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霸王龍也有春天

更新時間:2019-12-14 02:08:53

霸王龍也有春天 已完結

霸王龍也有春天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阿白白 分類:短篇 主角:席千帆,呂微涼

《霸王龍也有春天》席千帆呂微涼是阿白白最新完結的短篇小說,26歲的呂微涼是個胖姑娘,被人稱作“霸王龍”。每每被別人嘲笑議論的時候,她總是樂觀、積極向上,內心里卻在深深渴望著能得到真愛。因一次偶然結識了營養師席千帆,沒想到從此竟再也斬不斷跟這人的孽緣——他竟跳槽到她公司,還自稱她表弟;每天拿她當交通工具用;讓她進入他的朋友圈......仔細瞧一瞧,雖然他長得比女人還漂亮實在是讓她很沒安全感,不過好在他的心只屬于她。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下班啦,微涼。”有同事經過微涼身邊的時候拍了拍她的肩膀。

呂微涼似是沒反應過來同事說的話的意思,從電腦前轉過頭看了眼拍她的同事離去背影才記清楚她方才說的是什么,忙點頭:“唔,好。”然后開始慢條斯理的存檔,關機,收拾起桌子來。

“我先走啦。”秦寧經過她身旁打了聲招呼。

“好的,bye。”微涼轉頭笑了笑,繼續慢悠悠地收拾桌子,唔,好多文檔啊,下次還是做一份收一分比較好。

“終于完工啦。”她伸伸懶腰。啊哦,辦公室里已經沒人了。她除了做case,其他事情都喜歡慢慢來。

走出辦公室才發現大樓里已經靜悄悄的,基本上人都走光了。她也樂得自在,從安全樓梯上下去,走幾步還跳幾步,象做了壞事一樣吐吐舌頭。若是她跳階梯的時候被人看見肯定又要被投訴說某地發生地震是因為她的關系了。

其實胖女生和不胖的女生,心理上并沒什么差別。開朗熱情和自怨自艾基本上是因為天生的性格,很少是因為后天的身材走形。不是對著鏡子,自己是根本看不見自己的,如果不是路上會有人回頭看她還和身邊的人討論幾句,她根本就不會記起自己是難得一見的熊貓女生。

“其實胖也不錯啊。”她垂著頭低低地自言自語,手上拿著的鑰匙一格一格地劃過樓梯扶手下的鐵質欄,發出叮叮的寂寞聲響。

銀色的鑰匙插入藍色的鎖中,發出咔啦一聲清脆的響。十根圓圓的手指握上車把,短短胖胖的小象腿將車腳踢上。

手機的鈴聲響起,在偌大的車庫里格外清晰。

微涼只有先讓車靠在身上,空出兩只手去翻包中的手機。

來電顯示是席千帆。

“喂?什么事?”

“小涼涼~”那邊傳來欲哭無淚的聲音。

“什么事?”

“你在哪里……”小蝌蚪找媽媽。

“公司車庫。”不過這不是重點,再白癡也基本上知道這個人出了什么狀況了,微涼干脆直接問出重點,“你是不是又迷路了?”

“啊!你怎么會知道!好神奇哦!”很崇拜的狗腿口氣,“我對你的景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猶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好了好了,你現在在哪里?”七八百年前的臺詞他都好意思拿出來念。

“我在迷路哎,小涼涼~我在迷路哎,如果我知道我在哪里還叫迷路嗎?”

“……”沉默。

“HELLO,ANYBODYHOME?”

“我在,我是問你旁邊都有些什么。”

“哦,我左邊是個電話亭,過馬路對面有個書報亭,再前面一點是買茶葉蛋的,不過我剛才吃過了,一點都不好吃,茶葉的味道沒入,然后外面的茶葉味又把原本**的清香給掩蓋了,入口只覺得如刨花,一點味道都沒有,真是吃了一個就想死,小涼涼,下回我們不要吃這里的茶葉蛋哦……”

“標、志、性、建、筑。”微涼很平和的一字一頓,讓某位同學可以比較輕易地抓住重點。

“標志性建筑啊?”

“沒錯,我又不是杭州路路通,沒道理知道茶葉蛋都在什么地方賣的,千帆同學你太抬舉我了。”

“標志性啊,我看看哦……哦,買茶葉蛋旁邊還有家賣玉米的,小涼涼,他們的玉米好大哦,看上去很漂亮,可是你也知道我不喜歡吃玉米,可是為什么玉米會那么漂亮呢?”

