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逆光之顫

更新時間:2019-12-13 23:36:23

逆光之顫 已完結

逆光之顫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次元獅子 分類:都市 主角:貝恩,莎若

主角是貝恩,莎若小說《逆光之顫》是由次元獅子創作的優質都市類文章,劇情非常的有趣,情節新穎,講述了一場爭奪能源而爆發的世界戰爭之后,“電”變得危險而不可控,失去電力能源,世界大戰被迫停止。戰爭的結束并沒有讓世界好轉起來,反而因為能源危機,而迅速陷入更大的混亂,在資源即將耗盡之際,希爾特能源公司發明了能源晶石,代替了原來的電。于是世界版圖一分為二,一邊是希爾特能源公司領導的科技社會,一邊是回歸傳統、拒絕科學,信仰宗教的‘神界’。孤兒貝恩從小在神界的教會中長大,在被驅逐到無神界的漫長旅途中,認識了妖族混血少年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等到貝恩蘇醒過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灰土墻上半開半合的木質窗戶,瞇縫著的雙眼悄悄的打量著這間頗有古代廟宇風格的屋子。身下,是一張松軟的草chuang,睡在上面竟隱隱有種不能著力的錯覺,也許是太過舒服而導致的吧?

身處陌生的地方,貝恩感覺既恐懼,又興奮,當然,最值得慶幸的是自己居然沒死。只是,他剛要下chuang弄清楚自己身在何處,身上的傷口傳來一陣陣劇痛,甚至還伴著奇癢沖擊著他的大腦神經,疼得他直吃牙咧嘴,只得放棄下chuang的念頭乖乖躺著,回憶起昏迷之前的事情。

隱約中,貝恩只能迷迷糊糊的記得發亮的背影、鮮紅的血泊,警衛長的無頭尸身和一頭毛絨巨爪的怪物,好像還有一顆閃閃發亮的紫色晶石。只是貝恩也分不清這些到底是記憶碎片還是自己的夢境,竟昏昏然又睡了過去。

當貝恩再次恢復意識時,身體的疼痛感已經完全消失,甚至連異樣的奇癢都隨之不見。可讓貝恩嘖嘖稱奇了好半天。

遠處,一陣噠噠的聲音越來越近,好似是電影中穿木屐奔跑的場景再現。還來不及細想,貝恩只覺得接著一陣風吹過,額頭上有清涼柔軟的東西劃過,呼吸間能嗅到藥材的清香。

貝恩‘騰’地一下坐了起來,眼前是一個約摸十二三歲小孩,光溜溜的腦袋下,濃濃的棕色眉點綴著一對明亮的黃色瞳孔,目光直逼貝恩的眼睛,透出一股單純的氣息他。將手中拿著的毛巾遞過去,一臉好奇地望著貝恩。

“是你救了我嗎?”不知道為什么,貝恩第一眼看到這個小孩就有一股難以言說的親近感,因此很直接的問道。

小孩撓撓后腦,轉動著圓溜溜的眼珠子,勺遲疑了一下,才木訥地點了點頭。

看到這個人畜無害的小家伙貝恩松了口氣,然后抬起胳膊扭動肩膀,拆開手腕上的繃帶,沒想到不僅是再無疼痛感,竟然傷口全都痊愈了,連一道疤痕也沒留下。

“我躺了多久了,竟然連身上的傷都已經愈合完好?這些藥是你弄來的嗎?”

小孩沒有開口,仍舊是木訥地點了點頭,幫助貝恩拆開肩膀上的藥包。

“那你能告訴我這是哪里嗎?”貝恩有些無語,面對一個不跟自己說話的孩子,自己卻還得像一個傻子一樣尋求心中的答案,實在是有些煩躁。

果不其然,小孩依舊只是搖了搖頭,不愿吐露半個字。

“你聽得懂我說什么嗎?”貝恩壓制心間的怒火,依舊好奇地問道。

小孩點了點頭。

“你把我帶回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什么奇怪的東西?”無奈之下,貝恩只能多浪費一點口水,打破沙鍋問到底了。

只是這個問題小孩卻出乎貝恩意料的搖了搖頭。皺緊眉頭呢喃道:“奇怪,當時我明明看到了的。對了,這里是你家?”

小孩點了點頭,堅持不說一個字,可把貝恩給弄得無言以對。

“你除了搖頭點頭,不會別的了嗎?”終于,貝恩實在忍受不住了,哭笑不得地呵斥了一句。

然而,等待貝恩的結果依舊沒有任何改變,小孩還是木納的搖了搖頭。

“你會說話嗎?”吃了這么多次癟,貝恩無奈了,隨口問了一句。

這一次,小孩倒是很率性的點了點頭,頓時讓貝恩火冒三丈,怒號道:“你會說話就說話啊,點頭搖頭做什么?”

