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重生之大娛樂家

更新時間:2019-11-11 22:16:21

重生之大娛樂家 連載中

重生之大娛樂家

來源:微小寶 作者:別吹南風 分類:重生 主角:方年,陳曦

由別吹南風創作的重生小說《重生之大娛樂家》,主角是方年陳曦小說講述了最真實的娛樂圈,最熱血的商戰風云。重生之后,看他如何白手起家,一步步登上娛樂業巔峰。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是,”方年無法否認:“不過……”

“沒有不過了,”林主任把他打斷:“單單跟校外幫派來往這一條罪,就足以把你直接開除了,更何況還故意傷人。勸退你,已經是學校做出的最大讓步了。行了,就這樣吧,要是還有異議,今晚寫一份材料,明天拿到處長那里,不過,我建議你別費這功夫了,沒用。”

方年深吸了一口氣才把情緒控制住,他隨手把那紙文件扔在地上,轉身離開。

身后的林主任彎腰把文件撿起來,冷笑道:“跟我耍橫?你憑什么?靠賄賂混進學校的廢物,現在被開除回家,也算因果報應。不過,你家老頭子那幾十萬,可就算白花了。”

王導員趕緊附和道:“林主任,您別動氣,這孩子,唉,腦子有點問題,您跟他別計較。”

林主任一**坐在椅子上,譏諷道:“我跟他動什么氣,他這種人離開學校,在社會上屁都不是,我跟他計較什么勁?”

走廊上的方年強忍住返回去把這兩個家伙痛扁一頓的沖動,因為他現在又更重要的事要做。

必須立馬把告密的叛徒挖出來,不然后患無窮。

社會幫派之間打的再熱火朝天,也是幫派的事,對于白道,所有人都會一致對外。而這次向學校告密的事,有點像小時候打架,打輸的一方跑去找老師,既是懦弱和不義,更是卑鄙。

回到宿舍,大家都很緊張地圍了上來。王琦問道:“政教處怎么說?”

“板上釘釘,沒辦法了。”方年嘆了口氣。

“那怎么辦?”眼看方年剛剛從孤僻中走出來,卻又碰到了這檔子事,王琦很為他擔心。

方年沒有回答,半晌,他忽然苦笑道:“你們相信我是好人吧?”

四個舍友楞了一下,互相一看,劉云濤率先說道:“我相信你。”

那天晚上方年給他們帶夜宵的事,委實讓常年吃不飽飯的劉云濤感動了一把。

“我也相信你,”王琦說道:“不過,你丫下手也忒狠了,拿煙頭捅人臉,真能想的出來。”

方年慫了聳肩:“當時真沒辦法啊,我要不給那幫家伙一個下馬威,現在躺在醫院里的人就是我。再說了,派出所都說我們是正當防衛,學校偏偏要給我這么大的處分,肯定是有人坑我。”

“絕對有蹊蹺,”曾曉莫說道:“那年13級的打架事件,你們還記得不?人命差點鬧出來,但處分拖了整整三個月才下來……”

吳宇打斷道:“對對對,老五的處分一晚上就下來了,還是周末,我感覺有人在背后催促這事。”

這句話說到方年的心坎里,他一直感覺這件事是人為操控的,但就是想不通誰有這么大的能耐,能讓學校一夜之間就下發處分。

再聯想到之前,又是誰有這么大的能耐,把常輝叫到橋北來打架?

方年走出宿舍,站在走廊的窗戶邊,撥通了陳曦的電話。

過了很久,陳曦才接上,壓低著聲音說道:“開會呢,待會兒打過來。”

“你不用說話,聽我說就行,”方年不給陳曦掛電話的機會:“是這樣,我被處分了,勸退,這周內就得辦好手續離校……”

“什么!”陳曦提高了聲音的分貝。

緊接著,那邊的話筒聲停了,陳曦慌亂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家里有急事,我接個電話。”然后就聽她高跟鞋踢踏踢踏響了一陣,大概是走到了會議室外,“怎么回事?”

方年只得把周末發生的事情又講了一遍。

“跟校外混混來往,肯定是你的不對,但也不至于勸退吧。”陳曦的語氣非常焦急。

方年道:“再說了,派出所都認為我們是正當防衛……算了,陳老師,這事兒我今天都說煩了,下次見面再詳聊。我打這個電話,主要是想讓你幫我個忙。”

“你說。”陳曦沒有絲毫猶豫。

“你在學校代了這么多年課,肯定認識不少院長書記之類的人物,能不能幫我打聽一下,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推這件事,還有,這個處分有沒有可能撤銷,畢竟,我還沒做好離開學校的準備……”

“沒問題,我現在就給你打聽。”陳曦的聲音聽起來比方年這個當事人還要緊張。

掛了電話,回到宿舍,到了上課的點,四個舍友又安慰了方年幾句,便去上課。方年作為被勸退的學生,當然沒有上課的必要了,他爬上*鋪,看了一會兒書,心卻無論如何都靜不下來。他又坐在電腦旁,在電影論壇里亂翻,網卡的要死,這使他愈發煩躁。

抽了半包煙,手機鈴聲終于響起,是陳曦打來的。

接上電話,陳曦的聲音似乎有些顫抖:“方年,你這個處分估計是沒法撤銷了。”

“什么情況?”方年忍不住又點了一根煙。

“這個處分決定不是政教處做的,而是校長直接下的命令?”

“校長?”方年一愣。

電話那端的陳曦嘆了口氣:“我托朋友打聽的,說是有人給校長施壓,但具體是誰,我朋友也說不上來。”

“行了,我知道了。”方年已經隱約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接下來你打算怎么辦?”陳曦語氣平淡地問道,但任何人都能聽出來,這種平淡是裝出來的。

“見機行事唄,離了學校,我又不是活不下去,怕什么。”方年無所謂地說道。

電話那端卻沒有回應,好半會兒,方年以為電話已經掛了,突然,陳曦說道:“方年,我很擔心你……”

這聲音不同于以往的清脆、明亮,而是少有的表現出了陳曦脆弱的一面。

方年當然知道這種信號意味著什么,他心里不禁一顫,柔聲道:“陳老師,沒事的,我能處理好。”

陳曦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話筒里卻傳來了一陣輕微的抽泣聲,片刻之后,陳曦悄無聲息地掛了電話。

方年聽著話筒里的忙音,心底漸漸升起了一絲甜蜜,將所有的煩悶和焦躁都驅散了。自從母親離世、與妻子離婚之后,已經有快十年沒有人為自己哭泣過了。這種被人關心,被人擔憂的感覺,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玄幻小說
  3. 奇幻小說
  4. 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