微涼覺得額頭一涼,一滴冷汗滴了下來。她不是杭州路路通,可是為什么一聽見茶葉蛋和好大的玉米會覺得這個地步如此熟悉呢?“千帆同學,麻煩你老回頭看一下,身后有沒有一幢很高的樓?”

“哎?有哎!小涼涼你真是厲害!”

“那請問那幢大廈叫什么大廈?”微涼撫了撫額角。

“哦,恩,叫青梅大廈,小涼涼,為什么這個名稱會這么熟悉呢?”

“席千帆你這個笨**!你居然在自己公司門口迷路!”一直嘗試讓自己心平氣和的微涼終于受不了了。

“……那你可不可以過來領我……我怕我又丟了……”

真是不服他都不行,微涼合上電話嘆了口氣,有些想不明白這30年他老人家究竟是怎么活過來的,簡直可以和《亂馬1/2》里的良牙有的一拼了,連半夜出來買個宵夜都會迷路的人啊……算了算了,不想了,當務之急還是把他老人家領上正途為妙。

微涼幾乎是推著車一出車庫門口就看見了那個離正門距離不到一百米的超級路癡。

他穿著很休閑很清爽的藍白相間的運動T恤,白色的仔褲,卻毫不顧忌地坐在商店前的階梯上,耳上是藍牙耳機,旁邊立著的是他藍白相間的吉安特。即便是這么嘈雜的環境,他也可以坐的像是在拍廣告一樣。這男人,如果不是那么八卦又八婆,不當模特真是可惜了。

在他看見她的時候,等人時無聊的眼神立馬放出了亮光,有欣喜有期待還有點似乎做錯了事的尷尬害怕,那眼神,仿佛是在家里隨地便便的狗狗面對盛怒的主人時一般。

微涼幾乎笑出聲來,原本因為某位同志而燃起的一點點怒意也在看見他的超級PET形象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她勾了勾手指示意他拉上車跟她換個方向送他回家,然后自己可以早點回家睡覺。她在心里嘆了聲大大的氣。自己真是越來越像保姆了,依她這個體型,動畫界里倒是有個人和她滿像的,《達秋拉伯爵》里的保姆南尼,那個成天叫著達秋拉“我親愛的小鴨鴨”的超級母雞保姆。

唉,胖女生就是心腸軟。

可是沒想到原來早早打發路盲回家然后好好的早早地睡個覺也會是奢望。原來今晚劃世紀的偉大的路盲千帆同學還有聚會,于是就又要由她這只巨型導盲犬領著他去赴約。

“那就走吧。”微涼無奈地嘆口氣,一扭車把就準備帶路。若是讓他自己尋路去,只怕下次上班已經是猴年馬月了。

“我親愛的小涼涼,你不是打算穿這套外婆裝帶我去死盆花的家吧?”席千帆瞪大了他的丹鳳眼,一把抓住了微涼的車把。

“很好啊,很正常啊。”微涼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很中規中矩啊。

“不要——不要——不要——”席千帆將雙手在*前交叉畫X,畫了一個又一個,“不如路上隨便買套換上吧。”這么老氣的套裝,嘔,這么老氣的發型,嘔。

“算了啦。反正我穿什么都差不多。而且我又不缺衣服啊。”微涼噙起微笑看了看自己臃腫的身材,話里略帶了些自嘲的感覺。

她想自己是永遠受不了和一個男生一起去買衣服的,受不了有個男人看見她走過一間又一間店總是尋不著自己的碼數,受不了別人看見她穿著不合身的緊繃衣服時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神情……想到這微涼愣了愣:呂微涼,你以為自己不在乎,其實說到底,還不是不敢面對?

“亂講亂講亂講,你衣櫥里根本沒什么衣服好不好!”

