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天之逆子

更新時間:2019-11-03 00:36:10

天之逆子 已完結

天之逆子

來源:快閱 作者:翼之夢 分類:異能 主角:端木雨墨,楚夢枕

《天之逆子》主角端木雨墨,楚夢枕是最新完結的異能小說,擁有神奇的先天靈覺,竟然使用一株藥材就換來了上古奇寶星幻,又高價收購了一柄楚夢枕因為結交魔道中人而且死不悔改而被逐出師門,臨分別的時候楚夢枕的大師兄大絕真人私下交給他一張寫滿藥名的紙,楚夢枕四處尋訪紙上記載的藥材,終于在龍豐鎮遇到了采藥童子端木雨墨。從小賣身為奴的雨墨對于藥材了如指掌,而且千年寒鐵匕首。恪于門規而無法收徒的楚夢枕有意把雨墨推薦給自己的大師兄做弟子,可是雨墨胸懷遠大志向——他想要發財娶老婆!這對未來的師徒在這個問題上根本無法達成一致,但是 展開

本書標簽: 玄幻小說 逆襲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楚夢枕駕馭著匕首,遠遠的追隨著前面的那道暗黃色光芒,千年寒鐵匕首發出的是暗黑色的光芒,在夜幕的掩護下,楚夢枕成功的跟蹤了前面的人。

那道暗黃色光芒進入溪下城之后,直奔一幢華麗的宅子而去。

楚夢枕的眉頭緊皺,駕馭匕首悄悄的落在了一株大樹的樹枝上,向里面觀望。

楚夢枕不敢驚動這個人。以前自己依靠師父賞賜的七彩梭和天星道冠,以及自己煉制的其他幾樣法寶才能獲勝,但是這個人極為狡猾,見事不妙的時候,就要遠遁千里,幾十年來自己多次想要殺死他都沒有得手,現在自己的武器只有這柄千年寒鐵匕首,勝敗尚未可知。

方才的那個人斂去了光芒之后,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這個人穿著一件月白色的道袍,姣好若女子的俊面長著一雙水汪汪的丹鳳眼。如果他假扮女子,絕對沒有人看得出來。

這個人輕車熟路的穿過了一個長廊,彷佛走在自己家一般的沿著鵝卵石鋪就的小路,灑脫的向東側的廂房走去。

楚夢枕看到他的行蹤,就知道他肯定已經在這里停留一段時間了,這還是楚夢枕第一次找到粉蝴蝶作案的地方。

粉蝴蝶專門禍害那些元陰充沛的年輕女子,從而盜取元陰,增加自己的功力。

那些被粉蝴蝶采補過的深閨怨婦和懷春少女,癡迷于粉蝴蝶的容貌與**技,不知死活的被他采補,還把他視若珍寶。等到兩三個月之后,她們就會感到疲憊不堪,但是當她們察覺到身體異況的時候,已經離死不遠了。

楚夢枕四十幾年前就聽同門說起過粉蝴蝶這個妖人,但是粉蝴蝶行蹤不定,而且專門挑選那些大戶人家下手。

那些受害者的家人,有的不知道死者是被采補脫陰而亡,有的是知道情況之后,害怕丟人而不敢聲張,以致于楚夢枕和其他有心除惡的正道中人很難找到粉蝴蝶的行蹤。

因此,今天楚夢枕意外的見到粉蝴蝶的蹤跡之后,拋下了雨墨追蹤而來,想要徹底解決這個傷天害理的**賊。

楚夢枕潛心修道數百年,從來沒有做過什么有愧于心的事情,就算是對敵的時候也是光明正大,但是現在的楚夢枕失去了拿手的法寶,如果再和以前一樣正面挑戰,不僅沒有勝算,而且就算險勝也難保粉蝴蝶不會再次逃跑。

