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91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七海揚明 > 章九 捕魚和鹽場

章九 捕魚和鹽場

且看昨日風華 2019-08-11 22:53:34

除夕夜的權力移交之后,李明勛事實上就成為了甲螺村的最高話事人,林誠雖然依舊頂著頭家的帽子,但是他全力支持李明勛的態度維護了李明勛的權威,而李明勛的表現諸多不俗,兩救難民性命,已經讓新來的移民對其馬首是瞻,而大市場貿易帶來的豐厚回報讓甲螺村的村民過了一個好年,也讓甲螺村的人對其觀感不錯。

而七社血契之后,外出務農、出海捕魚的村民不再受土著的滋擾,更是讓他們感念李明勛的恩德,由此,李明勛獲得了絕對權力之后,開始構架騰龍商社的架構。

除了兩艘鳥船上的水手,李明勛從丁口之中抽調人員,組成了兩個隊伍,一個是匠人隊伍,另一個則是頂著打獵隊名頭的護衛隊,除了三十多個匠人,李明勛抽調了幾十丁壯和壯婦加入其中,而護衛隊更是從村中獵人及有戰斗經驗的水手中精挑細選的,卻是只有三十人,為了避免兵力不足,李明勛還安排所有丁壯在閑暇之時都要進行軍事訓練。

十幾天的時間,李明勛忙的不可開交,晚上,阿海走進李明勛房間的時候,發現他繪制一張地圖,便坐在了那里,耷拉著臉,顯然有些不高興。

“怎么,嫌交給你的事兒繁瑣了?”李明勛頭也不抬,便知道自己徒弟的心思,問道。

阿海嘟囔道:“是知道當家不容易了,柴米油鹽醬醋茶,都是錢吶。”

原來這些日子,李明勛把商社所有的沒有著落的孩子交給阿海管理,多是從馬尼拉逃出來的孤兒,也有村中的,甚至還有兩個土著孩子,他們的吃食住宿都讓阿海操辦,而這個過程中,李明勛教給他賬目、術算等諸多知識,當然,還有一些人情世故。

“師傅,你說這些孩子為什么都這么能吃呀!”阿海忽然問道。

李明勛把鵝毛筆插了墨水瓶里,說:“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嘛,把賬目交給我看看。”

阿海拿出了賬目,李明勛翻開細細看著,阿海說:“不光是我手下人,今天早上老舅去查看了倉房,說如果這么下去,咱們就得饑荒了。”

“知道為什么嗎?”李明勛問。

阿海早就想過這個問題,拉著凳子坐在了李明勛的身邊,說:“我仔細想過了,主要是閑散人口太多了,原本吃商社公糧的就新來的二百多口子人,如今師父設立了工匠隊,護衛隊,還大量征發男丁、壯婦出工,這些原本吃自家糧的,如今吃公糧了,倉房不見底才怪了。”

“我可沒有反對的意思啊,老舅說了,您讓干的是大買賣,這都是要投入的本錢。”未免李明勛誤會,阿海先表明了態度,他又說:“我只是怕大家.伙兒知道了,說師傅您老家人的閑話。”

李明勛饒有興致的看著眼前這個心思太多的少年,笑著問:“既然糧食不夠吃,為什么不吃肉粥呢?”

阿海微微一愣,繼而笑了:“師父別考我,我知道這典故,說是古時候一個昏庸皇帝的事兒,我雖然沒讀過書,但是聽說書人講過。”

“可你說的皇帝在中原皇帝,咱可是在海邊,沒有糧食吃,就應該吃肉粥。”李明勛敲了敲桌子。

“這是哪里話,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阿海滿臉不信。

李明勛笑了笑:“明天就讓你看看這西洋景兒!”

第二天一早,李明勛就帶著阿海等人來到了碼頭,碼頭上已經有三艘漁船在等著了,這船原本就是村里的漁船,一個皮膚黝黑家伙走上前,打了個千,說:“大掌柜萬安,小掌柜的萬安,大掌柜讓準備的東西都已經妥當了,船三艘,漁網也曬好了。”

“胡成,你做的不錯,把網帶上,我們出海打漁。”李明勛在查看了漁網之后,當即說道。

胡成笑了笑,帶著十幾個身強力壯的漁民上了船,阿海跟著李明勛上了一條稍小的,便順流而下向著外海駛去,對于胡成,阿海很熟悉,這個家伙是甲螺村的一個小結首,除了種田,還有幾艘漁船,有時也跑些買賣,眼前這三艘‘雄雞對’就是他的船。

