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隱形王妃

更新時間:2020-01-21 14:28:31

隱形王妃 已完結

隱形王妃

來源:掌文 作者:云端的木棉 分類:穿越 主角:北辰瀟,凌微楚

《隱形王妃》講述了主角北辰瀟凌微楚之間的精彩故事,是作者云端的木棉著作的穿越類小說。睜眼之后,就聽見他用恩賜的語氣說要賞給她一個孩子,她怒,直接將他打出去。回頭將能帶走的全部打包,利用隱身異能逃之夭夭。只這一逃,她的心就許了別人。那人一身白衣,風華無雙。分別之際,與她相約定會再來尋她。就算你能夠隨時消失,也翻不出我北辰瀟的手掌心。她笑,一身傲氣,來抓我啊!抓到算你本事。 展開

本書標簽: 古言小說 穿越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這次凌微楚不用特意去聽,也能聽到軍營后面傳來的半天一聲的聲音。

拉著百里暮雪遠遠的避開軍營,向后面跑去。當他們趕到軍營后面二里遠的地方時,就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正搬著二十斤左右的石塊,向他們這邊走來。

兩人不再奔跑,而是慢慢的靠過去。借著月色,可以看到前方的是個十三四歲的男孩。

他的身形有些搖晃。卻倔強的不肯停下來歇歇,大概走了三十米的距離,才長吸一口氣拋出手中的石塊。

其實他早就聽到有人來了,可他不敢分神,怕一松懈手中的石塊就會掉到地上。

此時他抬起頭望向過來的一男一女,男子眉目如畫,配上一身白衣,看上去好似不是凡間之人。

他又把目光移向女子,當目光剛一觸及女子那宛如秋水般透徹的眸子時,只覺全身一震,恍若隔世。

凌微楚也在觀察著對面的男孩,他小小的尖瘦的臉盤,讓她來不及多想,只覺得心一疼,就奔了過去。

"遠帆。"她放開百里暮雪,這一刻也許是原來主人的意識主導了她。

"姐姐?"男孩不確信的看著迎面奔來的女子,眼睛不受控制的模糊起來。

"遠帆,我們兩個都還活著。"真好。

凌微楚抱住他單薄的身子,被他身上的骨頭咯得有些疼。顫抖著撫上他的臉。記憶里的弟弟以前是圓圓的臉蛋,沒想到短短的兩個月,他就瘦成了這樣。

"姐姐,你怎么來了?"男孩忍住要掉下來的眼淚。他是凌家最后的男孩,他要堅強。

"我當然是來看你,難道你不想我?"她掏出身上的帕子,去擦他臟兮兮的臉。

"姐,別擦了,臟。"男孩躲開她的手,看到她的帕子臟了,有些捌扭的把頭轉到一旁。

凌微楚扳過他的腦袋,"臟什么臟,哪里臟了?你再臟也是我弟弟。"邊說邊給他擦臉。

直到她擦完,男孩才看向百里暮雪,眼神里是無法掩藏的戒備。"姐,他是誰?"他以前看過北辰瀟的畫像,根本不是面前的這個男人。

百里暮雪走到近前,凌微楚給他介紹道,"遠帆,這是百里暮雪,是姐姐的朋友,對姐姐有救命之恩。"

凌遠帆緊張地看了一眼凌微楚, 見她無恙才雙手做輯,給百里暮雪行了一個大禮。"多謝百里大哥對愚姐施以援手,小弟遠帆感激不盡。"

百里暮雪回了他一禮,"既然是朋友,相互幫助自是應該的,只是不知為何這么晚了,你還不睡?"

這也正是凌微楚想問的問題,她焦急的拉住凌遠帆,"是不是他們故意難為你?"

凌遠帆有些難為情,又道,"姐,你……那個……你怎么回來了?"

