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愛你入骨,腹黑首席不好惹

更新時間:2019-11-10 21:44:50

愛你入骨,腹黑首席不好惹 已完結

愛你入骨,腹黑首席不好惹

來源:快閱 作者:悠若 分類:言情 主角:上官睿 ,艾欣兒

主角上官睿,艾欣兒小說《愛你入骨,腹黑首席不好惹》是悠若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我是個孤兒,一直獨來獨往,身邊的朋友五個手指就還能數的過來,一直以為我會孤單終老,但是好友的一次好心撮合讓我們走到了一起,讓我感受到了什么是愛情吧,什么是安全感。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回到了房間,洗了個澡,上官睿交代了一聲便去了書房,我翻找了半天才找到了父親留給我的信,這么多年了,我第一次打開,不是我不愿意看,而是我沒有勇氣去看,要不是今天聽到上官澤睿說那件事情,我會把這封信忘記,我打開了信:

女兒珊珊:

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爸爸肯定已經不在了,爸爸不在了媽媽不在了,我的女兒啊,我不知道你以后該怎么走下去,但是爸爸相信你一定會很堅強的活在這個世界上,就像是我當初撿到你的時候,那個時候的你已經凍的嘴唇都紫了,爸爸抱著你去找醫生,醫生都說已經不行了,但是爸爸還是不相信抱著你捂,你真的很堅強,你挺了過來,活了下來。

女兒,你看的沒有錯,你不是爸爸親生的,爸爸在你差不多一個月的時候撿到了你,撿到你的時候你的脖子上有一個項鏈,就是你從小到大帶的項鏈,我看的上面有字珊,我就把你的小名取叫做珊珊。原諒你媽媽,不是她對你不好,而是她看的家里本來就不富裕爸爸還撿回了你,所以可能語言上對你有些不好。

女兒啊,爸爸不在了,你可以去找你的親生父母,或許他們是真的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才把你扔掉的,女兒啊,爸爸這一生有你這個女兒是爸爸的福分,可惜爸爸沒有做到做爸爸的責任,我的女兒堅強一點,爸爸會在天上看著你,守護著你的。

——愛你的父親:艾天鷹

看到這封信,我的淚水再也止不住了,一直的往下流,原來,原來我真的不是爸爸親生的,原來我真的是被遺棄的,淚水滴在了紙張上,淚水滴落在字跡上很快就化開了,我走到首飾盒前打開了盒子,拿出了那個項鏈,看著上面的珊字很是痛苦,為什么,為什么,我又沒有做錯什么,為什么要拋棄我,難道就是因為我是女孩嗎?

我拿著項鏈大哭了起來,抱著**坐在了地上,心中很痛很痛,爸爸我好想你,你在天上守著我嗎?

上官睿在書房里突然間感覺到不對,好像是哭聲,一下子有些著急了,趕緊的跑到了臥室,打開門就看到心愛的小人兒坐在梳妝臺邊的地上痛哭,心中抽痛極了,該死,誰欺負她的。

“寶寶,寶寶,你別哭,告訴我怎么了?誰欺負你了。”我聽到后抬起了頭,看到了上官睿,直接投入到他的懷里繼續的哭泣著,哭的上官睿的心都揪起來了:

“寶寶,乖,告訴我嗯?誰欺負你了,怎么哭了?”

“睿,為什么,為什么他們要拋棄我,為什么啊,難道就是因為我是女孩子嘛?”緊緊的抓住上官澤睿的襯衫,心中的痛苦無處宣泄,多少年的委屈一下子傾瀉了出來。

“拋棄你?怎么回事,寶寶,你好好說,你別哭了好嗎?哭的我的心都揪起來了。”輕拍著我的背,上官睿有些疑問,她的父親不是去世了嗎?

我停止了哭泣,但是淚水還在往外冒,我離開了上官睿的懷抱,把手中的項鏈給了他,還有那封信。

上官睿疑惑的拿起了項鏈和信,看到信里的內容,他一下子愣了,急忙的看了下項鏈,上面果然是有個珊字,難怪剛才在車上寶寶會有那樣的反應,天啊,這下事情麻煩了。

“寶寶,好了別哭了嗯?在哭可就不漂亮了哦,來我抱你上*地上涼。”說著就直接把我抱了起來坐到了chuang上,摟著我:

“寶寶,我知道你現在肯定接受不了,但是別哭,你還有我,一切有我知道嗎?”上官睿輕聲的對我說著,我的心靜靜的平靜了下來,是啊,這么多年我都過來了,現在我都這么大了,我還要求什么?況且我現在身邊還有他。

“嗯,我知道了,現在我不想談這件事情了,對于我而言她們只是陌生人,我永遠姓艾。”我依靠在上官睿的懷抱,聞著他身上獨特的味道漸漸的睡著了。

看著在自己懷里熟睡著的小人兒,上官睿心疼極了,眼睛都腫了,哎,怎么會這樣,寶寶居然就是顧家扔掉的那個孩子,看寶寶的反應她心里肯定對顧家排斥極了吧?

