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

更新時間:2019-11-10 22:16:04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 已完結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

來源:快閱 作者:幕語欽 分類:言情 主角:楚辭,邀月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是幕語欽最新著作的言情小說,主角楚辭,邀月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她是魔族宮主邀月,自小便身承父君和母后的九成法力,唯一可與之抗衡的恐只有一人。他是仙族天師楚辭,此生之責便是為平定天下,除魔衛道而終。她是他一手撫養長大,尊稱他一聲師父,日日陪伴,對他暗許情意。知她心,卻舍棄。他終究還是去找了她,不是為了與她一處,而是為了這天下能太平。“先前的邀月早已不在,以后我定會讓師父看到一個全新的我,一個殺人如麻的我。試問如今又有何人能敵得過我父君和母后的九成法力?下月初七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那是一個四合院子,進去就是一個大堂,里面幾乎坐滿了人,都是來此聽書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聽說這位說書者,說的極好,很多人慕名而來,就為了那一口說辭。

“話說,元二年間,登基不久的漢章帝率百官前往都城附近的靈狐山祭天,傳聞靈狐山常有仙人出沒。”

“那日,皇后隨漢章帝來到靈狐山遇到了一只白狐,她正好躲避漢章帝的狩獵,皇后動了惻隱之心而將她藏于自己腳下,而后離開了,那白狐是一只修煉多年的狐妖王后,當狐帝得知是皇后救了自己的王后,充滿感激。”

“皇后回宮后不久便懷了身孕,誰知皇帝的嬪妃因為妒忌,想將皇后置于死地,在皇帝出征后耍了些手段,不料被皇后的侍女得知,及時告知了皇后,最后皇后為了尋找小皇子葬身于火海。”

“皇后的侍女帶著小皇子在民間隱姓埋名,十八年后得名凌千嶼,狐妖王后惦記當年被皇后搭救,羽常也就是狐妖王后的女兒,受母后之命下山尋找凌千嶼,因凌千嶼手掌內有一塊形似狐貍的胎記,不久他們二人相遇了,又因一些機緣巧合與漢章帝相認,不久便結為連理。

“回宮后,皇帝的嬪妃得知凌千嶼便是那小皇子,動了殺念,羽常見凌千嶼中毒性命難保,情急之下吐出體內的元丹,都知那元丹對于羽常來說異常重要,卻還是寧愿損耗來之不易的修為。”

“皇帝為此事尤為憤怒,徹查此事,知道是自己的妃子殺害了皇后,還想要毒害皇子,當場吐血氣絕身亡。”

“凌千嶼順理成章登基為帝,后因填充后宮納得一妃,名為唐詩葉,她表面一副柔弱賢惠的模樣,暗中施計令羽常與凌千嶼反目,一日發現羽常是一只狐妖,將她關入牢籠殿外受審,念其夫妻情分沒有立即用刑。”

“羽常向凌千嶼索要當年狐妖王后送給皇后的一枚手鐲,在行刑之前施法遁走。”

“千年之后,凌千嶼是魏國的一位王爺,而羽常沉睡了千年,一醒來就想要去找他,又想到千年前因為自己的真身,才會讓凌千嶼有所誤會,苦求母后剔去自己的妖骨,化身為凡人,王后想到當年皇后搭救自己,便答應了她。”

“當她來到凌千嶼的面前時,他聽信小人之言起了造反之意,奈何皇帝早有對策,將他關押了起來,擇日行刑。此時的羽常沒了任何法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愛之人死于刀下,而她不忍心凌千嶼在鬼界會寂寞,會沒有人陪他,索性了結了自己。”

聽到此處,多少的**女女為此流淚,感嘆老天的不公,造化弄人!

邀月從來沒有聽到過如此凄美的故事,自然的落下淚來,許久回不過神。而楚辭心中所想自是難以猜透,這世間所謂的情愛又為何許?讓那么多的人為之傾倒,卻又是為哪般?

“師父,你說,這世上真有愛嗎?還是說,這都只是故事而已?”

“流年盡好,世事成殤,世間之事,自有定數。”師徒二人聽完之后打算回客棧歇息,在半路被一公子攔截下來。

他仔細的打量著他們二人,他的身邊站著個身穿素白紗衫的女子,大概只有十七八歲的年紀,看著她身旁的那位男子有說有笑,一臉精靈頑皮的神氣,精致的五官,眼珠靈動,另有一股動人氣韻。

那男子給人的感覺甚是冷漠,白衣黑發,衣和發都很飄逸,不扎不束,微微飄拂,他的肌膚隱隱有光澤流動,容貌如畫,仿佛不是真人,這種容貌,這種風儀,竟是連本王都不及,這種超越了世俗的美態,已不能用言詞來形容。

“在下顏茉,請問公子小姐,福來客棧怎么走?”那公子稍微作揖了一下,款款問道。

“我們師徒二人正好也住那福來客棧,公子不介意的話便一同吧。”

只見那人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臉俊美異常。外表看起來好像放蕩不拘,但眼里不經意流露出的精光讓人不敢小看。一頭烏黑茂密的頭發,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桃花眼,充滿了多情,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

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唇這時卻漾著令人目眩的面容。他的身后還有一男子,想必是他的隨從吧。

“請。”

“請。”

“請問二位方才可是來此聽書的?”

“正是。”

“想必那故事很好聽吧?”

“還可以,只是很是傷感!”

聽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邀月都不知如何說上話。倒是這里看看,那里瞧瞧的,一路走走停停,更是沒有心情去聽他們在說些什么,她的模樣倒引起了顏杰的注意。

“不知你那徒兒,芳名何許?在下倒想認識認識。”

“叫她邀月便是。”

“邀月,這名字甚是好聽。不知芳齡多少?有無婚配?”

楚辭有一些詫異,冷冷的看著他,并沒有回答他任何。

“額…我的意思是……!”今日若不開口來日還會見面嗎?

“她剛剛及竿,還未許配人家。”師父他卻搶先開了口!

她一個女孩子,剛剛成年,還有大好青春在等著她,亦會嫁他做婦人,為師定然不會陪她一生一世的。不過眼前這人定要讓仙族查探一番,如若可以,倒也放心。

“那你們是哪里人?改日定將登門造訪。”

“這種事還得看她是否愿意。”

“渡河城云山人士,公子又是何許人也?”

“不瞞師父,顏茉是當今齊王爺,此番出來是微服私訪來的,方才見邀月小姐,私自動了心,還望師父見諒。”眼下父皇讓他迎娶哪家的千金小姐,但是個個他都不喜,今日只一眼便看中了她,倒不如就選她了。

“罷了,日后再說吧。我們師徒二人還有要事,不作久留,明日便會啟程,為師會將這事告知與她,會否同意就不知了。”

“多謝師父成全。”

此時的邀月還不知道師父心中作何打算,只知道這繁華之地竟是如此,甚是有趣,有師父在旁,更是開心。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短篇小說
  3. 古代修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