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潮女穿越:玩死皇上不手軟

更新時間:2019-11-12 04:50:40

潮女穿越:玩死皇上不手軟 已完結

潮女穿越:玩死皇上不手軟

來源:有書閣 作者:歆月 分類:言情 主角:軒轅嚳,林玉媚

男女主是軒轅嚳林玉媚的小說潮女穿越:玩死皇上不手軟是一本劇情極佳的言情小說。做皇上了不起么?你狂什么?得意什么?欺我,忍了。辱我,也忍了。想征服我?不可能!我林玉媚好不容易穿越卻碰到了一個大昏君,憤怒之下一把火燒了他的后宮,然后我跑!終有一天我會變成蘇妲已玩死你個狗皇帝?絕對不手軟!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她對其他的王爺更不熟悉,除了那兩位異邦的外甥王爺有重兵在手,還有四位王爺亦各有分地,但是她自知無力調動他們,在不能心動軒轅嚳的情況下,只有靠王爺們的兄弟之情與愛國之心了。

“皇嫂,您考慮的很周全,但是我們兄弟五人,并無兵卒,如何與六王弟,九王弟抗衡?”

五王爺苦笑,雖然皇上也曾想過給他們封地,但是他們拒絕了,如今才知道當初拒絕封地是多么愚蠢的行為。

“王爺,即使你們有兵,但硬碰硬,未必是好事,我倒覺得可以智取。”

玉媚看著幾位王爺,其實心里也沒有好主意。

但他們畢竟是王爺,玉媚希望他們能到邊關,縱然不能制止,也能知道敵方動向。

“皇嫂,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我們兄弟幾人去找六王兄與九王弟,見機行事,若沒有最好,若有事,最好能勸他們以國為重。”

怡慶王爺看著玉媚的眼緩緩道。

“沒錯,但是我想如果真有,也不是一天兩天,肯定是蓄謀已久,你們的勸說未必管用,相反,你們極有可能會成為他們的人質,所以,要斗智斗勇,即使不能說服他們,也要取得有利的情報。”

玉媚手指著腦袋道。

“皇嫂,我去七王弟營中,七王弟與臣弟是一母所生,我們可以布兵,防止九王弟的二心。”

五王爺主動請纓道。

“王爺可有把握?”

“有,七王弟自小愛武刀弄槍,只是不喜被束縛,臣弟覺得應該沒有問題。”

五王爺鄭重道。

如今太貴妃還在,他可以帶著母親的書信前往,相信七王弟一定會出兵的。

“如此甚好,六王爺那,不知那位王爺愿意前往?”

玉媚憂心道。

六王爺的母親是赤烏國現任王上的親姐姐,而赤烏國人驍勇善戰,如果他們有野心,那將是一場硬戰。

“皇嫂,臣弟覺得朝中沒有那一支兵力能與六王兄相抗衡,所以,如果六王兄真有謀反之心,那將是一個大問題。”

“這個王爺不必擔心,我會想辦法派人守望著要塞,必要的時候,會在他們行動前,先一步滅了他們。”

玉媚比了個簡潔有力的手勢。

玉媚對軍事不太了解,她只是那么計劃的,其他的細節問題,還得仰仗他爹與兩位兄長,但是最重要的兵符卻在軒轅嚳手中。

玉媚糾結,朝廷的軍隊大權在軒轅嚳手中,那些領兵的將軍見不到皇上的兵符,只怕不會聽從調令的。

因為還有康泰王爺未見到,當晚與幾位王爺約定,次日入.夜后他們陪她一道前往安泰王府。

白天,姚相下朝后,即找玉媚,說皇上今天早朝氣色很不好,問是否因為她出宮的事。

玉媚也有些擔心,但是不差這一天,今晚見了康泰王爺后,她便回宮。

玉媚到王府的時候,其他幾位王爺已經在了,看來具體的情況,幾位王爺已近向康泰王爺說了。

只是王爺見到玉媚的時候還是很驚愕。

玉媚也有些不好意思,堂堂皇后出現在青.樓,很失國體的。

好在玉媚早有先見之明,帶著鳳璽來了。

“唉,皇上能有皇后這位賢內助,實我銀焰國之福氣,皇后娘娘,皇上的事也是你所為吧?”

康泰王爺嘆道。

“還望王爺保密,它日皇上痛改前非后,妾身自會為皇上求來解藥。”

玉媚很尷尬道,本來她可以不承認的,但是既然有求于人,自然要坦誠。

“皇嫂,您向皇上下毒了?”

可是幾位不明所以的王爺卻驚恐道。

“王爺們誤會了,皇上只是暫時不能近女色,并無其他。”

玉媚臉臊得通紅,雖然是無心之過,但是這時說出來,卻好像她是個妒夫似的。

“啊,不能近女色?”

“哈哈哈……皇嫂果然是女中豪杰。”

幾位王爺各有不同的表情。

“王爺們請勿取笑了,我們先說正事可好?”

玉媚尷尬道,從來沒有面對過這么多男人,而且被他們取笑,真得很囧。

“皇后娘娘說的那次,臣也在場,臣覺得如果那位嬌姑娘真有可疑,那就是外敵的陰謀,當日那姑娘的雙眸隱有綠色,并不像我銀焰國人。”

康泰王爺一句話,說得眾人面面相覷,綠色的眼睛,銀焰國確實無人有綠眸。

“王爺是否看錯?”

玉媚心有不安,那天她也觀察了那位宸妃,并沒發現她眼睛是綠色,難道這個時代就有隱形眼鏡了?

或者說是某種藥物所致?

“絕對不會,她入宮也有半載,如果真是外國奸細,那么我們的時間就很緊迫,得回快部署。”

康泰王爺憂心忡忡道。

“王爺,這些防衛的事只能交給各位王爺了,但是我有一個請求,若那位宸妃真是敵國奸細,我覺得她極有可能會先從皇上下手,擒賊先擒王,只要皇上落在他們手上,我們就被動了。”

玉媚腦中百轉,這個時代的易容術極不一般,他們得什么情況都想到。

“他們不會那么笨吧,就算他能控制皇上,也出不了京城。”

怡慶王爺搖首道。

“不,我想王爺們都很清楚江湖上有一些能人,易容之術可以以假亂真,如果他們早有圖謀,那極有可能。”

玉媚想起明睿給的兩個面具,就算是親人看了,都未必能認得出。

“皇后娘娘顧慮很有道理,但是這就得靠娘娘。”

康泰王爺,眉毛豎起道。

“那女人多半也不會放過我的,皇上那到沒什么,我覺得即使王爺們察覺了,也不能救他出來,要讓他吃盡苦頭,要讓他明白女人有時會禍國,更要讓他知道一個皇上的責任與擔當,所以絕不能救他,但是你們得有防備。”

玉媚唇角揚起,不被折磨的死去活來,軒轅嚳遲早都會成為亡國奴。

“若是照皇后這么說,我們又如何分得出呢?”

