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死亡筆記

更新時間:2019-11-06 19:36:14

死亡筆記 已完結

死亡筆記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小蔥花 分類:靈異 主角:李青,盼盼

死亡筆記是小蔥花最新著作的靈異小說,主角李青,盼盼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黃河,被中華兒女譽為母親河,它養育了無數的人,但也奪去了許多人的生命。每年都有不少人死在黃河中,我叫李青,是個撈尸人。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想起剛才的事情我就直冒冷汗,這是在拿我的命開玩笑啊。

抽了幾口煙,老吳叔說道:“那淬金棺材釘是我們吳家祖傳的東西,一共經過十三位棺材匠的手,到我是第十四個。

每一個棺材匠在臨死的時候都會把自己的最后一絲生氣灌進棺材釘里,人在臨死時候所遺留的最后一絲生氣有很強的力量,這棺材釘里被注入了十三道生氣,威力十分強大。

只不過要完全發揮棺材釘的威力是需要童子身的,我讓磊子拿著棺材釘鉆到供桌底下就是讓他尋找機會把那東西給干掉。”

老吳叔知道這東西不是一般的厲害,所以才讓吳磊來扔棺材釘,不曾想吳磊的準頭太差,下次他應該試著瞄準我,沒準就能射到那個東西了。

“那接下來怎么辦?”

今天讓那東西跑了,它一定還會再來,我一臉的愁容,老吳叔則是想了想,問我:“你說你是在九道口邊上把它撈出來的是嗎?”

我點頭,老吳叔則是說道:“明天去撈上石棺的地方看看,你再撈撈看,沒準會有其他的收獲。”

不太明白老吳叔為什么要讓我再去九道口邊上撈東西,但我還是點了點頭,老吳叔既然這么說肯定是有一定的道理,我只要照做就行了。

雖說那東西跑了,但我自己還是不敢在家住,怕它殺個回馬槍,于是我死皮賴臉的跑到了吳磊家,在他家住了一夜。

第二天吃過早飯之后,我們便朝河邊出發,今天陰天,不過烏云很高,看樣子應該不會下雨。

今天出河不用準備貢品,因為我不撈尸,而且之前我交了貢品卻撈上來那口石棺,所以我對龍王爺有些不滿。

老吳叔說九道口那個地方恐怕龍王爺都管不到,所以這事兒也怪不得龍王爺,畢竟人家只是給我提供尸體的方位,這種情況恐怕連龍王爺也預料不到。

撐著小船,我們三個人又到了九道口的邊上,老吳叔讓我下鉤子,我用鉤子鉤了半天也沒撈到什么。

“下去看看。”

叼著眼袋,老吳叔對我說道,而我則是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死活都不肯下水。

開什么玩笑,那口石棺在白天的時候恐怕就藏在黃河里,這要是下去遇見了它我還能上的來嗎。

“別怕,現在是白天,雖然沒有太陽,但那東西的力量也會被削弱很多。你把這個東西拿上,萬一遇到它就拿出來,可保你平安。”

從身上摸出一塊兒鐵牌兒遞給我,那鐵牌兒有半個巴掌大小,一面刻著一條河流,另外一面則是刻著一個王字。

“這是黃河大王的令牌,拿著它就等于是黃河大王親臨,一切妖魔鬼怪都要避讓。只不過這令牌已經沒多少靈性了,只是保你一時無憂,去吧,我和磊子在上面等你。”

我感覺老吳叔是在忽悠我呢,這東西要是真管用的話他昨天還請土地爺干什么,直接把令牌一亮,那東西還不乖乖的離開呀。

可這畢竟是我的事情,人家是來幫忙的,犯不著冒險。

嘆了口氣,我知道我不下去是不行了,這時吳磊跟老吳叔說他要陪我下去,老吳叔想了想,隨后點頭說道:

“那就你們兩個一塊兒下去,要是發現了什么東西的話就直接拿上來,你把這棺材釘拿著。”

將淬金棺材釘遞給了吳磊,我們兩個將衣服脫了,然后一同跳入了水中。

這里的水并沒有多深,不用潛水設備我們也能潛到水底,不過我和吳磊都很小心,因為這里緊挨著九道口。

雖然那邊的水域看上去跟這邊沒什么不同,但我們卻絲毫不敢跨界。

黃河的水比較渾濁,不過到五米以下水就清的多了,我和吳磊都可以在水下睜眼,先是朝四周看了一圈兒,沒有看到那口石棺我心里才一松。

一直潛到水底我們兩個也沒有發現什么,我朝吳磊揮了揮手,那意思是上去。

可就在這時候我感覺腳下好像有什么東西,撥開河底的沙子,我看到了一雙大紅色的繡花鞋。

那雙繡花鞋很新,貌似還沒穿過,吳磊朝繡花鞋指了指,那意思是讓我拿著。

在水中一個翻身,我將繡花鞋拿在了手中,隨即我就看到吳磊拼命的朝我身后指,我一回頭,看到那口石棺正以極快的速度朝我而來。

水中不能大喊,要不然我此時已經叫出聲了,顧不上其他的,我和吳磊拼命的往上游。

石棺則在后面追我們,我急忙將手里的令牌往下扔去,令牌砸在了石棺之上,但一下就彈開了。

我心說這東西果然不管用,老吳叔太不厚道,居然給我這種東西。

離水面還有幾米的距離,可這時石棺已經追到我們的腳下,而后根生的那雙手已經從石棺里伸了出來,要抓我們的腳。

吳磊雙腳猛地一蹬,兩只手使勁兒一劃來了個鯉魚入海,身子一下子在水中倒了過來。

隨后他便用棺材釘刺根生的雙手,那兩只手立刻就縮回了石棺里,我則是一拉吳磊的腳,猛蹬了幾下水,出了水面。

“老吳叔,石棺。”

先朝老吳叔喊了一聲,我把那雙繡花鞋扔到了船上,然后用手抓住穿幫猛地一竄便上了船。

吳磊的動作不比我慢,他也上來了,而老吳叔則是用煙袋鍋子敲著船幫,把煙灰都灑到了河面上,隨即又從隨身的包里抓了一把楊樹葉子扔進了河中。

“走。”

對我說了一句,老吳叔從吳磊的手中拿過淬金棺材釘,死死的盯著河面。

我急忙撐船,這時那石棺在離小船十來米的地方露出了頭,然后棺材蓋兒被一雙手舉起,根生的腦袋伸了出來。

他惡狠狠的盯著我們幾個,老吳叔則是朝他揚了揚手中的棺材釘。

根生把棺材蓋兒給放下了,石棺沉入了水中,我擔心石棺會把我們的船拱翻,所以我將船撐的飛快,而且走的還是S型。

沒有回我們村子那,我挑了個最近的地方靠岸,等雙腳踩到了土地我才長出了口氣,心說總算是安全了。

“老吳叔,我在水下只找到了這東西。”

將繡花鞋遞給老吳叔,老吳叔看了一會兒,說道:“這雙鞋子恐怕跟喜服是一套的,拿回去用鍋底灰擦一下,然后用柳枝燒掉。”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靈異小說
  3.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