“這么晚了不和你家寶寶溫存給我打電話干嘛啊?”上官睿想了半天還是決定給夏天凌打個電話跟他說說這件事情,接下來他們要怎么做就不是他能管得了得了。

“我有事情和你說,我記得你曾經說過,顧家扔掉的那個女孩帶著家族象征的項鏈,是不是水晶質地的,珊字是鑲嵌在里面的?”上官澤睿的心里還懷著一絲的懷疑和忐忑,他不想自己珍愛的寶貝哭泣傷心的樣子。

“你怎么知道?你見過嗎?”聽到好友說的話,夏天凌有些疑問,他和顧家人應該沒有什么來往啊?他怎么會知道那個項鏈的樣子?

“哎,如果我說我剛才見到了呢?”上官睿嘆了口氣,看來寶寶真的是顧家的那個小女兒,天啊,怎么會這樣。

“什么?在哪里?”聽到上官睿這樣說,夏天凌一下子就有些激動了,這么多年了,自己的姑姑和姑父一直生活在自責當中,沒有再要小孩了,所以把所有的愛都給了嫣然,現在好友居然說見過。

“在寶寶那里,這個項鏈是寶寶從小帶到大的,吃完飯后我和她簡單的說了顧家的事情,她看了她父親去世時候留給她的信才知道她不是她父親親生的,而那個項鏈就是一直掛在她身上的,她父親在信中說可能是信物。”想到剛才自己的寶貝哭的傷心的樣子,上官睿的心又不由自主的揪了起來。

“你說什么?珊珊的身上有一個從小帶著這樣的項鏈,上面還有一個珊字?”夏天凌一下子激動的站了起來,讓坐在邊上的其他兩個人很是不解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是的,但是你們要做好準備,她不會認的,最起碼現在不會,剛才她看的信以后一直在哭,然后一直在問為什么要拋棄她,她現在是不可能認你姑姑他們的。”想到艾欣兒這么多年所受的苦還有委屈,上官睿的心也痛了起來:“她從六七歲開始就一個人生活了,幸好是有鄰居親戚幫忙才讓她長大湊錢給她上大學,她受的苦是你我都想象不到的,所以突然知道這件事情讓誰都受不了。”

“嗯,我知道了,你好好的對她,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吧。”夏天凌一下子聽到好友說起艾米兒小時候的事情,心里也很為她心疼,他真的想象不到一個六七歲的小孩的那種無助。

“嗯,掛了。”看到艾欣兒好像有些轉醒,上官睿掛掉了電話躺在她身邊,摟住了她,好像感受到了身邊有人,我又沉沉的睡去。

知道下落

“怎么了老公?發生什么事情了啊?大驚小怪的?”宋如兒看到自己的老公從接電話到現在臉色一直是怪怪的。

“是啊兒子,什么珊珊,什么項鏈啊?你們在說什么呢?”王香都快被自己的兒子給繞糊涂了。

“媽,姑姑家的珊然找到了。”夏天凌看著自己的母親,扔下了一個炸彈。

“什么,珊然找到了?在哪兒,在哪兒,我可憐的孩子啊。”當年王香一直想要個女兒,但是沒能如愿,當知道自己的小姑子生了個女兒以后高興極了,想著他們不要的話自己就接過來當女兒養,可是滿月以后去她們家知道了自己的小姑子居然把孩子給丟了,當時她們大吵了一架,這么多年她也一直在找,無奈怎么都找不到了,都在猜測是不是已經不在了,現在兒子說找到了,王香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

“媽,你先別激動,她現在叫艾欣兒,小名叫珊珊,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子,也很善良,她養父收養了她,但是六七歲的時候養父也去世了,一個女孩子六七歲沒有了家,沒有了親人這么多年就是她一個人,今天睿跟我說讓我們見見他的寶貝,還有嫣然,嫣然和珊珊是好朋友在游戲上認識的,回去的時候睿告訴她顧家的事情,她可能是想到自己一直帶著的項鏈吧就看了她養父留給她的信知道了自己并不是她養父親生的,而那個項鏈是在她養父撿到她時候就戴在身上的,猜想是信物,而剛才睿也跟我說了信物的樣子了,是顧家的家族信物。”夏天凌覺得其實這就是一種緣分,他還是有信心這個表妹認回家的,因為她和嫣然是好姐妹,那么多一層這樣的關系更好,而嫣然肯定會想盡辦法來認這個妹妹的。

“你說她現在和睿住在一起是嗎?他們的關系是?”王香聽到這里不由有些疑問,不會睿這個小子又花心了吧?