王爺們撫著頭道。

“這就要看各位王爺的慧眼了,但是有一點,后宮中會留下太后身邊幾個可靠的宮女,由他們來關注后宮,皇上現在不能仁道,除了王爺暫時沒有人知道,到時有風吹草動,會有人與王爺聯系的。”

玉媚在心里冷笑,她就不信她現代的智慧型美.女的斗不過一個妖妃。

玉媚疲憊的靠在馬車上,這次她可是絞盡了腦汁,不但將歷史上發生過的事情,甚至影視劇中發生的劇情都做了預防。

正如各位王爺說的,要將軒轅嚳偷渡出京很難,但是如果來個偷梁換柱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就相對容易了。

潛伏了半年,玉媚想來就驚心,這半年,不知道軒轅嚳在枕.邊透露了多少信息,也不知道她在宮中偷了多少機密。

玉媚回到宮中的時候天差不多已經亮了。

現在她要做的就是盡快安排太后出宮,但是她那個相爺說,太后出宮未必就安全,讓她先不要急,他會安排的。

玉媚不是不相信這個相爺爹,而擔心自己時間不夠。

回到宮里還沒睡多久,就被夢蕊搖醒了。

“姐,你快起來,皇上又來要人了。”

夢蕊不停的搖著玉媚催促道。

“拜托,你讓我睡會行不,我快要累死了。”

玉媚無奈道,這幾天她腦力透支,體力透支,加上睡眠不足,再不讓她好好補充睡眠,她就要殘了。

“那你回紫薇殿睡,告訴你,那個嬌無那,這兩天都在紫薇殿守著,你再不回去……”

玉媚一聽到嬌無那,混沌的大腦一下清醒了,人也機械的坐了起來。

“別吵了,給我一分鐘,讓我理一下思路。”

玉媚揉著太陽穴道。

“玉兒,玉兒,你在里面嗎?”

衣服還沒穿,就聽到軒轅嚳心急的聲音。

“爺,我自然在里面了,難不成你還以為太后能吃了我。”

玉媚忙一邊更衣一邊往外走。

“小妖精,你說的是什么話,哀家就算要吃人,也會挑個比較干凈的。”

太后惱怒的瞪道。

“皇上,我這幾天被太后折磨的慘了,我,我能不能回紫薇殿。”

玉媚假裝膽怯的貼著軒轅嚳,卻在他身后不住朝太后眨眼。

“皇上,你要是不趕走這個小妖精,哀家……哀家就出家……”

太后手指著玉媚氣道。

“皇上,依我看,你不如就讓太后到廟里去修身養性,看她是真要出家還是嚇皇上。”

玉媚這時充分的扮演著狐貍精的角色,慫恿軒轅嚳道。

“母后,您別再動不動就用出家來威脅朕好嗎?你若要清靜,朕讓貴妃陪你出小昭寺住幾個月。”

軒轅嚳黑著臉道。

他并不是真要太后走,只是玉兒是惜惜的妹妹,他擔心她會對太后不利。

“好啊,你要趕哀家出宮是吧,先皇啊……”

太后手指著皇上哀嚎起來。

“皇上,你怎么可以這樣對太后,你、、我姐姐若地上有知,一定、、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狐貍精、”

夢蕊突然加的一段戲,讓玉媚不住的翻白眼,就算要罵狐貍精也是那位啊,那輪得到她啊。

“姚夢蕊,你若再在朕面前提到姚夢露,朕就將你打入冷宮,驅出宮門。”

軒轅嚳怒瞪夢蕊,牽著玉媚離開了仁壽宮。

他前腳一走,太后與夢蕊即笑了。

“太后,你說姐姐是狐貍精還是宸妃是狐貍精?”

夢蕊笑盈盈的問。

“都是,不過那只狐貍精頂多只有五百年的道行,但是露兒最起碼也有千年的道行了,哀家還真不想錯過這樣的好戲,唉、、”

太后嘆息道。

“嗯,我也想,可是姐姐說得有道理,我們在這,沒準就會成為狐貍精盾牌。”

夢蕊計劃著,想著是不是要收拾細軟,準備離開了。

果然就像夢蕊所說的,玉媚與軒轅嚳回到紫薇殿的時候,妖妃嬌無那竟然又在這了。

這次玉媚比較上心,認真的看著她的五官,但是眼睛并沒有王爺說的綠色。

只是那狐魅的眼看著讓人很不舒服,當面像一只玉面狐貍。

“宸妃,你怎么又來了?”

軒轅嚳很不耐煩道。

“皇上,臣妾也想要一個皇上親手做的首飾盒。”

妖妃扭著俏#向軒轅嚳撒嬌道。

“朕沒功夫。”

軒轅嚳一個旋轉竟讓妖妃抱了個空。

“皇上,臣妾聽說玉媚妹妹沒有地方住,想著臣妾宮中很空,所以特來請玉媚妹妹到紫宸宮與臣妾同住。”

宸妃走向玉媚,玉媚沒提防,竟讓她捏住了手。

聽她說話,玉媚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這發嗲的功力,這裝腔作勢的能耐,她這輩子只怕都學不來了。

“多謝宸妃娘娘好意,皇上,那我就搬到紫宸宮吧。”

按玉媚的性格應當拒絕的,可是轉念一樣這么難得機會,可以就近監視她,絕不能錯過呀。

“不行,玉兒只能住在紫薇殿。”

軒轅嚳眉頭一鎖,轉向玉媚警告似的道。

好不容易剛從仁壽宮將人搶過來,這還沒回來,就又搬走,那他費這份心做什么?

“皇上,這紫薇殿是皇上的寢宮,我住在這確實不太好。”

玉媚真想抽軒轅嚳兩個耳光,他反應遲鈍也就罷了,現在還限.制她,不讓她走人。

5555……要知道她這么犧牲小我,為的還不是他的江山。

“朕說好便好,從今天起,你就只能住在這紫薇宮,那都不能去。”

軒轅嚳沉著臉道。

現在也只有她能幫他掩飾不能寵幸女人的事了。

得將她留在身邊做擋箭牌,這萬一要是讓后宮的女人知道,豈不是翻了天。

“皇上,那臣妾告退了。”

宸妃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滿是委屈道。

“退下吧,以后沒有朕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隨便進紫薇殿。”

軒轅說完拽著一肚子火氣的玉媚就往紫薇殿內拖。

“軒轅嚳,你搞什么?是不是想讓我成為眾矢之的?”

玉媚甩開軒轅嚳手氣憤道。

“你不是說不想被人欺負嗎?我這是保護你。”

軒轅嚳反而笑呵呵的道。

“保護個P,宸妃好心好意來請我到她那住,你一口就回絕了,她指不定怎么想呢?”

玉媚沒好氣的甩開軒轅嚳的手,頭痛道。

“妖精,別這樣,朕也是不得已,若你不住這,誰來幫朕掩飾呢?”

“掩飾?掩飾什么?”