"姐姐不想呆在那里,自然就會回來。"凌微楚知道他在擔心自己,心疼的拍拍他瘦骨嶙峋的雙肩。

凌遠帆目光沉重,怔了半天似做了一個重要決定。

向一旁走了兩步,又對著百里暮雪一鞠躬,懇求著道,"百里大哥,我把姐姐托付給你了。"

既然這個人能帶著姐姐來找他,看來能耐也不會小,而他和姐姐如今都自身難保,也只能將姐姐托付給他。唯今之計,他只希望自己不要所托非人,誤了姐姐一生。

百里暮雪聽后,急忙扶住他,"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

"那拜托百里大哥了。"凌遠帆感激的看著他。

"姐,你們快走吧!找個地方隱居起來,這里不安全。"他望著凌微楚,忍住心中的不舍,催促她快走。

凌家就剩下他們姐弟兩個,也許再見面已是遙遙無期。

"如果要走,我也會帶上你和我一起走。"凌微楚拉住他,就要帶著他離開。

"姐,我不走,凌家的男兒就算沒了考取功名的機會,也可以從軍中揚名。"凌遠帆單薄的身子立在輕紗似的月光里,瞬間高大起來。

凌微楚酸澀的看著他,好半天才指著他身后三十米外的一堆石頭,道,"這就是你想要的揚名機會,半宿半夜的搬著這些破石頭?"

"姐,你走吧!"他打定了主意,絕不給自己的父親丟臉。父母死后,因為姐姐的婚事,他惹怒了皇上才被發配到軍中。

如果不是福王心好,他也許早晚會死在暗無天日的天牢里。他不懂為何皇上要對她們姐弟狠心至此?

"遠帆,你真的不肯跟我走?"凌微楚心疼的看著這個弟弟。

"姐,我不走。"凌遠帆苦笑。他這一走,就是逃兵,會連累姐姐的。

"你記住,你姐姐我既然敢從逸王府出來,我就什么都不怕。"凌微楚的%臆中涌起一股悲怒。

既然他不想離開,那就先由他去。反正自己現在的處境還不太安全,誰知道什么時候北辰瀟又像鬼魅似的突然出現。

最起碼他留在軍營,暫時還很安全,想通這點,她釋然一笑。"我們搬石頭去。"

看著姐姐和百里大哥開始搬石頭,凌遠帆喊了幾句,見沒人理自己。悄悄擦了擦眼角,覺得心窩子里暖暖的,也跟在兩人后面開始搬。

百里暮雪有一身好功夫,搬這些石頭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所以還不到半個時辰,三人就把一堆石頭全部搬到指定地點。

"如果你真不打算和我走,那我就在這里找個地方先住下來。"她對凌遠帆道。

"姐,你……這里太危險了,你換個地方。"凌遠帆覺得胃疼,急忙用手捂著連晚飯都沒吃到的胃。

畢竟兩個月前,姐姐的花轎才從這里經過。她這次既然離開了北辰國,還是應該找個地方隱居起來才好。

"又沒有人認識你姐,放心吧!"凌微楚看到他皺成一團的小臉,心疼的道,"是不是餓了?等著,我去幫你找點吃的。"

"我去,你在這里等我。"百里暮雪離開了一會兒,再回來時,手上拎著一只烤鵝。

他站在一旁撕著烤鵝,凌微楚則剝了幾段枝條,將鵝肉串了,遞給凌遠帆,站在一旁看著他吃。

"姐,我不能再吃了,吃多了肚子會難受。"凌遠帆吃了半只烤鵝,有些不好意思。

"快回去睡吧!明天我再來看你。"凌微楚囑咐他。既然他不想走,那她就在這里發展。

"姐……"凌遠帆還想再說什么,被她打斷,"遠帆,回去吧!"

凌遠帆看著姐姐遠去的身影,淚不受控制的涌出來。他從來沒想過,姐姐遠嫁之后,他們還能再相見。

他不敢問姐姐在北辰瀟的府上過得如何,也不敢問她是如何逃出來的。其實這些都可以化成一句話,那就是姐姐嫁過去之后,過得并不好。

如果好,她怎么會回來?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穿越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