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91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七海揚明 > 章十七 裝備與訓練

章十七 裝備與訓練

且看昨日風華 2019-08-11 23:53:37

李明勛沒有向巴隆解釋,而是帶著他來到了營地邊上一個煙熏火燎的鐵匠鋪子,巴隆在距離那個磚石搭建的建筑百步的時候就感覺熱氣從里面噴涌,里面有三座熊熊燃燒火爐,還有一些鑄造模子,幾個工匠和十幾個學徒正在工作,鐵匠揮舞著鐵錘,學徒用力拉動著風箱。

而在鋪子的里面則有十幾個原木架子,上面堆滿了武器和農具,其中武器占了絕大部分,但卻只有兩樣,一是鍛造出來的順刀刀條二是矛頭,在一旁,幾個年輕的匠人正在給這兩種武器開鋒,隨著砂輪旋轉,空氣中全是火花和刺耳的聲音,李明勛拿了兩個完全制造完畢的武器,離開了臭氣熏天的鐵匠鋪子。

如今李明勛的鐵匠作坊只能做出順刀和長矛兩種武器,畢竟各種手段搜集來的匠人以前只打造過農具。這個時候,幾個護衛提來了幾個大筐,里面都是用青藤編制的東西,藤盔和藤牌,藤盔里面墊了鹿皮,而藤牌上則覆蓋了兩層牛皮。

李明勛一揮手,兩個侍衛紛紛穿戴上護具,拿起武器,李明勛說:“巴隆,你的兩百人要分為兩隊,善用擲矛的編列為擲矛隊,性格剽悍,擅長格斗的編列為跳蕩隊,擲矛隊穿皮甲,裝備擲矛和投石索,而跳蕩隊戴藤盔,配備藤牌、鐵甲,持順刀。”

巴隆無法相信的看著李明勛,他可不認為雙方的關系好到可以讓這個家伙投入這么多資源的地步,他撓撓頭說:“這也太麻煩了,我的士兵可能用不會。”

李明勛說:“你應該知道,有這些裝備和沒這些裝備的差別,我邀請你出戰可不是讓你們虎尾瓏社的人去送死的,你曾經獵殺過紅毛夷,知道這些外來者的裝備有多好。”

巴隆微微點頭,取來一個藤盔戴在頭上,柔軟的鹿皮貼著頭皮,甚是貼合,而那藤牌則有些不同,土著也有藤牌,一般是圓形的,但這個藤牌卻是矩形的,長四尺余,寬不過兩尺,倒是那覆蓋的老牛皮甚是堅韌,尋常的武器恐怕難以擊破。

鋒利的順刀巴隆早就嘗試過了,前幾次的貿易中他也購買過一些,臨陣殺人再合適不過,但卻不適合捕獵,所以很多獵手不喜歡,倒是那擲矛甚是鋒銳,以往也未曾買到過,他提起一根擲矛,掂量了一下,倒是感覺重量合適,用力一擲,擲矛飛出,刺破空氣,插在了三十步外一株大樹之上,鋒銳的矛尖大半插入樹干,周圍的樹皮也是爆裂,他用力拔出來,端詳起來,他不太明白為什么矛桿與矛尖之間還有多達兩尺長的鐵皮包裹。

實際上,這原本是李明勛為長矛隊打造的長矛,此次只得先拿來應急,畢竟以虎尾瓏社士兵的素質,無法在半月內形成紀律,最關鍵的是,這次目的是為了奪船,不是為了和西班牙人正面作戰。

“好,我會把戰士挑選出來的,也會讓他們在半個月內熟悉這些武器的。”巴隆認真的說道。

李明勛微微搖頭,說:“巴隆,訓練不止這么簡單,我還需要他們進行技戰術訓練,你跟我來吧。”

巴隆先安排人把武具分給士兵,而讓李明勛出人教他們如何穿戴使用,自己則跟著李明勛來到布袋港,因為人手實在不夠,這里的鹽田還沒有開鑿,只是在海岬與內港之間修筑了一個碼頭,在海岬上有一個瞭望哨,以防被外邊的人發現。

在在碼頭一邊的海里矗立著一個原木修筑的高大建筑,那似乎是一面墻,足有二十丈長,五丈高,墻壁上有上下兩排的窗戶,巴隆立刻感覺這好像當年看到的紅毛夷的‘海上魔鬼城’,當然,現在的他知道那些可以噴吐出火焰和鐵球的東西是紅毛夷的戰艦。

而眼前這個舷墻就是李明勛命人搭建的,在巴隆的士兵適應了新武器之后,就要在這里練習如何攻入圣胡安號的內部,而擲矛隊和李明勛麾下的銃手也要練習仰射,壓制圣胡安號甲板和船艉樓上的火繩槍手。

