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活人蛻變

更新時間:2019-11-11 00:31:47

活人蛻變 已完結

活人蛻變

來源:掌文 作者:茴香韭菜 分類:靈異 主角:張楠,苗嫻雅

《活人蛻變》講述了主角張楠苗嫻雅之間的精彩故事,是作者茴香韭菜著作的靈異類小說。我揮起鐵锨填土把我師父活埋,從此以后……頭下腳上的埋在一個無形無勢的禿山頭上。這種墓穴埋死人,注定死后不得安寧。 展開

本書標簽: 靈異小說 懸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凈魂之刃是地府陰兵的標配武器,對于鬼魂有著很強的凈化能力,每挨一刀,鬼魂身上的陰氣就會削減一分,一旦陰氣消耗完畢,鬼魂也就消散了。

但我師父是尸鬼啊。

凈魂之刃可以傷害鬼魂,我師父就把厲鬼分身藏起來,只憑著血尸分身體迎戰。凈魂之刃并非實體,自然也就無法對血尸造成傷害。

要破血尸分身,非真刀真槍的物理攻擊不可,可真要這樣做了,我師父肯定又會把血尸藏進鬼域,以厲鬼分身應對。

這就好比是你給我講科學,我給你講哲學。你給我講哲學,我給你講神學。

師父變成尸鬼之后,實在是太卑鄙,太無恥了。

這注定是一場不公平的對戰,黑衣人不信邪,直到凈魂之刃的持續時間消耗完畢,見我師父始終安然如故后才頹然罷手。

黑衣人長嘆一聲對我說道:"你就聽你師父的,拿刀把我殺了吧,咬破中指滴點活人精血在刀刃上,一刀剁下去別猶豫,讓我死的痛快點。"

"你還能再召喚凈魂之刃不?"我小聲對他說。其實我無論聲音多小,師父還是可以聽得見,所以他的嘴角揚起一絲冷笑。

"我的幽冥真氣已經快見底了,勉強還能再召喚一次,不過持續時間很短。"黑衣人疑惑的說。道士活著的時候修煉的是混元真氣,死后在地府修煉的是幽冥真氣。兩者雖然表現形式不一樣,也算同宗同源。

"你再砍他一次。"

黑衣人再次念出咒語,召喚出凈魂之刃砍向我師父。師父冷笑一聲,壓根就沒想過躲閃。

但是這一次他失算了。

凈魂之刃是沒傷到他,但是陳二發的兩只毛茸茸的老鼠巨爪直接從他后背插到前%,師父的身體頓時出現兩個血洞。

師父還是太大意了,只想著用血尸對抗凈魂之刃,壓根沒注意到陳二發的到來。

"發媽媽,我就知道你不會這么丟下我不管的。"

黑衣人第一次動手的時候,我就看見窗戶邊上有只小耗子露了一下頭。沒過多久,陳二發就悄悄的過來了。

陳二發的手并沒有抽出來,就卡在師父的%腹間,在里面撕扯內臟。腐爛的肺丟出來了,大腸小腸,長毛的心臟,師父體內的臟器一件一件的從血洞內擠出來。他的身體搖搖晃晃,也越來越虛弱。

師父痛苦的哼了幾聲,立刻把血尸轉化成厲鬼,想以此擺脫陳二發的攻擊。

可黑衣人的凈魂之刃還沒消失呢,一看師父變成了厲鬼虛體,凈魂之刃撲哧撲哧的開始切割起來。雖然只剩下幾秒的持續時間,不過高速的切割還是讓厲鬼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師父的臉色本來就很蒼白,幾刀割下去,都快要變成透明的了。

作為師父的唯一徒弟,我當然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受此大罪。

所以我一口氣把從小到大所畫的各種捉鬼符,全部從chuang底下的箱子里掏出來,一張不留,都灑向我師父。

趁你病要你命,啰啰嗦嗦那不是我。

縱觀浩瀚如煙的網絡小說,有多少反派因為在殺主角前發表長篇大論,最后裝逼不成反被草。就在剛才,如果我師父肯主動出擊,黑衣人哪有機會念咒施法,分分鐘消散如煙。

苗嫻雅見大家都忙著出力也不好意思閑著,知道鬼怕臟東西,就把脫下來的絲襪**啥的也往師父臉上蓋。

終于,師父扛不住倒下了。

倒下的是血尸分身,厲鬼分身還是跑了。雖然凈魂之刃已經削掉了師父大半的陰氣,可血尸臨死前使出全部的鬼怨之力,不惜把腦袋揪下來當作收納厲鬼的容器,又用右手把腦袋從窗口扔了出去。

等陳二發追出去的時候,只能撿回一個破碎的腦袋,里面的厲鬼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想不到今天不僅見到了傳說中的尸鬼,居然還能親眼見到虛實合一的鬼仙。當真不虛此行,大開眼界。"黑衣人盤膝坐在地上一邊療傷一邊說。

"今天的事誰也不許說出去!聽見沒?范劍?"陳二發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黑衣人吃了一驚說。

"龍江縣多少有點道行的飛禽走獸誰不知道你啊,倒霉催的前任城隍爺范劍?"陳二發說完嘴角流出一絲黑血。

"……"范劍不吱聲了。

我見她受傷,本能的關心想扶她一把,誰知她說:"你別動我,你是童子之身陽氣太重,讓你對象來。"

