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頭七

更新時間:2019-11-06 20:02:40

頭七 已完結

頭七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馬南山 分類:靈異 主角:初一,佚名

頭七是馬南山最新著作的靈異小說,主角初一,佚名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我爺爺說,吊死的人最后看到誰,就會找誰索命。我十二歲那年,村里請戲班唱鬼戲,我去戲班玩耍,卻沒想到我身后的房梁上,吊著戲班的臺柱子。 展開

本書標簽: 靈異小說 懸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本來何道長還惦記去我四爺爺靈堂哭兩嗓子,得知有人想喝血水,索性留在廟旁,盯著村里人將染血的石頭洗刷干凈,再用火燒一通才放心,而對此何道長解釋為,那是神仙血,普通人喝了要遭天譴。

幾天后四爺爺下葬,祖墳也分檔次,村里要給他選個好位置,但爺爺不答應,執意要埋在東北方向的一塊坡地,村里人拗不過他,只好同意。

何道長聽說后,立刻趕到我家,說是風水不好,那塊地不遠處有條小溪,東北水沖墳,絕敗亂人倫,不宜下葬。

村里人想緩和爺爺和何道長的關系,就湊趣說:“何道長說得對,要不您老給選塊上好的墳地?可得讓我們老四住的舒舒服服。”

何道長干笑兩聲:“要不咱燒了吧!”

爺爺始終沒吭聲,蹲在墻角,拿著煙鍋子,面無表情盯著何道長,何道長收了笑,微微皺眉,又問:“真要埋在那?”

爺爺還是一言不發。

何道長本事再大,做事也得講個理字,不管四爺爺咋回事,總之死在他手上,村里有人看不下去,讓他別在這時候觸我爺爺的霉頭。

何道長便不堅持了,只是填土埋棺時,他嘴巴動兩下,但終究沒有張口。

那天夜里,何道長提了兩只老母雞,由村長陪著來我家道歉,說盡軟話。

人死不能復生,何況這事確實有些邪門,不能全怪在何道長頭上,爺爺便原諒了他,打那以后,何道長隔三差五就給我家送點雞蛋,算是替四爺爺孝敬大哥。

就這樣過了幾年,人民日報發表一篇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文章,全國各地紛紛響應,縣里通知各村,必須拉出一人開展階級斗爭,而陳家村窮的掉渣,既沒有地主老財,也沒有臭老九。。。

幸虧有位何道長!

說是要破除封建迷信,可有些思想傳了幾千年,哪能說不信就不信,而且何道長的本事,大家瞧在眼里,所以縣里通知要破四舊時,并沒有人要拿何道長頂缸,就連何道長本人都沒當回事。

可縣里聽說何道長搞死我四爺爺的事,親自來人將他綁了,白天拉出去游街批斗,夜里帶回陳家村,關進牛棚勞動改造,每天只給他吃兩個饅頭。

一個月后,何道長受不住欺辱,上吊自殺,可他沒有死在牛棚里,而是不知如何瞞過民兵的眼睛,趁夜溜進城隍廟,吊死在城隍老爺的泥像前。

墻上留著何道長的一句血書:“陳世祖,道爺入你仙人板板。”

陳世祖是誰?

是我爺爺。

是他跑到縣里舉報,帶人來抓何道長,可何道長不是那么好抓的,幾個民兵沖進他家,三不兩下又被何道長打了出來,眾目睽睽下,何道長那個威風,一只腳在門檻內,一只腳在門檻外,斜倚著門框,根本不把縣里來的人放在眼里,還說他有城隍爺保佑,刀槍不入,要縣里的干部從哪里來,回哪里去。

何道長是不是刀槍不入,沒能證明,民兵又不是為了槍斃他,沒有帶槍,正四下找磚頭木棍準備群毆何道長時,趁亂溜進何道長家的爺爺,卻從正房出來,右手抱著一個牌位,左手提了一桶糞水,高喊一句:“姓何的,給俺瞧好了。”

何道長扭頭,正好看到爺爺將牌位砸地,一腳踏成兩截不說,還將糞水澆了上去。

何道長目眥盡裂,沖上去找我爺爺玩命,可幾個民兵都打不過的何道長,卻被爺爺兩下放翻了,還踩著他%.口,將剩下的小半桶糞水潑在何道長身上,惡毒至極的咒罵:“**娘的破爛玩意,俺也讓你嘗嘗被燒的滋味。”

與四爺爺被雞血澆成皮開肉綻不同,糞水淋身的何道長仿佛快要渴死的魚,全身力氣被抽走,撲騰兩下便有氣無力,民兵趁機把他綁了。

爺爺舉報何道長有功,縣里通報表彰,傻子都知道他在為四爺爺報仇,可批斗會上,爺爺冠冕堂皇的宣布:“姓何的大搞封建迷信,俺永遠和無產階級叛徒勢不兩立。”

如此堅定又忠誠的革命斗士,雖然這個斗士的腦子有問題,縣里也發了獎狀,稱我爺爺是破四舊路上的急先鋒。

為什么說他腦子有問題呢?因為破四舊是革命任務,破歸破,不代表每個人都在心里徹底否定那些玄乎的東西,何道長是有真本事的高人,這一點毋庸置疑,我爺爺居然敢得罪這號人物,分明是破四舊路上的愣頭青。

急先鋒也好,愣頭青也罷,事情已經發生了,何道長死后,奶奶勸爺爺去廟里燒幾柱香,求何道長原諒,免得變成鬼來找我家算賬。

但凡上吊的人,全都心懷怨氣,平日里一團和氣的何道長,能留下那句怨氣沖天的話,大家都認為他變成吊死鬼是板上釘釘的事。

可無論我奶奶怎樣勸說,他就是不肯去燒香求饒。

何道長頭七那天,奶奶求村長幫忙祭拜,可爺爺讓奶奶不要害怕,他倒了一碗清水,燒了點草灰,又取一根繡花針,說是要做個羅盤找姓何的算賬,讓他連鬼都做不成。

盡管奶奶軟磨硬泡,爺爺還是去了,天蒙蒙亮時一個人回來,奶奶問他做了什么?

