲板支撐柱之間,系著一排排的吊chuang,上面睡著粗糙邋遢的水手,李明勛鉆過吊chuang,忽然感覺腳下一軟,似乎踩到了什么柔軟的東西,低頭一看,是一個人的手,那個散發著酒臭味的家伙嘟囔了一句,翻了個身繼續睡去,李明勛接著掛在柱子上的燈火,找到通往彈藥艙的入口,入口處有蓋板,上面還有一把銅鎖,這把鎖的鑰匙掌握在槍炮長手里,所以就不用考慮無聲無息的打開了。

進來的水手越來越多,他們聚攏在了李明勛的周圍,李明勛對其中一個年級較大的指了指彈藥艙,留下四個人,向船尾走去,那里分為兩個大艙室,一個是槍炮軍官的房間和放著備用的火銃、武器的武器艙,這些武器只有在戰斗的時候才分發給水手,平時鎖在武器艙內以防止水手作亂,而另一個大艙室則是艦上士兵的艙室,里面約有三十人,其余住在兩個上層的同位置的艙室內,這些人的最大職責就是彈壓水手。

所有的艙室都是從里面鎖著的,李明勛原本想找個什么東西鎖住艙門,讓里面的人出不來,控制了水手之后再勸降,他提著火銃走向了士兵艙,卻發現艙門上光禿禿的,根本沒有任何固定的東西,顯然在防止嘩變方面,西班牙人經驗豐富。

正在這個時候,這個半圓艙門忽然打開,一個揉著睡眼的士兵踉蹌蹌的走出來,一邊走一邊解著自己的腰帶,卻發現眼前竟然站著一個魔鬼,它擁有四只眼睛,鋒銳的利齒和一張血盆大口,正死死的盯著自己,士兵啊的一聲,大叫起來,驚醒了周圍所有人。

李明勛嚇了一跳,第一時間就扣動了扳機,他的本意不是殺死這人,而是給其他人發出信號,但鉆出槍管的鉛子直接打在了那士兵的腦袋上,腦漿混雜著血雨撒了滿了半邊艙門。

一聲槍響讓整個圣胡安號炸開了鍋,上下甲板都是混亂起來,軍官們咆哮,士兵在吶喊,而水手四散而逃,七八個土著士兵手持藤牌和順刀站在了第一排,而后面則是幾個持有火銃的水手,他們也不開火,只是齊聲吼叫,震懾著眼前的水手。

一個水手點燃了手里的一個瓷罐,順著半開的士兵艙門扔了進去,這個自制的震天雷在一群忙著穿衣服找火銃的士兵中間炸開,便是一場腥風血雨,接著又有幾個瓷瓶扔了進來,收割著西班牙士兵的生命。

而在另一側,幾個壯碩的漢人水手撞擊著槍炮軍官的房間,撞開一條縫隙之后,往里連開幾銃,用斧頭劈斬開后面的鏈子,沖了進去,李明勛被幾聲爆炸聲驚醒過來,他強迫自己從殺第一個人的恐懼中走出來,一個健步撲到了彈藥艙門前,一斧頭劈斷了鎖扣,打開了艙門,里面空無一人,卻堆砌著上百個火藥桶。

查看完彈藥艙之后,他抱著一個火藥桶走了上來,從一個土著手里接過船燈,徑直走向了那群恐懼、驚駭的水手,第二層的火炮甲板足有一百多水手和炮手,他們拿著斧頭、推彈桿和火藥叉,對準了李明勛,但是卻無人敢于上前,李明勛沾染了血液的魔鬼面具和他手里的火藥桶一樣具備震懾力。

“放下武器,舉起雙手!”李明勛用從馬東來那里學來的西班牙語大聲命令道。

下層火炮甲板由此安靜了下來,只聽著上層火炮甲板上槍聲與喊殺聲不斷,重物落地的咚咚聲不斷響起,氣氛在這一刻詭異異常,所有人都在粗重的*@著,一個大胡子水手走到前面,提著一把斧子,用疑惑的語氣問道:“你是人是鬼?”

