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回魂煙

更新時間:2019-11-11 02:05:40

回魂煙 已完結

回魂煙

來源:掌文 作者:付小天 分類:靈異 主角:趙強,香草

男女主是趙強,香草小說《回魂煙》,是付小天著作的靈異類型小說,內容講述了世人說,人的眼睛是黑的,人的心是紅的。當一個人徹底絕望,他的眼睛紅了,他的心黑了…… 展開

本書標簽: 靈異小說 懸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為什么要封蓋頭?難道今晚上有邪祟出現嗎?"

一個年長招魂師聽那白臉招魂師說要封蓋頭,立馬臉色變了,沖過來問到。

白臉臉色陰沉,眼睛死死盯著趙強,口氣很堅決地說:"必須封蓋頭,如果蓋頭不封,將會大禍臨頭。"

他一句話嚇得那年長招魂師身體一震,忙轉身一陣小跑,跑向棚子下面的太師椅旁,開始招呼其他招魂師做法封蓋頭。

據說封蓋頭的儀式是最為神秘和詭異的,今晚來現場的很多人,除了主家外,都想看看這傳說中的封蓋頭是如何操作,所以全都一窩蜂湊了上去,擠到棚子里想去看稀奇。

白臉攔住了王健和趙強,對他們說:"你們二位既是教書育人的老師,也是新社會的人,這圍觀招魂,不適合你們。"

看到招魂師明確的拒絕了他們,王健也很識趣,拉著趙強轉身就走,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他對白臉說:"我也是這么想的,畢竟我們的理念不同,所以還是不要互相影響為妙。"

說完他竟然拉起趙強小跑起來,在白臉的注視之下,一溜煙跑到自己轎車邊,并且迅速打開車門,把趙強推了進去。

然后他自己也坐了進來,砰地把門關上后,才拍著*脯大口大口喘粗氣,像是劫后余生的樣子。

趙強看著王健那有些夸張的動作,有些不明白:"剛才我明明看見了那一對尸體,你怎么會說我們剛到?這不是撒謊嗎?"

"如果不撒謊,我們今晚一個也走不掉!"王健臉上露出了一絲恐懼的表情,他連忙啟動了車子,調頭就走。

趙強說:"你這就走了?咱倆可是跑了五六公里過來喝喜酒的,一口酒沒沾就離開?"

"怎么,你還意猶未盡嗎?你沒看見他們準備封蓋頭了嗎?"王健轟著油門在山路上不要命的狂跑,看他那樣子真的像是在逃命。

什么事情能把他嚇成這樣?趙強更疑惑了,他問:"封什么蓋頭,有這么恐怖嗎?一群神棍裝神弄鬼的把戲也能把你嚇成這樣?"

"我怕的不是那群神棍,我怕的是神棍周圍那群本家人!"

"本家人?鄉里鄉親的,有什么好怕怕?"趙強更是疑惑。

王健突然牙齒打顫,臉上的肌肉也抖了幾抖,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他說:"你知道嗎?我親眼看見在封蓋頭儀式上,就是這些本家人,把一個活生生的年輕人活活打死!"

"我草!那不是故意殺人嗎,你當時有沒有報警?"他這話把趙強也驚了一跳,忙問到。

王健冷笑,他說:"那年輕人的父母都不管,別人管個屁,何況報了警有什么用?都說那年輕人是邪祟上了身,他們打的不是年輕人,是邪祟,為民除害呢。"

"天吶,真有這事嗎?這是多么荒謬啊?"趙強忍不住了,他氣得恨不得跳起來:"不出所料,那些本家人應該是受到招魂師們的蠱惑了吧?"

"不錯,你猜得很對,你可能想不到吧,為什么今晚會突然封蓋頭,那是因為今晚他們想對你下手。"

"對我下手?你別嚇我,我咋地他們了,要對我下手?"

"因為你是趙家溝的人,而且那做冥婚的老太太也是趙家溝的!"王健越說越像真的。

趙強一拍腦袋:"所以你剛才才說我們剛到,沒看到兩具尸體?敢情你這不是在撒謊,而是在救我?"