爺爺說:“姓何的知道俺要找他,早跑沒影了,俺繞了半個山頭都沒把他逮住。”

奶奶說他吹牛,爺爺也不解釋,笑笑便睡了。

后來村里人說起這事,都夸何道長仁義,不跟我爺爺計較。

可爺爺卻大言不慚:“計較?俺家老四的墳就攔在城隍廟和村子中間,姓何的想來計較,也得先過老四那關。”

這時大家才發現,四爺爺的墳頭確實是祖墳里最靠近城隍廟的位置。

不管何道長是被四爺爺擋著,還是被爺爺嚇跑,亦或是村里人說的仁義,總之他死后的二十多年,始終沒來找爺爺報仇。

直到我出生前,該來的還是來了。

北方的冬天像針一樣扎人,入夜后狂風呼嘯,即便扯開嗓子大喊,聲音也傳不出多遠,而那天夜里,我奶奶睡的正香,卻聽到一陣沙沙的腳步聲,在凄嚎的夜風中無比真切。

當時我娘快生了,奶奶擔心不過,披上衣服出門,卻連個鬼影子都沒看見,狗也沒有叫喚,在窩里呼呼大睡。

以為自己聽錯了,奶奶回房睡覺,第二天跟爺爺說起這事,她說前夜里聽到聲音時,就想起我太爺爺快死的時候,趿拉著布鞋在院里散步,兩個聲音特別像。

我爺爺琢磨片刻,問她:“俺爹回來了?”

那年月吃口飯不容易,活人都招呼不過來,誰有心思管死人?

正巧趕上年根,我奶奶說:“咱爹也想過個好年,你又不給他上墳,只好自己回來找吃食,你趕緊去祭拜一下,別夜里再回來把你帶走嘍。”

爺爺也覺得這幾年有點虧欠他爹,就拿了點心和紙錢要去上墳,我奶奶戳他一指頭:“你也給俺爹帶點呀。”

準備妥當,留奶奶在家照顧我娘,爺爺領著我爹和二叔去了祖墳。

爺爺有三個兒子,我爹是長子,二叔三叔是雙胞胎,只是三叔小時候被人販子拐走,從未見過。

那一天,爺爺分別給他爹,我奶奶的爹,還有四爺爺上了墳,本以為這事就過去了,可當天夜里,奶奶再次聽到院里傳來的古怪摩擦聲。

以為我太爺爺又回來了,奶奶趕忙搖醒爺爺,指著窗外說:“老頭老頭,你聽!”

爺爺睡得迷迷糊糊,也不知真還是假,說了一句:“嗯,聽到了!”

奶奶氣急,指頭蘸了口唾沫,在窗戶紙上捅了個窟窿,湊過眼一看,便是一聲慘叫驚醒全家人。

奶奶仰天就倒,幸虧窗戶就在炕頭才沒摔壞身子,爺爺趕忙拍她臉蛋,見她被嚇呆,立刻跑出屋,想看看院里究竟有什么!

可院里空無一人,大門鎖著,狗也趴著,準備的年貨一樣不少,農具也件件俱在,當時我家就這兩樣東西值錢。

就在爺爺愣神的時候,我爹和二叔沖出屋,他們進正房看我奶奶,而爺爺琢磨一陣,覺得不對勁。

農村的狗可不是養著玩的,別說進賊,見著不常來的親戚都要吠上幾聲,要說沒人溜進我家,所以狗不叫也就罷了,可我奶奶那一嗓子總該把它驚醒的。

爺爺趴在狗窩前一看,根本不是睡著,而是四條腿平趴,下巴貼地,嘴巴里發出嗚嗚低呼,分明是一副被嚇癱的模樣。

再兇的活人也不可能把狗嚇成這副模樣,陳家村可是經歷過家家不養狗,野鬼遍地走的情況,從那個年月過來的村里人,哪個沒在墳頭見過鬼?哪個家里沒出過詭異的事?所以爺爺立刻明白奶奶是被鬼嚇到了,怒氣沖沖要去找他爹算賬。

頭磕了,吃食擺了,紙錢也燒了,還往家里跑個啥勁?

還沒等爺爺出門,我爹將他喊住,說我奶奶好像中風了,要去瞧大夫。

回屋一看,我奶奶梗著脖子,兩眼上翻,嘴巴歪了不說,嘴角還掛著一絲口水,渾身顫個不停。

爺爺說這不是中風,是被鬼嚇著了,拔兩個火罐再修養幾天就好,隨后讓我爹娘在家,他領著二叔,又趕著家里的一頭老母豬出門,直到天亮才回來。

我爹偷偷問二叔,去做什么了?

當時二叔還小,滿臉恐懼的說,爺爺趕著老母豬把我太爺爺的墳頭踏平了,還說這是毛主席教的,踏上一萬只腳,讓他永世不得翻身。

一邊是他親娘,一邊是他親爺爺,我爹也不好說啥,只希望這招能克住我太爺爺,別再回家嚇唬人,驚到我奶奶不要緊,驚到我娘就糟了。

為了媳婦連老娘都顧不得,你們是不是以為我爹心疼未出世的孩子?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