“明叔說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說話的。”

看見貝恩冒火的樣子,小孩呆呆地瞪大眼睛看著貝恩,脫口而出一句話后便沒了下文,直接讓一旁的貝恩忍不住拍了拍額頭,瞬間石化。

“怎么了?”出乎意料的,小男孩竟然主動問起貝恩來。

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貝恩苦笑了一番,才反問道:“那你還把陌生人往家里帶?”

“唔........”小孩像個大人一樣托著下巴琢磨了一會兒,才回應道:“好像也對,當時我也考慮了好一會兒,才帶你回來。”

貝恩什么都不想再說了,徑直的倒在了松軟的草chuang上,任由著%.口處的起伏,氣鼓鼓的內心實在讓他不知道在說些什么好,倒不如兩眼一閉,至少還樂得清凈。

在小孩收拾好了一切,準備拿走時,貝恩還不忘賭氣的砸給小孩一句話:“你就應該把我留在那兒,讓我被怪物吃掉的。”

“吃掉?”小孩搖了搖頭,盯著貝恩看了好一會兒,才細聲慢語道:“你應該不好吃的。”

貝恩氣不打一處來,感覺自己真是活見鬼了,好不容易的從生死垂危的狀況中挺過來,還沒來得及好好地慶幸一下,估計就要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小孩給活活氣死了。

貝恩惱怒一番之后,竟又覺得小孩很有趣,很是不解的問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好吃?”

還沒等貝恩反應過來,小孩一口咬在貝恩的手臂上。貝恩疼得從chuang上跳了起來,看著手臂上刀刻般的牙印,大吼道:“你干什么!”

“你不是說你好吃嗎?那我就嘗嘗嘛。的確不是特別好吃的感覺。”小孩咂吧咂吧了幾下嘴巴,好像是在回味貝恩的味道。

貝恩怒目而視,徹底放棄了與這個家伙的溝通,扭頭盤坐在chuang上。而小孩也終于感覺自己好像做錯了什么,似乎自己每說一句話,貝恩就越生氣一些,索性直接站在一旁,小心地觀察著貝恩的一舉一動。

沒過多久,沉默被貝恩咕咕叫個不停的肚子率先打破了。貝恩心想這家伙本來也沒什么惡意,畢竟人家救了他,自己沒有道謝,反而對他發脾氣,這樣好像說不過去。最主要的是,好像自己已經好久沒吃東西了。

“我餓了。”貝恩想要化解尷尬,卻不知道怎樣開口,他不習慣道歉,只得實話實說自己想要吃東西。

“你等著,我給你去拿吃的。”

小孩踩著踢踢踏踏的木屐往屋外跑去,不一會兒,踢踢踏踏的聲音再次響起。小孩把一碗熱氣騰騰的肉端到貝恩面前。早已餓到了極點的他。直接狼吞虎咽地掃蕩一空。他摸著滾圓的肚子打了個飽嗝,完全沒有看到一邊的小孩雙手扶頭靠在墻邊,默默流著口水。

“好吃嗎?”看貝恩似乎意猶未盡的樣子,小孩終于流露出了一絲笑意。

“你一個小孩上哪弄來的肉,這么好吃。”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更何況此時的小孩竟然笑了起來,伸手不打笑臉人的道理貝恩還是懂的,所以自然也就將剛才的憤怒拋到了一邊,豎起大拇指點了個贊。

“這個是昨天晚上山貓媽媽送來的幾只小山貓,最近山貓肉都吃膩了。還是更喜歡吃野豺肉,比較有嚼勁。”小孩似乎在回憶著什么,將肉的來歷簡單的說了一下,也不管不顧一旁目瞪口德貝恩。

“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么。”這是在聽完小孩的一番話,貝恩冒出的唯一一個念頭,甚至,看著小孩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他竟然聽完了。

簡直是不可理喻啊..........

“其實早就跟老豺說好了,把它外甥送給我,可是這家伙都拖了好幾天了,明天得親自去了........”似乎看出了貝恩真的沒有聽懂,小孩又在補充了兩句,直接讓貝恩揮揮手給打斷。

貝恩已經完全迷糊了,他只知道自己死里逃生還飽餐了一頓,大快朵頤之后竟然又有些失落。接下來的路,他不知道該從何處動身,更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去向何方。那所謂造福人類的宣言,實際上卻是草菅人命的偽善讓他失望透頂,心中的仇恨火苗被一點點點燃,燒旺。

正在兩人各自思考之際,屋外傳來陣陣重物鑿地的聲響。一位白發齊眉的老者出現在門口,白色繃帶遮住了雙眼,手上拄著雕滿眼睛圖案的銅制拐杖,以方便他探路,然而,剛一進門就開始埋怨道:“野兒我跟你說過多少次,血一定要洗干凈,不要留在指甲,血肉不驅冤魂不散,你的陽壽會因此衰減的!”

