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七海揚明

更新時間:2019-08-11 21:43:56

七海揚明 連載中

七海揚明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且看昨日風華 分類:玄幻 主角:李明勛,佚名

七海揚明是且看昨日風華最新著作的玄幻小說,主角李明勛,佚名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日本南美白銀,南非盛產黃金,財富匯聚于我,武士獻上忠心。暹羅越南糧倉,澳洲廣袤牧場,朝鮮銅鐵煤礦,南洋遍地蔗糖。印度種茶織布,東北參茸硬木,大明人力充足,臺灣林中獵鹿。馬六甲港咽喉,香料胡椒肉蔻,萬國商賈齊聚,海關不愁稅收。伊比利亞雙雄,外強中干平庸,帝國殘陽沒落,無有當年雄風。侵略臺灣紅夷,屠殺同胞仇敵,崛起之路絆腳,必要殺之祭旗。三尺青鋒在手,無敵艦隊吾有,虎狼之旅十萬,原為中華奔走。東虜盡海波平,野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終于完成了簽約求票票,求票票!

兩日后,在處理完贌社的事情,李明勛帶上最后一次的甘蔗渣返回了甲螺村,對于李明勛的歸來,商社的所有人都熱烈歡迎起來,在他不在的這段時日,商社的酒坊和煮鹽作坊都已經步入了正軌,在獲得兩種暢銷商品的同時,也提供更多的就業。

而涌金號水手的回歸則讓雞籠港發生的秘密公開了,在得知涌金號擊傷了曾經追殺他們的圣胡安號,而且還打死了十幾個西班牙人的時候,所有人都興奮起來,有些與西班牙人有血仇的人忍不住哭了起來,在他們看來,大仇得報!

商社的高層也是激動難抑,一直到李明勛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才讓人冷靜下來。

“什么?大掌柜想奪占圣胡安號!”宋老七聽完李明勛話,差點跳起來,他一**坐在椅子上,喃喃說道:“太大膽了,實在是太大膽了。”

高鋒卻是說道:“如果我們能得到這么一艘船,那實力絕對是大提升,至少在海上,沒有幾個人能挑戰我們了!”

“就算搶不到,一把火燒了也好,算是為那么多親友報仇了!”阿海紅著臉,大力的拍著桌子。

林誠拍了拍桌子,說:“可是咱沒有那個實力啊,圣胡安號這么一艘船,水手加炮手,在加上西班牙士兵,少說也有三百人,那艘船咱不是沒見過,就是一只長滿刺的刺猬,怎么下手?雖說如今商社加上甲螺村有三百壯丁,但是真正能打的有幾個?”

見李明勛臉色有些難看,林誠也知道這個時候不好駁他面子,趕忙說道:“罷了,今日先議到這里吧,管好自己的嘴巴,誰也不許告訴,先散了吧。”

人一個個的離開,李明勛還未站起來,林誠問:“老弟,你想奪了圣胡安號,可不止給死在馬尼拉的百姓報仇這么簡單吧!”

“你是不是還惦記著北上貿易那件事兒?”林誠盯著李明勛的眼睛,認真的問道。見李明勛不回答,他又說:“老弟呀,哥哥雖然走不動道兒了,但眼可沒瞎,倉庫里堆積的那些東西,在東南這塊可不值幾個錢吶。”

“老哥,咱們要想干出一番大事業來,就得去做這個買賣!”李明勛認真的說道,他站起來,說:“東南這塊買賣是多,但鄭芝龍、荷蘭人、西班牙人外加葡萄牙人,海船都快把南海給塞滿了,咱們要是循規蹈矩的來,早晚會被人溺死在南海里,能插手的就是往日本的買賣,可是咱一無人脈網絡,二無航海經驗,就連貨都不吃香,日本要的鹿皮、硝石、瓷器、生絲、絲綢,咱有幾樣?就是鹿皮也不夠一船運的呀。”

林誠長嘆一聲,說:“是啊,但是去鯨海乃至北海,連懂針路的都沒有,一旦船翻了,那可就全完了。”

李明勛道:“正因為如此,我才想奪了它圣胡安號,這次去雞籠港,我才發現咱們大明的船實在是太落后了,海水溫度一變,便開始漏水,只要逆風便跟沒了腿似的,打兩炮佛郎機,愣是把甲板震斷了,涌金號算是一艘好船了,若用它去鯨海,真是玩命呀。”

林誠知道李明勛認準的事情,誰人也勸說不得,索性攤攤手,說:“罷了,罷了,我也不管了,老弟,可萬萬被拿著這大好前程去冒險,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呀。”

