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兵峰王座

更新時間:2019-11-11 05:31:51

兵峰王座 已完結

兵峰王座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天賜 分類:都市 主角:楚遙,姜溪

主角楚遙,姜溪小說_《兵峰王座》是天賜最新完結的都市小說,作者文筆極佳、強烈推薦。平昌市的殯儀館里,一場世紀級別的豪華葬禮正在進行,死者是平昌市著名企業家姜老先生的兒子。到場吊唁的人熙熙攘攘,各界名流前仆后繼地安慰著姜老先生節哀。亡者遺體前,一個清瘦又略顯孤僻的身影,狠狠地攥著拳頭,他穿著已經摘掉了軍銜的作訓服,眼眶里含著眼淚,看著棺材里躺著的戰友姜山,恨不得咬碎自己的牙齒!“山子,你沒完成的任務,由我來接手!我一定要讓那些家伙付出代價,我楚遙吐口吐沫都是個釘!”正想著,楚遙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扒拉自己的肩膀 展開

本書標簽: 都市小說 特種兵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平昌市是一個比較發達的城市,即便就全國范圍來說,也很發達,因為這里有幾個可謂是國際型的大家族企業,其中李家就是其中之一。李家與姜家不同,是個外來戶,大概五十年前搬到平昌市,之前據說是做鐵礦生意的,現在形成了以汽車銷售為核心,同時生產各種相關產品,如輪胎,李家在東南亞有三個大型的橡膠種植園。但近年來,李家停下了擴張的腳步,不再大規模吞并和占領該領域的市場,而是開始了縱向拓展,向服務業和金融行業進軍,這就和以餐飲行業為核心的姜家產生了沖突。不過,姜家雖然沒有李家那么雄厚,但在平昌市經營了數代人,對李家那點沖擊,根本不足為慮。但是五年前,不知為何,姜氏集團突然要進軍房地產行業,投入了大量資金,結果被坑了一波,資金鏈斷裂,迫不得已變賣了大量資產,若非姜興國左右斡旋,恐怕當時就直接破產了,即便姜家兩條線走路服務業和電子科技行業,但依舊以還沒有度過上一次危機。而相比較之下,李家可謂是高歌猛進,再加上同樣級別的杜家也開始進軍電子和信息行業,姜家今年面臨的局勢更加艱難了。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靠著其他一些小規模產業的供血,姜家還算是茍延殘喘,但隨著房地產行業的轉暖,姜家眼看就要復蘇了,李家和杜家徹底失去了耐心,決定將姜家的希望提前掐滅。西山莊園,已經進入了后半夜,一個豪華的大廳里,卻依然亮著燈。“來,春陽小兄弟,咱們喝一杯。”一個壯碩的漢子,拿著酒杯向李春陽示意,在明亮的大廳里,其臉上的刀疤尤為明顯。“哈哈哈,金老大,這次能搞死姜家,多虧了你幫忙啊。”李春陽笑著舉起酒杯一飲而盡,顯然心情不錯。“哼,姜家,老老實實做他的生意不就好了,好死不死的非要去搞什么房地產,從我手里搶了不少好地皮,搞得我兄弟們都快沒飯吃了。”金老大冷哼一聲,“不搞他搞誰!”“呵,我可是聽說,是你經常在土地使用權出讓的拍賣中威脅對手降低成交價格,只不過姜家沒聽你的,你又不想公平競拍啊。”杜秋顯然對金老大不太感冒,不禁嘲諷道。“杜秋小兄弟這話就不對了,大家都是生意人,做生意各憑本事,說我壓低價格,找政府部門啊。”金老大臉色一沉,不過很快掩飾了過去。“政府部門?”杜秋冷笑一聲,“恐怕都是你的人吧。”“好了,秋哥,這搞垮姜家的慶功宴呢,別鬧的不愉快,來,我敬你一杯。”李春陽打著圓場,拿起手中的酒杯。杜秋不好再說什么,一飲而盡。