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俠以武

更新時間:2019-11-11 15:48:32

俠以武 連載中

俠以武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酒醒夢 分類:仙俠 主角:江無雙,楊小丫

主角江無雙,楊小丫小說_《俠以武》是酒醒夢最新完結的武俠小說,作者文筆極佳、強烈推薦。若你武功蓋世,天下間沒人是你一招之敵,你會選擇歸隱山林還是游樂人間?若你武功蓋世,路遇一男子,因妻兒數日未曾吃過飯而劫財殺人,你該怎么辦?若你武功蓋世,當朝皇帝覺得你為一個巨大的威脅,派兵圍剿,殺了這些兵馬,又將有多少人家妻離子散……若你武功蓋世,覺得皇帝昏庸無道,斬其首級,卻讓天下陷入亂世……俠者,以武犯禁,得益者眼中為俠,受害者口中辱罵……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金鑾殿中,文武百官左右低聲議論著,他們沒想到今天朝堂上一下子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先是說開國元勛,九大將軍之一的郎子峰勾結縱橫幫,已經被滿門抄斬了。又是說信封是偽造的,先前站出來幫皇上說話的周夫子,站出來證明郎將軍信封上的字跡是假的,最后又掏出另一封信,說王莽夫的字跡是真的,局勢也是瞬息萬變。還有就是這個王莽夫,沒想到準備的這么充分,一點也不像一個莽夫的樣子,不知道他接下來要怎么應對呢?

“哦?”王莽夫輕輕皺了皺眉頭,看著周夫子說道:“給我來看一下!”說著拿過周夫子手中的那封信,眼神一縮,這確實和他早年的字跡有些相似,內容也正是自己所寫,要縱橫幫和郎子峰多加聯系。但自己所寫給縱橫幫的那封信,包括郎子峰寫給縱橫幫的信,都不是本人親筆所寫,均為代筆,可這封信,明顯是有人可以模仿而成!

見到王莽夫半天不出聲,趙公公得意的大喝一聲道:“攝政王大人,你為什么不說話了?是心虛了嗎?”

“哼!”王莽夫冷冷的看了一眼趙公公,轉身對著周夫子說道:“老周啊,你多少年沒有見過我寫的字了?”周夫子聞言一愣,眼神思索了一下,一把抓回王莽夫手中的信紙,仔細端詳了半天,抬頭疑惑道:“王魯,你之前的筆跡不就是這個樣子的嗎?”

“唉!”王莽夫嘆了口氣,問道:“上一次看見我的字跡是什么時候?”

“先皇還在世的時候!”周夫子說完自己一愣,突然抬頭看向王莽夫。

王莽夫又嘆了口氣說道:“自從先皇駕崩之后,讓我當攝政王幫助陛下處理朝政,批閱奏章。可我那個字跡,著實有些上不了臺面,就和你現在手中拿到的那封信上的字差不多。于是我苦心練字,這么多年過去了,過去的這種字跡,早就不知道怎么寫了。”說完王莽夫抬起頭,說道:“陛下那里應該是和太傅大人一樣吧,只見過先皇時期我留下的筆跡,因為我處理完的奏章都還給各位大臣了,陛下若是不信,可以將這封信給諸位大臣傳閱一下,看看老臣說的是否屬實!”

“哼!攝政王大人!”趙公公此時開口了,說道:“你說你忘了之前的字跡怎么寫了,誰又能證明?”

“行了!”王莽夫把手一揮,喝道:“你拿到了這所謂的證據,想必一定是有人提供給你的吧?讓他過來吧,我來看看,是誰能這么熟悉我之前的字跡!”

“對!”小皇帝見王莽夫漸漸要掌握住了局勢,趕忙說道:“我們還有證人,快傳證人!”看見小皇帝驚慌失措的模樣,周夫子心中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宣證人進殿!”一旁的趙公公高聲喊道。話音落下沒多久,兩名士兵就帶著一名身穿藍色大褂的中年男子進了金鑾殿,帶到前面。這名身穿藍色大褂的中年男子在路過王莽夫的身后,眼神一縮,明顯有些慌張。

“攝政王大人!”趙公公開口道:“這就是我們的線人,就是他將郎子峰和縱橫幫勾結的證據交給奴才的,攝政王大人不是曾今在縱橫幫中習過武嗎?你來看看,他是不是縱橫幫的人?”

“不用了!他是縱橫幫的人!”王莽夫擺了擺手道:“我認識他,李峰名,我在縱橫幫時的師弟,當年在幫派之中與我也算情同手足,我們一起習武,一起練功,沒想到啊!”