玉媚腦中還沒有轉過來,一時沒明白軒轅嚳話中的意思。

“你們都退下,任何人不得靠近。”

軒轅嚳掃了眼站在殿內殿外的太監宮女沉聲道。

“什么事,你這么神神秘秘的?”

玉媚頭痛的要命,現在最想的就是chuang了。

“玉兒,我們、、我們里面說。”

軒轅嚳看了眼退至院中的太監宮女,好像還有些不放心,又將玉媚往內殿推。

玉媚真想踹他兩腳,什么天大的事搞和這么神秘,難道她不知道女人睡眠不足,皮膚會很差的嗎?

“玉兒,你坐,你知道,我、、我現在不能寵幸他們了,所以……”

軒轅嚳臉很紅,玉媚從來沒見他臉紅成現在這個樣子。

但是她疲勞過度的大腦還沒想到是什么事,確切的說她大腦現在已經停止工作了,就連眼睛都只剩一條小縫隙了。

“玉兒,你有沒有聽我說。”

軒轅嚳搖著玉媚的胳膊,沒想到玉媚卻向后一倒,睡在了龍chuang.上。

“玉兒、、”

軒轅嚳糾結,玉媚眼睛已經完全合上了,看樣子是睡著了。

無奈,無力,無語,還有一份挫敗。

這個女人竟然毫無忌憚的在他chuang.上睡著了,而且還是這么撩人的媚姿。

若是在以前,軒轅嚳肯定會毫不客氣的寬衣解帶,壓上去。

可是現在,他的手按在兩腿之中,一點都沒有蘇醒的跡象,就像蛇進.入了冬眠一樣。

軒轅嚳失敗的坐在chuang.上,一臉的悲痛。

一個正值青春的男人,如果不能給女人帶來快樂,那還能算是男人嗎?

軒轅嚳一拳砸向自己的襠間。

“哎喲、、”

痛得他立即跳起。

為什么它能感覺到疼,卻站不起來?

軒轅嚳好像不死心,三兩下就將自己的**給脫了。

看著毫無活力的老.二,軒轅嚳真想拿下換一個比較理想的。

一絲寒意從敞開的門外跑進來,軒轅嚳的心一下子從外涼到內。

有沒有子嗣他已經不強求了,但是如果以后幾十年的時間里都不能有女人,那做人還有什么意思?

想到這幾天,宸妃,蝶妃他們三番兩次來的紫薇宮暗示他有好些天沒寵幸他們了,他就更是沮喪。

“妖精,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對朕下了魔咒?”

看著睡意正濃的玉媚,軒轅嚳悶聲問。

他的手不由摸上了玉媚的臉。

這臉怎么感覺有些熟悉呢?

側身看站這張精致的臉,軒轅嚳以手描繪著唇形,更是有一種無比熟悉的感覺。

不但這唇形熟悉,就連這味道都好像很熟悉。

軒轅嚳微抬身,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就好像他們曾經也這樣親.密過。

腦中忽的竄出一個影子,一個聲音。

去年大婚的時候,太后逼著圓房,他記得姚夢露那個女人用了一個以假亂真的歡愛情節,心頭一喜。

他將玉媚的身子抱正,放在chuang側,一雙狼爪,很不客氣的?光了玉媚的衣服。

中間他還有些擔心,怕玉媚醒來,迅速的點了玉媚的穴道。

這小妖精的身材真是人間極品。

心底那種強烈的遇望排山倒海的襲來。

全身一陣躁.熱,軒轅嚳低首看向自己,他驚呆了。

“妖精,我能不能做回真正的男人就看你了。”

輕輕的躺下,側身凝視著玉媚恬靜的睡容,在她臉上留下了一串細碎的吻。

他的手不停的顫抖,自從有女人以來,他還從來不曾如此激動,如此興奮,如此期待。

軒轅嚳滿心期待,心怦怦的跳,想是要逃出%腔似的。

好像真的有變化了。

“啟稟皇上,康泰王爺求見。”

就在他的遇望更加膨脹的時候,小凡子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像是晴天霹靂。

“可惡,什么時候不能來,偏偏這個時候。”

軒轅嚳惱怒的坐起,小凡子的一句話,讓一切都功虧一潰了。

又回到了原本,這么半天,他白激動了。

“皇上,是不是不見?”

小凡子瑟縮了下,雖然皇上一向隨性,可是現在這個時候一般都是處理政務的時候,每天這個時辰,必定會有大臣求見的,皇上怎么脫衣上.chuang了?

而且看扔在地上的衣服,皇上八成在欺負新來的那位姑娘。

真是可憐啊,遇上皇上這個千古大色.狼,他忍不住替那位天仙美.人捏把汗。

“讓他進來吧。”

軒轅嚳無力的向后一躺,并沒打算起身,反而臉上一抹邪氣的笑。

他將玉媚的褻褲扯下,故意扔在chuang前。

除了玉媚外,還有康泰王爺知道,今天他要讓王兄知道他依然威武勇猛。

“臣參見皇上。”

康泰王爺進殿后向軒轅嚳躬身禮道。

當小凡子說皇上在內殿的時候他就覺得肯定沒好事。

通常皇上處理政務都是在外殿的,可是他以為皇上已經不行了。

當走進來看到滿地的衣服時,他的臉開始發紅,皇上不是不行的嗎?而且皇后娘娘說要等皇上改邪歸正后才有解藥的,怎么皇上又玩起女人來?

“王兄免禮?王兄急著見朕所為何事?”

軒轅嚳無精打采道。

對于康泰王爺打斷他的好事,很是不悅,所以雖然在說著話,但是他的一雙手卻沒閑著,在玩著玉媚的秀發。

“皇上,先皇在世時曾言,每三年,各位王爺輪流守衛邊疆,如今三年期將至,是不是安排其他幾位王爺去替換四王弟,六王弟,七王弟,九王弟,十王弟幾人回京休養?”

康泰王爺打起精神,決定先辦好皇后交代的事。

“哦,有三年了嗎?”

軒轅嚳手頓了下,不甚在意道。

“是,三個月后就是六年期滿,上次因為皇上登基,幾位王弟就要報答皇上,并未回京,如今已是第六年,按說皇上應當派人去替換了,而且幾位王弟也到了適婚年齡,皇上也是時候指婚了。”

這是幾位王爺連夜商量的方案,先用一個正當的理由靠近,再見機行事。

“那王兄去安排就是,難道還要朕下一道詔書嗎?”

軒轅嚳漠然道。

當初也是太后怕太多皇子在京對他繼位不利,所以將那些有能力,有野心的全讓先皇整到外面了。

雖然如此一來,在京城的他省心了,但是這卻是大禍根,一直以來他都有些擔心。

只是幸好沒有任何消息,既然這樣,那他也可以將派出去的密探調回了。

“臣覺得有必要,只是人選如何定?”