我老臉一紅,訕訕的收回手。苗嫻雅走過來,扶著陳二發躺chuang上休息。

"呵呵。感情你倆在chuang上搖晃了半小時消遣我呢?簡直就是個廢物,男女之事都不通,這也算成年人?"范劍怒極反笑。

我淚流滿面。

我覺得我對不起看過的片,看過的小黃文,對不起上過的生理課,對不起整個社會啊。

苗嫻雅臉紅如血,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意思好像在說,都怪你豬,害得我也跟著丟人。

我找了個蛇皮袋,把師父的殘軀收起來。準備拎出去找個地方埋了,陳二發阻止了我,說我師父的殘軀怨念太重,不能入地。要*先扔進冰箱里,等她恢復實力后自會帶走處理掉。

我看著才買沒兩年的香雪海冰柜,嘆了口氣還是照著她的話做了。

"血尸全身是寶,蘊含的陰氣可以吸收轉化成幽冥真氣,今天見者有份,怎么也要分我點?"范劍恬不知恥的說道。

"你有臉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被尸鬼打成飛灰了。"

"如果不是我拼命召喚凈魂之刃,你一個人能殺得了尸鬼?"范劍只是脫力,沒過多久體內的幽冥真氣能站起來行動自如了。有了幾分力氣,說話的底氣也足了。

"也罷,三七開,你三我七。雖然你恢復的比我快,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不要逼我拼命。"

范劍得了好處,不敢再惹陳二發,當即點頭答應。

我只好再找個蛇皮袋,打開冰箱,把師父的殘軀一把把的抓了大概二十多斤裝進去,遞給范劍。我那可憐的師父,死于活埋,又被分尸,造孽啊。

范劍接過蛇皮袋,又直勾勾的看了一會苗嫻雅,一咬牙一跺腳就要走。臨走之前說道:"罷了罷了,我與苗九奎的恩怨到此為止。尸鬼和鬼仙相繼出世,此后陰陽兩界要亂了。張楠,事情因你而起,你好自為之。"

陳二發才修成鬼仙沒多久,剛才又強制化為原形實體,所受的反噬很重。范劍一走,她就整個人縮成一團,不停的打擺子,示意苗嫻雅躺下來抱著她。

苗嫻雅很聽話的用兩條手臂從后面緊緊抱住陳二發,身體緊密的和她貼在一起。

"發媽媽你這身皮衣好柔軟,好xing1感,好漂亮。"

"老鼠皮做的,等你今晚幫我恢復好身體,我送你一件。"

"那還是不要了。"一聽是老鼠皮,苗嫻雅立刻閉嘴不提。

倆人,雙S造型。

看得我心搖神移,浮想聯翩。

"張楠?你不自覺滾出去,難道還要*召喚子孫來趕你不成?"

有心繞道窗戶外面*看,苗嫻雅又爬起來關了燈。黑暗中只聽見嗯嗯啊啊的聲音,聽的人血脈噴張。

我回到客廳,點了一顆煙,想把地上散亂的銅錢收起來,才撿拾了七八個,就一腦袋栽到地上。這七天我提心吊膽,根本沒有好好休息過。當下也懶得再爬起來,兩眼一閉,就此睡了過去。

等我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中午。顧不上洗臉刷牙,我趕緊去臥室。

門沒有上鎖,陳二發已經離開了,苗嫻雅也走了。

chuang頭扔著一張紙,字體歪歪扭扭,看來應該是陳二發寫的。

"張楠,龍江已非久留之地。你要往南走,過了山海關,去中原大地尋找你的宿命吧。"

廢話,不用她說,我也知道龍江縣我呆不了多久了。師父留下的這幾間平房不能住了,瘆得慌。也不能賣,鬧過鬼賣誰坑誰啊。

我算了算時間,明天就可以去學校填高考志愿了,等填完志愿我就去火車站買票閃人。

什么?你說我就這樣走了未婚妻苗嫻雅怎么辦?來來來,我給你們演示一下苗嫻雅到底有多不靠譜。

我騎著自行車花了半小時來到苗家所住的小區門口,先是被保安攔住詢問,接著是苗氏父女推說不認識我不讓我進單元樓。等我好不容易跟著送報紙的大爺混進去,敲門敲到手酸也沒人開。

我來了氣,就蹲在她家門口等,小爺就不信你們能一輩子不出房間。就這樣蹲到傍晚,腿都酸了,肚子餓得咕咕叫。

苗瞎子先露了頭,看見我推了推眼鏡說:"你誰呀,在這里干嘛呢。"

"叔,是我,張楠啊。"

"不認識。你趕緊走吧,要不我報警了。"

"叔,您怎么能不認識我呢,咱倆一塊挖過墳啊。"

"挖誰的墳?"

"我師父的啊。"

"你師父怎么死的?"

"我活埋的啊。"

"好,錄音完畢,你再來我家糾纏不清,我就把這個交給警察。"

"……"

我垂頭喪氣回到家,剛到家聽見手機有動靜,有人給我發了個信息。

打開一看是苗嫻雅發的:"張楠你不會以為我真的會是你女朋友了吧?拜托動動腦子,你Y天煞孤星的命,又他媽扯上了尸鬼這件事。你再糾纏我,我就給爺爺燒香讓他派陰兵抓你。"

"你和你家人說尸鬼的事情了?"我趕緊回信息。

"暫時沒說,不過你要再糾纏我的話,難保我不會說出去。"

"好好好,我再也不糾纏你。"

看到了吧?苗嫻雅就是這么不靠譜。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