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卡焰

更新時間:2019-11-11 15:35:54

卡焰 連載中

卡焰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寒緒 分類:玄幻 主角:寒續,柳倩文

卡焰是寒緒最新著作的玄幻小說,主角寒續,柳倩文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面對災變而成立的人類聯盟一分為二已有兩百多年,南方神風聯邦南部的地陵行省的貧民區,同其余行省的貧民區一樣生活著不計其數的低等民。在這行省被分為三六九等的人類中,一位身為七等貧民的普通少年寒續,真實身份卻是黑白兩道皆欲抹殺的極徒。“這個世界吃人,所以,我要吃了這個世界。”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無論是械師武師還是玄卡師,實力都分品階,而無論是男人女人還是襁褓之人,也都從出生便定有高低貴jian。

有人資質平庸卻注定一生縱橫捭闔,有人或許天生奇才卻注定夭折襁褓,這就是這個世界,生而決定的身份比絕大部分優點都要有優勢,怪獸沒有吃了你,人卻吃了你,現實卻吃了你。

人類聯盟建立之初,世界科技還極度落后,幾大掌握軍事力量將軍與財政家族一同聯合剩余人類,抵抗怪獸入侵。人類戰線在一開始并不順利,當時還沒有進入工業時代,落后的生產力以及戰斗力量讓世界僅存的人類都近乎滅亡。為了戰略也為了資源分配,人聯軍便開始按照當時所具備的力量與身份,將人分出等級;等級一開始并沒有現在這么完善,但是高低貴jian已經初步劃分了出來,低等級的人強制被送往前線,成為戰爭的炮灰,成為**怪獸以及拖延怪獸的誘餌,為其余人類贏取生存機會。

從來沒有真正的正義,尤其是在戰爭面前,誰都不敢妄自評說這個決策是否公平是否正義又是否必要,然而卻因為這個制度的存在,人類聯盟成功劃出了生存圈,與怪獸之間保持對峙到了如今;而這等級制度,也徹徹底底生根到了如今。

昔年如何已是昔年之事,而今等級制度只剩下壓迫與剝削。

它就像是一把凈身刀,無情把所有無法選擇自己出生的低等民,無論男女統統變相的閹割。也像一把剪刀,十多年前將寒續的人生剪成了截然不同的兩段,又將他的人生裁剪出了光與暗的兩面,剪出了為生活忙碌的少年寒續,也剪出了暗夜中化作鬼魅的滅世主。

現在,可能又剪斷少年少女某些蠢蠢欲動的情緣。

……

門忽然打開了,出來的不是柳倩文,而是他的父親柳白元。

“年輕人,我們能聊聊么?”柳白元臉色平緩了很多,對著寒續認真地說道。

……

夕陽的變得更加朦朧,像是沒有熟透的雞蛋。

寒續望著緊緊閉上的有淺繡的鐵門,心里面的一些顧忌與溫柔也像被上了枷鎖,禁閉在了內心深處。他靠在白墻上,靜靜等待這位中年人的發話。

“可能說了些不太好聽的話,無論你聽到沒聽到,我都給你道個歉。”柳白元說道。

寒續心情莫名,只是覺得門后如此怒不可遏,門前卻又恭敬歉然,讓他覺得有些虛偽。

“不用道歉。”寒續搖頭,“你說得很對。”

柳白元沒想到他會這么鎮定,這年紀輕輕的少年,似乎比他想象中還要穩重些。

“低等民始終是低等民,就算成功考上大學,拿到五等民身份也說明不了什么,就算洗得一清二白,贏得腰纏萬貫與地位,也改變不了曾經是低等民的事實,人生始終有污點。”寒續望著柳白元飽經風霜之后睿智而平靜的雙眼,“更何況能不能擺脫低等民身份都還是未知數。”

他還是聽到了自己說的話……不過事實上這也是柳白元希望看到的,他本也希望寒續能夠聽到那些話,點頭道:“你明白就好。”

“我明白。”寒續點頭,微微撐了撐自己靠墻而微曲的腰,道:“所以你想跟我談什么?”

柳白元摸出一盒煙,遞給寒續一根,寒續拒絕之后便塞到了自己嘴里,將煙點燃,看著煙霧從嘴里吐出,他的心思悵然而悠遠,長聲說道:“我只有這么一個女兒。”

寒續看著他嘴里香煙的火光,有些失神。

在底層里摸爬滾打,極小的年紀開始就在生死線上掙扎,站在另外一個視角看這個世界這么多年,以為自己看問題看得比一般低等民通透,能夠體諒很多人因為環境逼迫而導致的出愚昧想法,但是當這些事情發生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卻沒想到原來根本不可能不生氣,更何況去原諒。

他有些不服氣,“所以?”

