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崇禎本科生

更新時間:2019-08-11 22:01:45

崇禎本科生 連載中

崇禎本科生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坤琳嬸 分類:仙俠 主角:朱由檢,陳圓圓

主角陳圓圓小說_崇禎本科生小說_《崇禎本科生》是坤琳嬸最新完結的武俠小說,情節引人入勝,大明未亡,朕又活下來了;李自成的幾千萬兩銀子,朕搶了;不用賣玻璃,賣香皂,朕有錢造槍造炮。吳三桂那個小妾,多爾袞那個嫂子,朕統統要了;不管你們如何說朕像曹阿滿。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朱由檢看著周奎的反應,知道這便宜老丈人是個為了財可以獻身的人,打他只不過是讓他體會體會鞭子的疼痛程度。緊接著,姚海的鞭子用著同樣的力道,同樣的角度就抽在周奎的兩個孫子身上。

周奎自己挨多少打都無所謂,但是鞭子抽在孫子身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姚海的手段非常的jian,他抽周奎一鞭子,然后就抽周奎的孫子三鞭子。一邊抽還一邊數數。

“周國丈,您老人家年紀大了,受一鞭子就可以了。您的孫子輩就是第三代人對吧,你挨一鞭子,他們挨三鞭子,合情合理的很啊!”朱由檢jian兮兮的看著周奎說。

當姚海對著周家大孫子抽完九鞭子之后,周奎就徹底失控了。

“別再打了,我什么都說,你們全都拿走吧。”周奎慫了,供認了所有藏銀子的地方。

任誰都沒想到周奎藏銀子的地點,其中兩個居然是他們家茅廁茅坑的石板地下。起初還有人不相信,當一群闖軍捏著鼻子從糞坑里挖出一箱箱灰黑色的銀錠子的時候,所有人都沉默了。這些金子

已經全部都發灰發黑了。可以想象這已經埋在這里有些年頭了,至少不是近五年埋的。

另外一處埋藏地點,更離奇,就是周奎家隔壁一個小土地廟的土地神神像下面。據周奎交代,土地廟是他蓋的,表面上是積德行善,給要飯的叫花子的棲身之所,實際上是他蓋的一處藏銀子的地

窖。不知道多少乞丐睡在土地廟里,可是誰都沒想到是睡在成堆的銀子上面。

三處藏銀,整整三百萬兩,另外算上周府里的散碎銀子和一些首飾,總共高達五百多萬兩。至于房產田畝之類的,基本上這個時候都賣不出去,只能名義上沒收了。

朱由檢看著癱倒在地上的周家一家子,到底是心有憐惜。

“我聽說你的女婿當初要你捐軍餉的時候,你拿著閨女的私房錢卻貪污了三千兩,只捐了兩千兩,對嗎?”

“事已至此,我后悔當初貪財,沒有給女婿幫忙了。”

“現在后悔了?晚了。不過呢,我這個人心善,這是兩千兩銀子,還給你們周家。加上你之前貪污的三千兩,正好是你女兒給你的數目,就當是她給你的養老錢你就當是沒有生過皇后女兒吧!兩

千兩,想要再過富貴日子是不行了,但是你們周家從此之后自食其力,勤勞持家,做個小買賣還是足夠了的。實在不行,你就做煤爐子吧!”朱由檢最后還是給周家留了兩千兩的本,算是仁至義盡了。

朱由檢敲詐完周奎,就派人取了五十兩銀子,買了一大堆熟肉美酒,讓每一個參與行動的闖軍美美的吃了一頓,然后押解著銀車,浩浩蕩蕩的向劉宗敏匯報去了。

聽到消息的劉宗敏,顯示出了出奇的冷靜,完全不像面對陳圓圓的時候那么沖動。在吳府前廳,朱由檢正襟危坐在椅子上,一位隨行去周奎家的闖軍被劉宗敏叫到廂房里問話。

“他有沒有挪用或者貪墨?”劉宗敏指了指外面的朱由檢。

“稟將軍,挪用了五十兩,買了一堆熟肉和酒分給眾弟兄們吃了。另外還留了一些銀子給周奎做安家費,但是不多,估摸著千把兩的意思。”

“他自己一個子都沒拿?”