“沒想到什么?”趙公公笑著說道:“沒想到當初情同手足的師弟,如今竟然出賣了幫派,出賣了你?把你勾結縱橫幫的事情曝光了出來?攝政王大人,這縱橫幫本來也是朝廷的合作門派,可為什么這縱橫幫自打先皇駕崩之后,直接拒絕了給朝廷輸送培養人才。攝政王大人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哼!縱橫幫的事情我怎么知道!我自打大武朝建朝以來,與縱橫幫再無聯系!自打先皇駕崩之后再也沒離開過京城!”王莽夫眼睛一瞪,繼續說道:“少扯遠話題!此人雖是縱橫幫之人,可誰又知道這是不是縱橫幫的一個陰謀?通過他李峰名來挑撥離間,先是害死了開國九大將軍之一的郎子峰,接著又來誣陷我,想使我大武朝陷入內亂!”

“諸位!我有話要說!”一旁的李峰名突然開口道:“關于縱橫幫的一切事情我都清楚!當年先皇駕崩,他王魯秘密聯系縱橫幫,說要縱橫幫脫離朝廷,將來自己培養人才!”

“胡說!”王莽夫大怒,沖著李峰名喝道:“你區區一個一流武者,能知道這么多幫派秘聞?無非就是仗著當年和我一起學習時,學會了我的筆跡,就敢在此大放厥詞!”

“哈哈哈哈!”李峰名也大笑:“當你親切的稱呼我為峰名師弟,現在位高權重了,就叫我區區一流武者了?還有,你敢說那封信不是你寫的?”

“有何不敢?”王莽夫喝道:“我王魯在此發誓!我若是寫過這封信,就讓我終生武學不得寸進!”說完心里道:反正不是我動筆寫的信,也算不得我寫的。

“你——!”李峰名沒想到王莽夫直接當場說下這種話,神情一慌,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到是你!”王莽夫喝道:“你敢發誓說那封信不是你仿照我的筆跡嗎?”

“我……”李峰名更慌了,忙看向站在上面的趙公公,不知所措。滿朝文武看見這一幕,一片嘩然。

“太傅大人!”王莽夫轉身對周夫子問道:“不知道你是否習得浩然震心吼?”周夫子聞言,點了點頭,說道:“習得,但是我還未練得太熟,不知道其功效如何。”

“沒事!區區一個一流武者,相信太傅大人還是能夠震懾住的!”王莽夫對著周夫子說道:“太傅大人請吧!”李峰名聽到浩然震心吼的時候,就驚慌失措,這浩然震心吼是儒禮軒的鎮派絕學之一,可以震懾比自己武學境界低的人。

“浩然震心吼!”周夫子怒喝一聲:“李峰名!”只見一道浩然罡氣罩住了李峰名,李峰名聞聲渾身一抖,然后呆呆的低聲答道:“我在……”

“好!李峰名,我問你。”周夫子揚了揚手中的信紙,對著李峰名問道:“我手中這封信,可是攝政王大人所寫!”

“不是……”李峰名呆呆的說道。

“那這封信可是你仿照攝政王大人筆跡所寫?”周夫子又揚了揚手中的信紙問道。

“是……”李峰名繼續呆呆的答道。聽到這句話,滿朝文武一片嘩然,議論紛紛,小皇帝的臉色也一下子刷白,趙公公臉色也不好看了,而李峰名好像有些回過神來,又繼續開口說道:“但是那封信本來就……”王莽夫聽到這里,趕忙高聲喝道:“好你個李峰名!陷害了郎子峰將軍,現在又想陷害我!縱橫拳——縱橫天下!”說著一拳打出,一道黑色的罡氣凝成一個拳頭,撲騰著撞向李峰名的身上,李峰名直接被打飛了出去,在空中“噗——”的一聲,吐了一大口血,落在地上,沒了氣息。

“攝政王大人!你干什么?”趙公公一下子吼道:“你這是殺人滅口!”