李明勛簡單的向巴隆解釋了這個簡易舷墻的功用,巴隆卻陷入了沉思,他沉默了一會,問道:“李掌柜,你是想奪占一艘戰艦吧。”

對于這一點,李明勛無法否認,也不想否認,為難的是如何說服巴隆和虎尾瓏社的士兵配合,畢竟他的目的可不是簡單的奪占圣胡安號,因為他麾下根本沒有幾個人上過泰西人的船,即便給他一艘蓋倫船,他麾下水手也無法操作,對于李明勛來說,最好的結果是占領圣胡安號,并且收服上面的人,至少收服一半的人。

然而,這與虎尾瓏社是存在矛盾的,這個村社的目的就殺死所有外來者。

巴隆終于意識到這件事并沒有那么簡單了,李明勛則說道:“我知道,你們虎尾瓏社與外來者有血海深仇,想要殺死所有的外來者報仇,但是巴隆,你要知道,外來者擁有的不只是火銃,他們還有大炮、城堡和戰艦,如果你想徹底的報仇,就只能擁有更加大的力量,至少也不能弱于他們,所以,我們也需要大炮、城堡和戰艦,不僅要有,而且要學會使用它,而在最初的階段,我們只能從這些外來者那里學習。”

李明勛見巴隆不說話,他又問:“巴隆,難道你想一輩子都活在復仇之中嗎,你沒有想過擊敗外來者的日子嗎,身為武士和首領,難道不應該去為族人謀求更好的生活,開拓更多的獵場嗎?”

巴隆忽然抬起頭,說:“你說的那些是我終身的夢想,但是李掌柜,這一次成功之后,戰艦、大炮和火銃都是屬于你的,而我們虎尾瓏社得到什么,難道只得到武士的遺骸和紅毛夷的頭顱嗎?”

李明勛恍然愣住了,他不曾想巴隆的思想轉變的如此之快,雖然這個家伙野心過大,但是總比愚昧頑固要好的多,李明勛哈哈一笑,道:“我們是朋友,騰龍商社和虎尾瓏社也是盟友,不是嗎?我們有共同的利益,共同的敵人,戰艦在我的手中和在你的手中又有什么區別呢?”

巴隆的臉色有些嚴峻,認真的說道:“李掌柜,你是巴隆真正的朋友,但是你要知道,在虎尾瓏社之中,向敵人復仇才是最重要的。”

李明勛聽了這話,臉色大變,他寧愿帶著自己人去冒險,也不愿意帶上這么一群不聽命令的蠻子,但巴隆卻又說道:“這次暫時破例一次,就聽你的,但以后絕對不會了。”

雖然有些討厭巴隆的這種高傲,但是如今還要仰仗于巴隆,李明勛只得選擇暫時的妥協,好在巴隆接受了眼前的局面,二人商討之后,李明勛只得答應巴隆的兩個條件,第一個是此次出戰,虎尾瓏社必須帶回來八十個人頭夸耀武功,第二個則是當虎尾瓏社的士兵死亡超過紅毛夷的時候,李明勛必須殺死部分紅毛夷,用相同的生命祭奠死去的勇士。

對于這兩個條件,李明勛都選擇了答應,畢竟想要踐行,也是出戰成功之后,只是他有些不解巴隆為什么提出這種條件,一直到與虎尾瓏社的交往密切之后,李明勛才知道了真正原因。

說服了巴隆并不意味著說服那些虎尾瓏社的土著蠻子,這群家伙嗜血成性,如何讓他們手下留情讓李明勛有些擔心,最終他也只得妥協,最終把船上的人分為了兩種。

一種是水手和炮手,這才是李明勛想要的人,損失一個李明勛都覺得肉疼。至于船上另外的人,軍官和艦上士兵,那可是西班牙的經制之師,對李明勛用處不大,也是最頑固的抵抗力量,還是消滅為好。

而辨別兩種人的就是他們手持的武器和一身著裝,火繩槍就不用多說了,戴著三角帽的更是被列為的攻擊目標,而在一方面,李明勛把水手描繪成被被壓榨的底層,出身貧寒的奴隸,以獲得土著們的同情。

經過了半個月的訓練,這支小規模的軍隊終于出發,商社的三艘船全部從征,士兵和水手把一桶桶的咸魚、一袋袋的硬面餅搬上船,當然物資之中缺少不了他們最愛的燒酒。

涌金號和兩艘鳥船都有不同的任務,艙室寬大的涌金號主要作為運兵船,而補給則安置在了一艘鳥船之上,兩艘船編列成了一支小艦隊,而宋老七則駕駛另一艘鳥船在前,作為偵查警戒之用,以免碰到西班牙人的巡邏船。