在粉蝴蝶即將推開房門的時候,楚夢枕大喝道:粉蝴蝶!今天就是你授首之日。千年寒鐵匕首化作流光,電射向粉蝴蝶。

粉蝴蝶聽到楚夢枕的聲音之后,立刻發出一柄奇形飛劍,暗黃色的光芒迎向了黝黑的千年寒鐵匕首,然后他才看到了飛在空中的楚夢枕。他的身上立刻飛起淡紅色的煙霧,煙霧之中發出淡淡的脂粉氣息。

楚夢枕知道這是粉蝴蝶用來迷惑敵人心智的六欲迷情瘴。普通人聞到之后,立刻就要喪失神志,任憑粉蝴蝶的擺布,而這種專門挑起人們**的瘴氣對于修道人更是大忌。

沾染上六欲迷情瘴很容易催發**念,元精泄漏之后,數百年的道行就要毀于一旦。楚夢枕已經顧不得驚世駭俗,他揚手發出掌心雷,打向了六欲迷情瘴。

掌心雷發出的霹靂聲驚醒了睡夢中的人們,這戶人家的家人和仆人們都驚慌的吵鬧起來,而且有的人打開房門向外張望。

楚夢枕大喝道:此處有妖孽,所有人不得出來。

粉蝴蝶見到楚夢枕竟然想要使用掌心雷攻擊自己的六欲迷情瘴,而這個方法在幾十年前就證明不管用了,看來楚夢枕已經黔驢技窮。

聽說他被逐出天玄宗的時候,所有的法寶都被收回去了,看來這個消息很準確,而且楚夢枕的這柄飛劍竟然是一柄小小的匕首,說不定是在哪撿到的破爛貨,真可憐啊!粉蝴蝶的這柄奇形飛劍,是他幾年前**的一個魔道妖女送給他的禮物。那個妖女戀奸情熱,偷著把她師父的飛劍送給了粉蝴蝶。

這柄飛劍經過幾年的煉制之后,已經與粉蝴蝶心靈相通,粉蝴蝶早就想使用它和楚夢枕較量一下,但是粉蝴蝶很快就看出來不妙,楚夢枕的小匕首竟然把自己的飛劍壓制得光華黯淡。

楚夢枕也是第一次使用這柄匕首對敵,他也想不到這柄小小的匕首竟然如此強悍。楚夢枕心中大喜,他對著千年寒鐵匕首噴出一口元氣,匕首的光芒大盛,而且匕首上的寒氣越發的凜冽。

楚夢枕左手掐劍訣,右手指揮千年寒鐵匕首,出海蛟龍般的卷住粉蝴蝶的奇形飛劍一攪,奇形飛劍當啷一聲被千年寒鐵匕首斬為兩截。

粉蝴蝶在這柄奇形飛劍上下了苦功,飛劍已經與他心靈相合。當飛劍斷為兩截的時候,粉蝴蝶受到了感應,嘴角流出鮮血,他如被雷擊,竟然僵硬了片刻,此時千年寒鐵匕首已經向他斬去。

粉蝴蝶狂吼一聲,融入了六欲迷情瘴當中就要逃走,但是千年寒鐵匕首已經電射而過。

粉蝴蝶慘叫一聲,化作淡紅色的煙霧,迅疾的向遠處飛走,連一句挽回臉面的狠話都沒有來得及說,就倉皇逃竄了,地面上留下了依然在微微顫動的半截手臂。

楚夢枕知道粉蝴蝶有許多的迷惑敵人追蹤的手法,自己已經斬下了他的半條手臂,很長一段時間之內,粉蝴蝶肯定不敢出來作惡了。

楚夢枕隨手發出掌心雷,把那截斷臂擊成碎屑,以免粉蝴蝶偷著返回來取走,然后招手收回了千年寒鐵匕首。

楚夢枕欣然的撫摸著匕首,說道:從今天起,你的名字就是寒霜。

寒霜在楚夢枕的手中吞吐著光芒,似乎也在為自己擁有了名字而興奮。

此時這戶人家的家人見到楚夢枕把另外的那個趕走了,而且從楚夢枕的語氣來看,他是正派的神仙。他們好不容易見到這種傳說中的神仙,因此紛紛沖了出來,準備表達仰慕之情,但是楚夢枕已經駕馭寒霜,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際,為這里留下了一個神奇的傳說。

