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純陽鬼胎

更新時間:2019-08-13 15:12:09

純陽鬼胎 連載中

純陽鬼胎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老煙斗鬼故事 分類:靈異 主角:游亮,劉燕銘

《純陽鬼胎》講述了主角游亮劉燕銘之間的精彩故事,是作者老煙斗鬼故事著作的靈異類小說。純陽不生,純陰不長,命書有云:四柱純陽男必孤,四柱純陰女必寒。剛出生那一年,一位老道曾說過,我是鬼胎,不該生的!鬼胎本就是至陰之物,而我又是純陽之命,陰陽相沖,兩者將會帶來可怕的后果…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鬼啊......”我失聲吼了出來,迅速將手電筒拿出,照向我身后。

只見張武人躺下的身子上方正端坐著一個骷髏架,這骷髏架也扭過了頭,望向我,學著我的模樣,張大嘴巴,裝出一副驚恐的模樣,吼道:“鬼啊......”

我本能的就想伸出手來,給它一拳,不過張伯的話猛然響了起來:“別妄動,這東西酷愛模仿,現在正在模仿你,你怎么做它就會怎么做的。”

我心中一驚,馬上停止了動作,一臉驚恐的望著它,它竟然也停下了所有動作,裝作一臉驚恐的看著我,就如同我中間被放置了一面鏡子一般,我的動作被它捕捉的一分不差。

“張武人,你醒了?”

“劉燕銘,你TM給老子閉嘴,臭****,一直問一直問,不煩嗎?”

“沒呢,我一直都沒說話呢,我還以為是你們誰開玩笑呢。一直問一直問,還裝女聲,怪嚇人的。”

......

忽然,驚魂未定的我又聽到身旁傳來了陣陣討論聲,我心頭不由得一緊,身體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或許,這東西,它是群居的也說不定。

果然,我循著聲音的方向,用手電筒的光線照了過去,這一照之下,眾人無不倒吸一口冷氣,連門牙都開始打顫了起來。只見離我不足三米遠,正有八個女鬼如同我們般背靠背圍成一團,這些女鬼俱皆紅袍紅發,七孔之中,不斷有鮮血流出,整個臉盤更是布滿了裂痕,一副支離破碎的模樣。

我不禁爆了句Chu口:“靠,還是模仿。”

“靠,還是模仿。”我身旁的骷髏頭,學著我的表情,動作和聲音,也跟著復述了一片。

“靠,還是模仿。”那群女鬼中,坐在我方位中的那頭女鬼也學著我的模樣,同樣爆了一句Chu口。一時間,我感覺自己腦袋已經不夠用了,我這是多么的受歡迎啊,兩個臟東西爭相模仿我。

特別是張伯這時的提醒傳了過來,讓我更加的焦躁不安,他在我背后淡淡的說了句:“忘記告訴你,這東西很邪門的,是吊頭鬼中的一種,愛模仿,不過模仿誰誰倒霉,因為它雖然愛模仿,但是它們的耐Xing卻很差,一旦它們不想模仿了,就會狠狠的折磨死你。”

很快的,張伯的話似乎應驗了,那些原本聚集在一起,對我們不理不睬的女鬼竟然同時放下了手中的表演,轉過頭,一齊看向了我,對我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哦,瞧我這記Xing,我還忘記告訴你了,這東西,最討厭光線了,看見光線,它們會很瘋狂的。”

張伯的話音再次響起,我的心徹底跌落谷底,二話不說,將手中的手電筒一拋,扭頭就跑。

“咦哈哈哈哈......”所有女鬼連同我身邊那骷髏同時發出一連串尖叫聲,女鬼張口之間,血紅的舌頭不斷變長,向著我卷了過來。

“啊......”我驚叫一聲,腦海中閃過‘這下真的完蛋了’這七個字,便感覺心臟猛的停止跳動了一下,整個人昏死了過去,失去了知覺......

“黃帝陵,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陵,僅僅一個衣冠冢就震驚世界,如今竟然被我們覓得真正墓Xue所在,那墓Xue之內,究竟又會隱藏著何種驚世之寶呢?還未進入墓Xue的范圍,就遇見攔山路,明月照大地以及黑狗香月三種已經失傳的風水大陣,如今剛剛抵達,又遇見了傳說中的先天陰陽暈,不得了啊。果然不愧是我華夏的老祖宗,看其墓Xue,便知其一了。”

此刻我四周一片昏暗,腦袋似乎還有刺痛的感覺,朦朧間,我好像聽到了張伯的感嘆聲。雙目之中,感覺有刺眼的光芒亮起,就好似半夜熟睡之時,有人用手電筒照向雙眼一般,受到這股光亮的召喚,我緩緩睜開了雙目。隱約間,我看到張伯那微微有些佝僂的身子背對著我。

