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我家王妃超兇的

更新時間:2020-02-21 15:26:56

我家王妃超兇的 連載中

我家王妃超兇的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沈畫詞 分類:言情 主角:李潛,蘇漾

我家王妃超兇的是沈畫詞最新著作的言情小說,主角李潛,蘇漾小說講述了:天生神力兇名在外的蘇漾,奉旨嫁給一個病秧子。病秧子不僅身殘體弱,還嬌滴滴的一言難盡,堂堂大老爺們,整日逮著她作天作地的撒嬌。“娘子,為夫頭暈,要親親才能緩解。”“娘子,為夫腿疼,要抱抱才能好點。”“娘子,為夫睡不著,要哄著講故事才能行。”蘇漾生無可戀,別人嫁過去是當祖宗,她這是嫁了個祖宗吧!就在她認命的接受他時,結果發現這個人騙她身騙她心騙她感情!呸!渣男!老娘提刀砍了你!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雖然還沒有確切的答案,但宗柔有多大本事,蘇漾是知道的。

整個大越朝的醫術圈,她基本上都認識,有了她的話,事情就成了一大半,眼下她只需要耐心等待。

最好的消息,自然是聯系到了她的師父,不然的話,退而求其次,總之這件事,蘇漾是不會放棄的,李潛,她是救定了。

后來她央求宗柔不要把李潛中毒的事情,告訴蘇震東和何魚諾,那樣只會徒增煩惱,宗柔心領神會,允諾她會保密的。

她待在宗柔這兒混吃混喝,同她胡天海地的聊,后來宗柔問起同房一事,她難以置信,羞怯到不行。

“嫂嫂!你怎么什么都問?我不同你說了,我要去看爹爹下棋!”

蘇漾頭也不回的跑了出來,面上的滾.燙才稍稍緩解,她去正廳找李潛,卻發現人都不見了蹤影。

問了才知道,李潛回了她的閨房。

蘇漾在門口見到圓缺,她居然背著包裹,儼然準備隨時跟她回府的模樣。她笑了:“不用這么著急,等到了半下午,咱們再回去。”

“那不行,我就這么背著,小姐你沒有我照顧,沒有我保護,我是一刻鐘都不放心。”圓缺跟她開玩笑道。

蘇漾說不過她,妥協的點頭:“是的是的,王爺呢?”

“房里呢,”圓缺見四下無人,才說:“小姐,王爺瞧著臉色不好,略顯蒼白,方才我問要不要找大夫來看,他拒絕了。”

一聽這話,蘇漾哪還有心思和她插科打諢,房里的那位才是祖宗,她趕緊進了屋子。

李潛在睡覺。

他的臉色帶著剔透的白,看起來虛弱的厲害,長睫毛垂著,闔著的眼睛毫無攻擊力,溫軟的像只小綿羊。

這人醒著的時候,模樣是有些戾氣的,他的眼睛沉的厲害,無形中將漠然的氣質襯的更加突出。

蘇漾搭上他的額頭,溫度正常,他沒發燒,估計就是累了,加上昨天剛排毒,正是虛弱的時候。

睡吧睡吧。

她給他掖了掖被角,也覺得有些困,靠在chuang邊睡著了。

李潛睡到黃昏時分才醒,這兩年隨著毒素的**,他昏迷的時間越來越久,睜開眼察覺到身邊有人,稍微一動,她就醒了。

“你睡好了?”蘇漾肩膀僵硬酸痛,她站起身揉了揉,見他要坐起,又忙過來攙扶:“快該回王府了,咱們什么時候走?”

“這就走吧。”李潛說:“叨擾一天了。”

“爹娘可不覺得叨擾,”說起來這個,她笑瞇瞇的:“娘親和爹爹說,讓我們沒事多回來看看,反正離的又不遠。”

他輕笑了聲:“都聽夫人的,我隨爹爹下棋時,你怎么不見了?”