楚夢枕回到小樹林的時候,雨墨的蹤影已經消失不見了。楚夢枕駕馭飛劍,在樹林當中呼喊著,但是雨墨根本就沒有蹤跡。

楚夢枕的手足立刻冰冷起來。

有沒有可能是粉蝴蝶抓走了雨墨呢?在這附近出現的修道中人就只有粉蝴蝶,而且星幻雖然神奇,但是雨墨如果沒有取出來的時候,就不能發揮作用。

可惡!一定是粉蝴蝶逃走的時候,順手把雨墨抓走了。

楚夢枕的雙手關節因為緊握拳頭而蒼白起來。雨墨是自己唯一的弟子,是繼承自己衣缽的傳人,粉蝴蝶竟然把他奪走了,簡直罪該萬死。

楚夢枕飛到了空中盲目的飛行著,但是粉蝴蝶行蹤不定,天下如此之大,自己該到哪里找回雨墨啊?這個時候,自己應該尋求朋友的幫助了。

想到這里,楚夢枕辨認了一下方向,化作流光消失了。

雨墨被法臨的化骨魔焰包裹在里面向遠方飛行,雨墨的上下左右都是碧綠色的光芒,根本看不清外界的情況,而且星幻的銀色光芒之外彷佛凝固了,重如山岳的壓力從四面八方傳來。

如果沒有星幻的保護,雨墨必定會被擠壓成肉渣,看這個家伙如此的丑陋,想必一定很殘忍,他要把自己帶到哪里去啊?雨墨悲哀的為自己未來的命運擔心起來。

法臨此刻也同樣的不好受,星幻不斷的消蝕著自己的化骨魔焰,化骨魔焰煉制不易,自己承受了無法想象的痛苦,才煉制出這么些,損失一點兒都是巨大的損失。

原本法臨并不想把雨墨帶回僵尸門,趙小兒見到如此神奇的法寶之后,肯定要據為己有,自己只會落得白忙一場。

但是,雨墨是楚夢枕的弟子,仇恨讓法臨最終做出了損人不利己的決定:讓師父趙小兒想辦法奪取雨墨的法寶,然后自己再利用雨墨來**楚夢枕上鉤。

何寂寞是在大雪山的邊緣遇到法臨,僵尸門就在大雪山當中的一座山峰之上,法臨今天正好出去辦事,以致于相遇了。

這里距離僵尸門并不遙遠,但是法臨心中憤恨雨墨的法寶不斷的毀壞自己的化骨魔焰,因此不斷的操縱化骨魔焰上下左右的顛簸,把雨墨折磨得頭暈腦脹。

當法臨收回化骨魔焰的時候,雨墨搖搖晃晃的撲通一聲坐在地上,過了好半天,才聽到四周都是刺耳的嘲笑聲。

雨墨揉揉太陽穴開始打量起周圍來。雨墨這才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大殿之中,但是這個大殿好像是傳說中的閻羅王的宮殿,到處都是森森的白骨,而大殿盡頭的那個巨大的椅子,竟然是骷髏頭組成的。

在椅子上坐著一個身材和雨墨差不多的小孩,這個小孩的脖子上掛著一串小小的骷髏頭組成的項鏈,不過這個小孩的唇上有胡子,而且身材勻稱,應該說是一個縮小的大人,而不是小孩。

他,就是僵尸門的門主趙小兒。

而法臨和另外的一個人站在一起打量著自己,那個人的樣子和法臨差不多,臉上都是東爛一塊、西爛一塊。

雨墨立刻避開了目光,這樣的丑鬼看到一個就要作噩夢,看到兩個已經快要讓雨墨嘔吐了。

趙小兒撫摸著脖子上的骷髏項鏈,問道:法臨,你說他的法寶可以克制你的化骨魔焰?