“你又沒有看過我的衣櫥?”微涼不以為意地笑了出來,反正他說的也是實話,她的衣服確實不多,因為很難買到,“衣服不是能把該遮的地方遮了就好,少還是多只要夠換都沒什么差別啦。”

席千帆還準備繼續說服:“小涼涼……”

“好啦好啦,你準備在這站到什么時候?要走就快走啦,我又沒裸奔,你那么緊張我的衣服做什么。走啦,當心去晚了又被盆花同學用砸的招待。”微涼不再理他,踏了車子就先騎了出去。

門虛掩著。室內是樓中樓結構,樓上靜靜,樓上傳來喧鬧的聲音。

一只修長白凈的手小心翼翼地推開門,然后一張俊美的臉探出了一點點,然后又馬上縮了回去。

半晌見沒反應后,那腦袋才又探出了多一些,丹鳳眼瞪得圓圓的往屋里瞧。

“哎?沒東西砸過來哦!奇跡!今天應該去買體育彩票哦!”確認安全無虞后,席千帆大搖大擺地走進門去。

身后隨著的微涼被室內室外迥異的溫度激地打了個寒顫,摸了摸起雞皮疙瘩的手,同意席千帆的看法:“真的滿奇怪的,你今天遲到了這么久,盆花同學都沒拿東西砸你哦!”

“也許是我無意中練成了神功護體?或者是今天盆花同學去閉棺了?”小帆帆邊象走邊摸著下巴進行哥德巴赫猜想。

“我……在……這……里……”

一個陰側側的聲音在他們身后響起,兩個人都被唬了一跳,轉過身來。

出聲的是一個蹲在門邊的物體。

一頭長卷發,宜男宜女的美麗容顏,可惜是臭著一張臉的。嗷,可不正是我們尊貴的盆花王子諸葛安然同學?

盆花這個綽號是有來由的。據說當年某男經常在不該出現的時候出現,比如自己朋友談戀愛的時候,于是就經常被中色輕友的狼類踢到一旁蹲著當背景盆花,后來就蹲成了習慣,成名曲是:哦盆花,我是一盆盆花是一盆盆花~

“請問盆花同學今天是終于榮登‘最臭大便臉’寶座了嗎?”

已經臉色很黑的盆花王子不理會無聊人類的挑釁,目光移向席千帆身旁的呂微涼,先是吃驚地睜大眼,然后一臉厭惡:“幼齒帆你是不是臉越長越幼齒,連腦袋也越來越回去幼兒園了,把你家奶奶的衣服都拿來給小涼涼穿?”

微涼無奈地笑笑。一年來給某只路盲帶路,帶的連他的朋友都成了她的朋友,然后就不知道是哪個開的頭,一個個都叫起她小涼涼來,真是不習慣。

“當你的盆花去。”席千帆一路要說服微涼買衣服,現下有了幫手倒是不提了,一只手在微涼背心推了下,示意她一起上樓不要理某盆爛花。

“小涼涼~”一走進樓上嘈雜的客廳,就有人撲了過來。

席千帆往微涼身前一擋,正好讓人抱個正著。

“呸呸呸,帆少你擋過來做什么,我先聲明,我對男人不感興趣的!”

“那真是可惜了,阿仁,本大帥哥對男人太有興趣了。”席千帆裝出惡霸的**笑,摸了把對方的下巴。

“啊啊啊~”阿仁忙故作驚慌的放開了他,后退幾步,雙手交叉掩%,“你不要過來哦,你真的不要過來哦~我會叫的哦~

“嘿嘿嘿嘿,你叫破喉嚨也沒什么用的……”

“我靠!表情浮夸,一點都感覺不到你的心跳,阿仁你演的戲太差勁啦!”有人看不過去上前糾正。

“你應該這樣!”那人雙手護%,用美少女戰士的口氣很牛地說,“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正義永在!你X了我一個,你X不了全世界!”

微涼笑著搖搖頭,這群人,生活夸張的好像周星星的老版爆笑片一樣。

客廳里亂亂的,堆了一堆零食,都是七零八落的。幾個對著電視打電玩,幾個七橫八豎的躺著翻雜志,幾個圍著茶幾打牌,房間里還傳來搓麻將的聲音。

“帆少~來,讓我蹂躪你幾把!”坐在電視前打電玩的阿允斜叼著煙,一腳踢開原先身邊坐的人,向席千帆揮了揮手。

“阿允,不是我說你,你真的應該去看看心理醫生,”千帆邊搖頭邊走過去,路上遇見什么擋路的踢什么,把幾個躺在地上翻雜志的基本多踩過了才坐到了電視前拿起手柄,“這么勇敢積極近乎**的尋求虐待,絕對是屬于某種心理疾病。”

