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盛寵成癮:只為守護你

更新時間:2018-09-04 15:34:49

盛寵成癮:只為守護你 已完結

盛寵成癮:只為守護你

來源:有書閣 作者:青含 分類:言情 主角:何舒年,溫蕎

主角何舒年,溫蕎小說_《盛寵成癮:只為守護你》是青含最新完結的言情小說,精彩的故事內容、扣人心弦的劇情講述了六年后,溫蕎再次見到何舒年,是在丈夫何景的家庭聚會上。何舒年白衣黑褲,慵懶地站在院落中,幽黑深邃的眸子靜靜凝視著溫蕎。一如多年前,溫蕎第一次見他時的樣子,帥氣勾人得令人移不開視線。 展開

本書標簽:

精彩章節試讀:

溫蕎再次想起何舒年,是在一個月之后。

溫志成病情加重,需要立刻動手術。蔣茵指尖滑過費用單上的數字,扯著勉強的笑容安撫溫蕎:“阿蕎你別急,媽媽去把房子賣了就是。”

雖然媽媽說得很平靜,但她微微顫抖的指尖,還是清楚地落入溫蕎眼中。

怎么可能讓讓爸媽跟著她流離失所,受苦受難!

溫蕎伸手接過費用單,佯裝鎮定:“媽媽,你別胡說,六十萬而已,不用賣房子的。我去想辦法就好,等我的好消息!”

走出病房,溫蕎心亂如麻,拖著木訥的步子走在路上,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一分錢難倒英雄好漢。六十萬,對于以前的她來說,確實不算什么,可現在,說是天文數字也不為過。溫志成把公司交到她手上之后,本就沒留多少積蓄,再加上這三年來一直調理身體,那丁點積蓄早就花得七七八八。就是這段時間住院的費用,都是溫蕎付的。短時間內,她確實很難弄到六十萬。而且六十萬,也只是手術費用而已,后續的治療費用,也是個大數字。

溫蕎摘下手上的玉鐲,細細摩挲了幾分鐘,決絕地走進拍賣公司。

這支玉鐲是她十八歲的時候,爸爸送她的生日禮物。當年買的挺貴的,賣個幾十萬應該不成問題。然而,她連續跑了四家拍賣公司,可卻沒有一家公司愿意拍賣她的手鐲。

溫蕎十分困惑,逮著最后一家公司的負責人問個究竟。那個中年人被她逼問得不耐煩,猛地甩開她的手,態度相當惡劣:“我說溫大小姐,你得罪了什么不該得罪的人,自己難道不清楚?”

不該得罪的人?溫蕎瞬間就想到了何景和韓悅。在浦市,有這等威勢,還拿這種卑劣的手段對付她,也只有他們了。心肝五臟氣得火辣辣的疼,心中的恨意直欲戳破天際,恨不能將那對狗男女碎尸萬段。

果不其然,幾分鐘后,溫蕎就接到了韓悅的電話。對方嬌笑連連,一個勁地對她冷嘲熱諷:“溫蕎,我送你的驚喜可還喜歡?哦,對了,還有更大的驚喜等你喲!”

咬牙切齒地掛斷韓悅的電話,媽媽的電話就打了進來。她十分焦急,有些語無倫次:“阿蕎,醫院,不讓我們住了,我和你爸爸被趕出來了。”

這就是韓悅口中的大驚喜吧?溫蕎頹敗地坐在石椅上,手機被她捏得‘咯吱’作響。

深陷絕境,無力掙扎。放眼整個浦市,能讓她走出困境的,應該只有何舒年了。只是,他給的一周期限已經過去很久了,名片也被她扔了,他還會幫自己嗎?

溫蕎懷著忐忑的心情,再次前往呈和大廈。

不知道該說她運氣好,還是運氣差,將將走到大廈不遠處,何舒年就從大廈中走了出來。

他被一群人簇擁在中間,再平常不過的白衫黑褲,卻被他穿出了獨特的韻味,慵懶而奢華。他一眼就看見躲在一旁,畏首畏尾的溫蕎。

然而,他只是淡淡地掃了溫蕎一眼,像對待陌生人一般,視線移開得沒有半點留戀。在那群人的簇擁下,往停車場走去。

他這般疏離淡漠,定然是對她十分不滿,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怕是連他的面,都見不上了!想到這層,溫蕎咬了咬牙,邁開步子追了過去:“年總,請等一下!”

何舒年收回跨入車內的右腳,回過身看著她,一言不發。

溫蕎迎著他的視線,硬著頭皮走了過去。何舒年身旁的那群人,應該都是何氏的員工,一個個不懷好意地看著溫蕎,臉上的嫌惡毫不掩飾。

溫蕎努力忽視他們的視線,鎮定地走到何舒年面前,輕聲說道:“我想跟您談談。”兩只手攥在一塊兒,極力掩飾著內心的恐慌。她真的很怕何舒年會拒絕。

何舒年沉著眸子和她對視,臉上沒有半點波瀾,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僵持了將近一分鐘,他的視線從溫蕎臉上移開,偏過頭和周圍的人說話:“我有點事情要處理,慶功會就不參與了,你們玩開心些,我會讓人過去買單。”

平常的話語,帶著毋庸置疑的語氣,周圍的員工沒有答話,愣愣地看著他帶著溫蕎揚長而去。有不死心的女員工惡狠狠地盯著他們離開的方向,眸子中的嫉妒和恨意掩都掩不住。

車上,溫蕎鼓起勇氣,努力壓下內心的慌亂,開口求他:“我想求您救救我爸爸。”

“我當時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不要。”何舒年慵懶地扶著方向盤,目不斜視地看著前方,語調有些冷硬。

溫蕎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誠懇地看著他,急切地說道:“對不起,我,我錯了,求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爸爸被醫院趕出來。”

軟糯的聲音夾帶著哭腔。

何舒年的心,泛起一抹鉆心的疼痛,下意識地把車停靠在路邊,偏過頭看著溫蕎。

她眼底溢滿淚水,眉眼中滿是悲傷和絕望,極力忍住情緒,故作堅強的模樣,看得何舒年眼睛生疼。如同一柄重錘,一下又一下地敲著他的神經。

她,一直是他的軟肋。

抬手扶了扶額頭,長嘆一聲,涼涼地開口:“這是最后一次機會。”

溫蕎驀地瞪大雙眼,欣喜地點了點頭,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喜極而泣。

何舒年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輕聲問她:“別哭了,正事要緊,叔叔他們在哪里?”

猝不及防的溫柔,狠狠地撞擊了溫蕎的心靈,心跳得幾乎要蹦出嗓子眼。她垂下腦袋,輕輕地吐出一句話:“南雅醫院,B區住院部。”

她漲紅著,垂著腦袋,低眉順眼得像個小媳婦。

是有多久,沒有這樣看過她了?光是看著她,就覺得特別滿足。何舒年扯起唇角,露出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

趕到醫院的時候,剛好看見蔣茵連人帶行李一起被轟了出來,溫志成躺在擔架上一動也不動。溫蕎目眥欲裂,伸手扶住踉蹌的媽媽,嘴唇幾乎咬出血來。

猜你喜歡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