法臨還沒有來得及回答的時候,趙小兒一彈手指,一道疾如流星的碧綠色火焰射向雨墨,星幻立刻發出了光芒,擋住了這道火焰。

雨墨沒有發現星幻的光芒已經縮減了許多,星幻雖然可以消蝕化骨魔焰,但是同樣也在消耗著它自己的能量。

法臨恭敬的說道:師父,這個小孩子的法寶可以自動的保護他,弟子無能,只好把他帶回來讓師父親自動手。如果師父能夠得到這件法寶,咱們僵尸門的實力將要更上一層樓。

但是法臨身邊的那個人斥責道:法臨,如此小事你都做不好,枉費了師父的教導之恩。你應該殺死這個小子,然后把法寶孝敬給師父才對,現在竟然要師父動手?我看你是別有居心,如果你能夠得到這個法寶的話,恐怕就不會回來了。

趙小兒不置可否的看著他們兩個。

這個挑撥離間的是自己的大徒弟董梟,而法臨是帶藝拜師,可是法臨因為有仇恨作動力,付出的努力比別人高許多,現在已經快要追上董梟了,因此董梟把法臨視為眼中釘,總在趙小兒的面前挑唆。

對于董梟的小伎倆,趙小兒心知肚明。不過這樣才好,逼迫法臨不得不夾著尾巴做人,而且董梟也會更加的巴結自己。徒弟之間發生沖突,是趙小兒最愿意見到的事情。

趙小兒打量著雨墨說道:看來這件法寶還不錯,法臨雖然不會做事,但是孝心可嘉。說到這里,趙小兒陰冷的笑道:不過根本就不需要為師出手對付他,他根本就沒有什么修為,餓他兩天就可以了。等他餓昏了之后,再把法寶撿回來就成了。至于這個小孩嘛,我看以后可以把他煉成小僵尸。

法臨險些一頭撞死。這么簡單的方法,自己怎么沒有想到?如果自己把雨墨關到某個山洞當中,餓上幾天,最好是餓死他,那個時候這件法寶不就是自己的嗎?法臨低著頭,暗自懊悔不已。如果自己擁有了這件法寶,何必受趙小兒的箝制?更不要說董梟這個卑鄙的小人了。

可是法臨不敢露出絲毫的異常,靜靜的說道:師父,您看把他關到哪里最合適?

趙小兒沉吟片刻,回答說道:先把他關入黑風洞,那里比較安全。

趙小兒認為安全的地方,也就是雨墨絕對無法逃脫的地方。

雨墨剛才在法臨的化骨魔焰當中吃盡了苦頭,因此當法臨問他,打算繼續讓自己使用化骨魔焰把他送到黑風洞,還是他主動走過去的時候,雨墨明智的選擇了后一個辦法。

穿過大殿之后,法臨帶著雨墨走進了一個巨大的洞窟,洞窟兩側點著油燈,借著昏暗的燈光,雨墨發現,這些油燈竟然是用人的頭蓋骨制成的!洞窟左側搭建了許多的房間,僵尸門的弟子就在這些房間里面居住,而且有的房間里面,關押著那些準備煉制的僵尸。那些失去神智的僵尸在房間里面歪歪斜斜的走動著,不時的發出野獸般的吼聲。

當雨墨走過他們房間的時候,那些僵尸聞到了生人的氣息,紛紛撲到窗口用力的敲打著鐵柵欄。但是他們碰到鐵柵欄上的時候,覆著在上面的禁制魔法立刻冒出綠色的火焰,讓他們慘叫著退回去。