王健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他們已經把車開到了村口,因為還拿不定主意到底要去哪里,只好開著車在村口的空地上打轉轉。

過了一會兒,王健說:"既然那位老太太是香草的奶奶,那我們是不是要通知香草一下,叫她來接回她奶奶。"

"我看沒這個必要,或許香草早就知道她奶奶被人搞來辦冥婚了。"

趙強不好氣地說,聽他這么說,王健驚訝地回頭看著他,驚問到:"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趙強嘆了口氣,看在王校長剛才救了他一次的份上,他把那天晚上跟香草挖墳的事情一五一十跟王健講了,直聽得王健心驚肉跳,不可思議!

趙強跟王健講完之后,沉吟了好一會兒,才跟王健說:"再等一會兒,我們又回去吧!"

王健驚訝到:"回去干嘛,找那些本家人揍你嗎?"

"畢竟香草也是我們學校的老師,她奶奶生前也是一個好人,我不想她的尸骨就那樣被拋尸荒野。"

聽趙強這么說,王健也覺得是這個理,但是他還是搖頭說:"強子,咱們這再回去,可是要冒很大的風險的,剛才我們莫名其妙的溜走,肯定會讓招魂師起疑心。"

看到王健很為難的表情,趙強嘆了口氣,推開車門,跳下車去,王健驚問:"你這是要干嘛?"

"校長,我不想連累你,我想一個人去把事情給做了。"

趙強跟王健揮了揮手,掏出手機,打開手機電筒,抄了條近道,再次往王健他們村子里走去。

看著趙強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王健坐在車上無奈地搖了搖頭,嘆氣到:"這小子,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去找死去把,我靠!"

……

趙強趁著夜色,高一腳矮一腳的摸向王村的客堂,客堂一般是舉辦婚禮的地方,這冥婚也算是一種婚禮,但這是在客堂面前的空地上舉行。

這時舉行冥婚的地方依舊燈火通明,但是人群竟然比剛才更多了,趙強找了個角落里的柴屋藏了起來。

這柴屋是間兩層樓的房子,第一層放喂牲口用的草料,第二層放燒火做飯用的柴火。

趙強爬到二樓的柴火堆上藏起來,因為位置較高,視線也比較好,正好可以觀察到棚子里發生的一切,可他這一觀察,就后悔了,因為他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

只見棚子里面,香草奶奶的尸體被放平在一張草席上,那個白臉招魂師手里拿著一只大鐵勺,一勺一勺地舀著旁邊地上那桶黃色的液體,澆到尸體的臉部。

隨著一股刺鼻難聞的焦臭味傳來,老太太尸體的臉皮很快被那液體灼燒成一攤血水,白骨露出之時,已是血肉模糊,看起來不但觸目驚心,更讓人毛骨悚然。

等徹底把尸體毀容后,圍觀的人群才爆發出一陣歡呼聲,白臉對助理們揮了揮手,說:"邪祟已經驅除,老太太魂歸天國,處理了吧。"

助理們用草席把老太太尸體裹了起來,抬著向趙強這邊走來,趙強立馬屏住呼吸,不敢發出一絲聲響。

那兩人把老太太尸體直接抬到柴草屋一樓,扒開下面的牲口草料,把尸體塞了進去,趙強聽他們在下面說話:

"為什么要藏在這里?"

"我已經聯系處理尸體的人了,明天一早他們會把尸體拉到鬼哭崖處理掉。"

"處理費是多少?"

"一千。"

"握草,不是二千嗎?你一人獨吞一千?"

"噓,小聲點,我分你一半。"

兩人說說鬧鬧的又走了,見藏好尸體,那邊招魂師也收工了,幫忙的七手八腳把另外那老頭的尸體抬進了一口棺材,敲鑼打鼓地抬著往村外去了,看來是要連夜抬去下葬。

棺材抬走后,客堂門前的空地上立刻人去樓空,安靜了下來,只剩不知道從哪里跑來的幾只野狗,在剛才做冥婚的祭臺前搜東西吃。

趙強摸索著跳下一樓,用手機照著,把老太太尸體拖了出來,捂著鼻子推到肩膀上正要扛走。

突然一陣怪風吹過,空地上的野狗狂吠著跑開,趙強身后伸出了一只手,捏住了他肩膀……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