“媽,這次睿算是栽了,他對珊珊一見鐘情,你沒看到這么長時間他不在有緋聞了嗎?他現在也是個新新好男人。”想到好友對珊珊的寵溺,夏天凌覺得自己好像有些輸給他了。

“我說呢,敢情這小子也談戀愛了啊,看來他很愛珊珊啊。”王香對自己這個外甥女真的很是心疼加上同情,如果她要回來自己一定要好好地補償她。

“媽,你也別高興的太早,剛才睿說了,珊珊最起碼現在是接受不了的,而且也不會認顧家的,你想想啊,要是你知道了這個事情,你會一下子接受的了嗎?只能慢慢來了。”夏天凌在心里嘆了口氣,以前的話顧家的這個身份或許她會答應認,但是現在有了睿,她真的不需要認顧家。

“也只能這樣了。”王香想了一下也嘆了口氣,命運啊。

“老公,你不和姑姑他們說嗎?畢竟這是她們的家事啊?”宋如兒在邊上靜靜的聽著,一直到自己老公和婆婆說完了她才簡單的插了一句。

“是啊,跟他們說吧,讓他們也做好準備。”王香很是贊同兒媳婦的話讓夏天凌跟顧家說。

“嗯,我知道了。”夏天凌拿出了手機給自己的姑姑夏敏打電話:“喂姑姑。”接通了電話,夏天凌叫了一聲姑姑。

“怎么了天凌,這么晚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我們家那個丫頭給你惹麻煩了啊?”夏雪直覺的認為肯定是自己的寶貝女兒又給下雨了惹麻煩了。

“不是姑姑,是這樣的,我找到了表妹。”夏天凌聽到自己姑姑說嫣然頓時覺得有些好笑,自己的女兒自己還不了解嗎,再惹禍也不會惹很大的禍。

“哦,她不是說去找如兒的嗎?沒去嗎?”夏雪以為他說的是自己的大女兒顧嫣然,所以也就沒有在意。

“不是姑姑,我說的是我們找了很多年的小表妹珊然。”夏天凌直覺的知道自己姑姑的脾氣,肯定要激動了。

“什么,你說什么天凌,你說你找到珊然了是嗎?在哪兒,她在哪兒,老公,天凌說找到咱們的女兒了。”夏雪果然很是激動,大聲的問著夏天凌,又大聲的叫自己的老公。

“什么,雪兒,你們我們的女兒找到了是嗎?在哪兒,電話給我。”顧子航聽到老婆的話馬上起來搶著要接電話。

“天凌,你說我的女兒找到了是嗎?在哪兒,在你家嗎?”顧子航這個商場上的梟雄此時已經沒有了鎮定的樣子,只想知道自己女兒的下落,這么多年了,心里一直有個結就是自己的小女兒,他們對不起她,家里那么的有錢難道就因為她是女兒就把她給丟掉嗎?他們當時真的鬼迷心竅了。

夏天凌嘆了口氣緩緩的說出了事情的原委,聽得顧子航是一陣的辛酸,自己的女兒受了那么多的苦,怪來怪去還是怪她們,他們已經不止一次的在心中罵過自己了,如果時間可以重回,她們一定會好好的愛這個女兒的。

“天凌,你說她不會認我們的對嗎?”商場上的霸主落淚了,有什么事情比自己女兒不認自己而難受呢?

“最起碼現在不會,小珊兒小時候受的苦我們都沒有受過,現在突然知道這樣的真相而且她還是被拋棄的,只是因為她是女孩就被拋棄了,所以現在她承受不了。”夏天凌的心里也不好受,自己這個表妹一個晚上的相處就看到她的性格很內向,雖然會笑,但是真心的笑只是對睿而已,其他人都帶著疏離,可想而知她受了多少的苦。

“她現在好嗎?”顧子航只想知道她好不好。

“很好,睿很寵她,把她當做了珍寶。”這一點他也是很安慰的,從未看到過好友這么認真對一個女孩子,真的很寵。

“你說嫣然和她的關系不錯是嗎?”想到之前侄子說的話,顧子航有些安慰,大女兒和小女兒的關系不錯,或許他可以從她的方面入手,還有就是上官澤睿那里。

“是啊,可是我想經過今晚的事情,小珊兒不一定會和嫣然聯系,你們還是做好準備吧。”夏天凌嘆了口氣,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我知道了,謝謝你天凌。”顧子航一下子仿佛蒼老了十幾歲一樣,掛掉了電話呆呆的坐著,而夏雪在哭泣著,我的女兒不愿意認自己,她的心真的好難受好難受。

“老公,你說我們該怎么辦,我們的女兒不認我們,老公,嗚嗚——”夏雪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趴在老公的身上哭泣著。

“去找嫣然,不管怎么樣我們都要試試啊,她是我們的女兒,找了這么多年終于找到了,我們能做的只有補償她,嫣然和她的關系不錯,我想她會聽得進去的。”顧子航雖然沒有把握,但是還是想試試。

“好,我們去找下嫣然。”夏雪聽到小女兒和大女兒的關系很不錯心中有了一絲的希望,直接下chuang去嫣然的房間。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都市小說
  3. 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