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兼職孟婆

更新時間:2020-01-04 23:20:54

兼職孟婆 連載中

兼職孟婆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辛二黑 分類:靈異 主角:秦子霖,小煊

《兼職孟婆》講述了主角秦子霖小煊之間的精彩故事,是作者辛二黑著作的靈異類小說。怨不止,道不通,七七過,魂生骨。奈何橋,輪回道,孟婆湯,忘情藥。魂魄若超過七七四十九天還不入輪回道,必生邪骨化為陰魔為禍。在身為“門引居士”的外曾祖的指引下,我與輪回道定下血契,終生要把冤死之魂送入輪回之門。我失去了8歲以前的記憶,從不知道自己的身體里竟然有著那個東西……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到了隔壁的聲控間,能聽到審訊室的聲音。

“這么晚了去工地干什么?”于隊厲聲喝問。

“我只是去提取樹的樣本,必須明確樹齡才能補充報告!我說了無數遍了!”

“竟然還行兇?”

“都說了我以為她是要偷砍樹的才攻擊她的。”鐘天文很疲憊,卻很激動。

于隊揪住他的領子,喝道:“少跟我裝蒜。說,呂馳的車是不是你動的手腳?我們在你的背包里發現了工具。”

“那些工具只是我撬工地圍擋用的!”

秦子霖打了個呵欠對我說,已經連續審了十幾個小時,一直是這樣的狀態,就是拒不交代。

我心里反而越發有些不安,他的回答毫無技巧卻無可挑剔。而且,我現在在意的是那樹根里的陰魔。

我想叫秦子霖一起出去吃午飯,他卻說還有別的案子要辦,還得熬一天。他敬業我是知道的,沒想到這么敬業。

“你不看新聞嗎?最近三家醫院都來報案,已經丟了三個嬰兒了。”他揉了揉眼睛說。

我義憤填膺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振作起來好好干,畢竟作為女人,最恨的八成就是拐賣孩子的人販子了吧。

接下來,兩天過去,我除了在醫院陪伴母親,別無其他事可干,找工作的事也暫停了。聽秦子霖說,因為沒有實際證據,很難證明鐘天文有謀殺呂馳的可能性,只能暫時以那天晚上故意傷害罪暫時羈押,等進一步的調查。該送去痕檢的證據也都送去了,至于他提取的許多樹的樣本也送到了大學的植物研究室尋求幫助。

而因為工程總負責人呂馳重傷,工程也暫停了。我擔心老李因為沒有工作生活困難,想著去看看他們,送點東西。老李卻在電話里婉拒了,直說不用,我也沒堅持。

去食堂打了飯,陪著媽媽簡單吃些,聊著聊著就聊到老李夫婦了。

我說他們實在可憐,年紀大了也沒個依靠。

我媽媽嘆了口氣說:“老李兩口子以前是有過一個兒子的,得病夭折了。后來,也就再沒生出來一個,實在可憐。”

我一驚,這我還是第一次知道:“那孩子死的時候,還是嬰兒嗎?”

“怎么會呢?是個半大小子了,十歲多吧,我還管他叫哥呢。”

我心頭好像是有根弦被緊了一下,隱隱感覺到一些不尋常的細節被我忽略了,但是我沒能把一閃而過的思緒抓住。

直到第三天,我在病房門口碰到了秦子霖。

“第四個!”他喘得厲害,“第四個嬰兒失蹤了。這回是鴻山醫院報的案!這個孩子是大明星白蕊的親姐姐的孩子,社會影響非常大,市局十分重視,恐怕你這邊的事得放一放了。”

他說完轉身要走,我卻一把拉住他說:“秦子霖!你等等!”

他停下來看著我,口氣有些歉疚的說:“我只是過來看看你,還得去詢問相關人員呢。”

我忽然有種奇怪的想法,非常大膽,非常可怕,那時候一閃而過的思緒忽然又回到我的腦子里,我對秦子霖說:“秦子霖,恐怕這一切都有牽連,你要是信我,就幫我做幾件事!”

秦子霖沒有說話,拉著我坐到走廊,耐心的豎起耳朵。他用行動告訴我,他是有多信任我。我莫名的覺得感動。

“大學那邊回復了。在鐘天文提取的樹根樣本上果然發現了血跡!非常淡薄,而且很復雜,經過他們專業的檢驗,居然有三種以上的血型!”秦子霖總是很有效率。

我馬上火速趕往銅鑼峽,我想,我如果猜測的沒錯,那么今天一定會看到那個!

果然,一小團幽藍幽藍的光在距離樹不遠的地方飄忽著,是個嬰兒的尸體……

我捂住嘴,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還是那么小,那么小的一個孩子啊……

但是,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如果還要挽回另外一條生命,就必須抓緊時間。我又飛速的趕往刑偵一隊跟秦子霖匯合。

在于隊的信任和支持下,我見到了關押在拘留室的鐘天文。

幾天不見,他顯得更加憔悴了,一臉的絕望和悲傷。

他看到是我,眼里還是有些愧疚的。秦子霖問他幾句話,他也沒搭理。

我想了想,才開口對他說:“鐘老師,我只是來告訴你結果的,你的判斷是正確的,那棵樹已經超過了1600年的樹齡,具有保護的價值,我想,有大學植物研究室的報告,那棵樹不會被砍掉的。”

他聽到這里,眼里終于放了光。

我知道是時候了,于是說:“鐘老師,我相信你沒有害人的心。我只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如實回答,就能幫助你自己。你在縣一中教書,跟銅鑼峽八竿子打不著,怎么會想著去保護那棵無名的樹?”

