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花落時節但見君

更新時間:2019-11-10 21:26:12

花落時節但見君 已完結

花落時節但見君

來源:快閱 作者:沂水弦歌 分類:言情 主角:莊曜麟,俞蓁蓁

花落時節但見君是沂水弦歌最新著作的言情小說,主角莊曜麟,俞蓁蓁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她,是女作家唯一愛女,十九歲橫沖直撞正當風華;他,是年紀輕輕便登頂名人雜志的高帥富。一樁捆綁的婚姻,兩個互相嫌棄的人,她說強扭的瓜不甜,他偏出盡奇招把她甜死。陰差陽錯,不如將錯就錯,大叔和蘿莉竟然可以這么般配!但,命運偏喜歡在關鍵時候捉弄人。身世之謎,有目的的接近,光鮮亮麗背后包裹的慘痛現實開始一一浮現,她的世界天塌地裂,帶著傷心決絕遠走異國他鄉。他翻然悔悟,然而人去樓空。她躲了七年,他尋了七年。再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蓁蓁,我們到了!下來吧!”

宋志遠拉開車門,推了推俞蓁蓁。

她瞇著被乍被強光照到睜不開的眼,非常快的把周圍掃了一遍。

聽不到車來車往的噪音,顯然這里已經離城區有點距離,老舊的樓房還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式樣,因為太老,連門崗都沒有,只是每隔幾排樓房設了一個圓形門洞,上面被雨水沖刷失去本來顏色的幾個大字“XX大學教職工宿舍9單元102-118號”,顯得格外醒目,又有點似曾相識。

俞蓁蓁終于想起來,這是她小時候住過的地方。

宋志遠和俞瀾婚后的那幾年,一直到俞蓁蓁出世,他們都住在這里。

想不到,這么多年過去了,因為那樁婚姻宋志遠折損的仕途,到現在也沒能翻身,他還是住在這看起來寒酸到不行的小區。

“還記得這里嗎?”

宋志遠從車上拿下俞蓁蓁唯一的行李——一套裝在口袋里的日常衣服,那是她進醫院那天身上穿的,護士幫她洗干凈了。

進了小區,宋志遠在前面帶路,俞蓁蓁緊跟在后面。

一路走過去的景致雖然有變化,但格局跟十幾年前相比,變化卻不大,有的地方甚至荒廢著,雜草叢生,想來這里原來住的人,升官的升官,搬家的搬家,除了一些底層職工,真沒什么人住在這里了。

俞蓁蓁忍不住抬頭打量起前面那個身影。

她媽恨了這個男人這么多年,大概也沒想過,他其實為她失去了更多東西。

還有,宋志遠現在的妻子,得有多大的度量,才能在丈夫和前妻生活過的地方,繼續過日子……

心底里,俞蓁蓁對未見面的這家人,心里懷著點愧疚,這么想,把俞瀾全部遺產交給宋志遠,也沒什么不對,如果那錢不是用來還債,而是拿來改善他們的生活,倒也算是做好事了。

到了樓下,宋志遠停下來,看著俞蓁蓁語重心長地囑咐:“一會上去之后,什么都別說也別做,也不要管別人說什么……”

俞蓁蓁抬著茫然的臉,雖然不明白他這么說的用意,卻還是順從的點頭。

把前妻的女兒帶到家里來,跟現任和孩子一起生活,不是誰都能答應的,他說服家里,應該也是費了很大周章,她不想在這個關頭再給他增加麻煩。

但是見到徐淑云其人之后,俞蓁蓁才明白,忍讓只是噩夢的開始。

宋志遠推開門的時候,因為時值正午,徐淑云和兒子宋曉天正擠在不到兩平方米的飯桌上吃飯,飯桌貼著墻,有一半的空間還被其他雜物占著。

看到丈夫突然回來的徐淑云,正要開口問他怎么這個點回來,忽然,目光一沉,被宋志遠身后一個瘦小的身影吸引了注意。

幾乎是同一時間,她猜到了俞蓁蓁的身份,臉上的神情,也從剛開始的詫異,變成一種耐人尋味的不友好。

俞蓁蓁第一眼看到徐淑云就知道,這不是一個好惹的主。

她大約四十五六的年紀,樣貌姣好,身材也還保持的不錯,頗有一些風情,唯一的缺點是那一身廉價且艷麗的衣裳,桃紅柳綠的全招呼在身上,讓人看得頭昏眼花,品味著實不敢恭維。

但俞蓁蓁也能理解,品味這東西,是跟物質實力掛鉤的,以他們家現在這種條件,即使有品位,也沒有發揮的余地。

而令她不解的,是徐淑云臉上永遠似笑非笑的那一副精明的神態,明明表現的沒什么敵意,但那雙狹長的眼睛里,卻透著一股寒意,令她感覺很不舒服。

但她明白,要讓人家接受自己,是需要時間的。

同時,她也希望他們明白,她并不會在這個家里久住,更不會拆散他們的家庭。

“這是蓁蓁。”

宋志遠走過去,放下東西,微不可見的動作推了推發愣的徐淑云,指了指門口的俞蓁蓁,又轉過來對俞蓁蓁指了指徐淑云道。

“蓁蓁,這是你云姨,快叫人……”

“云姨好!”