康泰王爺知道皇上無心,他也沒指皇上一下子能精明起來,既然是兄弟,又是祖宗留下的基業,那他先分擔一點吧。

“這個,王兄可與眾位王弟商量,讓他們自己選吧,你們決定后再呈上來,朕批閱就是。”

軒轅嚳凝眉滿是不悅道。

“臣明白了,臣告退。”

康泰王爺抬首,欲看清chuang.上是誰,卻與軒轅嚳那雙鷹一樣的眼對上了。

他忙低首,這個皇上弟.弟,讓他很是迷惑,有時感覺他像鷹,像虎,有時又像熊,像狼,更多的時候像一只沒什么主見的家養的寵物。

“王兄,稍等,上次那個銷.魂散的效果如何?”

就在康泰王爺退至門邊的時候,軒轅嚳的一句話讓王爺跌了個四腳朝天。

“皇上,那、、那個銷.魂散還是、、還是不能用,臣從醉夕樓回來,整整睡了三天,到現在,還覺得雙.腿無力。”

康泰王爺面紅耳赤道。

“哈哈哈……王兄,你那晚是幾位姑娘侍候你?”

軒轅嚳大笑,可實際卻是納悶,他也吃了,可是除了流鼻血,竟然沒丁點感覺。

可是剛剛碰玉媚,卻有反應,雖然很少,但是卻比那銷.魂散管用多了。

“皇上,臣告退了。”

康泰王爺被軒轅嚳笑得面紅耳赤,經過這次之后,只怕王爺也不敢再外去尋.歡了。

看著王兄離去,軒轅嚳慢慢靠回chuang.上。

心里萬般糾結,難道是邊關有異常了?為何王兄如此著急?

六年了,幾位王弟那應該是人強馬壯了,他記得他們每人有三萬將士。

而他手中卻只有二十萬。

軒轅嚳在心里盤算著,有六位王爺在外,每人的配額是三萬將士,但是他們如果他們有異心,肯定會招兵買馬,那么這個三萬絕對要成倍的上翻。

說他不擔心是騙外人的,在其位當然要謀其政,縱然對太后有氣,也不能置江山社稷于不顧。

早在繼位之前,他便將自己私底下培養的人馬安插到了各位王爺的軍營之中,每隔三個月,他們便會將情報秘密傳給他,但是從上個月傳來的情報上看,并沒有異常。

在腦中將各王爺的勢力做了個對比,軒轅嚳心中大驚,忙披衣起身,讓小凡子研墨。

他在紙上畫了個兵力分布圖,再為自己手中的二十萬大軍做了個比較,心涼了一半。

“小凡子,傳朕旨意,請驍騎將軍速速入宮。”

軒轅嚳放下筆,負手在殿內走來走去。

只是不知道他在急什么。

一直到小安子來請示皇上何時用午膳,他才停下腳步。

“再等等。”

軒轅嚳似乎這會才想起里面chuang.上還睡著個人。

走進內展,解.開了玉媚的睡穴,心思又被眼前的美.人吸引了。

“妖精,你到底是誰?朕看著這張臉為何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軒轅嚳低喃著,手輕輕的滑過她的眉毛,陡然一驚。

“難道你、、”

他想起來了,那個丑八怪皇后,除了一張臉很丑外,其他的位置很好,尤其是眼睛。

猛然驚醒,怪不得他覺得妖精這雙眼似曾相識,原來竟是像姚夢露,可是那場大火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軒轅嚳眼中滿是疑惑,不著痕跡的拔開玉媚右側的秀發,露出了圓潤的耳朵。

在那耳根后,竟然有一枚紅色的痣。

軒轅嚳的手僵住了,臉色更是難看,若不是那次**時不經意看到的這個小紅點,只怕,他又要成為戲弄的對象了。

好你個姚夢露,好你個沈弘文,竟然合起伙來玩.弄朕。

軒轅嚳心頭的火狂燒,他真想下令立即將沈弘文抓起。

但是這張沉睡的容顏讓他將心中的那把火化成一種動力。

他可以猜測到,當日醉夕樓的那個男人必定是沈弘文,只有沈弘文對他過去的事才會那么清楚。

好一個能知過去未來,沈弘文,你夠厲害,朕竟然輸給了你。

軒轅嚳眼中的怒火緩緩隱去,變成了一股狂烈的遇望。

他低首狠狠的咬上那抹紅唇……

“痛、、”

玉媚正在做著一場**的美夢。

在夢中,一個天使般的男子向展開了雙臂……

眼看就要吻到天使美男的唇了,卻見一陣陰風吹來,天使美男竟然不見了。

“好痛、、放開、、”

玉媚驚恐的睜開眼,看到的竟是軒轅嚳滿是邪氣的俊臉。

“唔……你……”

玉媚用手將軒轅嚳推開了一點距離,可是剛張口,他又侵了過來。

軒轅嚳的火氣轉.化為需索的吻,他腦中有憤怒,還有嫉妒。

這一年他們都在一起嗎?

這張**人的紅唇沈弘文可曾嘗過?

她為什么要到青.樓做妓、女?

而沈弘文,那個高傲的御前侍衛,竟甘愿做龜.公,是為了她嗎?

陣陣怒火化為無度的索求。

一年了,她不但站起來了,而且還換了一張妖精的面孔,這是面具嗎?

“軒轅嚳,你瘋了……好痛……”

玉媚雙手用來推遠咬她的這只瘋狗,有這樣親人的嗎?她感覺他在咬她的臉,只怕臉上都咬掉皮了。

“妖精,朕想要你?”

軒轅嚳滿意的看著玉媚臉上的牙印,看來這張臉到是真的,只是她是如何辦到的?

難道當初那張丑顏只是為了騙他?

“要什么要,你都不是男人了,你用什么要?”

玉媚都氣炸了,雙手揉著臉惱道。

“那可未必哦。”

軒轅嚳邪氣的笑著,拉著玉媚的手放至他身上。

“神經病,摸了難道……”

玉媚的話卡在喉嚨里,她不敢置信的掀開被子。

“不可能的……明明……”

軒轅嚳也想不到會有這意外的結果,剛才他只想著狠狠的修理她,卻沒想到那個竟奇跡似的復活了。

“啊……”

玉媚抱頭尖叫,明睿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是說要解藥的嗎?

“妖精,看來你比那銷.魂散還管用?”

軒轅嚳得意的笑,傾身咬住了玉媚帶血的**。

她的血很甜,而且很**人,他從來不知道自己是如此嗜血的。

又是用力的咬,將那帶著甜味的鮮血舔入口中,感覺身.體里更是熱血沸騰。

玉媚已經石化了。

明睿能知過去未來的,而且他紙上說讓她帶他去拿解藥的,為什么?

這才幾天的時間,為什么他竟然就好了?

而此時,在墨云山脈的明睿不停的打著噴嚏。

“師傅,露兒與沈兄這會應該到了京城吧?”

