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鳳臨天下:金釵搖

更新時間:2018-09-04 15:40:45

鳳臨天下:金釵搖 連載中

鳳臨天下:金釵搖

來源:有書閣 作者:童童 分類:言情 主角:金軒遙,展鳳飛

主角金軒遙,展鳳飛《鳳臨天下:金釵搖》是童童最新完結的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金釵搖,紅顏一笑風塵落;嘆今生寶劍沉埋,不見霜華如年少。只拿那胭脂環扣,擦盡風情驕傲。待重頭,看那王孫歸去,夢里恩情江湖路,醉了容顏,安睡。 展開

本書標簽:

精彩章節試讀:

“什么?太后召見?大哥是不是聽錯了?”展鳳飛驚訝的看著大哥,不敢相信皇太后會好端端的召見她。

“沒錯,待會好好梳洗一番,別失了禮。太后說許久不見你了,想讓你陪她喝茶呢。”展元承溫柔的說道,心里卻也揪著,隱隱的覺得不對,自從上次皇上見了小妹之后,他就一直沒有放心下來,如今太后突然要見鳳飛,總覺得哪里不對。

“可是我和太后似乎……”展鳳飛想了想,印象里對太后是沒有什么記憶。

“你小的時候太后還抱過你呢。”展元承笑了笑,“太后以前很喜歡你和玉儀的,你可能記不住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知道了。”展鳳飛聲音低了下來,她下午本來是要去東街和小虎子他們見面了,如此,又要失約了。

雖然太后突然召見很意外,但是在相國大人和哥哥羅嗦教導下,展鳳飛還是很乖的答應絕對會遵守規矩,不會和平時一樣大大咧咧的。

下午,在小太監的帶領下,繞過曲曲折折的回廊樓閣,不知走了多久,終于到了沉香亭,遠遠的就看見兩人坐在亭中,周圍立著五六個宮女太監。

走近一看,只見里面坐著一個頭戴珠冠,身著紫色繡裙的中年美婦,身邊還坐著一個二十來歲容貌俏麗的女子。

那紫色繡裙的婦人四十上下,容貌端麗慈祥,頗有母儀天下的風范,不用說,展鳳飛便猜到她是皇太后。

展鳳飛進了亭中,端端正正的行禮,還未說話,便聽得茶杯碎裂的聲音,她一時忘記了爹和哥哥的叮囑,抬頭好奇的向太后望去。只見太后手中的茶杯碎了一地,怔怔的看著她,眼里閃過莫名的情緒。

“太后。”身邊端坐的小姐忙站起來,示意一邊的丫鬟收拾碎片。

展鳳飛忘了顧忌,一雙明眸盯著太后,很奇怪太后會失態。

“你……你是展家的小女鳳飛吧?如今這么大了,真是越來越出塵了,快免禮,過來坐。”太后也覺得自己有些失態,整整神情,微笑著說。

她長的真像那個女人啊!那臉蛋眼神,如此清麗出塵,活脫脫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盡管是秋天,可是抬眼的那瞬間,好像又滿目的三月桃花,鮮艷美麗的不可逼視。

“謝太后。”展鳳飛倒是落落大方的坐了下來,也不避諱的盯著太后有些失神的眼睛。

“太后?”一邊的女子見太后一直看著展鳳飛,也不知道為什么今天太后舉止如此怪異,便嘗試著喚了聲,“這位妹妹就是相國家的千金嗎?”

“嗯,我叫展鳳飛,姐姐你呢?”一見這位漂亮的姐姐問道,展鳳飛立刻甜甜一笑,又忘記父親和哥哥交待的禮節,親熱的問道。

說話也像,不是嗎?那個女人,就是這種性格,有著她從來沒有的英氣和俠氣,讓人心生仰慕和親近之意的朝氣。她和那個女人是什么關系?