俞蓁蓁配合地打了個招呼。

徐淑云本來不想答應,但是被宋志遠在旁邊不停推搡,沒辦法的她,別過頭,喉嚨里輕輕吐了個“嗯”字,算是回應她的招呼,轉身拿著碗走進廚房。

“這是曉天,論年紀應該算是你哥哥……”宋志遠又指著宋曉天道介紹

俞蓁蓁看他,一頭張揚的黃頭發,T恤下露出的胳膊上半隱半現露著紋身,臉雖然長得不差,但是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邪氣十足,也不是個善茬。

“哥哥好!”輕輕吐出幾個字。

“曉天,這是蓁蓁,以后,你又多一個妹妹了,在家里,凡事都讓著妹妹一點。”宋志遠又指著俞蓁蓁對兒子說道。

“那是自然……嘿嘿……”宋曉天倒是很配合,訕笑著答應父親的請求,又問“你們還沒吃飯吧,快坐下一起吃……”一邊往旁邊挪了挪位子。

俞蓁蓁看了看這只能容下三個人的餐桌和明顯只做了兩人份的飯菜,冷靜的拒絕“謝謝,我剛做過手術,還不太能吃東西,我先休息好了,你們吃……”

說完,把征求同意的目光看向宋志遠。

宋志遠看著桌上的兩菜一湯,也是面露窘色,就點頭“也好,反正你也不能吃難消化的東西,晚一點我給你煮些粥……房間的話……”

宋志遠抬頭,把整個屋子打量了一圈,房子實在太小了,兩室一廳七十多平的地方,擠了一家四口,他們夫妻占著主臥,宋曉天住在次臥,他把目光投向了陽臺。

“曉天,你把房間的東西收拾一下,住到小柔的房間去!你的房間騰出來給蓁蓁……”對著宋曉天道。

“什么,你叫我住那個破陽臺?翻個身都能撞墻,那也能叫房間?”宋曉天指著陽臺用隔板隔出來的地方,滿臉不情愿。

“破陽臺怎么了,破陽臺你妹妹不也住了那么久?看看你嗎把你慣成什么樣了!”

俞蓁蓁轉頭看過去,才發現無平方米左右的陽臺,有一大半隔了起來,只留一個人轉身的余地,晾滿了衣服,想來旁邊的地方,就是素未謀面的妹妹宋曉柔的“房間”,宋曉柔還在上高中,因為住校,只有周末才回來,路上宋志遠已經跟她交代過家里人的情況,只是她沒想到,這一家人竟拮據至此。

“媽,我爸叫我住陽臺!”宋曉天反抗不成,隨即去找他媽后援。

“鬧什么鬧什么,看你那點出息!”徐淑云從廚房出來,雙手一叉腰,指著宋志遠道:“我說宋志遠,你別在這跟我蹬鼻子上臉了,我讓你把那個女人的種帶進門已經是仁至義盡了,怎么了,她是千金小姐嬌貴,我兒子就一文不值了嗎?你別忘了,誰才是你親……”話沒說完,宋志遠忽然將她打斷。

“夠了!不過就是個房間嗎,蓁蓁住不了幾天,就要回德國上學!”一家子都不給面子,宋志遠的臉上難免惱羞成怒。“你就將就幾天先住小柔的房間,別逼我發火,不然我讓你連人帶東西滾出去,誰家兒子21歲還整天在家混吃混喝,你還有臉了不成!”

這話一說出來,徐淑云的臉色就變得無比難看。

“你……宋志遠,你說話給我客氣點……”

眼看兩邊就要吵起來,俞蓁蓁覺得不能再袖手旁邊。

“算了,我也就住幾天,搬來搬去的太麻煩了,還是我住陽臺吧!”她主動挺身而出。

宋志遠有點驚訝,“可是蓁蓁,那房間太小了我怕你……”

“怕什么,小柔不也住了那么久嗎,她能住,我自然也能住!”俞蓁蓁平靜說道,一邊拿起自己的東西,轉身進了陽臺格子間。

徐淑云這才罷休,在背后冷哼一聲,拉著兒子進了廚房。

俞蓁蓁在宋曉柔的硬板chuang上迷糊地睡了一下午,起來的時候正好天黑,宋志遠端來一碗粥,喝完她就洗漱睡下了。

因為睡得早,半夜里又醒了,聽到隔著一層玻璃,宋志遠和徐淑云正在說話,聲音很小,但仔細聽還是能聽得清楚。

“真是沒想到啊,俞瀾那個瘋女人,還能養出這么聽話的丫頭,模樣生的還挺不錯,要不是跟你那層關系,我看,她跟我們曉天倒是挺般配的,老宋,不如……就把她留在家里,以后給我們曉天……”

“你說什么瘋話!”宋志遠忽然揚起嗓門,又怕人聽見似地壓低聲音:“他們是兄妹!”

“呸,什么兄妹!她可不姓宋!要不是為了那些錢,你以為我會跟這忍氣吞聲,客客氣氣地伺候她?”徐淑云啐了一口,又繼續道“再說了,她也不是你親……”

“好了!”宋志遠再次打斷她,“別說這些沒用的,明天還要早起,睡吧!”

隨后,屋里傳來翻身的輕微的聲響,就再也沒有動靜了。

俞蓁蓁屏住呼吸,在黑暗中睜大的眼睛有一些困惑。

這個女人不僅庸俗,還充滿著潑婦的各種表現特征,不管是修養還是見識,都不能跟她死去的母親俞瀾相提并論,可是,學術造詣極高的宋志遠,卻拋棄俞瀾選了這樣一個女人廝守終生,這是打了誰的臉?

女強男弱的家庭也不少,人家也過得好好的,怎么偏偏在她父母這里就行不通了?

所以俞蓁蓁認定,父母分開的原因,應該不只是因為母親成名這么簡單的。

這么想著,眼皮卻又沉了起來。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現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