姚智文坐在明睿身邊,他突然很想回京。

“應該是吧。”

明睿說著閉目冥思。

“糟了,我竟然漏了這點,這下子,丫頭要將我恨死了。”

明睿睜開眼后苦笑。

“師傅,怎么了?您為何說露兒會恨死你?”

姚智文不解的看著明睿,師傅雖然能知未來,但是他卻從來不說,唯有露兒的事,他才透露一二。

“或許是天意吧,為師竟然忘記丫頭因服食了太多藥物,她本身便是一種萬能的解藥,唉,天意不可違。”

明睿嘆息道。

他沒想到軒轅嚳竟然會吃玉媚的血,這是一大失誤,恐怕所有的一切都要變了。

“師傅,您不是說露兒會給黎月族帶來新生嗎?”

姚智文更是不解。

“人的劫數雖然是天定的,但是過程卻是會隨時變幻的,人的主觀意識與毅力,信念會改變命運運行的軌跡,這也就是古人常說的,人定能勝天。”

明睿說著又緩緩的閉上了眼。

“師傅,那露兒會有危險嗎?”

姚智文急道。

“會,這就得看那個男人對他是什么樣的心態,阿文你回京吧,你應該能助她一臂之力。”

明睿嘆息道。

明睿心里很是失落,他這個先知又錯了一件事,第一件是當初黎月族的災難,因他的失誤,枉送了數百條命,而這次,又錯了,看來他再也不配長老了。

“妖精,老實說,是不是你對朕下**了?”

軒轅嚳慵懶的笑看著身側的落美.人。

他現在并不急著將好吃下,他要慢慢的,一點點的,將她拆吃入腹。

“要是我下**,這會它能站起來嗎?”

玉媚恨恨的瞪著軒轅嚳,這家伙莫非是銀蟲轉世,那藥竟然都不起作用。

如果她將瓶中剩下的都給他吃,不知道會是什么樣的效果?

“我覺得你就是那解藥,你看我們一坦誠相見,它就聽話了。”

軒轅嚳說著扯下之前隨便披上的外衣,露出了強壯的肌肉與滿是力量的腹股。

“軒轅嚳,你敢脫我衣服?我們可是有約法三章的?”

玉媚聽到軒轅嚳那曖.昧的話,這才驚覺自己身無寸樓。

可恨,都是被這突發狀況嚇壞了,氣死了,氣死了,怎么一覺醒來這世界又變了。

玉媚沒心情去罵欠揍的軒轅嚳,她只想去看看藥瓶里是不是還有其他的紙條。

她要弄明白這是怎么回事。

“妖精,你要去哪?”

軒轅嚳一手扣著玉媚的足踝,將她往懷中一帶。

“軒轅嚳,你再占我便宜,我就閹了你,看你還笑不笑得出。”

玉媚怒道。

早知道這么背,她就不應該回到這個紫薇殿。

“妖精,這火可是你挑起的,難道你不應該負責嗎?”

“你要*負責是吧?不就是讓他下去,沒問題,你確定要*負責嗎?”

玉媚揚起蓮足,邪.惡的冷笑。

她保管這一腳下去,以后再也不會起來了。

“你、、妖精,你太毒了吧?這可關系著你一生的幸福,你下得了腳嗎?”

軒轅嚳忙松開玉媚,這女人的狠他不是沒見過,一年前就差成太監了,這次他可不敢了。

“來人,傳宸妃娘娘侍寢。”

玉媚冷笑,幫軒轅嚳傳了宸妃。

她到現在還覺得自己是在夢中,只是夢中的天使男被惡魔男趕跑了。

“妖精,你真得希望朕寵幸別人?”

軒轅嚳斜倚在chuang.上有些不悅道。

“皇上,萬歲爺,你搞清楚,希望你以后眼睛看明白,那些女人才是你的老婆,你的小妾,姑娘我同你,確切點說,我們沒有任何男女關系。”

玉媚著裝后,回身一腳踏在chuang.上,一手挑著軒轅嚳的下巴,一點都不帶感情道。

“妖精,你真不后悔?”

軒轅嚳火氣大起,他就不信她對他沒丁點感覺。

如果沒有,她千方百計回宮又是為了什么?

“你當真不后悔?”

“當然不后悔,男人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你一個。”

玉媚不屑道。

“好,妖精,你若對朕沒丁點感覺,你能看著朕與別的女人歡愛嗎?”

軒轅嚳挑釁似的仰視著玉媚。

“怎么?想請我幫你畫**?”

玉媚邪氣的回敬,她不是沒看過A.片,還以為她像這里的傻丫頭一樣,臉紅心跳,羞的往地縫里鉆嗎?

“你要是有這興趣,我也不介意你畫。”

軒轅嚳當真豁出去了,不知道他究竟想搞什么?

“好,那你讓小凡子準備筆墨。”

玉媚收腳站在chuang前,正好可以看看妖妃有何不同。

“小安子,為林姑娘準備筆墨。”

軒轅嚳當真喚小太監筆墨侍候,只是小凡子此時并不在宮中。

“畫就畫,誰怕誰呀。”

玉媚輕哼,不就是**嗎,雖然她的畫技比不是國畫大師,但是畫個三.級的**還是沒問題的。

“宸妃娘娘到?”

不一會,小安子桌子剛擺好,還在研墨,那邊報宸妃已到。

玉媚鋪紙提筆,她要看看那個妖妃功力如何。

“臣妾磕見皇上。”

宸妃看到chuang.上錦被半蓋身.體的皇上,嬌羞道。

好像直接跳過了玉媚。

“愛妃,你不是埋怨朕多日不曾寵幸嗎?今天就由你來侍寢,只要讓朕高興,朕只寵幸你一人。”

軒轅嚳看似在與宸妃說話,但是那雙眼卻直瞄向玉媚。

“臣妾一定好好侍候皇上。”

宸妃喜道,那豐滿的**立即靠了上去。

“皇上,宸妃娘娘,麻煩你們稍稍忍耐一下,小安子這墨還沒研好。”

玉媚看著兩團抱在一起,煞風景道。

“無妨,你只要畫出重點就行了。”

軒轅嚳臉上掛著銀、蕩且得意的笑,他敢斷定,玉媚一定是吃醋了,她是故意的。

“好,那你們隨便吧。”

玉媚擺了擺手,將紙鋪好,雙手撐在chuang.上,一雙眼撐到極致。

只見宸妃脫衣鉆入了被中。

“咳,咳、、你們是不是應該將被子拿開,總不能讓我畫一chuang被子吧?”

玉媚故意道。

她就是要看看這兩人臉皮能有多厚。

“當然,有被子那就不叫.**了,那叫蓋被子睡.覺,愛妃,來吧。”

軒轅嚳惡心的喚著宸妃。

“皇上、輕點、、”

宸妃這女人,玉媚敢肯定,如果在現代也絕對是極品。

什么鳳姐,小月月全TM的要甘拜下風。

玉媚看著,而且還盯著軒轅嚳,一想到明睿那個根本就不管用的藥就恨得牙癢癢。

她看著妖妃俯下.身,看著那東西消失在視線里。

她忍著要將胃里東西吐出的惡心,拿起筆,很認真的畫著。

“一只小蜜蜂呀,飛到花從中啊,飛呀,飛呀……”

玉媚一邊畫一邊哼著兒歌。

“皇、、皇上、、”

“你做了什么?”

