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絕世風華,邪魅仙君妖嬈妃

更新時間:2019-11-10 21:07:13

絕世風華,邪魅仙君妖嬈妃 已完結

絕世風華,邪魅仙君妖嬈妃

來源:快閱 作者:如先生 分類:仙俠 主角:幽堯,蓉兒

絕世風華,邪魅仙君妖嬈妃是如先生最新著作的仙俠小說,主角幽堯,蓉兒,待從頭,“情殤”一劫不過是你亡我生。雙生子生,雙生花開,墨墨飄雪,千年緣盡。一抹朱砂,一盞昏燈,一杯濁酒,一腔思念,一塘荷花…..撫琴,輕舞。一起一伏,如滿山曇花。舊日魔族再次異動,正魔之間浩劫難數。陳舊的往事,究竟誰為正?誰為邪?紛亂的世道,你究竟在何方?夢,終醒,愛,破碎,荷,凋敝。心寄明月,魂歸故土。因愛生恨,卻漸漸發現,恨?恨,終究還是被你融化。許我的滿塘荷花,可曾在墨雪季節開放?愛,愛了千年。恨,恨了千年。萬年劫數,荷花劫,九重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想來是為魔族之事而所煩心吧?”闊隱神君在凌玄殿內踱步,“這事啊,本君閑來無事也了解過。”

“闊隱叔,您到底有什么法子啊?”三哥稍稍有些按耐不住。

“是啊,闊隱叔,您老可別賣關子了!”二哥也禁不住催促道。

“哈哈哈哈,本君好久不見你們,想不到啊,那急匆匆的脾性還真真是沒改過啊。”闊隱神君笑著,并不著急。

這席話說得三哥和二哥臉一紅,退到一旁靜靜地等待。

“好了,本君說便是。”闊隱神君笑著拍拍自己的雙袖,“話說,這個魔君呢,性情殘暴、心機頗重,最擅長的就是利用貪婪、渴望權力的心。”

“據本君了解啊,那個東海水宮的側妃娘娘是個鼠妖,最喜權利,善于權謀,是個好操縱的對象,果然,不出本君所料,那魔君雖在封印之中,可是,利用通夢之術聯絡她。”

“魔君在夢中與她達成交易,待到魔族出兵之日,魔君沖破封印,她也就能去往權利的頂峰。”闊隱神君娓娓道來。

“神君,果然神通廣大,身居遠離分塵的翠屏山,您卻還能了解到這么多的情況。”大哥由衷地敬佩道。

“神君,如果小仙猜得不錯,您應該是在昨個日子駕著您那彩云觀天下,才知曉的。是也不是?”幽堯恭敬地一拱手。

“幽堯啊,果然數你最為聰明。”闊隱神君看向幽堯的目光有著幾分欣賞,“本君還知道,你們被風神之事所困擾。”

這一語,眾仙皆驚。

“老兄,這事只有幾位神仙知曉,你是如何知曉的?莫不是有……”天尊臉色很是難看,如果,如果有仙告訴闊隱神君,那么,那么肯定也有風聲傳到風神耳里。

如果真是這樣,這可是不妙啊。

“闊隱啊,你該不會是自己知曉的?”神君說時聲音也有些發顫。

“放心。放心。這,是本君自己知曉的,你們的風聲瞞的倒是不錯,本君都被自己的推測嚇著了。今個兒到凌玄殿里,才算是確定了。”闊隱神君的神色也變為嚴肅了。

“事到如今,該如何是好?”幽堯也是焦慮不安。

“女兒倒是認為應當練兵秣馬,布好法陣。”大殿外傳來蓉兒的聲音。眾仙轉身望去,看見蓉兒一襲紅裙,走進大殿向神君、天尊和闊隱神君行禮,以示謙恭。

“蓉兒,何出此言?”神君的臉色倒有些得意。

“回稟父王,女兒方才入瑤華殿歇息,誰知在睡夢中得知風神得此魂珠,助魔君沖破封印,而今魔族已經士氣大振不日便會進發天宮!”蓉兒說得語氣堅定。

“啊?這,這….”眾仙又是一片討論之聲。

幽堯走過來柔聲道:“這一覺睡得可好?”

蓉兒微微搖頭:“不好。看著那幅幅畫面,那場面真真是可怖至極。”

“父王,兒臣倒認為不如聽小蓉兒一言。蓉兒出生時,整個天宮被萬古神獸青鳳的光芒所照耀,青鳳飛至當時的凌玄殿長嘯三聲,方才離去。為此,蓉兒的右肩有著菡萏的痕跡。

從此,蓉兒便可在夢中洞察許多事,從未出過差錯。而今,蓉兒又在夢中得知此事,我們確實應當好好的準備準備,以防魔族來犯。”三哥肯定蓉兒所說。

“這,雖說小哲說得不曾錯過,蓉兒的確有著這種本事,可是如今這事事關重大,不可兒戲啊。”神君皺眉顯然十分為難。

“是啊,小蓉兒的能力確實是不可忽視的,可是萬事皆會有個差錯的,如今這事還須從長計議。”天尊也是神情凝重。

“從長計議?天尊老兄,你未免也太疑心了。蓉兒本身就是通靈之身,自幼仙氣繚繞,能預知事實、看破生死的青鳳亦在蓉兒出身之際前來,所以我們沒必要不信的。”闊隱神君充滿信任的看向蓉兒。