鐘天文沒想到我問的是這個,很自然的開口說:“我從老李那兒聽來的。他以前不是在學校收泔水嗎?有一天忽然很抱怨的在辦公樓大喊大鬧,說待遇太糟了要去工地。還說要去幫有錢人砍了千年老樹掙錢。”

聽到這里,我的猜測,才終于得到了證實。

深夜,老李左右看了看,警覺的拉開了房門。屋里的白熾燈閃了兩閃亮了起來,一臺小風扇呼呼呼的吹著。

里屋的李婆婆聞聲出來,小聲說:“吃飯不吃?”

老李搖搖頭說:“不吃了。藥喂了嗎?”

“喂了,睡著了。這個身體好,能活一段呢!”

老李坐在你風扇前,翹著二郎腿跺腳:“你啊,怎么去那個醫院弄?那兒可都是大富人大名人,眼下動靜可不小。這個不能留長久了!”

李婆婆有些驚嚇,臉色發白,忽然有了一絲狠毒:“那明天用完就解決掉!咱們,還是去鄉下找吧……”

老李的眼里閃著光,點點頭說:“是了!依照柳仙師的說法,再搞來一個孩子,就能滿七七四十九次血祭了,餅兒就快回來了,也不枉咱們辛苦。”

“回來就好了!”

兩個老人笑得眉眼張開,肌肉發顫,在他們的臉上找不到一個老年人的慈祥與安然,反倒是陰邪的撕裂的乖戾模樣,這一切都印在了門外一眾警察的眼里。

秦子霖咬了咬牙,一腳踹開木門,舉著槍大喊:“不許動!”

兩個老人哪里料到此舉,都嚇得趕緊往后室跑,結果這個獨立的小平房早就被刑警們包圍,他們破窗而入,一起上前將兩個老人制伏。

隨后,他們在屋子的地窖里,發現了一個男嬰,被喂了安眠藥正昏睡著,兩只小手上都是傷口,鮮血已經凝了褐色的痂,看著就讓人心疼。

接下來,秦子霖帶著幾個警察按照我說的位置到那棵樹下挖掘,果然挖出了一具已經開始半腐爛的嬰尸。蛆蟲鉆滿了小小的腦袋,蜘蛛在鼻腔里爬進爬出,尸身上有傷口,也有各種牙齒啃咬的印記,越看越叫人心酸難受。

事情越來越可怕,警方派出更多人力,征用了工地的挖掘機一點點的挖掘,清除,竟然沿著那棵樹的周圍,陸陸續續的挖出了多達10具嬰尸,有男有女,有帶著腐肉的,也有早就成了骸骨的,現場一片惡臭,慘烈的場景讓許多女警都哭了。

我等在刑偵一隊,等著他們對兩個老人的審訊結果。

秦子霖雖然幾天沒好好休息了,抓到了偷嬰的兇犯卻顯得非常興奮。我也知道,他肯定有一肚子的問題要問我。

而除了魂魄的事,我也沒有什么需要瞞他的。

“我一開始并沒有懷疑他們。直到我媽媽告訴我,他們曾經有過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我對他說,“那天,我看到李婆婆看著保溫室的嬰兒發呆,我還以為她是喜歡孩子。可是我現在一想不對啊,那里明明有很多夫婦帶著大孩子來看二胎孩子的,她如果是真的懷念自己的孩子,不是那些活蹦亂跳的十歲左右的男孩更能惹起她的回憶嗎?于是那一刻,我就懷疑,他們來醫院看我媽媽只是幌子,他們是來偷孩子的。”

還有這一點,我沒告訴秦子霖的,就是在聽到他說鴻山醫院丟了第四個孩子之后,我立刻把李婆婆可能是偷孩子這件事聯想了起來。我雖然不知道之前被偷走的孩子到底做了什么用處,但是既然偷了第四個孩子,也就意味著第三個孩子已經用完了……所以當我看到那個魂魄的時候,終于肯定了我所有的猜測。

秦子霖點點頭,繼續問我:“這個只是懷疑的開始吧?后來呢?”

我繼續說:“我讓你查的老李的時間線怎么樣?”

秦子霖說:“跟你想的一樣,確實是棟梁集團承接這個項目的第二天,老李就在縣一中大鬧一場并辭職走人。轉而就到了工地上做煮飯的工作。”

我呼出口氣,說:“是了。他知道如果開始動工砍樹,那么這些嬰尸遲早會被發現,所以趕緊辭職來這里看著,并且以他對鐘天文這個老學究的了解,知道他肯定會拼死去保護這棵千年老樹。于是他煽動了鐘天文。如果我沒猜錯,那次呂馳和鐘天文在工地的矛盾,也是他舉報給警方的,目的就是制造他們的矛盾,為后來呂馳的交通事故埋好鋪墊。”

“那么呂馳的交通事故也是他所為了?”秦子霖問。

這一點我并不肯定,只是說:“至少在他的計劃之內。但是有個問題,鐘天文對于樹的保護勢必也會造成麻煩,恐怕遲早會發現樹的秘密。所以,老李的計劃里,呂馳和鐘天文,都必須解決。”

我接著說,“呂馳的事,讓工地的人對鐘天文充滿了防備。所以鐘天文想要調查樹,只能趁夜。那個圍擋的縫隙被封死,我猜也是老李做的,這樣,鐘天文一定會帶著工具去,就能讓他成為謀害呂馳的嫌疑人而被抓走。這樣一來,呂馳受傷,工程勢必停工,鐘天文則被抓,所有對樹的秘密的威脅就解除了。”

秦子霖冷冷的說:“那么為什么呢?為什么偷孩子,還把他們殺了埋在樹下?這么殘忍冷酷?”

我說:“我也需要求證。如果可以,我想見見老李。”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靈異小說
  3.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