蘇漾嘿嘿一笑,神秘兮兮的道:“我去辦了件大事,和你有關的,說不定你的腿有救了呢!”

她本來不打算說的,想等塵埃落定有了好消息,再告訴他,到時候他一定高興壞了,可她藏不住話,加上又實在不忍看李潛頹然,看似是活著實際上無欲無求,似乎是在等死,她看著就心疼,于是她想,早點告訴他,讓他有了活的奔頭,未嘗不是件好事。

誰知道話說出去,李潛還是那副寡淡的模樣,邪戾的眼眸挑了挑,帶著淡淡的嘲諷。

他說:“哦。”

蘇漾不樂意,她可不是只為了要他一個哦字的,她就是想要讓他高興,也想讓他振作起來。

她癟癟嘴:“你就哦啊?”

“謝謝夫人。”他強顏歡笑:“為夫真的很感激,不過…夫人其實不用如此掛心的,這些年來沒少找大夫,四處尋求神醫,然而次次滿載希望而去,又次次失落而歸,久而久之,便學會了不抱希望,不抱希望,任何結果都算是意外的驚喜,噬心散這毒,不好解。”

理是這個理,讓他說出來,她就難受的不得了。

這得嘗了多少次失敗才總結出來的經驗啊?

她想,自打他中毒以來,這幾年應該都在反反復復的希望與失望中度過,那樣的日子,她只是想想,就覺得難熬極了。

蘇漾心軟,對自己的人更是心軟,于是她沒有保留的,將宗柔和鬼醫圣手的關系,一通告訴了他。

“二嫂已經寫信了,說不定能聯系上鬼醫,若是聯系不上,肯定也能聯系到她師兄,她有許多師兄都特別出名,什么回春手啊,閻王敵,海島庸醫等,哪個都有不俗的本事,平常人自然是請不來他們的,但是我二嫂可不是一般人。”

“我二嫂早年的名號,你興許聽過,她就是醫毒雙修的笑笑仙,后來認識我二哥之后,就沒再混江湖了,當年她突然隱退,許多人猜測她的去處,沒想到她是嫁人了,這個可是蘇家自己人才知道的秘密,所以啊,有她在,你不必擔憂的。”

李潛意外又驚訝,連連稱贊道:“沒想到二嫂居然是笑笑仙。”

“對啊,放寬了心等好消息吧。”蘇漾見他臉色終于有了變化,頗為興奮,備受鼓勵的道:“我不想讓你再失望,你信我一次。”

“好。”

二人回了王府之后,蘇漾心情不錯,眉飛色舞的又安慰了他,大談闊談宗柔的通天本事,直到圓缺來招呼她洗澡,她才離開。

她前腳剛走,后腳白晝就來推著李潛,也進了隔壁的房間沐浴。

房門緩緩關上,偌大的房間里,光影昏黃,屏風后面,擺放了只大浴桶,正往上冒著裊裊白煙,水汽氤氳中,男人神情晦澀。

白晝也不說話,他立在旁邊,燭光將二人的身影拉長,忽然,坐著的人動了動,他緩緩扶著輪椅站了起來。

“主子。”

“我自己試試。”李潛胳膊上用力,青筋都往外凸起,他蒼白的臉漠然冷酷,艱難的挪著腿往前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

白晝不敢出聲,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等他終于到了浴桶旁邊,他才上前,攙著他讓他坐了進去。

他捧了一把水撲在臉上,水珠順著滑落,邪戾的目光如出鞘的劍,又冷又鋒利,他輕笑了聲,勾了勾唇說:“魚兒上鉤了。”

“恭喜主子。”

李潛不以為意,他回京城可不是來等死的,六年前他們欠他的,他要一一拿回來,但前提是,他得有命活著。

盯上蘇漾是這盤棋的開始,現在,棋子處在了她該在的位置,做了她該做的事情,他隱約有些興奮。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女強男強小說
  3. 女主爽文小說
  4. 古代修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