天尊和神君依舊在猶豫,“神君,父尊,兒臣認為闊隱老前輩說得沒錯。如今在做不出決定,當真是來不及了。”幽堯也諫言道。

“請天尊、神君做出決定!”眾仙行禮勸道。

“好吧,暫且就聽你們一回。”神君頗有些無奈之色。

“這必將是一場惡戰。從今日起應當加強護衛。”天尊的神色有些許的堅定。

“慕容恪,慕容毅率領兩萬北行天兵,自今日起訓練以備來日。慕容哲,幽堯率領兩萬東行天兵,自今日起加以訓練,離殤仙君請您助北行天兵一臂之力,備戰魔族!”神君頒布好職責。

“父王,您為何又留下女兒一人?”蓉兒不滿地抗議。

“小蓉兒啊,戰爭乃是女子不宜之事,你一個女兒身的小女娃,你父王要是讓你去戰場,天尊伯伯都不答應!”天尊一臉嚴肅,不像是兒戲。

“是啊,蓉兒你就乖乖待在你的瑤華殿吧。”神君也是不肯的。

“那個沒什么事情,本君就先行走了,本君豢養的小貓還等著喂食吶。離殤仙君,本尊聽聞您棋術了得,不知可否賞光呢?”闊隱神君一看蓉兒看向自己就準備找個理由先走。

離殤自然也是知曉蓉兒的心思,卻也不敢接的,便道:“恭敬不如從命。”說罷隨著闊隱神君前去翠屏山。

蓉兒氣不打一處來,“父王,蓉兒不是不能變成男兒身的!”說罷,一揮手,果然蓉兒女扮男裝,增添了幾分英氣。

“蓉兒莫鬧。”神君的神色凝重,他不是不知道這次與魔族之戰會有多么殘酷的。

“父王,既然蓉兒上不得戰場,跟隨大軍行進總是可以吧?再說了論天宮之內唯有蓉兒善于陣法之術,恐怕除了蓉兒父王和天尊伯伯再也尋不到比蓉兒更好的陣法之人了。”蓉兒試著通變道。

“父王,蓉兒說的倒也在理,不如就隨了她吧。您又不是不知道,您不讓蓉兒去,保不準她自己溜去也未可知,這樣一來豈不是更為危險?”三哥幫著蓉兒說道。

“神君,父尊,三殿下說的正是兒臣想說,若您們實在擔心,不如讓蓉兒跟隨在東行天兵,隨身在帶上一個小仙娥。如何?”幽堯也幫著蓉兒。

“是啊,是啊,父王,天尊伯伯您們就允了吧。蓉兒保證不搗亂,不搗亂!”蓉兒高興地又變為女裝,跑上去,抱著神君撒嬌。

“好好好,真是拗不過你這丫頭,不過切記注意安全啊!”神君無奈地同意了。

“幽堯若是小蓉兒回來少了根毫毛,可別怪本尊不顧親情!”天尊嚴肅地對幽堯說。

“那好啊,我正好把自己弄出一點血出來,我看你怎么向天尊伯伯交代!”蓉兒笑呵呵的看向幽堯。

……

這個,蓉兒啊,還不快回你的瑤華殿去?三哥心中暗叫,突然有些后悔帶著這個丫頭了呢。

“父王,您看若是無事,這時辰也該享用晚膳了,兒臣也該回去了。”大哥行禮道,蓉兒發現大哥自從知道大嫂懷孕后,日日都想著大嫂呢。

“這樣啊,時辰確實不早了,就各自散了吧。本君還要與天尊共同商議商議。”神君一揮手,眾仙方才可以告退。

“三哥,你今夜就歇息在瑤華殿吧。反正你那應龍宮空蕩蕩的也真是無趣。”蓉兒在回瑤華殿的路上說道。

“好啊,反正我正好也想吃那桂花糕了呢。”三哥笑笑。

“行啊,我讓碧雪備兩盤綠豆糕到你的廂房內。”蓉兒眨眨眼,“三哥我上次見你綠豆糕吃的極歡,想來你定喜綠豆糕勝過桂花糕,既然如此你就多吃些綠豆糕,桂花糕就給我了。”

“唉,你這丫頭!故意誆我不是?”三哥聲音有些微怒。

“蓉兒不誆你,怎顯慕容家風范?”蓉兒笑笑。

“哼!”三哥一揮袖子,快步走進了前面的瑤華殿。

“走吧。說真的三哥著實好玩呢。”蓉兒笑著催促著幽堯。

蓉兒正欲往前走,手突然被幽堯拉住,“怎么?”

蓉兒突然感到頭暈目眩,眼前一黑,落入一個堅實的懷抱中。耳畔響起幽堯磁性的聲音:“月兒,方才在凌玄殿說不讓本殿下給天尊一個交代,是不是?”

蓉兒被幽堯弄得羞愧至極,輕輕推搡:“先放開我。”

“是不是?”幽堯星河般的美眸盯著蓉兒。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蓉兒撅著小臉看著幽堯。

幽堯盯了蓉兒許久,冰涼的唇貼在蓉兒的頭上,呢喃道:“放心。月兒,我定會給你個交代。”說罷放開懷里羞得滿臉通紅的蓉兒,笑笑:“怎么被本殿下迷住了?”

“才,才沒有呢。”蓉兒嗔怒地看他一眼。

“還想再來一次么?”幽堯又走近蓉兒。蓉兒急忙躲避:“俗話說男女授受不親,這么簡單的道理,幽堯殿下想必是懂的。”

“幽堯殿下?月兒,你我何來授受不親之理?”幽堯似笑非笑道。

蓉兒一陣尷尬,瑤華殿內傳來碧雪的聲音:“小祖宗飯好了,還不進來?”

“來了,來了。”蓉兒如獲救星,飛速地進去,留下幽堯一人。

幽堯笑笑,也跟著進去了。

猜你喜歡

  1. 仙俠小說
  2. 幻想修仙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