“沒有,我全程都盯著呢。”

“好了,你下去吧。”

“好兄弟,這次你又為闖軍立大功了。說說,想要什么賞賜?”劉宗敏對朱由檢捉摸不定,這個人面對幾百萬銀子,居然一兩不貪,實在是有些怪異。劉宗敏十幾年造反生涯,見得人多了,可要

說一點都不貪心,這樣的人他反而要懷疑了。

“將軍,我也想要銀子啊,可是我不能悄悄拿。銀子誰都喜歡,我還是從將軍的手里拿賞賜更安心。”朱由檢一臉期盼的望著劉宗敏,這意思是:老大,你看我為你搞了這么多錢,你總不會虧待我吧。

“夠直爽!這話我喜歡。”朱由檢的話讓劉宗敏徹底放心了,銀子人人愛,他不怕朱由檢貪心,就怕朱由檢裝作不貪心,一點都不貪心的屬下他用起來不放心。

“本將軍賞你五百兩,你可以自己去取。另外,你的那個銀錠質地和色澤都非常好,闖王已經交代下來了,讓你招募工匠,擴大作坊,專門為我大順制作銀錠和金條。”

朱由檢等的就是這句話,雖然他之前有幾成把握好事會落在自己頭上,畢竟后世的那種金條和銀錠比現在這個時候可是好看又方便的多,但是等到這個消息落實的時候,還是激動不已。

“小人一定全力辦好這件事。”

“不要再小人小人的了,你已經升官了。闖王升你為掌旅將軍了,以后你直接統領一千人了。”

“那小人沒有手下怎么辦?”

“你負責匠作坊,除了作坊的護衛是闖王的老營以外。至于你手下的兵,咱們闖軍都是自己拉隊伍,要靠你自己去招募哦!”闖軍的老營肯定是捏在李自成和劉宗敏這樣自己人的手上的,其他隨

從部隊大多是投降的官兵或者投奔的義軍。所以,指望李自成給手下派兵是不可能的,給你個官職就不錯了,有多少兵全靠自己招。

不過呢,朱由檢怕的正是劉宗敏不放心自己,給自己派兵,他巴不得擁有自己招兵的權利,這樣才好把京城里自己手上的勢力全都捏在一起。

“那我可不可以叫自己旅長?”既然官職里面帶一個旅字,朱由檢想到后世軍隊的建制,惡作劇的提議道。

“旅長?這個名字新鮮,不過挺順口。那就叫你柳旅長吧。”

朱由檢從國丈家榨出大筆銀錢的事情不光驚動了劉宗敏,甚至連皇宮里的李自CD驚動了。整個闖軍一片嘩然!大伙打下皇城的時候,本來以為京城的銀子都在皇宮呢,結果在皇宮愣是沒搜出多

少錢,還以為會就這樣窮下去的,沒想到突然來了一個重磅炸彈。

于是乎,李自成親自出手了,劉宗敏也出手了,整個闖軍不論官職大小,全都出手。之前井然有序的京城徹底不存在了,街上到處都是亂軍,到處都是搶劫,到處都是打砸搶燒。朱由檢來沒來得

及提審魏藻德,就聽說魏藻德在監獄已經被劉宗敏打的快不行了。

朱由檢的蜂窩煤爐子,僅僅只賣出去了一個,就再沒機會了。

“柳將軍,咱們這樣做,是不是有點過了?”作坊的暗室里,王承恩對朱由檢的行為有些不理解。自從一個公主個兩個皇子安全脫險之后,王承恩對朱由檢的態度大變,雖然不能直接稱呼萬歲,