玉媚正畫得興起,卻聽到軒轅嚳驚恐的吼聲。

“皇上,臣妾……臣妾沒……”

“jian女人,你做了什么?”

軒轅嚳的吼聲更大,玉媚這才抬首,看著滿是委屈的妖妃與一臉火氣的軒轅嚳有些跟不上節奏。

他們這會不是應該XO嗎?

耳中不是應該聽著貓咪叫.春嗎?為嗎完全不是那樣的版本?

“皇上,娘娘,你們是不是演錯戲了?”

不明善的玉媚看著淚漣漣的妖妃提醒兩人道。

這回他們要拍的是配種的鏡頭,而不是‘捉奸’與怨婦的鏡頭。

“滾,滾出去,以后別再讓朕看到你。”

軒轅嚳飛起一腳,妖妃竟然被踹飛了。

玉媚忙低身,捂耳,她可不想被人肉炮彈打中。

只聽“砰”的一聲,**團落地了。

玉媚向后看,雖然是一團肉,但是那么遠又飛的那么高,估計也會很痛吧。

“妖精,你過來。”

黝黑鐵青著臉,向玉媚道。

“不好吧,男女授受不親,我現在是畫師,如果皇上對宸妃娘娘不滿意,我們再換就是了。”

玉媚提著黑色的畫筆,嘿嘿的后退。

她好像有點明白了,原來某人又成太監了。

哈哈哈……明睿這藥也太給力了,看來妖妃比她更能耐,哈哈哈……

若不是軒轅嚳鐵青著臉,玉媚真是哈哈大笑。

“妖精,只有你才是解藥對不對?”

軒轅嚳臉色黯淡,怎么會發生這種事,以往只要嬌無那那**往他身上一靠,他就熱血沸騰,可是現在……

他不依,他不相信,一定是妖精,是她下的魔咒。

“皇上,請你不要陷害我,我要是有那能耐,我早做神仙去了,還用得著被你荼毒。”

玉媚那叫一個得意,那叫一個愉悅。

“不過,沒關系,我再為你叫別的娘娘就是了。”

玉媚見軒轅嚳下chuang走來,忙扔下筆一溜煙的向外跑。

“妖精,你站住、、”

軒轅嚳挫敗的坐在chuang.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剛才還是挺起的,為什么?

“將這女人拖走。”

軒轅嚳無力的抬手,他放棄了。

他不丟人了,不讓妖精看笑話了。

“皇上,宸妃娘娘吐血了。”

小安子走過去看著滿眼怨恨的宸妃,不敢去扶,只得向軒轅嚳稟報

“送回去,讓太醫看看。”

軒轅嚳煩躁道。

這是什么情況,算了,他以后再也不做非分之想了,安心的處理好政事吧。

軒轅嚳走至玉媚搭起的桌邊,看著上面一馬一豬,哭笑不得。

敢情這就是她畫的**。

不過,忽略動物不說,這、、這還真是剛才宸妃做的動作。

軒轅嚳拿起畫,他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現在在玉媚眼中就是這么個動物,馬,而且還是種馬,看來她對他的印象真是非常不好。

小妖精呀小妖精,你當真是姚夢露嗎?

軒轅嚳拿著畫到了外殿,心里有很多疑惑。

銀月宮失火,宮中除了姚夢露主仆,再無人口失蹤,那么那四具焦炭的尸體又是從哪來的呢?

坐在龍椅上,軒轅嚳心里火氣慢慢平息了,如果有軒轅嚳的幫忙,那尸體不是問題,而且要將人帶出宮也不成問題,只消將那天的出宮紀錄重新調出來,應該能查到蛛絲馬跡的。

但是似乎已經沒有必要了,他覺得世上沒有這么多的巧合。

唯一讓他想不明的就是她那張臉,為何突然從人見人吐的丑八怪變成了傾城的美.人?

她能站起來,重新走路,他不意外,畢竟她是很努力的接受治療,而且也站了起來。

就是那張臉讓他弄不明。

“皇上,現在有十位嬌滴滴的美.人,你是要一個個一個來呢?還是決定一起NP呢?”

軒轅嚳正在思索,外面玉媚笑盈盈的聲音卻傳了進來。

“NP?”

軒轅嚳低喃,這或許又是她的語言。

如果說她是姚夢露好像又說不過去,難道說這一年她在黎月族接受治療?

軒轅嚳心思飛轉,黎月族幾十年前就被驅逐去了銀焰國境,難道說他們又回來了?

在宮里悶得夠久了,看來是時候出去走走了,順便再去幾位兄弟管理的邊境去看看,或許能有些意外的收獲。

軒轅嚳心里有了主意,這才抬首笑看著玉媚領進來的數十位妃嬪。

“你們都退下吧,朕現在有要事處理。”

軒轅嚳凝視了玉媚良久后向眾妃揮手道。

眾妃本是滿懷希望來的,這會見皇上要走,雖然不敢表現不高興,但是那眼中的失望都是顯而易見的。

“臣妾告退。”

“喂,喂,你干什么?你不是發.情期到了嗎?你看……”

“所以你就找了這么多來給朕配種。”

軒轅嚳一點都沒有生氣的樣子,反而帶著邪邪的淺笑。

玉媚傻眼了,她以為聽錯了,軒轅嚳剛才說什么來著?

配種?難道他終于覺悟了?

“小安子,今日來紫薇殿的妃嬪各賞錦緞十馬,珍珠耳墜一對。”

軒轅嚳看著不太想離去的后妃們道。

“謝皇上賞賜,臣妾磕謝龍恩。”

眾妃嬪又道。

在宮中,其實珠寶什么的沒什么大用處,但是這些妃嬪皆來自煙花之地,皆是因為貧窮被人買賣的,如今有賞,對他們而言,也是喜事。

男人相對來說,不算什么,銀子那些東西比較實在,眾人也就歡歡喜喜的離去了。

“妖精,你畫的不錯,看來你很適合畫**。”

軒轅嚳手畫著玉媚的畫左側唇角翹起。

“咳,算你識貨,不過你當真不需要發.泄……”

“你剛才也看到了,它又倒下去了,我覺得這與你有絕對的關系。”

軒轅嚳向玉媚招手,玉媚沒太反應過來,竟然走了過去。

“妖精,朕親了你,抱了你,摸了你后,它就正常了,但是你離開后換成宸妃就又軟了,你敢說這與你無關嗎?”

軒轅嚳將玉媚拉入懷中,讓她坐在他腿上。

玉媚有些心虛,并沒意識到這姿勢很不正常。

“不可能的,那一定是你的心理作用,你、、你別胡說八道。”

她還在納悶呢,按說明睿的藥不會出問題的,看來這藥很懂人性,故意要讓軒轅嚳難看。

“妖精,現在只怕整個后宮都知道朕不行了,你說怎么辦?”