太后的長長的指甲狠狠的掐進了掌心,但嘴角卻溢出笑來:“這位是笙荷公主,鳳飛是不是從未見過面呢?說來也怪你娘的不是了,把你寶貝的什么似的,說過多少次了讓她帶你來宮里玩玩,她都推說你不是生病就是出門了,這不,都快十來年不見了。”

太后絮絮叨叨的說著,眼睛盯著展鳳飛一眨不眨,恨不得從她身上挖出那個仗劍高歌的女子身影。

展鳳飛抿嘴一笑:“鳳飛平時頑劣,娘是怕我驚了太后圣體。如果像公主姐姐這樣賢良淑德,娘一定高興壞了。”

“妹妹哪里的話,明明看著就惹人喜歡,以后可要常來宮中玩。”笙荷公主初見展鳳飛,便知坊間傳聞不假,她雖在深宮,但也知道相國府的明珠不但容顏絕色,更是任俠尚氣,廣交朋友,不同她們一般深閨女子。她早就想認識這樣的人物了,如今一見,果然與尋常女兒不同,連她這樣金枝玉葉,也不禁心生欽慕。

“那是,以后飛兒要常來這里陪陪本宮。”太后神色終于恢復了七八成,端起新沏的茶,微笑著說。

展鳳飛點點頭,正要說話,只聽遠遠的傳來小太監的聲音:“皇上駕到。”

那個皇上怎么現在過來了?

展鳳飛不知為何,很是不喜歡皇上的眼神,和她所認識的人不同,那眼神有太多她看不懂的東西,就像大哥有的時候的眼神,很復雜。

她討厭大哥用復雜的眼神看著她。

還是單純的人好相處,展鳳飛心思轉動,便聽太后說道:“皇兒來了?”

“皇上。”笙荷也笑吟吟的站起來看著自己的皇弟。

金軒遙向母后行了禮,看見一邊傻乎乎想著心事的展鳳飛,心情沒來由的好了起來。母后果然把她給傳了進來,不過怎么不知道見了皇上不知行禮呢?皺皺眉頭,金軒遙故意站在展鳳飛的面前,重重的咳了兩聲。

“啊,皇……上!”展鳳飛突然想起爹所說的皇宮繁瑣的禮儀,急忙起身叩拜。

“坐吧。”金軒遙唇邊溢出一絲極淡的笑容,只是一瞬,便恢復慵懶淡漠的常態。

他轉身坐下,對太后一絲恭敬的疏離:“母后宮中寂寞,以后應常找些將府家眷,來宮中陪您解悶。”

展鳳飛微微皺眉,她現在正是花蕾年紀,最討厭這些宮中規矩,若是以后每天都來,那不是要悶死了。

“是啊,這宮中沉悶,不比外面世界。”太后突然話鋒一轉,笑著問展鳳飛道:“飛兒,你說是嗎?”

“這……”展鳳飛年紀尚小,加上自己本來就是真性情,最討厭言不由衷,當下也忘記了問話的是太后,興奮地說道:“皇宮雖好,但外面自然有外面的精彩,兩種不能相比的。”

“哦,妹妹倒是給我們說說外面的趣事吧。”笙荷公主笑著問。

“是啊,怎么個不同呢?外面有的,宮里有,外面沒有的,宮里也有。本宮也出宮過,外面無非是人多點,市井人物紛紛攘攘,又臟又亂讓人頭疼,一點也沒看出外面的好來。”太后接口說道。

“那是因為您是太后啊。”展鳳飛來了精神,一說到皇宮外面,兩眼都發光了:“外面的人和宮里的人不一樣,他們有自己的生活,雖然平凡但是有滋有味,太后若是在郊外的平民家里住個十天半月的,看見人生百態,一定覺得原來生命那么美好,世界如此精彩。”

突然覺得自己說多了,展鳳飛急忙住嘴,有些尷尬的笑笑,卻發現太后和公主聽的入神,而金軒遙眼神懶懶的落在一邊的荷花池上,唇角含著一絲莫名的笑意。

“說的好,繼續說下去。”金軒遙收回目光,淡淡說道:“聽說相府千金廣交天下友,三教九流,無不是對相府千金仰慕尊敬。看你年紀不大,如何做到的呢?”

展鳳飛未曾想皇上會問如此問題,略略一想,便脫口而出:“真心對人,別人自然會誠懇待你啊。”

猜你喜歡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