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職場> 陰陽摸骨師

更新時間:2019-04-06 05:48:39

陰陽摸骨師 連載中

陰陽摸骨師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磚家老李 分類:職場 主角:關生,劉喜鳳

主角是關生,劉喜鳳小說《陰陽摸骨師》是由磚家老李創作的優質職場類文章,劇情非常的有趣,情節新穎,講述了有個女明星白天光鮮亮麗,夜晚卻必須與尸體同眠才能睡著。有個二百多斤的胖子,夜深時學狗叫,像狗一樣靈活跳動,攀爬。有個衣冠楚楚的慈善家,背地里卻以嬰兒肉為主食。有個雌雄同體的男子,白天是男的西裝革履,晚上變成女人在夜店妖嬈。這些人都是我的客戶,我是他們的醫生。他們在醫院治不好病,才來找我。醫院說,他們患有一種叫做‘分離性身份識別障礙’的病,簡單說,是人格分裂。其實,這里面很多人,是被……鬼上身了。這種事情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他的聲音十分嚴厲,我急忙按他的去做。

鞋子底部,沾著一個黃豆大小的,金豆子。

我頓時便明白了。

這個金豆子,是嬰兒手上戴的,一般用一根紅線穿起來,戴在小孩手上,顯得十分好看。

壞了,我把下水道那只怨嬰的本命物帶來了。

我當時已經很小心的繞著那些臟東西走了,沒想到還是中了招。

“是什么東西?”

“金豆子,小孩手上帶的,下水道有只被丟棄的嬰兒,應該是變成了怨嬰,我把它本命物沾回來了。”

我說話的時候,聲音很沮喪。

很多人不清楚,這種怨靈的本命物千萬碰不得,它們身上怨氣重,所以不能入輪回。誰沾染上它們的本命物,它們就回把怨氣發泄在誰身上。

每個怨靈的本命物不同,取決于它們生前最喜歡什么。如果是小貓小狗之類的,本命物可能是尸體的一個部位,也可能是一塊骨頭。

李老瞎子眉頭緊鎖:“你是個很小心的人,怎么會如此粗心大意呢?莫不是……”

說著話,他再次用手撫上了我的手背。

連續摸了我三次骨,對于李老瞎子來說,一定是遇到了天大的難題。

“怪不得……你這是被人給下了套了。下套之人的手法……”

他說著話,突然全身哆嗦了一下。

我嚇了一跳,急忙去扶住他。

只聽他長嘆一聲。

“終于來了……該來的……總算來了……”

說完,他猛地一下站了起來。

李老瞎子身高一米六三,體重八十三斤,是個瘦干巴老頭,平日里病怏怏的,如今卻顯得格外精神。

“關生,給我換衣服,要那身中山裝,最貴的那套。”

“關生,去把我那陰沉木的手杖拿來,擦干凈點兒啊。”

“關生,你還是先幫我去洗個澡吧,給我多打點兒沐浴露,弄香點兒。尤其是我這頭發,給我噴點發膠。”

“關生……”

我手忙腳亂的把伺候李老瞎子好,他整個人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和之前邋里邋遢的江湖騙子完全不同。

“行嘍,我出門拉,你不用跟著來,在家呆著吧,那個怨嬰,半夜會來找你玩。”

說著,他用拐棍點地,快步的向外走去。

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急忙追過去:“干爹,我沒對付過怨嬰啊,我,我……我有點怕……”

我說的是實話,那個下水道的風水是全城最差的,而那個怨嬰,看起來應該在下水道里腐爛了多年,已經是個成氣候的怨靈了。

李老瞎子走得很快,已經到了院門口。

“我顧不上你了,你自己想辦法吧,要相信,邪不壓正!”

說著,他回頭攥拳,沖我比劃了一個‘加油’的姿勢。

然后便快速離開了。

我追過去,卻發現他已經徹底消失了,平日里上個廁所都要*扶著,今天腿腳不知為何這么利索。

看著李老瞎子離去的背影,我突然有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

李老瞎子沒有手機,平時我倆寸步不離,他一離開,我頓時感到空落落的。

天黑了。

冰箱里還有點中午剩下的米飯,我炒了個蛋炒飯,快速填飽了肚子。

可問題是,今晚那怨嬰來,我該怎么對付?

這些年來,我跟李老瞎子學的,都是摸骨,風水堪輿,和面相的本事。

對捉鬼打鬼,是完全不懂的。

家里沒燒暖氣,李老瞎子很抗凍,我平時早早就鉆進被窩了,玩會兒手機就睡了。

這次,我沒*衣&服鉆進被窩,把一根木棍放在chuang邊,蓋上被子,靜靜的等著。

等待的時候,是最嚇人的,因為會胡思亂想。

我滿腦袋都是下午在下水道,聽到的那陣嬰兒哭聲。

一會兒它來了,我到底該怎么對付它?

是用木棍跟它拼命,還是跪下來求它原諒?

不行不行,都不行,太LOW了。

正想著,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響起,嚇得我一哆嗦。

隨后才反應過來,是手機響了。

是一條微信,小虎牙發來的。

今天見到的那個虎牙女孩張瀾瀾,微信名字就是小虎牙。

“我睡不著,害怕!”

我急忙回復:“不用怕,貓的怨氣已經散了,今晚不會附身你了,只是我這邊……”

說到一半,我想到她也幫不上我,就沒再說。

“你那邊怎么了?”

她回復完這句話,馬上發來了一個視頻邀請。

我猶豫了下,還是接通了。

畢竟我也害怕,有個人說話,會感覺好一些。

視頻里,小虎牙穿著一身單薄的睡衣,撅著嘴,正坐在chuang上,樣子可愛極了。

“關生,我害怕……我睡不著……”

我平時和女孩子接觸很少,和女孩子說話都會臉紅,更別提聽到女孩子撒嬌了。

“關生,要不我找你去吧,我實在不敢在自己家睡覺了,我爸媽都不在家,我自己一個人好害怕……”

她說著,眼淚刷刷的往下流。

她的樣子十分可憐,可我想起李老瞎子說,我被人下套了。

是被小虎牙下套了嗎?

不太像,李老瞎子出門前挺高興的,捯飭得挺干凈,而且看他對劉喜鳳的反應,劉喜鳳應該不是敵人。

那么劉喜鳳的干女兒,小虎牙,應該也不是敵人。

我正胡思亂想著,小虎牙突然在視頻里喊了起來。

“關生!!你背后是什么東西!!!”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靈異小說
  3. 懸疑小說
  4. 職業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