“我殺人滅口?”王莽夫看著趙公公道:“我還要殺了你!就因為你聽信了這縱橫幫的奸計,才讓郎子峰將軍含冤而死,滿門被斬,若不是你這個佞臣向陛下屢進讒言,陛下會下旨將郎子峰將軍滿門抄斬嗎?今天,本攝政就要殺了你這個佞臣!”說著王莽夫開始運氣,準備出手斃了趙公公。

“住手!”一旁的周夫子見狀連忙大喝道:“攝政王大人,你是要拆了這金鑾殿嗎?”說著走到王莽夫身邊說道:“此事,我也有責任,我確實沒有查清楚,也沒有勸陛下三思,我在此向你道歉。”然后又將內力逼成一條線,傳音跟王莽夫說道:“王魯,今日你是占了上風,但別以為我沒看出來,那封信,你應該確實是給過縱橫幫吧。”見王莽夫不說話,周夫子又繼續的傳音說道:“這樣,我不揭穿你,你也給陛下一個面子,別在這朝堂上動手,還有,這趙公公的來歷,我們回去之后,都該派人查查了,萬化神功,這個功法之前聞所未聞,而且他的武功也深不可測,萬一逼急了,狗急跳墻就不好了!”王莽夫聽了后,點了點頭。

“陛下!”周夫子轉身對小皇帝說道:“這次的確是老臣沒有勸導陛下,讓陛下誤信了這縱橫幫小人的讒言,損失我大武朝一國之棟梁,老臣猶感慚愧,想自罰一年俸祿,望陛下成全!”

“不是,太傅大人!”小皇帝一下子著急了,自己的老師在自己面前認錯,還要自罰一年俸祿,這怎么能行,趕忙開口道:“太傅大人,這事不怪您,是朕……是朕誤信了小人的奸計……”

“陛下!”一旁的趙公公急了,趕忙開口道:“陛下,不是您的錯,是老奴上了這縱橫幫的當啊,都是老奴的錯,老奴請求陛下,賜奴才一個全尸!”說著直接跪倒在地上。

“不行!”小皇帝連忙起身,要扶起趙公公說道:“趙公公,你從小照顧我長大,你可不能死啊!”臺階下的王莽夫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冷笑了一聲,一旁的周夫子趕忙向他使眼色,王莽夫這才開口道:“行了!陛下,你還年輕,誤信了小人的話也可以理解,這老奴才,既然陛下用慣了,那就留著吧!”說到這里,王莽夫停了一下,雙眼冒出一道火光,隨即開口說道:“但是,陛下你派去郎府的將軍可得好好審一審!真的是郎子峰將軍抗旨不尊,還是他亂傳圣旨呢?”

“可是,朕讓他接任渝州城守將軍了!”小皇帝遲疑了一下,開口說道。

“一個殺了戰功累累的將軍的人,有什么資格當渝州城守將軍!”王莽夫說到這里愣了一下,他想到這些年來自己好像有些太過鋒芒畢露了,于是開口道:“聽聞隨行的有太傅大人的得意門生,就讓他暫時代替渝州城守將軍一職,讓趙商回來,好好審一審!”聽到這話,周夫子愣了一下,但沒有說話,而小皇帝明顯有些猶豫,但是一旁趙公公扯了一下小皇帝的衣角,小皇帝只好開口說道:“好,就讓趙商回來復旨吧!沒有什么事情就退朝吧!”說完神情低落的揮了揮手。

“退朝!”一旁的趙公公開口道。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臣等告退!”還在看戲的文武百官沒想到事情結束的這么快,但也只能告退,行完禮之后,一個個出了金鑾殿,路上還議論紛紛,周夫子和王莽夫也一起出了大殿。

“行啊!”周夫子開口道:“懂得暫避鋒芒,禍水東引了?”

“呵呵”王莽夫笑著回答道:“你也不會拒絕的,不是嗎?走吧,回去查查,這皇宮內還有多少我們不知道的人!”

“是該好好查查了!”周夫子點了點頭。看著文武百官都散了,有些冷清的金鑾殿,小皇帝坐在龍椅上發著呆,突然咧開嘴笑了起來。

“我們失敗了呢!”小皇帝開口道。

“是啊!”趙公公點了點頭,說道:“看來我們計劃的不夠周密啊!”

“是啊!”小皇帝也繼續說道:“沒想到風聲走漏的那么快,他穿著父皇御賜的鎏金蛟龍甲,直接在朝堂上動手,著實是件麻煩的事情啊!可惜了趙商啊,我們為數不多能用的大將啊!”

“還有機會的,陛下!”趙公公開口道:“讓趙商先躲起來好了,而且他王莽夫確實是有勾結縱橫幫,只是我們發現王莽夫的信不是自己的筆跡,才叫李峰名模仿了王莽夫的筆跡重寫了一封,沒想到反而成為了其中的破綻,也是他王莽夫下手果斷啊!”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朕才能真正的掌握這大權啊!”小皇帝嘆了口氣。

“我們現在試探出了很多東西了!”趙公公低頭道:“明年等陛下舉行完成年禮,奴才還有東西準備著呢!”

“那就好……”小皇帝又笑了笑。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女主爽文小說
  2. 逆襲小說
  3.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