柳白元因他的語氣的而微微蹙眉,略微抬頭道:“所以我不會允許一個低等民從我身邊奪走他。”

柳白元的目光有如鐵柱般不可撼動,一道如同鐵河般的界限不加掩飾地出現在了他們二人的中間,將近在咫尺的二人劃分到了世界的兩邊。

“她的心思你應該明白,但是并不重要,只需要知道你們沒可能就行了。”

寒續沒說話。

這個年紀,很多事情的發生都是水到渠成的,不過在自己心里,還不確定這道水渠的存在,沉吟了數秒后搖頭道:“我不明白。”

“這樣和你說吧。”柳白元把只抽了兩口的煙頭踩滅,“倩文她可以有個好的未來,而不是跟你一起。你可能是個很優秀的朋友,在危險的時候能夠保護她,之前的暴力恐嚇里,你的所作所為我也非常感謝,但是,你們之間也只能夠這樣。”

寒續手指微微勾了勾,而后緩緩蜷縮在了手心。

可以有個好的未來,而自己就是阻攔她好的未來的那個人?

這樣的對話與劇情太狗血,寒續不愛看電視,但是他接受不了這樣爛俗的帽子。

喜不喜歡是一回事,將來如何是另一回事,但是,你憑什么這樣告訴我?

“憑什么?”

他很不理解,也很不甘心。

“憑什么?”柳白元對這個問題感到意外。

寒續認真頷首。

柳白云正聲道:“因為我是他父親,這一點還不夠么?”

“那又如何?”

寒續微微笑了笑,笑意頗為諷刺,道:“對,憑什么?憑什么你是她的父親?又憑什么父親說什么就是什么?”

憑什么是他的父親?

這個問題,實在不像是在隱隱爭鋒的父親與女兒追求者的對話,這個問題問得太過于另類。

面對寒續的鋒芒,柳白元冷笑起來,也毫不客氣道:“因為她就是我的女兒,這是她的命,也是我的命。”

寒續望著外邊已經只剩下一半在外的夕陽。

誰是誰女兒,是命,女兒聽父親話,也是命;所有的所有都那么天經地義,命中注定,就好像夕陽本來就是從西邊落下一樣,就是這個世界的規律,就是理所應當。

人總是習慣把很多與生俱來的東西當做理所應當,而這理所應當是如此可怕。

因為這理所應當,所以人類被怪獸壓榨是命,所以人類被人類壓榨也是命,所以在該死的時候低等民去死是命,所以高等民享受低等民的犧牲是命……

覺得一切都是命,那生命二字到頭來剩的也真只有后面一字而已。

這一切或許本來沒有問題,就像人吃菜一樣順理成章,然而當盤中餐具備反抗意圖與實力的時候,又如何會甘愿做盤中餐?

這些話有些觸動寒續的內心深處,一些經年舊事忍不住像泉水一樣上冒,讓他的眼神有些模糊,而之后又變得清澈無比,若一瞬之間洞穿這瘡痍之地。

這些不為人知的經年舊事承載的是他的命,改變的也是他的命。

我不愿意被這世界吃,被這世界的人吃,我不愿被壓榨,不愿被欺凌,不愿意就這樣去死。你認為是理所應當的,我不認為。

我的人生,怎么會因為你認為的理所應當,而應當此理?

寒續搖了搖頭,長長地嘆了口氣。

“我覺得不對。”他望著柳白元的雙眼,認認真真,一字一字地說道。

柳白元微微蹙眉。

自己的女兒一直是個懂事聽話的好女孩,不知為何,會纏上這么厚顏的少年,當真不見棺材不落淚?

雖然同樣是低等民,六等民的身份不足以直接對七等民進行剝削,但是貧民區政府官員這一身份足夠他對付這孱弱的七等孤兒。

“你覺得一切是理所應當的,所以你就是錯的。”寒續搖頭,望著這位在貧民區政府見識了不知道多少風浪的中年,眼中的神色沒有半分的怯弱,“憑什么你覺得是就是,你不過是恰好有了這么個女兒,憑什么她的一切都應該由你來定奪?憑什么你是她父親這一身份你就覺得能夠作為一切圍繞關于她的‘憑什么’進行一切作答。”

柳白云無所事事碾著煙頭的腳頓住,整個人一怔;一時之間竟找不到反駁的話。

腦中羞惱萬分,數秒之后才冷笑道:“我是她骨肉相連的父親都做不了主的話,你一個什么關系都沒有的人又憑什么在我面前說這些?”

寒續走到他的背后,站到樓梯邊緣,臉被夕陽的目光照得一片火紅,道:“其實我們說到底都是不服氣。”

柳白元轉頭,目光冷冽。

“你不服氣生活在這貧窮之地,不服氣我的存在,我不服氣你不愿意我的存在,我們都是因為不服氣不甘心不愿意,才會有現在這段對話;既然我們是一類人,至少在這個問題上本質是一類的,那么這個問題本來就沒有那么復雜。”

寒續轉頭,和他四目相對。

“不服氣,就讓對方服氣,向來誰強誰有理,不就是世界的法則嗎?

誰弱誰咽氣,對方即便咽不下這口氣,也讓他死都要咽下去。”寒續聲音冷酷無比,恰似凜冬風雪。

腦中的是一幕幕夜中自己與王眸眸的逆行,是一張張脫手而出的奪命玄卡,是一位位極徒在見到鬼魅自己之后的瞪大的銅鈴雙眼……

與現在柳白元的雙眼,如出一轍。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奇幻小說
  3. 女主爽文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