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嫁個王爺是智障

更新時間:2019-12-13 02:07:19

嫁個王爺是智障 已完結

嫁個王爺是智障

來源:掌文 作者:顧爾傾城 分類:重生 主角:陵王,顧傾

《嫁個王爺是智障》講述了主角陵王顧傾之間的精彩故事,是作者顧爾傾城著作的重生類小說。我剛睜開眼睛,就被冠上了不知廉恥與心腸歹毒的惡名,私通,殺妹,毒母,一樁樁一件件,哪個都能要了我的命,剛有了一點希望,卻又被賜婚給天底下最糟糕的王爺……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個擺出一副王府女主人姿態的女人,話一出口,就有護院沖到了我身邊,不由分說,就伸手抓了過來。

原本,我是猜想,侯府那兩個蠢女人,是一定會出招套路我,卻沒想到,王府內竟還有個強勢的主,而且能夠看出是,王府的人,很聽這個女人的話。

"放肆!"

我是冷冷的斥了一聲,雙眸掃過兩個護院,最終落在那個女人的身上,淡淡的說:"這位,不知如何稱呼?"

"哼!"

那女人冷哼一聲,還是沒有看我,只是說:"就憑你,也配知道?"

這時候,侯府一個好心的婆子跑了過來,在我耳邊小聲說:"姑娘,這是戶部劉侍郎家的千金,算,算是王爺的侍妾。"

"哦?"

我笑了笑,看向那個劉家的千金,說道:"區區侍妾,我憑什么就不配知道了?"

侍妾!

對于劉夢嬈來說,她此生最大的恥辱,就是"侍妾"這兩個字!當年被送進王爺,她哭過也鬧過,可她爹還是狠心送她來了,只告訴她,為了劉家興衰,也只能犧牲她了,后來她才知道,被送進王府,她是有任務的,那就是看著癡傻瘋癲的陵王爺,可她卻不知道,一個傻子有什么可看管的。

不過,劉夢嬈是個心氣高的,既然是進了王府,即便是連個側妃都不算,那也要做出個樣子,使了些狠辣的手段后,也算是讓王府那些個女人都服服帖帖的了,管理者偌大的王府,甚至連王爺能不能吃上飽飯都要看她心情,所以她也算滿意了。

可是,這王府終究會有女主人的。

要是個出身高貴的,劉夢嬈還能跟她玩玩陰奉陽違,可卻想不到,來的卻是一個名聲臭遍了盛京城,而且昨晚又被人給糟蹋了的臟女人!

這就,連被她劉夢嬈陰奉陽違的資格都沒有了。

而且這個jian女人還敢當眾叫她侍妾,不讓那個jian女人吃點苦頭,以后她還怎么在王府立足了?

"呵呵。"

劉夢嬈輕蔑的一笑,目光終于落在了我的身上,指著我說:"就憑你,名聲臭遍盛京城,又是個不潔之人,你就不配!"

"是嗎?"

我緩緩將衣袖挽起,一邊將手臂上的粉擦掉,露出了鮮紅的守宮砂,擲地有聲的說道:"我守宮砂尚在,你憑什么說我不潔?就是不知道,你的守宮砂可還在?"

"什么!"

劉夢嬈驚了一呆,下面議論的那些人,也都驚了,馬上就有人表示,小道消息不能信,甚至還有人說,也許侯爺家的小姐,之前的那些傳聞,也是有心者捏造的呢,更是有人說,聽聞侯府二夫人是個城府深的,許就是她在背后搞鬼呢。

而劉夢嬈,根本就不敢回答我的問題。

這守宮砂是什么?

通俗點說,就是那層*的桌面快捷方式。

作為陵王爺的侍妾,她劉夢嬈要是還有守宮砂,旁人就會議論,或說劉夢嬈沒本事上王爺的chuang,或說劉夢嬈瞧不上癡傻王爺故而還有守宮砂。可如果沒有守宮砂,那旁人還是會議論,誰不知道陵王爺是個癡傻的,能辦那種事嗎?如果辦不了,你劉夢嬈的守宮砂是怎么沒的?

不管是哪個世界,從來就不缺少別有用心的人,更不會缺少看熱鬧不嫌事大跟風的人。

劉夢嬈不傻,反而很精,所以是馬上就聽出了我在話里面給她挖的坑。

看到劉夢嬈吃癟了,我也沒再為難她,畢竟是人家的地盤,只是看向了陵王爺,用哄孩子的口吻說:"王爺,您看玩也玩了,我們是不是該進去了?"

"進去?"

陵王爺撓著頭,一臉癡傻的樣子,隨后卻是哈哈笑道:"對,進去,本王還要跟新娘子洞房呢!可是新娘子,本王也不會洞房呀,洞房好玩嗎,你教我好不好?"

這話可是給我弄的臉紅心跳了,倒是能教,但好不好玩,哪里是能在人前說的?本來我就沒什么好名聲,這要是在大庭廣眾下,跟人家說洞房好玩,還不被人唾沫給淹死了?

好在。

陵王爺沒再為難我,像個小孩子似的,拉著我的手跑進了王府,因為跑的急,竟然是把愣在原地的劉夢嬈給撞倒了,氣的劉夢嬈大發雷霆,起身后,對著下面看熱鬧的人說:"都看什么看,有什么可看的!"

然后,王府的護院們,就下去趕人了。

而陵王爺是個小孩子心性,帶我在王府內跑了一會,說著是去撒尿,可我等了約莫十幾分鐘,卻也不見人回來,猜想是陵王爺撒了尿之后,就給我忘了,這會也不知道跑去哪里玩了。

這可把我給難住了,這王府大的跟迷宮似的,我該去哪?