“又不是超級瑪麗,KOF你笑傲不了多久的。”阿允按著手柄選,很不爽以前被蹂躪的記錄。

“哥哥我是全才。阿允你就死了這條想破獨孤九劍的心吧。”千帆勾起嘴角笑笑,也點了根煙。

基本這里是肯定不會有人招待你的。微涼早明白了這個事實,在地上躺著人縫間小心地走到沙發旁坐下,準備翻本雜志看,他們的聚會向來沒多少主題,只是想多些人一起度過無聊的夜晚罷了,她自己找點事情做,然后10點左右帶路癡回家就好。他們這票人也都知道席千帆路癡的習性,開始的時候每次看見他都怕怕的就怕被點名帶路,后來知道有了她這個職業帶路后他們都想造個神廟供著她了。想想,一個男人送MM回家還有點意思,送個大老爺們回家真是要嘔血嘔到死。

《POP》……微涼皺了皺眉頭,e,這類雜志不適合她,看不懂,放下,再拿一本,《VOGUA》……又是這類……她怎么給忘了這屋子里亂七八糟待著的基本上都是盆花同學這類做模特的呢?

“小涼涼~”有人沙發后撲過來圈住了她的脖子。

“阿亮同學,拜托你下次不要那么突然,會心臟病的。”

“看見你開心嘛!是不是又把帆少那只路癡豬領過來的?你今天怎么穿了外婆裝啊?”阿亮的手仍然停在微涼的肩膀上,繞到前面坐在微涼旁的沙發扶手上。

微涼給了他一個明知故問的眼神,然后問道:“下面那個怎么了?好像心情不大好?”

“哪個?”阿亮歪了歪頭想了想,“哦,盆花啊,據說今天被人拐簽了賣身契了。”

“賣身契?他不是不簽模特的長約嗎?”

“不是,據說是演藝公司,哈哈,他去拍電影拍電視哦!到時候只怕導演都要被他用攝像機砸~”阿亮頓了頓,翹起蘭花指拍了微涼肩膀一記,不滿的抱怨,“我也心情不好的,怎么不見你關心我?”

微涼失笑:“你心情不好?只怕心情不好的是上次你帶來過的那個小帥哥吧?”阿亮是GAY,他從來不隱瞞的。

“唉,怪只怪這年頭貨色都太差,若是帆少那水準的,嘖,只怕我要化身超級萬能膠了。”阿亮隨意地答著,下巴往電視旁揚了一揚。

微涼也朝那邊看了一眼。

千帆似乎又贏了阿允一把,正笑的肆無忌憚,頰邊的酒窩深深的,很亮眼。觀戰的阿仁又遞了給煙給他,他就著阿仁口中銜著的煙點了火,艾1魅的動作在他做來自然帥氣,且讓人不起遐思。

他似乎察覺到了這邊的目光,叼著煙轉過臉來,正巧碰上了微涼的視線,遞了一個笑過來。

xing1感中又帶了些天真,電的阿亮又是一嘴口水。

微涼也扯了下嘴角給他個回應,回過頭來,“不如姐姐便宜你了,呆回我有事先走,你趁機把他灌醉,然后晚上送他回家的機會就送給你了。如果你覺得到家還難等就看看路上哪里方便,一看四下無人,就嘿嘿嘿嘿……”完蛋,和他們混多了,她好像也有些不正常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帆少向來不碰酒的,”想想就郁悶。“泡不到帆少還不是最郁悶的~”阿亮繼續吐苦水,“阿金那個禽獸,受不了我上次帶的小五只有18歲,他、他、他居然在工作空擋去接了個初二小MM的家教,然后慘無人道的將小MM拐到手,今天居然還帶來刺激我!!!”說到傷心處,阿亮干脆趴在沙發背上假哭起來。

“小MM?是不是長長頭發大大眼睛,發育的不大像初二生的那種?”

阿亮坐直了,臉上干干的一點水都沒有:“好神奇呀,你怎么知道地?”

微涼拿手指點了點他的身后:“她正在很好奇的看你表演。”

阿亮立馬脊梁僵硬,做化石狀。

在阿亮身后站了有些時候的阿金一只手將阿亮撥開,然后自己一**占了扶手的位置,將剛上手沒多久的小MM擁到自己腿上,指了指微涼:“寶貝,來,給你介紹下,叫微涼姐姐。小涼涼,這個是小玫。”

“微涼姐姐。”小玫外表已經是20多歲的樣子,身高似乎有170以上,只有口氣和眼神里的怯怯還能看出其實她才只有十五、六歲。

微涼微笑著點了點頭。

阿金又指了指摔到地上的阿亮:“至于地上這攤就是路人甲了,沒什么必要認識的。寶貝乖,在這跟微涼姐姐玩,其他誰來搭訕也別理,這里拐帶人口的有些多。我那邊還有牌局先去搞定先。”

小玫乖巧地點了點頭。

阿金拖著阿亮走后,小玫有些不知所措了,低著頭扭衣角,畢竟還是個孩子,又到了完全陌生而且基本是純雄性的場地,適應還是需要時間的。

“喜歡周杰倫?”