軒轅嚳的頭擱在玉媚肩上,滿是委屈的道。

“你的不行,估計也是在眾人的意料之中,誰讓你將后幾十年的都消耗凈了呢。”

玉媚可是一點不心疼,這就叫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妖精,我這么慘,你就不能安慰一下嗎?”

軒轅嚳說著竟趴在玉媚肩上嚶嚶低泣。

玉媚渾身顫抖,感覺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難道男人不行了,荷爾蒙分泌也失調了?

怎么軒轅嚳突然這么娘呢?還……還哭了起來。

“軒轅嚳,你能不能男人一點,別這么……”

“55555……妖精,我已經不是男人了,在你心里,我現在是不是同小凡子他們沒區別?”

玉媚不說還好,一說軒轅嚳更是眼淚鼻涕的都出來了。

玉媚的脖子僵住了,她怎么感覺側頸濕濕的,粘粘的,軒轅嚳不會那么惡心吧?

“你、、你真哭了?”

玉媚的手伸至側頸,也不知道是眼淚還是鼻涕,感覺超惡心,她想起來,可是軒轅嚳,不但腦袋回在她肩上,就連雙手都……

可惡,他的一雙手竟然還在占她便宜。

“軒轅嚳,你再給我裝,松開,松開……”

玉媚火大的吼著,用力扒著那兩只狼爪。

“5555……妖精,你好狠的心,倫家、、倫家現在都不是男人了,你……你怎么還那么小氣……”

軒轅嚳手雖然松開了,但是卻扭捏的向玉媚拋著惡心的媚眼。

剛落地的玉媚重心不穩,竟然撞到了龍案。

“痛、、軒轅嚳……你……”

玉媚揉著腰眼,向軒轅嚳咧嘴。

混球軒轅嚳,她做了兩輩子女人了,都沒用過倫家,他卻這么惡心的話的脫口而出。

這丫.的不做女人真是太可惜了。

“妖精,以后、、以后我們就姐妹相稱好嗎?”

軒轅嚳像是抽風一樣,竟然越說越帶勁。

“好啊,那你叫聲姐姐來聽聽。”

玉媚忍著痛,咬牙道。

“媚姐、、”

軒轅嚳那水汪汪的‘大眼’,向玉媚羞澀道。

“砰、”

這次玉媚硬生生的栽倒在地,暈了過去。

軒轅嚳那閃亮的黑眸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他總算找到這女人的弱點了,哈哈哈……

他將玉媚抱上龍chuang,蓋好被子后,向小安子交代道。

“傳司繡房的尚宮,朕要趕制幾身女裝。”

軒轅嚳話一出,小安子像被雷劈了一樣,呆得半晌沒反應,還是軒轅嚳第二次吼,他才驚恐的跑出去。

看著chuang.上的玉媚,軒轅嚳好像不放心,竟然又點了她的穴道。

司繡房的尚宮來的時候,正好驍騎將軍也來了。

“愛卿,你在御書房等朕,朕稍候便到。”

軒轅嚳向驍騎將軍道。

驍騎將軍應聲而去,尚宮則在一旁等著軒轅嚳的吩咐。

“李尚宮,你看十日內能不能為朕趕幾身女裝,一般的普通的即可,不需要繡龍繡鳳。”

軒轅嚳很平靜道。

但是尚宮的表情比小安子還夸張,嘴張著半天愣是合不上。

“李尚宮,沒聽見朕的話嗎?”

軒轅嚳風.騷的笑看著尚宮。

“奴婢聽見了,是、、是皇上要做女裝嗎?”

李尚宮顯然三魂七魄還沒歸位,說話都是斷斷續續。

“對,一般的女裝就行,另外再為林姑娘也做幾身,你看看需要量什么的,盡快。”

軒轅嚳很淡定,看不出來有任何玩笑的成份。

“是,奴婢明白,皇上的尺寸奴婢們都知道,毋須再量,但是林姑娘要量一下。”

“嗯,她正在里面睡著,你們去量吧,盡量動作輕點,別吵醒她。”

軒轅嚳頭轉向里面道。

尚宮點首,心里卻像揣了個刺猬似的。

吩咐完畢后,軒轅嚳即離開了紫薇殿前往御書房。

尚宮在軒轅嚳走后許久才醒神,只是仍然不太敢相信,還當是自己在做夢。

御書房里

驍騎將軍南宮飛虎正在等候軒轅嚳。

“小凡子,你在外面守著,任何人不得來打擾。”

軒轅嚳腳步疾走,在御書房外停下,向小凡子交代道。

“奴才遵旨。”

軒轅嚳一入御書房,即果斷的將房門關上。

“臣南宮飛虎叩見皇上。”

驍騎將軍向軒轅嚳禮道。

南宮家世代為將,自軒轅氏開國以來,即是皇上的親信,國家的支柱,皇上的軍隊就是由南宮家統領的。

“平身,飛虎,南疆那邊可有消息?”

軒轅嚳坐下后即道。

“回皇上,目前還沒有,但是二個月前臣在赤烏國的弟.弟帶來消息,赤烏國在大規模練兵,只是六王爺好像并不在意,依舊夜夜笙歌。”

南宮飛虎回稟道。

“今日王兄突然到宮中向朕提起交接時間已到,朕猜想是不是有何變動,飛虎,依你看,這三個月里會不會有狀況發生?”

“如果皇上不下詔書交接,自然不會有變化,但是如若皇上下詔書,則很說。”

南宮飛虎很誠實道。

“朕即位已有三年,也是時候出去走走了,朕離開后,京城的安危就交給你了。”

軒轅嚳起身,拍著南宮飛虎的肩道。

“皇上要去南疆?”

南宮飛虎驚問。

“應該是,不過你不用擔心,朕會平安的,你只需要替朕守著京城,只要朝中無異常,朕都沒什么好擔心的。”

軒轅嚳唇角是怡然的笑。

三年了,轉眼三年就過去了,他這個放蕩皇上是該做出點成績了。

“臣會派驍騎營的將士隨侍保護。”

南宮飛虎道。

驍騎營是由南宮飛虎親自訓練的忠心之士,全營有五百將士,但是這五百人可抵千人用。

“那倒不必,你只需要派五十個人小心的跟隨,若有需要,他們再動手。”

軒轅嚳極自信道。

“是,臣這就去準備。”

“不急,至少還能悠閑半個月吧。”

軒轅嚳笑著,自書柜中間的暗格中拿出了兵符。

玉媚醒來的時候感覺全身酸痛,像是被人用車輾過的一樣。

又見軒轅嚳坐在chuang側一臉猥.瑣的看著她,心中大駭,這昏君莫不是又趁她睡著的時候占便宜了。

忙踢飛被子,見衣服完好,不免有些疑惑。

“妖精,我即使想也不行啊,你何必時時防著朕呢?”