可是恭敬的態度已經轉變了很多,至少現在再面對朱由檢的時候,已經開始慢慢當做主子來侍候了。

“咱們不做,你以為闖軍就不會做嗎?這些人對我大明吝嗇之極,現在的處境也是他們咎由自取的。如果當初大家團結一心,哪來的這場災難?我不敲詐他們,闖軍也會做得,只是時間早晚的事。”

朱由檢接到編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滿編,朱由檢這個旅長才管三千兵,跟后世的旅長差了不少。如果算上匠作坊的工匠,以及家屬等等,勉強夠得上后世一個旅的規模,朱由檢這個旅長也算是名

至實歸了。闖軍現在的軍制畢竟混亂,將軍滿街走,軍頭遍地跑。

白鹿幣的手段只被闖軍的高層學了去,至于下面的普通士兵,舉一反三的手段比劉徹都聰明。他們最開始進入老百姓家里的時候,開口就是借東西,最開始的時候是借鍋。

“我們軍營里人多,鍋不夠用。將軍讓我來你家借口鍋用用。”朱由檢就親眼見到闖軍是這樣搶劫的。

“軍爺,我家也只有一口鍋啊!你們拿走了,我家還怎么做飯啊?”主人苦苦哀求。

“休得啰嗦,借你家一口鍋是給你面子,再聒噪看不把你抓起來。”

“好吧,好吧。你們趕快把鍋拿走吧!”

“你們家的chuang不錯,我們軍營人多,chuang不夠睡的。借我們用用。”

“好吧,chuang你們也拿走吧!”

“不行啊,有了chuang也沒地方放我,今晚就借你家chuang睡一下了。”

“這可不行啊?你睡在這,我們全家睡哪呢?”

“我借你的chuang睡了,你可以睡地上啊。”

“那我妻子女兒睡哪兒?”

“既然chuang都借了,再把你老婆女兒借給我們睡一下就可以了啊!”

就這樣,闖軍從借一口鍋開始,一直到借走這一戶老百姓的所有家當,甚至是他的妻子兒女。這種借東西的奇葩手段,恐怕要直接拜劉徹的白鹿幣所賜了!

闖軍進京的第十五天開始,京城已經開始進入地獄模式。

當吳三桂收到吳府以及愛妾陳圓圓已經被劉宗敏借走,吳襄被關押的消息之后,原本準備投降李自成的吳三桂,掉頭就回了山海關。

“大哥,你說這吳三桂小氣不小氣,我只是住在他家,還沒有睡陳圓圓呢,也沒有搶他們家銀子,他怎么就翻臉不認人了?”皇宮里,李巖指責劉宗敏霸占了陳圓圓,破壞了招降吳三桂的計劃。

劉宗敏一臉委屈的為自己辯解。

“兄弟,你真的沒睡陳圓圓?”李自成一聽劉宗敏這么多天居然都沒碰陳圓圓,頓時也沒心思聽手下的爭論了,一臉高興的問劉宗敏。

“額?還沒呢,我是打算把圓圓帶回陜西的。”劉宗敏紅著臉,有些動情。

“帶回去太遠了,我拿二十個漂亮的宮女跟你換,咋樣?”李自成覺得,這筆生意不能虧了劉宗敏,二十個換一個,自己挺夠意思的,反正這些宮女自己早就睡過了。

“大哥,這事不行。我準備娶圓圓的。”劉宗敏一聽李自成的話,就知道這家伙動了花心,恐怕沒有好的說辭是搪塞不過去的。

“那你家里的婆姨咋辦?”牛金星一臉壞笑,盯著劉宗敏問。

“休了她。”宋獻策也在一邊鼓動,雖然之前和劉宗敏為了陳圓圓鬧了點不愉快,可是他畢竟是闖軍的軍師,現在招降吳三桂已經泡湯,索性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闖王,咱們正在討論怎么對付吳三桂呢。”李巖郁悶極了,這群人開會不好好開,在會議室群聊起女人來。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女主爽文小說
  2. 逆襲小說
  3.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