“呀?”小玫抬起頭,眨著亮亮圓圓的杏核眼,“是在和我說話嗎?”

“好像是哦!”微涼也學她眨了眨眼,學她細聲細氣的說話。

小玫被逗笑了,覺得這里好像也不是那么難待的:“喜歡呀,我們全班都好喜歡哦!”

“那你媽媽喜歡嗎?”微涼和她隨便聊了起來,就說這年頭基本上小孩子都用周杰倫來拐就沒錯了。

“不喜歡。”小玫搖了搖頭,“她說他長得像小偷。”

微涼摸了摸鼻子:“好像是有點像……”

“哪有!他很帥的,而且歌又唱得好!”

“哪有!他哪有言承旭帥好不好!”微涼又學著她口氣。

“沒有啦,言承旭才不好呢!仔仔比他帥多了,又好憂郁地說!”

“沒有啦,仔仔才不好呢!仔仔比他不帥很多,又好駝背地說!”

小玫這才發現她都在學自己的口氣逗自己,因為有些熟了,膽子也大了許多,輕輕打了微涼的手一下:“討厭,微涼姐姐故意欺負我!”

“我哪敢啊,你不要亂說哦,呆回你家金哥哥聽見了跑來拿血滴子對付我我可吃不消的。”

“微涼姐姐,”小玫又低下了頭,“你說……金……他是真的喜歡我嗎?”

“這個啊……”微涼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阿金身邊鶯來燕去,她向來是看多的,而且別人的感情也并非是外人可以管的,她又如何知道答案,“他不喜歡你怎么會帶你來呢?”只有用類似的無明確答案的反問句來回答了。

“微涼姐姐,謝謝你安慰我。”小玫依然低著頭,咬了咬下唇,“我知道他肯定有很多女朋友……可是我喜歡他,我一定不會放棄的!”

又一個過早的陷入迷局的女孩。年少的時候那么堅持的愛上一個人不知道是什么感覺?微涼心里嘆了口氣,握住她的手:“放心啦,你有機會的。再過10年,你還年輕,他身邊有的都已經是老太婆了,他沒道理那么沒眼光的。不說這個啦,下次什么時候周末不用上課到微涼姐姐家去看片?我那有很多很多周杰倫的演唱會片子哦!”

“真的嗎真的嗎?”方才說的滿堅決的愛戀一聽周杰倫就破功了,真不知道該無奈她們的輕率還是佩服她們的適應能力強好。

“當然是真的啦。”

“微涼姐姐也很喜歡周杰倫啊?”終于找到知音了哦!

“不是啊。”微涼忙搖頭,“我只是滿奇怪為什么現在他那么紅而我不喜歡,所以買了很多研究下是不是我自己沒看見他的好——結果還是不喜歡。”

“討厭啦,又耍我玩。”小玫呵呵地笑,語音忽然停頓,好像有什么想說,又不知道該怎么說,“微涼姐姐你怎么……怎么……”

微涼看了看她為難的眼色就知道了:“怎么會胖胖的是吧?”

“是啊……”小玫有些不好意思。

“沒關系的啦,你問好了,我不介意的。胖是天生的啦,這世界有人瘦當然就有人胖啦,我也算為世界生態平衡作出杰出貢獻的。”

很少看見有人這么不介意別人說的,小玫對微涼滿好的印象又更加好了不少,問起來就更沒限度了:“那這樣不會行動不方便嗎?”

“不會啊。”微涼想了想,“可能我從小就胖,所以沒什么感覺,反正別人能做的事我基本都能做,所以沒覺得什么不方便的。”

“聽說肥胖對智力影響滿大哦?”

“那你看看我有沒很癡呆的樣子呢?”微涼微笑著問她。

“好像沒有哦!”微涼姐姐看上去一點都不呆的,“微涼姐姐,原先我們班有個同學也像你這樣的,后來好像是做了針灸哦,就好了呢!微涼姐姐你要不要也試試呀?”