法臨在前面帶路,雨墨心不甘情不愿的在后面磨磨蹭蹭的走著,但是雨墨越走越怵目驚心。

法臨帶他走的這條路簡直就是恐怖之旅,一路上的森森白骨還好說,但是那些身體大半已經腐爛的僵尸讓雨墨心驚膽戰,而且僵尸門的其他弟子們也都和法臨的樣子差不多,模樣一個比一個猙獰,還有他們身上的腥臭氣息讓雨墨頭暈目眩。

法臨終于帶著雨墨來到了洞窟的盡頭。法臨打開了對著洞窟的大鐵門,說道:進去吧。

雨墨恨恨的看了他一眼,但是看完就后悔了。

雨墨捂著鼻子向鐵門里面走去,說道:現在我終于知道你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了,天天接觸僵尸,不沾染尸毒才怪,小心你日后也變成僵尸。

雨墨以前沒有見過僵尸,但是《藥典》里面的內容包羅萬象,各種千奇百怪的癥狀都包含在內,尸毒就是其中一種比較罕見的癥狀。

雨墨沒有見到僵尸之前,還不明白僵尸門的人為什么都是這個樣子,但是雨墨見到那些手腳不會彎曲的僵尸的時候立刻明白了,僵尸門的人肯定已經被尸毒感染了。

法臨聽到雨墨如此熟悉僵尸門的內情,他急忙伸出手,想要抓住雨墨,但是他的手剛伸過去,雨墨身上就爆發出銀光,把他的手擋在了外面。

雨墨厭惡的看看法臨已經潰爛的大手,咧嘴問道:你要干什么?

法臨訕訕的收回了手,說道:你怎么知道我感染了尸毒?這是誰告訴你的?

雨墨驕傲的哼了一聲,昂首走進了鐵門之內,拒絕回答法臨的問題。

雨墨剛走進鐵門之內,匡當一聲,法臨把大鐵門關上了,雨墨的**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剛才他是勉強保持鎮定,自己就算害怕,也不能丟師父的臉,可是那些僵尸太嚇人了,雨墨已經感到自己身上涼颼颼的,全是冷汗。

這個牢房里面沒有窗戶,而且星幻的光芒也消失了,鐵門關閉之后,立刻陷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當中,雨墨的牙齒開始噠噠噠的不斷撞擊起來,這里面不會有什么僵尸吧?雨墨驚恐的用力捶打著鐵門,喊道:法臨,你給我拿一盞燈來,這里面好黑。

法臨正要離去的時候,聽到了雨墨的叫喊,他冷漠的回答說道:反正你都要死了,有沒有燈都一樣,桀桀桀……雨墨大喊道:就算死,我也不想死在這么黑的地方,這里面好恐怖。

法臨沉默一下,打開鐵門說道:把你的法寶交出來,我去和師父求情放過你,應該有點兒希望。

雨墨在打開鐵門的時候,立刻沖了出來,耍賴的坐在了門口,說道:我就在這里餓死好了,法寶不能給你,你說的話我信不過,這個房間我也不進去了。

法臨的化骨魔焰再次出現,法臨冷冷的說道:你要是再不進去,我就不客氣了。

雨墨可憐兮兮的看著法臨,哀求說道:那給我一盞燈好不好?看在我都要死的份上,要不然我做了鬼也不放過你。

法臨悲哀的說道:就算是真的有鬼,見到我也要躲著走,如果……雨墨聽出法臨的語氣似乎有通融的意思,他驚喜的站起來說道:我告訴你怎么預防尸毒,你給我一盞燈好不好?里面太黑了,我好怕。

法臨早就懷疑雨墨知道解決方法,現在證明雨墨真的是個行家,要不然他也不會那么準確地說出自己感染了尸毒。

而且最讓法臨恐懼的是,雨墨說自己有可能變成僵尸,如果真是那樣,自己就算完了。聽說自己入門以前,曾經有弟子因為中毒太深而變成了僵尸,最終被趙小兒煉制成了飛天夜叉。

法臨一招手,一盞油燈飛到了鐵門之內,然后法臨用熱切的眼神看著雨墨。

雨墨見到牢房里面終于有亮光了,他暗暗松了一口氣,說道:你以后碰僵尸的時候,嘴里含幾粒糯米……法臨失望的說道:這個方法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經常接觸僵尸,這個方法不管用。