林誠說完,拄著拐杖離開了會議室,只剩下李明勛怔怔的坐在那里,他仔細回憶關于圣胡安號的一切,越發感覺自己的魯莽,如果號令商社所有人馬北上,一旦出現差池,一切就都毀了,但是這并不代表李明勛會放棄這個計劃。

無論從長遠還是立足眼下,李明勛都需要一艘強勁的戰艦進行遠海的商貿活動,從造船和搶船之間選擇,搶奪圣胡安號無異是省時省力的選擇,既然己方的力量不足以完成這一壯舉,那只有求助于盟友了。

李明勛想要求助的盟友當然不是洪雅族那六個已經投靠荷蘭人的村社,而是實力強大的虎尾瓏社,三日之后,又到了與虎尾瓏社秘密交易的時候,李明勛與阿海一道,押送兩條漁船前往虎尾瓏社,船上除了約定的商品之外,還增加了二十把斧頭,還有一件為巴隆準備的禮物。

沿著八掌溪逆流而上,航行了半日,繞過一處長滿了灌木叢的河中小島,李明勛才看到了一個簡陋的碼頭,陸地上則是有柵欄圍了一個圈子,碼頭上豎著虎尾瓏社的圖騰,而阿海也嫻熟的打起了騰龍商社的旗幟。

阿海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交易了,虎尾瓏社的土著很快圍攏了過來,井然有序的幫著卸貨,一個頭領模樣的男人則與商社的賬房在交涉價格和點驗貨物,這個時候,巴隆出現在了李明勛的面前,但是卻與以前大不一樣。

他穿著合身的棉布袍服,腰間跨了一長一短兩把刀,胡須和頭發打理的非常干凈,最重要的是他用嫻熟的閩南語說話:“李明勛,李掌柜,許久不見了。”

“看來你真的只用了兩個月就學會了我們的語言。”對于巴隆學習語言的能力,他忍不住贊嘆道,雖然他也知道,巴隆學會的只是日常用語,但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巴隆把李明勛讓到了茅棚下,給自己倒了酒,但是卻被李明勛倒了一杯茶,顯然他學會的不光是語言,也知道了漢人的習慣,武士喜歡酒,但大人物喜歡茶!

李明勛打量著周圍,柵欄內側是十幾個茅草屋,**女女出入其中,但是不見孩子和老人,而且怎么看也不想數千人生活的樣子,巴隆微笑說道:“這不是我們村社的聚落,我們村社在更**叢林的地方,這里更類似于一個前哨站,與你們商社貿易,也防備著可能的入侵者。”

顯然,這是虎尾瓏社的謹慎,不向任何人透露村社所在的位置,巴隆繼續說道:“我聽阿海說過,你是附近所有漢人的首領,你今天來找我肯定不是為了貿易,雖然多了一些斧頭,但你肯定有重要的事情。”

李明勛輕輕點頭,一招手,阿海捧來一個木箱子,李明勛道:“此次我出海遠航,給你帶來了一個禮物,而且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希望得到你的幫助。”

巴隆接過箱子,微微搖頭,這個箱子也就比凳子大不了多少,里面能盛放多少東西呢,即便是盛滿金沙他也不會心動的,因為巴隆需要的是火銃和鐵質武器,這顯然也放不下。在李明勛的示意下,巴隆打開了箱子,一股腐臭夾雜著石灰的味道撲面而來,巴隆探頭一看,里面是一個被石灰硝制過的人頭。

幾個同樣看到的虎尾瓏社的人立刻緊張起來,有人甚至拔出了刀,但是巴隆卻喊了幾句,讓他們退下,巴隆倒出了人頭,越看神色越是緊張,那深邃的眸子、淡金色的頭發還有高高的顴骨都昭示著這是那些邪惡的外來者,殘暴的紅毛夷。

事實上,這個人頭屬于當初在港口外迎接涌金號的三角帆船上的水手,高鋒前去救援馬丁的時候,抓了一個受傷的水手回來,本意是拷問些情報,但是李明勛不想讓荷蘭人從這人嘴里知道雞籠港的防御狀況,索性殺了,做出傷重而死的模樣,從頭發顏色看,這個水手肯定不是西班牙人,但卻是地地道道的歐洲面孔,而在巴隆和虎尾瓏社所有人眼里,這就是他們的仇敵,紅毛夷的人頭。

巴隆忽然抓起地上的人頭,高高舉起來,對著周圍的土著哇哇大叫起來,他看起來相當興奮,以至于喜極而泣,周圍的土著也是齊聲高呼,用手邊的工具敲打著樹干和盾牌,發出震耳欲聾的戰吼,最后,巴隆撬開死人的嘴巴,把酒壺里的酒水倒入其中,稀稀拉拉的酒水混雜著尸臭、血污和石灰,從人頭的頸部淌出來,巴隆抓起酒碗,接了滿滿一碗,一飲而盡,又是放聲大呼,而幾個武士上前,把這個人頭用竹竿跳起來,懸掛在了營地最高的大樹上。