“啊……這個啊……”

“哎呀,小涼涼你不乖哦,窩藏了這么一個漂亮的小MM在這里,居然都不通知我一聲,我們是不是兄弟啊?”清朗的聲音插了進來,席千帆不知何時把阿允贏到了吐血身亡得以順利脫身。

“不要說我沒警告你哦,人家是阿金帶來的。”就知道這只狼嗅覺敏銳的,哪有美女就來哪。不過也幸好他來了,她才松了口氣。不在乎歸不在乎,長時間和別人聊起自己的胖還是有些苦的。

“靠,那個白癡豬頭金?這家伙果然是禽獸,從八歲到八十歲都不放過。”千帆同學非常的義憤填膺,“來,不要怕,跟帆哥哥說,那個家伙是怎么逼良為娼的?”

微涼踢了他一腳:“不會用成語就不要亂用,別拿出了幾年國當借口,這是基礎問題。”

席千帆拍了拍被踢的地方,當被蚊子咬了口,順便擠進了沙發,夾到微涼和小玫之間:“小MM不要怕哦,微涼姐姐雖然看上去兇了點,不過會叫的狗都不會咬人的。”

小玫笑到不行,這里的人都那么好相處哦:“沒有啦,微涼姐姐才不兇呢,我剛才還和她聊到減……”

“啊,上下WC。”微涼忙尿遁,又到了某些話題了。

“減什么?”一看見某只素行不良的狼混到了自家MM旁邊,阿金丟了牌就跑了過來,恰好聽見個話尾。

“減肥啦,其實微涼姐姐長了張babyface啊,如果瘦下來肯定很年輕。你們都幫我一起勸勸微涼姐姐咯~”小玫已經完全拿微涼當家人了。

噗——阿金先噴了出來,指了指千帆:“你問問這家伙原先是做什么的。”

“沒用的啦,小涼涼不會干的。”席千帆懶懶地靠在沙發靠背上,雙手交疊在背后,她算是他做減肥輔導時手上最失敗的個案了,“她有句名言:‘人生在世若不是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如死了算了’。”

“這和減肥有關系嗎?”小玫看不出有什么關系啊。

“你知道她喜歡做什么嗎?”

“什么?”

“吃飯和睡覺。”

……那倒也是,若是喜歡這兩樣,就算好不容易減下來,只怕不到幾個月就又回升回去了……真是不可能的任務啊……

微涼洗完了手不急著回客廳,跑到走廊盡頭的窗前默默站著,看窗外人來人往的街道。透過這藍色的玻璃看出去,外面的夜色清涼如水,可是實際上,已經是如蒸籠一般的溫度了。夏天實在是讓人苦悶的日子,冬天出了戶外只要多穿了衣服還是可以混的,夏天卻不能剝下幾層皮來,天天上班下班的路簡直就是苦旅,幸好,幸好要放高溫假了,到時候她就買一堆干糧在家抱著空調不出來了。

“阿涼,PIZZA到了,快來搶啊!不然這群豬就都吃光啦!”

微涼走進了客廳,果然看見一群人忙著搶食的狀況。

“喂,你小子手上已經有一塊啦,不許再拿,繳槍不殺!”

“死開死開,這塊是我!”

“喂,你你你,你居然到我嘴上搶,你這個死玻璃!”

“這么難吃的PIZZA,你們還搶……都不要吃啦,我來環保!”

“微涼姐姐,這個給你。”小玫替她留了塊。

“謝謝。”微涼接過,慢慢啃了起來。

PIZZA很快就被洗劫一空,戰場一片狼藉,一個個打著飽嗝躺在地上摸肚子。

“真難吃,又是吃PIZZA。”

“我靠,你豬啊,說難吃剛才還吃了自己的又來搶我的?”

“確實是難吃啊,不過聊勝于無。”

“說起來為什么每次我們都要叫外賣呢?”

“因為我們誰都不會做……”

“嗚嗚嗚嗚,人家要吃家常菜……”

他們想吃家常菜嗎?微涼揚了揚眉:“不如下個月聚會……”

“小涼涼!”席千帆神情緊張的爆出獅子吼,可是微涼已經將話說完了。

“……我來燒吧。”

在一片歡呼聲中,席千帆同學獨自郁悶。大勢已去,以后怕是許多人跟他搶飯吃了,好郁悶。

霸王龍也有春天章節目錄: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短篇小說
  3. 都市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