阿海自小就跑海,自然知道,雄雞對出海打漁,少不過二三人,多不過五個人,然而那兩艘大船上,李明勛卻一艘安置了八個人。

“師父,真.....真打漁呀?”阿海見船隊來到外海,兩艘雄雞對正在張網,他不信的問道。

李明勛沒有說話,但是搖櫓的漁民卻說:“打漁是真打漁,但是大掌柜這打漁的法式,我卻是從未見過。”

阿海瞪大眼睛看著,不遠處的胡成已經指揮著人把網張開,那網卻是出奇的大,比尋常用額漁網大了五六倍不止,而且一張網,一頭掛在了一條船上,而網下面有鐵球做的沉子,上面有皮囊做的浮子,隨著胡成吹響了號子,兩艘雄雞對開始拉開距離,把網徹底扯開,用繩索拖拽著前進,胡成則吹著號子,指揮著兩艘船上的水手用船槳控制速度,每到拐彎的時候,就用旗子指揮搖櫓的漁民,就這么在海上行駛著。

看了足足一刻鐘,見他們也不收網,阿海看向李明勛,發現他已經把草帽蓋在臉上,躺在船板上睡覺了。

阿海也不敢叫李明勛,過了一個時辰,隨著胡可吹響了號角,李明勛才掀開草帽,讓漁民靠過去,胡成滿身大汗,看著李明勛問:“大掌柜的,可以收網了嗎?”

李明勛看了看日頭,微微點頭,胡成當即下令收網,兩艘雄雞對開始靠近,船上的水手則不斷收攏拖拽繩索,眼瞧著浮子越靠越近,很快就看到了里面亂跳的海魚,然而,收網卻出現了問題,網兜里的魚實在是太多了,眾人上前也拖拽不上來,就連阿海都上前幫忙,也是難以下手,胡成看了又看,說:“大掌柜的,還是拖回去吧。”

“也只能這般了!”李明勛也有些無奈他只是懂得雙船拖網的高效率,卻不曾想效率高到漁網里的魚撈不上來。

胡成把兩頭都系在了自己的雄雞對上,又叫了四個水手上來,一并劃船才駛入了八掌溪之中,未免拖拽壞了漁網,胡成只能把船停在大市場的碼頭,選了一處平整的沙地,胡成讓所有的水手一道拉拽拖拽繩子,卻也是拉扯不上來,阿海連忙招呼大市場上正在交易的土著和修筑倉庫的丁壯,近百壯勞力一起拉扯,才把滿滿的一網魚獲拉了上來。

看到滿地亂跳的各色海魚、貝類,所有的人都歡呼起來,眾人先是用手,繼而用鏟子,最后連門板都拆來,把魚堆成了一大堆,村里的百姓甚至連周圍的土著民都驚動了,所有人都前來觀看這奇觀,雖然胡成拍成*脯保證,但還是有人不敢相信,兩艘船用了一個時辰就抓到了數千斤的海魚。

無奈之下,胡成故技重施,下午又撈了數千斤魚回來,這下眾人才信了,而李明勛當即下令把所有魚分發給商社的雇員和甲螺村的百姓,就連土著民都得到不少,因為第二天便是元宵節,甲螺村的村民紛紛用魚丸代替了元宵,過了一個肥年之后,又過了一個豐盛的元宵佳節。

“大掌柜,你教給小人這個捕魚的法式,簡直就是小人的再生父母呀.......。”元宵節的夜晚,胡成帶著做好的魚丸和元宵來到李明勛的住處,進門之后便是連連道謝。

李明勛卻道:“胡成,法子我是教給你了,但是不代表別人學不會,所以呀,能不能保住這碗飯,還是看你自己的造化。”

“您放心,給咱商社的魚獲,絕對是最低價。”胡成笑著說道。

李明勛笑道:“那商社的飯食,就要仰仗于您了。”

胡成看著商社的頭目都進了廳中,也不好多留,告謝之后也就離開了,阿海看著那得意忘形的背影,有些失神。

李明勛讓仆婦把湯圓給眾人分下,問:“阿海,要不要再給你來一碗魚肉粥?”