一群土著跟在了巴隆后面,跪在地上,沖著東面連連叩首,李明勛在一旁看著,感覺那可能就是虎尾瓏社所在的方向。

這個儀式持續了許久,隨著一曲悲涼的土著民謠結束,當土著們站起來的時候,看向李明勛的眼神完全變了,變的崇敬、尊重,甚至隱隱有些懼怕,一些年輕的土著和女人會躬身施禮。

“李掌柜,你能帶來紅毛夷的腦袋,證明你是巴隆,是虎尾瓏社真正的朋友,多余的話我就不多說了,請你說出你那件事情吧,就是那件需要*幫助的重要事情。你為我們報了仇,巴隆即便是死,也會幫助你完成的。”巴隆神態嚴正的看著李明勛,鄭重的說道。

李明勛想到過這個人頭會帶來巴隆更多的善意,但是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局,他心里一時有些內疚,考慮是不是告訴巴隆那個人頭來自西班牙人,而不是紅毛夷,這個念頭在腦海里一閃而過,最終李明勛選擇了否決,畢竟如果沒有虎尾瓏社的協助,就很難達到目的了。

“我們所在這個大島上,北面也有一群外來者,我們此次出海受到了他們的襲擊,所以我們商社想要復仇,考慮到你們虎尾瓏社與外來者的仇怨以及和我們商社的聯盟關系,我非常希望得到你們村社武士的協助。”李明勛展開一張臺灣島的粗略圖,小心的解釋道。

見巴隆愣在那里,李明勛說:“這次行動需要渡海攻擊,會很危險,可能許多武士無法回到親人的身邊,所以我想事先對虎尾瓏社進行補償,主要是鐵器和糧食,另外可以擴大.....。”

李明勛說著,想要盡可能用利益說服巴隆出兵,但是卻被這個漢子握住了手臂,巴隆眼含熱淚,熱切的說道:“不,李掌柜,不需要補償,不需要鐵器,我們只需要一個復仇的機會,你能給我們虎尾瓏社一個機會,已經是天大的恩情了。”

話說到這個份上,李明勛心中的內疚又增添了幾分,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以免露出馬腳,而巴隆卻無比激動,問:“你需要多少武士,什么時候出發?”

這個問題李明勛早有準備,在他的計劃里,這次北上是突襲,主要目的是奪占圣胡安號,殺人是其次,也不會攻占西班牙人的城堡,更不會出現堂堂正正之戰,所以人在精而不在多,而商社可以出動五十個精兵的情況下,虎尾瓏社再出二百人左右就可以了。

“二百人,最好三天內出發。”李明勛當即回答道。

“我們村社可以出五百人!”巴隆攤開一張手掌,低吼道。

李明勛連忙說道:“巴隆,你要知道,復仇只是一方面,不要因為復仇讓整個村社都處于危險之中,我們的敵人不只有外來者!”

巴隆稍稍冷靜下來,紅毛夷確實殘暴可惡,但村社時時刻刻受到大肚番和高山蠻子的威脅,如果把精兵抽調一空,那村社真的危險了,而且巴隆把這次出兵當成了一去無回的行動。

兩天之后,李明勛帶領虎尾瓏社的二百人順流而下,在距離甲螺村二十里的地方上岸,穿越叢林來到了布袋港,這里作為李明勛的秘密基地,已經被單獨劃出來,擁有酒坊、煮鹽作坊、伐木場、鐵匠鋪,還有一個簡陋的訓練營地。

巴隆萬萬沒有想到李明勛已經有了這般基業,他看著遠方的新修筑布袋碼頭,問道:“為什么沒有船,我們不需要休息,可以立刻出發!”

李明勛擺擺手,指著虎尾瓏社的武士,說道:“巴隆你就讓你的士兵這么去打仗嗎?難道你不想既能報仇,又能少死一些人嗎?”

“當然!但是這已經是村社之中最精銳的力量了。”巴隆以為李明勛以為自己沒有帶最強大的戰士來,連忙說道。

李明勛擺擺手,說:“巴隆,想要打勝仗,想要減少傷亡,不止要挑選精銳,還要訓練和精良的裝備,我們在這里停留半個月,半個月之后再行出發!”

巴隆臉色微變,大聲喊道:“不行,絕對不行!”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奇幻小說
  3. 女主爽文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