軒轅嚳可憐兮兮的看著玉媚道。

“身邊就有一只狼,不防你防誰,不跟你廢話了,我決定搬到宸妃宮中住,你,別再折騰我了。”

玉媚從chuang.上滑下,感覺腰是像被人擰斷了一樣,忙用手去按,更是痛得不行。

“都淤血了,得找太醫看看。”

玉媚拉起衣服,看到腰眼處的淤血猛然想起軒轅嚳發嗲的樣子。

“不用了,皇上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去找點藥涂抹即可,就這樣了,你不用送了,我認得路。”

玉媚按著腰,逃命似的離開了紫薇殿。

活見鬼了,要不他就是吃錯藥了,怎么如今這說話的神情那么像女人?

玉媚一路往紫宸宮,一路糾結。

本來她是想進宮來收拾軒轅嚳的,沒想到卻被她嚇著了。

她到紫宸宮的時候,紫宸宮安靜的有些詭異,她輕手輕腳的走至宮內,卻聽到嚶嚶的哭聲。

“請問有人在嗎?”

玉媚在前院遲疑了會,還是抬腳跨了進去。

她怕惹得某人不高興,因此很禮貌的用手在敞開的門上敲了敲。

“進來。”

等了好一會,才聽到宸妃的聲音。

“宸妃娘娘,您之前不是說我可以來您宮中住嗎?不知現在還有沒有地方呢?”

玉媚走進去,見宸妃躺在chuang.上,愣了下,隨即笑問。

看來那一腳之力真是不輕,玉媚有點同情宸妃。

這就叫伴君如伴虎,她那么努力的討好黝黑嚳那昏君,到頭來還不是一樣當球飛出去了嗎。

“有,小蓮去將偏殿收拾一下,讓林姑娘住。”

宸妃臉色變得飛快,開始的時候還滿是怨恨似的,這會卻是喜上眉梢。

就在玉媚在紫宸宮吃香喝辣的時候,就在她與躺在chuang.上的妖妃互相吹牛的時候。

太后哭著來到紫宸宮找人。

“娘娘,不好了,太、、太后一路哭過來了。”

玉媚與妖妃正在磕著瓜子的時候,宮女一臉驚恐的沖了進來。

“太后來干什么?她不是一向看不起我們的,難不成知道本宮受傷了,來貓哭耗子?”

妖妃戲謔道。

“你這兩只狐貍精,你們將皇上怎么了?”

玉媚也奇怪,按照相爺老爹的計劃,太后不是應該出宮了嗎?

真是要命,這幾天只顧著與妖妃混,忘記這茬了。

“太后,您找皇上應該去紫薇殿吧,怎么來這了呢?”

為了與妖妃混熟,玉媚起身擋下太后道。

“你這兩個狐貍精,皇上呢?哀家的兒子呢?”

太后氣得上前要來打人,當然,玉媚看出她是要打妖妃,但是現在非常時期,這一打事情可就沒那么好辦了。

“紫薇殿里根本不是皇上,你們同哀家去紫薇殿說個明白。”

太后拽著玉媚,而太后的宮女則過來拖妖妃。

太后的人,誰也不敢動,可憐妖妃的纖腰學沒好,這會又雪上加霜。

不明所以的玉媚與妖妃二人被大隊人馬‘押’到了紫薇宮。

“太后,您讓我們來看什么?皇上都不在宮中……”

“玉兒,我在這呢?”

這聲音是從一個低首刺繡的宮女口中發出的,當即將玉媚雷得個外焦里嫩。

她揉眼再揉眼,沒錯。

那張臉是軒轅嚳的,但是那……那身子,那手……

“太后,這、、是公主回宮了嗎?”

玉媚小心翼翼的問,她感覺事情好像真得大條了。

“那……那是皇上嗎?”

被人架著的妖妃,顫抖的看著扭著向這邊走來的-軒轅嚳。

“唉呀,可不是朕嗎?朕昨晚做了個夢,夢見朕變成女人了。”

軒轅嚳一手側放在臉頰做嫵媚狀。

“砰、砰、、”

連著幾聲,玉媚看到包括太后在內的女人.大多都倒下了,尤其是妖妃,竟然還口吐白沫。

“軒轅嚳,你鬧夠沒有,這樣男扮女裝很好玩嗎?”

玉媚看著走過來的軒轅嚳抬腳就抬在他那亂扭的俏#上。

“妖精,既然做不成男人了,那我就做女人好了,反正也沒什么區別的。”

軒轅嚳一個踉蹌,但是足盤很穩,竟然沒有摔倒。

“軒轅嚳你當真不做男人了?”

玉媚看著被扶起的太后,依舊沒有醒來的跡象,一腳將他踹倒在地,爾后用腳踩著他塞了饅頭的%道。

軒轅嚳搖首。

“我想做男人,可是做不了,而且,我發現做女人也不錯,今天早朝時,眾臣看到我都很驚.艷。”

軒轅嚳眼里閃著妖嬈的光芒。

“你不是要告訴你今天早上穿這樣去早朝了?”

玉媚可以想象得到金鑾殿上肯定倒下一片,估計朝中上上下下全部都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

“對啊,你爹、、你爹真是老色鬼,竟然要上來脫我衣服。”

軒轅嚳紅著臉做嬌羞狀。

“很好,我看你已經沒救了,改明個你去練葵花寶典吧,這皇上換個人來做比較合適。”

玉媚松開軒轅嚳,走至紫薇殿內,拿出了很有威力的尚方寶劍。

“妖精,你……你要做什么?”

軒轅嚳本能的護著下.體,他太了解妖精了,這女人不廢了她,她不會罷休的。

“幫你做一個完全的女人。”

玉媚揮劍,看著軒轅嚳..就往下刺。

“啊……救命啊……”

軒轅嚳尖叫,滾至一旁,爬起身就跑。

“軒轅嚳,你TM真不是男人,什么不好學,非要去學‘銀劍’,老娘我這么辛苦……”

玉媚一路追,一路罵,兩人竟追出了皇宮。

“呼,好累,你個混球,有種你別跑……”

玉媚手提著劍,指著在前面喘氣的軒轅嚳咒道。

“妖精,你放下劍,我就不跑了。”

軒轅嚳故意站起朝玉媚拋了個媚眼。

玉媚看著‘玉樹臨風’的軒轅嚳,感覺有一點不對勁,這男人好像在**她。

“算了,你愛跑便跑了,反正不想搭理你了,最好你別在回來。”

玉媚感覺到一種危險的氣息再靠近,也不再追了,準備打道回府。

所有的都計劃好了,沒想到,這節骨眼上,軒轅嚳卻來這一招,氣死人了。

扔下劍,剛轉身,就感覺頭頂有殺氣,想貓腰撿劍已來不及了,只好咬牙硬接。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古言小說
  3. 穿越小說
  4. 古代修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