阿海一聽魚肉粥,連連搖頭,笑的眾人前仰后翻,眾人不只是對當日阿海與李明勛之間的笑談感覺好笑,更是對解決食物問題的如釋重負,雖然人不可能只吃海鮮魚肉,但有這種高營養的食物摻雜進飯食里,至少不會有饑荒存在了。

吃罷元宵,收拾好了碗筷,李明勛與阿海一道在桌上展開了一張地圖,地圖是李明勛親手繪制的,范圍包括了甲螺村周圍二十余里的地塊,并且用各種不同的顏色標注了農田、叢林、灘涂,還具備簡單的等高線,雖然標注的高度不太準確,但也足以讓人知道哪里高,哪里低。

這里甲螺村民這些年來的活動范圍,以及洪雅族的六個村社的位置。李明勛的手指在甲螺村北面一塊潟湖,說道:“諸位也知道,甲螺村是受荷蘭人統治的地區,有許多事情我們不好在這里做,建個市場也就罷了,若是有其他的活動,恐怕荷蘭人就要有動作了。”

林誠笑了笑:“那是,荷蘭人就是老貓枕咸魚,巴不得這個島都成他家的呢。”

“林老哥說的極是,所以一些活動我們要安排的隱秘一些,我這幾日考察了周圍,這里最為合適。”李明勛在潟湖那里點了點,說道。

所謂的潟湖就是甲螺村以北十里左右一個海灣,北面探出陸地的海岬和由南向北的一道沙丘像是兩個粗壯有力的臂膀把一片海域環抱其中,中間只有一個不到半里的缺口,尖銳的礁石和落潮時露出水面的小沙丘讓通行的航道寬度降低了許多,這是一個天然的避風港,而且沙丘和礁石阻擋了外面對立面的窺探,對于想要保密的李明勛來說,實在是難得的寶地。

宋老七咧嘴一笑:“嘿嘿,是個好地方,說起來荷蘭人占的大員港也就比它大了些,事實上還不如這個地方,活脫脫的一個布袋陣!”

李明勛微微點頭,說:“宋管事這話說的有趣,既然如此,便叫他布袋港吧。”

實際上,李明勛也只是就坡下驢罷了,這地方在后世的歷史時空里正是布袋鎮,真正讓它出名的是此地的特產食鹽,布袋鹽場在后世號稱東南鹽倉,也是中國四大鹽場之一。

“諸位可能不知道,三國的時候,吳國人就曾到訪過臺灣,史書里記載,這個地方冬日光照充足,又多風,海水含鹽量高,最適合曬鹽了,咱們商社的鹽場日后就設立在這里。”李明勛道。

林誠道:“明勛啊,曬鹽什么的,咱們這些丘八海狗可不懂,別到時候鬧出了笑話。”

李明勛笑著說:“老哥哥放心便是,咱們從馬尼拉救回來的匠人里有個鹽把式,有他在開辟鹽田倒也不難,只是曬鹽前期投入太大,為了快速出產,還是先煮鹽!布袋港內陸都是山林,倒是不缺柴火,我準備把煮鹽的鹽坊和釀酒廠都設立在那里。”

“我說你讓幾十個人去那里伐木,原來是這個道理。”林誠笑道。

正說著,阿海忽然說:“師傅,說道伐木隊,我倒是有件事要告訴您,是關于三天前走丟的那個人。”

李明勛微微點頭,幾日前,他聽宋老七說了一次,一個伐木工走丟了,這荒山野嶺的,走丟個人很正常,李明勛等人便沒有多想,如今聽阿海如此鄭重的提及,自然是出了事兒,李明勛問:“是土著出草嗎?”

這是他能想到的最嚴重的結果,這意味著那個伐木工肯定是死了,而根據七社血契,只有在有足夠的證據下,才能要求殺人者償命或者出錢贖罪,然而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是出草,而是被虎尾瓏社的人捉走了!”阿海語氣嚴正的說道。

“虎尾瓏社,他們不是被荷蘭人趕到山里去了嗎?”李明勛詫異問道,兩年前,荷蘭人征服了甲螺村附近的所有村社,只有人數最多戰力最強的虎尾瓏社沒有臣服,而是躲進了山里,對于這個給荷蘭人造成傷亡,且戰力剽悍的土著村社,李明勛還是有些忌憚的,特別是如今自己還有足夠實力的時候。

老哥們,沖榜急需推薦票。求各位老哥支持,作者君謝過了。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章一 新生 章二 原因 章三 安全 章四 接舷戰 章五 瀕死 章六 開局 章七 商社 章八 血契 章九 捕魚和鹽場 章十 虎尾瓏社 章十一 釀酒 章十二 總督楚尼斯 章十三 偵查雞籠港 章十四 再遇圣胡安號 章十五 如愿 章十六 出兵 章十七 裝備與訓練 章十八 占領圣胡安 上 章十九 占領圣胡安 下 章二十 收服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