雨墨不高興的說道:你知道什么?事后還要喝一點兒雄黃酒。如果已經感染了尸毒,那么就要用鬼枯藤煎藥服用。你最好趕快動手,我可不想再見到你這個鬼樣子。說完,就向鐵門里面走去。

但是進入鐵門之后,雨墨繼續說道:這是輕度中毒的解決方法,你先試驗一下,看看有沒有效果。但是你中毒比較深,鬼枯藤根本無法徹底治愈。如果你想要標本兼治,就要把我放了,那個時候我才會告訴你真正的解決方法。

僵尸門里面,除了門主趙小兒之外,所有的弟子都感染了不同程度的尸毒,誰也不知道趙小兒為什么不怕尸毒。

因為趙小兒為人冷酷無情,沒有弟子敢詢問這種事情,而且這些弟子之間,互相猜忌,沒有人敢對別人吐露心事,所有的人只能把疑問埋藏在心里,并爭相討好師父,希望日后趙小兒能夠把這種方法傳授給自己。

現在聽說雨墨竟然有解決的辦法,法臨的心已經提到了喉嚨。

鬼枯藤!鬼枯藤!法臨低聲喃喃自語,然后迅速的離開了。

雨墨聽到鐵門外,法臨的腳步聲已經遠去了,他這才唉聲嘆氣的蹲在油燈旁發愁。借著油燈的微弱光芒,雨墨已經大致看清了房間里的情況,這個被趙小兒稱為黑風洞的房間里面根本沒有風,不過真夠黑的。

這個房間是把洞窟截斷而建造的,房間的東西兩側是光滑的巖石,南側就是那盞大鐵門,而北側彷佛是整齊的巖石堆積起來的,但是北側的墻壁和這盞油燈有十幾米的距離,油燈的光芒無法照耀這么遠,雨墨看不清楚也沒有興趣看,更主要的是,雨墨不愿意碰這盞用人的頭蓋骨制成的油燈。

雨墨突然想起趙小兒想要把自己餓死在這里面,然后奪取自己的星幻,雨墨最擔心的就是這種情況。

雨墨取下小藥簍,檢查這里面的食物。下午的時候,自己在溪下城買了好多品種的美食,但是每一樣的數量都不多。雨墨耐心的把食物一樣一樣的擺在地上,數著數量。從今天起,自己就要靠這些東西活下去了,早一天吃完、早一天餓死,也不知道師父能不能找到自己。

兩個香酥雞翅膀、四塊茯苓糕、一包鹽水花生、一塊醬牛肉、五個鹵蛋……雨墨一邊數著數量,一邊吞口水。

本來這些食物是自己一天的量,可是現在只能忍著了。一天吃一個鹵蛋也餓不死,這樣可以活五天;一個雞翅膀也可以維持一天,這樣可以多活兩天;這塊醬牛肉干有一斤重,可以分為……雨墨越計算越覺得肚子餓,雨墨用力的吞吞口水,開始把食物往藥簍里面放。

突然雨墨感到身后有靈氣的波動,雨墨迅速的轉過身,就見到一頭純白色的小老鼠正盯著自己的食物,兩只金色的眼睛在黑暗當中幾乎要放出光芒,而且不知從來哪里傳來輕輕的微風。

有強盜!雨墨飛快的把食物塞進了藥簍。這可是自己活命的東西,豈能讓老鼠掠奪?但是雨墨忘記了自己的天生靈覺,普通的小老鼠怎么會引起他的感應?而且這頭小白鼠的皮毛和眼睛的顏色如此特別,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貨色。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