“不過,我們還是得小心,姜家可還有一個女諸葛呢。”杜秋有些凝重的說道。“女諸葛?!”金老大冷笑一聲。“嗯?金大哥是不是知道什么?”李春陽看不屑一顧的神情,不禁問道。“具體的我不便多說,因為涉及一些其他的隱秘,但是這個女諸葛,放心吧,不足為慮,姜家可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和氣。”金老大呵呵一笑,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杜大哥,你就別擔心了,現在姜溪在我們手上,層層看守,難道還能遁地不成。”李春陽笑著說道。“你還忘了一個人。”杜秋并沒有因此而舒展開眉頭,而是心中的不安愈加沉重。“別開玩笑了秋哥,誰還能是你的對手,在咱們這一代幾個人里面,也就姜山能和你比一比,不過**已經找閻王報道去了。”李春陽想到之前姜山讓他難堪的場景,現在就忍不住想心中舒暢。“楚遙!”杜秋絲毫沒有在意李春陽有些難堪的臉色,說出了這個名字。“那個姜溪身邊的臭乞丐?”聽到楚遙的名字,李春陽炸了毛,“他不過就是幸運一點贏了我罷了,有什么值得擔心的,一個小小的保鏢,就算他再能打,也是一顆子彈的事情。”“金老大,之前聽你大概說了一下姜山靈堂上的事情,現在詳細說說,尤其是這個楚遙。”杜秋沒有理會李春陽的難堪,而是看向了金老大。金老大臉色同樣的難堪,像豬肝一樣,顯然楚遙這個名字讓他也很憤怒。“有什么好說的,就是之前我給你說的那樣,我去姜家找姜興國買那塊地,他不買,我稍微嚇唬嚇唬了他,楚遙**就以姜山戰友的身份站出來為姜興國撐腰。”金老大略加修飾的還原了“事實”。杜秋不再說話,因為他沒想到,楚遙這個名字就已經讓李春陽和金老大如此炸毛焦躁,人都有回避難堪經歷的習慣,這個他杜秋自然明白,所以他才更加凝重,如果楚遙是故意激怒金老大和李春陽,那這個人可就太可怕了。更重要的一點,杜秋沒有說出來,姜山是軍隊的,經常不在姜家,即便如此,姜山這幾年每次回家,屢屢出手幫姜家化解了危機,甚至還有反擊,就杜秋對姜山來看,姜山對危險和陰謀的嗅覺極其靈敏,每次杜秋剛一出手,姜山就像是未卜先知一般化解掉,所幸他竟然意外身亡了。而楚遙是姜山的戰友,楚遙這次恐怕是來為姜山報仇的,就從這一點來看,二人關系匪淺,俗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楚遙肯定也不會像自己身邊這樣酒肉朋友一樣,姜山將反偵察能力應用在商戰上,而不知道楚遙會出怎樣的招?“我去看看姜溪,你們慢慢吃吧。”想到這些,杜秋頓時覺得黑暗中似乎有一雙眼睛時刻在看著自己,滿桌子的珍饈美食都索然無味。“唉,秋哥,我知道你對自己在姜山手上吃了兩次虧耿耿于懷,但哪有那么多姜山?你不覺得你謹慎過頭了嗎?”李春陽顯然不像表面上那樣滿臉**邪,他對杜秋的心思還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你若有伯父一半的謹慎,之前就不會被楚遙坑了。”杜秋冷冷說了一聲,起身就要離去。“哼!”金老大看著起身的杜秋冷哼一聲,顯然對杜秋極為不屑,也對杜秋屢次提到楚遙感到生氣。三人本就不是多么親密的朋友,金老大更是今天晚上才確定的聯手對付姜家,今天把酒言歡,明天逼你跳樓的事情在商場上太常見了,杜秋對金老大這種人更為不屑,沒說什么,轉身離去。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特種兵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