三月底,東南季風已起,三艘船收回錨鏈,一面面風帆鼓蕩著,序列出了布袋港,向北而去,李明勛可不會傻傻的帶著三艘船直沖雞籠港,畢竟一個月前的那次偵查已經打醒了雞籠港的西班牙守軍,但是西班牙人怎么也不會想到,會有一只軍隊從岸上襲擊他們。

但是李明勛手下這支小軍隊包含了兩百名虎尾瓏社士兵,五十人的銃隊和多達七十名從水手和匠人之中招募的志愿者,總數超過了三百人,如何讓這支軍隊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西班牙人的身后,就是一個大問題了。

顯然,艦隊不能靠雞籠港太近,否則可能被西班牙人的巡船抓到,但是也不能靠的太遠,否則會三百二十人如何補給就成了大問題,當然,并非沒有一條確切的且容易補給的道路,那就是沿著淡水河東去,折返到雞籠河,這是西班牙人早就探查好的道路,但是這條水路穿插過臺灣的東北區域,那里有數十個村社,而且屬于兩個不同的族群,顯然這并不是容易通過的。

李明勛需要找到一個合適的停泊點,既能躲避風暴又不會被西班牙人發現,這個停泊點還需要安全有淡水,而艦隊航行兩日到達淡水河口之后,所有人都警備起來,畢竟西班牙人曾經在這里建造過一座城堡,往北都曾經是他們的勢力范圍。

李明勛讓巴隆和宋老七分別駕駛土著民的獨木舟在前面開路,即便是西班牙人看到也不會注意的,在三日之后,終于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地方,那是一個巨大的海灣,而在海灣之中,一道狹長的海岬擋住了外面人窺探的視野,經過探查,里面的水域足有二十米深,足有三艘船停泊。

而海灣向北探入大海山梁,則像極了烏龜的腦袋。在安置好士兵和船舶之后,李明勛帶領十個人對附近進行了探查,在探入大海的那片陸地最為狹窄的地方,發現了一片巖漠灘,而一塊奇異的石頭吸引了眾人的注意,用阿海的話來說,那塊石頭像是他在大員港見過的某位泰西貴婦,而李明勛則一眼認出,這塊巨石就是臺灣著名的旅游景點女王頭,而那座奇怪的山,則是**山。

就此,李明勛判斷,這里距離雞籠港的直線距離不會超過二十里,即便翻山越嶺繞過去,也只有兩日的路途。

李明勛把大隊人馬交給宋老七和巴隆,就地休整,畢竟那些虎尾瓏社的土著士兵還處于暈船的狀態之中,他自己則和高鋒率領一支二十人左右的斥候隊出發,穿過雜亂的海灘,進入幽深的森林,就再沒有了道路。

走在新開辟出來的路上,李明勛不斷用旗幟留下路標,他們沿著海岸線航行,足跡卻是在樹林之中,以防被可能出現在海面上的西班牙三角帆船看到,而一路上都是無窮無盡的叢林,熱帶樹木不多,倒是松樹、榆樹漸漸多了起來,這里的一切都好像千年來沒有人打擾過一樣,一直到了一條寬達兩百步的大河,李明勛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處于雞籠河邊。

很快,斥候找到了一處村落,然而茅屋和柵欄被燒毀,村中樹立的旗桿上吊著幾個被燒死的尸體,看樣子已經死去很久了,顯然這源于西班牙人的暴虐,在日本鎖國,拒絕與西班牙熱貿易之后,臺灣就成了雞肋之地,雞籠港只是作為一個據點和港口,西班牙人不再進行島上開拓,自然也不擔心竭澤而漁了。

兩日之后,斥候隊終于到達了目的地,雞籠港內港的叢林之中,遠處的雞籠港內水域湛藍,而本島與社寮島之間的八尺門水道狹長深邃,圣薩爾瓦多城就矗立在社寮島上,與內港相對,但是軍港之中,圣胡安號卻已經不見了蹤影。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章一 新生 章二 原因 章三 安全 章四 接舷戰 章五 瀕死 章六 開局 章七 商社 章八 血契 章九 捕魚和鹽場 章十 虎尾瓏社 章十一 釀酒 章十二 總督楚尼斯 章十三 偵查雞籠港 章十四 再遇圣胡安號 章十五 如愿 章十六 出兵 章十七 裝備與訓練 章十八 占領圣胡安 上 章十九 占領圣胡安 下 章二十 收服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