恰巧一個丫鬟走過,我隨手抓住她,而她卻是掙扎著要跑,應該是知道我得罪了劉夢嬈,怕跟我太近會被連累,我淡淡一笑,取下腕子上的翡翠手鐲,放在了丫鬟的手里,用極具**性的口吻說道:"你不必跟我說話,只需遠遠的在前面帶路,到了新房,你我兩不相欠,可否?"

那丫鬟眼巴巴的看著手里的鐲子,一咬牙,是點了點頭,然后走在前面。

果然,甭管是哪個世界,有錢都使能鬼推磨。

走了能有半個多鐘頭的時間,那丫鬟回頭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不遠處稍顯破敗的院子,然后就轉身跑開了,而我自然知道,王府是劉夢嬈說的算,那她肯定不會給我安排什么好去處,但也總比沒有的強。

進了名為溪風苑的院子,不大的院子已經被雜草給占領了,院中的亭子里石桌少了一角,那亭子下面還有個大坑,應該是干涸的人工湖,如果收拾妥當了,其實也是一處雅致的院子吧。

小樓內,倒是收拾的干凈,也都貼了喜字,但那喜字的顏色,卻是有些發白,真是難為劉夢嬈了,在這么細小的地方也給我添堵,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被配了冥婚呢。

到了樓上的新房,看到桌上有些水果點心,又餓又累的我是抓起來就吃,隨手又倒了酒,總算是舒服了一點。

本來還以為,到了王府,哪怕是面對一個智障王爺,至少也能過上好日子了,可現在看,那個劉夢嬈肯定會再找我麻煩,真的是撕逼的人生,走到哪里,就撕到哪里。好在,那個劉夢嬈看著也不像太精的人,只希望收拾了她之后,就能過上安穩日子了。

不過,就憑我自己肯定是不行的,要想辦法把小椿給弄來,卻也只能從陵王爺那想辦法了。

正想著,我就聽到"噔噔噔"上樓的聲音,披頭散發的陵王爺,隨后就出現在我的房間里,我連忙起身,輕輕一禮,說道:"王爺,您這是想起我了?"

"哈哈,剛撒了尿,就把新娘子尿沒了!"

陵王爺是撓頭傻笑,但看我的眼神,還挺親切的,應該是只有我陪他胡鬧的原因,他坐在椅子上,抓起東西就吃,一邊往外噴著點子渣滓,一邊跟我說:"新娘子,旁人都說成親就要洞房,可本王不知道如何洞房,新娘子你教教本王好不好?"

"好。"

我笑著走過去,也沒覺得臉紅,只當是小孩子說胡話了,用手帕給他擦了擦粘在嘴邊的點心渣子,一邊說道:"王爺,那在教您洞房之前,您能答應我一件事情嗎?"

"能的。"

陵王爺重重的點頭,看著憨態可掬,說道:"新娘子對本王好,那本王就對新娘子好!"

我笑著說:"王爺,那您看,這院子就我一個,到了夜里怪嚇人的,您能不能讓我府里的丫鬟和婆子來陪陪我?"

陵王爺繼續吃著點心,塞的滿嘴都是,聽我說完話,他就抬頭噴著渣滓,一邊說:"能的!"

然后,因為距離太近,我被噴了一臉渣滓,到也沒覺得惡心,因為在我眼里,面前的陵王爺,像極了前一世九歲就被人販子拐走的弟弟,所以我都沒理自己,而是細致的給他擦干凈,一邊說:"那妾身就先謝過王爺了!"

已經低下頭的陵王爺,面色變了變,有些茫然,還有些好奇,可他隨后就起身跑了出去,一邊喊道:"新娘子,你等著,本王去給你把丫鬟和婆子接過來!"

雖然是有些利用傻子的嫌疑,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孤木難支,身邊沒個能用的人,我拿什么跟劉夢嬈斗?

而跑出溪風苑的陵王爺,一處假山下停步,黑曜石一般的瞳孔內,閃爍著冰冷,輕輕吐出兩個字:"阿福!"

"在!"

下一刻,一個微胖,又滿臉堆笑的年輕人出現,陪著很狗腿的小臉說道:"王爺,您吩咐?"

陵王爺單薄的嘴唇輕啟,說道:"安排的事情怎么會出了紕漏,看來你是真想讓本王娶一個名聲狼藉的女人做正妃?"

"哎呦,小的可不敢。"阿福堆著笑,一邊說道:"那個田伯海昨夜就把染著落紅的布送給小的交差了,沒想到他是在顧家小姐那吃了癟,又怕被我責罰,想了這個個騙小的,現已經派人去查了,一準給王爺抓回來!"

陵王爺沒接話,現在人已經進了王府,再抓個田伯海有什么用,他似自言自語的說道:"也不知那顧傾是真情還是假意,竟然看不出一點嫌棄本王的樣子。可她就算是真情,那我陳道陵就要娶一個聲名狼藉的女人嗎?"

阿福能夠看出,主子現在心情很不好,所以他也不敢說話了。

陵王爺,也就是陳道陵,捻著修長無暇的手指,眼中含著惡意的笑,說道:"去,安排一下,把那個叫小椿的丫鬟接過來。呵呵,顧傾,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本王倒要看看,你怎么傾了陵王府!"

猜你喜歡

  1. 婚戀小說
  2. 重生小說
  3. 古代修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