“張伯,他醒了。”耳畔,傳來劉燕銘興奮的叫聲。我轉過頭,發現她正蹲在我的右首旁,右手拿著一張卷起的紙張,給我不斷扇著風,左手掐著我的人中,一臉認真的模樣。見我醒來,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的丟棄手中紙張,跑到張伯的身后,僅僅伸出一截腦袋,表情有些緊張的看著我。

“他醒了?”游亮等人的聲音也從我腦后傳了過來。

“嘶,我頭好痛,張伯,我難道沒死嗎?我們現在是在哪兒,那些女鬼呢?”我晃了晃有些疼痛的腦袋,猛的想起了昏迷前女鬼索命的場景,頓時緊張的環顧四周,這才發現天空中太陽早已高高掛起,而我則躺在一個兩米多長的石頭上方,除了張武人,其余竟然都在,只不過樣子相當的狼狽,臉上俱皆臟亂不堪。不過現場氣氛有些古怪,在我視線與游亮等人對上的時候,他們臉上明顯的露出了一絲害怕的神色,而后不自覺的退后了一步,一臉警惕的看著我。

到底發生了什么?那些女鬼不是紛紛撲向我了嗎?為什么它們都不見了?為什么我沒死?為什么他們似乎都有些害怕我?

感覺到我腦袋傳來的疼痛,我知道自己還活著,在慶幸之余,我腦海中又掀起了無數的困惑和不安。

我將視線轉向了劉燕銘,劉燕銘那豐腴的身子竟然打了個冷顫,將頭徹底收回張伯的后背之中。大概二十多秒的時間,她才緩緩的將頭重新伸了出來,語氣有些復雜的說道:“張伯不讓說。”

“張伯不讓說?”我看向了張伯。

張伯點了點頭,道:“沒錯,這可不是好東西,你知道了沒好處,不過有一點你可以知道,就是昨天凌晨,你救了我們所有人的命。”

“我救了你們的命?”我更加疑惑了,“為什么我沒印象?”

“你當然沒印象了,因為當時你已經被嚇得昏死了過去。”張伯道。

“既然我都已經昏了過去,又如何能解救你們?難到那些鬼模仿我昏迷的姿態,也昏了過去,而后你們等到太陽升起,就安全的走出那片森林?”我被自己的問題逗笑了,自嘲的搖了搖頭。

“呵呵。”張伯也笑了,不過他卻不再言語。

“難道是我夢游,將那些女鬼打倒了?”我不死心的問道。

張伯依舊沒有回答,但是其他人的臉色卻明顯一變,露出了緊張和害怕的神色。

在這之前,除了劉燕銘和張伯外,其余人看我的眼色多多少少都有些輕視,但是現在,他們所有人的表現都來了個大轉變。特別是劉燕銘,之前還會和我開玩笑,如今竟然有些畏懼我了,這顯然不符合常理。

我有些意會,似乎這不靠譜的猜測可能是真的,于是我試探Xing的接著問道:“難道是真的?”

“葉小子,別再耍小聰明了,我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而是告訴了你反而會對你不利。你只需要記住你救了這些人的命,到時候有什么困難,大膽的去找他們補償就是了。”

我轉過頭看向他們,他們一個個都拼命的點起了頭,似乎害怕我會有所不滿一般,我心里越加好奇了。可惜張伯已經說的相當清楚了,而且看他們的表情,也沒有向我陳述我昏迷時發生的事情的可能Xing,所以我干脆暫時放棄,轉而問道;“那張武人呢?”

躲在張伯身后的劉燕銘低咳了一聲,尷尬的說道:“當時情況有些復雜,大家跑都來不及,結果我們把他給弄丟了。”

“弄丟了?”那里本是百邪縱橫之地,無比危險,現如今張武人落隊了,而且還是昏迷的狀態,可想而知,他的下場會有多慘。沒想到張天師的直系后代竟然就這樣命隕了,我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不過如此兇險之地,走到現在只死去兩人,還算是幸運的。勉強的安慰了自己一下,我問道,“那我呢?怎么會在這的。”

張武人有天師血脈,可以震懾部分鬼邪,對接下來古墓一行有莫大作用,即使如此,他們都能放棄,我可不相信淘寶王等人會好心把我背出來。所以我把目光投向了張伯。

張伯身后的劉燕銘說道:“其實我們是在這個巖石之上發現你的,當時情況你知道,所有人都害怕的往前跑,哪里顧得上你和張武人。但是,當我們跑到這里的時候,卻發現你已經躺在這塊石頭上了,我還以為是你后面醒了過來,自己跑到這邊休息的呢。哼,倒是他們,看見你躺在這里,還說要把你丟回那里面呢,陳高土還打算斃了你。要不是我和張伯攔著,恐怕你沒被鬼害死,而被他們害死了。”

我自己躺在這塊巖石上的?而且比你們更快更早?這?他們越是描述,我心里就越是感到不解。昨晚,在我昏迷之時,究竟發生了什么?竟然連我當事人都不能告訴,怎么會如此神秘?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靈異小說
  3.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