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許你來生白首

更新時間:2018-09-04 15:37:50

許你來生白首 已完結

許你來生白首

來源:有書閣 作者:風箏 分類:短篇 主角:韓楓,葉靈

主角韓楓,葉靈《許你來生白首》是風箏最新完結的短篇小說,主要講述了:十八歲之前,葉靈尚且如張白紙,世俗的塵埃皆與她無關,一切恍若一場夢。可美夢即碎,噩夢接踵而來,十八歲那天,她家破人亡,被逼淪為情婦。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在她葉家生活了十年,她愛了三年的人。韓楓說:“葉靈,你是葉海平的女兒,你該死!”那時她萬念俱灰,恨他入骨。后來,他卻將她護在身后,替她擋下所有的血雨腥風,他又說:“葉海平不無辜,可葉靈什么都不知道,她是無辜的!”葉靈終是忍不住開口問,“韓楓,你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呢?” 展開

本書標簽:

精彩章節試讀:

如果知道害死葉靈的孩子代價會這么慘重,程惠柔說什么也不會去招惹葉靈的,他哪里能想到韓楓,會為了一個女人,殘忍到這種地步!

錯了?后悔了?韓楓不禁冷笑,“程董事長,現在后悔已經晚了!你精明了大半輩子,怎么到了現在會天真到這種程度,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你猜,公司的機密是誰泄露的?”

這句話等于給了程惠柔當頭棒喝,程惠柔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著韓楓,“你究竟想要怎么做?我已經道歉了我已經知道錯了,你還要怎么樣?”

她說她已經知道錯了?韓楓好像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程董事長,我今天來找你,并不是跟你商量的,你也別跟我說,你已經知道錯了,你永遠都不知道錯。

我跟你就這樣,算了吧,從此我們,恩斷義絕!”

韓楓說完這句話,便揚長而去。

程惠柔看著韓楓的背影,頓時覺得滿心凄楚,也覺得現在的自己凄慘無比。

她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他不是第一次有這種倍覺凄慘情緒,上一次已經是十幾年前了。

是她家破人亡,失去丈夫和孩子的那天。

時間隔得太久太久,久到她已經不記得當時是什么滋味兒了。

她只覺得很痛,很恨。

想來是跟韓楓現在的心情差不多吧!

韓楓走出了韓氏的大門,這個城市下起了罕見的大雪,韓楓的身上也沾染了不少的雪花。

韓楓忽然抬頭看了看天空,思緒一下子就被帶到了很久很久之前。

那個時候啊,也是一個雪天。

程惠柔來到孤兒院找到他,告訴他,她就是他的母親。

他那時只覺得久旱遇甘霖,覺得自己終于有媽媽了,覺得自己的幸福可以來了。

可是,程惠柔的到來給他帶來的,不是幸福,也不是母愛。

而是無休止的折磨,和日日夜夜的怨懟,以及時時刻刻折磨他的恨意。

程惠柔太過天真,她以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是嗎?他早就找到了證據,只是沒有把那些證據交給葉靈看。

程惠柔拿趙琪琪當槍使,可是他沒有想到過趙琪琪根本就不是一個愿意被人當槍使的主,如果沒有趙琪琪推波助瀾,韓氏還不至于這么快就搖搖欲墜。

手機鈴聲擾亂了韓楓的思緒,是醫生打來的電話,韓楓的神經瞬時緊繃,他就生怕葉靈出了什么事。

“韓先生,前幾天我跟您說過,葉小姐的身體有些異常,今天的診斷結果已經出來了。

葉小姐她……得了白血病……

您別再為葉小姐流產的事情難過了,葉小姐的病……即便沒有誤服加了米非司酮的湯,也是保不住的……”

砰!

韓楓的手機掉到了地上,醫生在那邊還說了什么?他已經聽不見。

白血病……葉靈怎么會得白血病?

韓楓撿起手機,想問問是不是醫生搞錯了,但是電話已然被掛斷。

韓楓來不及思考什么,只得瘋了似的往醫院跑。

但診斷書擺在他面前的時候,他只覺得天昏地暗,生生吐出了一口鮮血。

葉靈已經夠可憐了,白血病于她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

韓楓緊緊地攥著那份診斷書,忍不住顫聲開口,“別讓她知道好嗎?”

葉靈不能知道的,如果她知道,韓楓不敢保證,她是否能承受的住。

可是醫生卻啞然,沉默片刻后,訕訕地開口,“對不起韓先生,葉小姐……她已經知道了!”

韓楓忍著沒有一拳打在醫生臉上,他揪著醫生的衣領,憤怒的咆哮:“你怎么能夠讓她知道這些?她剛流產沒多久,你就讓她知道她得了白血病,你是想讓她死嗎?”

醫生戰戰兢兢,他知道現在的韓楓就像是一頭獅子,又哪里敢觸他的霉頭?只能如實相告,“韓先生,是葉小姐察覺出了護士們的異樣,也看見了我藏在背后不讓她看見的診斷書,她苦苦哀求讓我們說出真相,我實在是不忍心,所以才……”

韓楓頹然松開了手,痛,身心都在痛。

他現在每呼吸一口氣,都頓覺腐骨鉆心,每說一句話就像是在被千刀萬剮。

他可憐的靈靈,剛剛經歷喪子之痛又被告知得了白血病……

韓楓突然覺得自己好沒用,他連他的靈靈,他都保護不了。

“韓楓哥哥。”

韓楓聽見了葉靈虛弱的喚他,他趕緊擦干眼淚,跑進了病房。

“韓楓哥哥,我是不是快死了?這樣也好啊,我可以去陪我的爸爸,可以去陪我的寶寶了。”

葉靈現在就像一只破碎了又被拿著碎片拼湊的娃娃,只要稍稍觸碰一下,就能再度分崩離析。

葉靈虛弱的笑著,他越是笑,韓楓就越是感覺到痛。

韓楓握著葉靈的手,又理了理葉靈額前的頭發。

“瞎說什么呢?白血病又不是什么不治之癥,靈靈要堅強啊,不能這么悲觀,你走了,你的韓楓哥哥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葉靈笑了,笑的眼淚都掉了。

葉靈嘴角滲出苦笑,將手從韓楓的手中抽離出來,她側過頭,不再看韓楓的臉,“是啊,我要堅強才是,我答應了爸爸要好好活下去的。

我連失去爸爸都能夠承受得了,我連失去孩子都能夠承受的了,我連家破人亡都能承受的了,白血病又算什么?

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呀韓楓哥哥?”

韓楓淚凝于睫,他將葉靈摟在懷里,卻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

韓楓說:“白血病不算什么絕癥的,我們去國外,國外的醫術,比國內的要發達,你肯定不會有事的。”

國外……葉靈原本的暗下去的眸子又恢復了清明,她迫切的抓住韓楓的手,急切道:“是不是去國外,我的病就能更好的快一點?去國外對不對?”

看到她這么急切,韓楓趕緊應了聲,“是啊,所以靈靈別悲觀。”

韓楓以為,她只是想迫切的治好她的病。

葉靈卻像是抓住了什么似的,臉上竟然浮現了久違笑容,那是真真切切的笑,并非苦笑。

“那……我可以去我想去的那個國家嗎?”

猜你喜歡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