李明勛自然聽不懂他說什么,又重復了一遍剛才的話語,但是水手們依舊站在那里,形勢僵持了下來,李明勛聽著外面不斷響起的銃聲和慘叫聲,不知道情形如何,只想著快點解決目前的僵局,他把火藥桶蓋子打開,倒出了大量火藥,手里船燈就挑在李明勛的手指上,只要落下,便是全船人殉葬!

咣當一聲,那大胡子水手扔掉了手中的推彈桿,其余人也是紛紛效仿,李明勛吹響了哨子,一側的炮門里鉆進了十幾個沒有戴著面具的土著士兵,手持藤牌和順刀,戒備的看著眾人,而馬東來從一個土著身后鉆出來,站到李明勛面前,用西班牙語說道:“這位仁慈的先生是這些野蠻人的主人,你們只需要扔掉武器,便可以拿著自己的私人財物躲避到帆纜室、儲物倉里面去,只要你們不反抗,就不會有人傷害你們,如果愿意為這位尊貴的先生服務,也可以獲得獎賞。”

說到最后,馬東來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錢幣,三個金杜卡特在他手上翻飛著,惹來了眾多貪婪的目光。

這些水手都是認的馬東來的,聽他這么說,也信了幾分,那個大胡子水手看著剛進來的土著士兵,有些擔心問道:“事情結束之后,尊貴的先生會如何處置我們?”

李明勛自然知道他擔心什么,在東南亞,被抓住的殖民者最好的結果就是死亡,土著們有太多辦法折磨他們,李明勛直接扯掉面具,露出一張陽剛俊逸的東方面孔來,他說道:“我和我的手下只懲罰那些罪惡的軍官和殘暴的士兵,這是軍人之間的戰爭,與你們無關!”

看到身為首領的李明勛不是一個土著,而是明國人,水手們也放心下來,他們在土著士兵的監視下拿起自己的私人財貨,走進了帆纜室和儲物倉,那個大胡子水手則死死抱著這層甲板的分酒器,好像抱著自己的老婆一樣,其他水手也差不多,他們只有少的可憐的金銀,看重的財貨大多是盛酒的容器。

這個時候,李明勛連忙去船尾,士兵艙滿地的碎肉,甲板和chuang上的被褥已經被鮮血浸透,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而槍炮軍官也是死于非命,確定了控制局面的李明勛命人看守那些水手和彈藥艙,便帶上人登上上一層的火炮甲板。

上層火炮甲板上到處都是尸體,李明勛差點被鮮血滑倒,而馬東來則被半截腸子絆倒,艦首方向蹲著近百個水手,在渾身是血的土著士兵看守下瑟瑟發抖,其中不少人受傷,而巴隆則在和虎尾瓏社的士兵**船尾的艙室,這里本是軍官餐廳和禱告室,但與上層的士兵艙和軍官艙相通,通往軍官餐廳的艙門前倒了十幾具土著尸體,而巴隆顯然已經殺紅了眼睛,不住的咆哮著。

李明勛拉住了巴隆,命人先把通往上層甲板的幾個通道全部堵上,防止他們往下扔爆炸物,然后驅趕水手進了最下面的底艙,李明勛只給每層火炮甲板留下四個炮門作為通風,其余全部在里面關閉,以防止西班牙人用繩索吊人下來。

試探攻擊了兩次,均是被軍官餐廳里面的火繩槍手打了回來,李明勛決定暫停**,靜等天明,而外面也已經控制了局勢,阿海的擲矛隊和高鋒的銃隊在混亂開始的時候對甲板上慌亂的火繩槍手發起打擊后,立刻全速沖進了船塢之中,躲在了圣胡安號的船底。

圣胡安號與這個時代的大部分軍艦一樣,都是大肚子船,中間最寬,上層甲板的西班牙士兵扔了幾顆震天雷,都被舯部舷墻彈開,效果極為不明顯。

而宋老七傳來的消息則不甚完美,他們看到圣胡安上的火光之后立刻縱火燒了碼頭上的三角帆船,但是還有一艘藏在內港,幸免于難,宋老七試了幾次,沒有成功便退了回來。

天漸漸亮了,但是天空卻是灰暗色的,霧氣蒙蒙,海風好似情人的濕吻一樣**著西蒙斯的脖頸,伸出去的腦袋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船塢里跑動的土著士兵,還有瞄準自己的火繩槍手,他從船舷邊縮了縮脖子,重新帶好自己的三角帽子。

作為圣胡安號的航海長,出身葡萄牙的他是不可能成為西班牙的高級軍官的,如果不是他與西班牙人相同的信仰以及對荷蘭人的仇恨,他也做不到這個位置,但是如今他卻已經后悔了。

西蒙斯相信一切都有因果,如果不是西班牙人在馬尼拉大規模屠殺那些按時納稅且手無寸鐵的華人,就不會有今日的災難,當初在馬尼拉,他就心生退意了,但是依舊沒有抵制住來自金幣的**。

“如果是平時,我應該在做彌撒。”西蒙斯自語道。

“多么虔誠的羔羊呀,圣子會保佑我們的,西蒙斯!”船艉樓里走下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他一臉神圣,語態尊貴而神秘,但是西蒙斯知道,昨晚這位剛薩斯艦長可是在火繩槍響之后尿了**,鉆到了chuang下,如果不是自己率人擋在了軍官餐廳,或許剛薩斯就要和那個愚蠢的大副一樣被野蠻人砍下腦袋了。

西蒙斯微微躬身,說:“艦長大人,您說的真是太對了,只是我們如何面對眼前的危局呢?”

對于自己的信仰,西蒙斯表現的極為虔誠,但是沒有人知道,相對于高聳的穹頂和莊嚴的神父,他更喜歡代表圣子之血的紅酒,相對于教堂的詩歌,他更喜歡金幣落入錢袋的聲音。

“相信卡洛斯上尉會來援助我們的!”剛薩斯說道。

西蒙斯對此嗤之以鼻,那個被流放到圣薩爾瓦多城的中年上尉根本沒有帶領士兵沖出軍港的氣魄,而且一支膽敢對圣胡安號發動攻擊,而且已經占據三分之二艙室的軍隊是不可能對付不了不到一百人援軍的。

我們還能指望什么,指望眼前這個只會在士兵勉強偽裝高貴和強大的肥豬,還是船艉樓里那不到七十個的士兵!要知道,重要的艙室都已經落入到了敵人的手中,包括軍械艙、火藥艙和儲物艙,沒有足夠的火藥和鉛子,沒有食物,沒有水,敵人甚至不用**,等待五日就能讓一群抵抗著全部餓死。

而敵人似乎知道這一點,他們沒有繼續**,而進行殘酷的心理攻勢,從下層甲板傳來的除了敵人氣勢洶洶的戰吼,還有推杯換盞的聲音,他們在喝原本屬于自己的脾氣和朗姆酒,還烤制鮮肉,西蒙斯甚至聞道了胡椒和香料的味道,從身邊那把持著回旋炮的士兵肚子里發出的咕咕叫聲音,西蒙斯知道,不止自己一個人嗅到了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章一 新生 章二 原因 章三 安全 章四 接舷戰 章五 瀕死 章六 開局 章七 商社 章八 血契 章九 捕魚和鹽場 章十 虎尾瓏社 章十一 釀酒 章十二 總督楚尼斯 章十三 偵查雞籠港 章十四 再遇圣胡安號 章十五 如愿 章十六 出兵 章十七 裝備與訓練 章十八 占領圣胡安 上 章十九 占領圣胡安 下 章二十 收服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