即使蒙住雙目也遮不住老者身上的惡煞之氣,貝恩還是第一次知道,人的氣場可以如此咄咄逼人,讓他都忍不住往后退了兩步。而小孩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急忙跑到貝恩身前東遮西掩,還一邊回應道:“我知道了,明叔你怎么到我這來了。”

還沒等小孩把話說完,老者隔著紗布就感受到了貝恩的存在,大聲道:“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能帶人回來!”

“就這一次嘛。”見心中的小九九被拆穿,小孩只能嘟著小嘴哀求。

“質野,你這小子就知道惹是生非。”老者雖然很是生氣的樣子,但是在話語上卻盡量讓自己放緩。

“我知道錯了。”小孩委屈地摸摸頭,似乎知道明叔已經默許了自己的作為,道歉就更加誠懇了。

“原來這小子叫質野。”貝恩心中這樣說道,旋即大喊,“你不要怪他了,我這就走。”

貝恩推開質野,就往門口走去,雖然這小孩簡直可以活活將自己氣死,甚至說話也是滿嘴跑火車,但是他仍然能夠感覺到親切的感覺。

只是,當貝恩一只腳剛剛邁出門檻,另一只腳還沒有抬起,就感到下半身一股無形的壓力,腳仿佛有千斤重,怎么都動彈不得。

身后老者單手橫握銅拐,口中喃喃自語,似乎施了咒法。

“這里豈是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何況你這毛頭小子怕是還沒走出這陰山鬼林就命喪荒野了。既然野兒救你回來,那我就破例讓你在這住下了。”

質野終于松了口氣,暗暗自喜,雖然已經猜到明叔不會為難貝恩,但是聽到明叔親口許諾,質野就更加高興了。貝恩腿部的壓力也突然解除,直接一個踉蹌栽倒地上,滿臉都是不服的神情。

“我才不要你假好心,我是生是死,跟你有什么關系。”被明叔給擺了一道,貝恩自然不會善罷甘休,嘟囔了幾下,沒好氣的抨問道。

“你的生死跟我無關,以后質野會教你在這里的規矩。這也算是給質野找個幫手,不干活可不給吃的,我可沒興趣養個跛驢。”

老者說著便跨過門檻走了出去,完全不理會貝恩的反應。

貝恩聽完老者這番話反而平靜了下來。雖然這兩個人非常怪異,但是比起教堂那些人面獸心的家伙要真誠得多。

“太好了。”質野滿臉欣喜地盯著貝恩驚,竟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不禁別過頭去。苦笑的搖了搖頭道:“拜托不要這樣看著我好嗎?”

“該叫什么名字好呢?”質野輕輕敲了敲貝恩的腦袋,好像大人對小孩子的關愛一般。

直接打掉質野的小手,貝恩猶如斗敗的公雞一般,向著草chuang處走去,連咆哮的勁都省下了,懶散地說道:“我不是寵物好嗎!我有名字的好嗎!我叫貝恩。”

質野若有所思地撓了撓后腦勺,試探道:“餅?”

“是貝恩,呆瓜木魚頭!”

從此貝恩就在這片山林里展開了新的人生。

每日清晨,窗外透出微微淡藍色亮光的時候,他就能感覺到外出獵歸的質野鉆進被窩的動靜。這也是每天跟質野睡在一起才發現的,質野的作息和常人恰恰相反,他深更半夜的時候就會吃飽喝足出門獵食,清晨才回來繼續睡覺。

好在質野沒有心事,一睡起來就鼾聲如雷,成為貝恩早起的鬧鈴。貝恩一聽見鼾聲就會起來劈柴燒水,等質野睡醒就和他一起做飯洗衣服,偶爾還會去山中玩耍。

明叔告訴貝恩,這片荒山和世界大變之前沒什么兩樣。古人把這里定為風水極陰的禁忌之地,建城毀家,建國亡民。山中瘴氣彌漫,遍地都是枯枝朽木,一直被世人稱為不朽之山,荒蕪之地。

更有人夸張地把這里稱為地獄之門的入口,從來不相信神明的希爾特公司都不敢開發這里,所以這里也是希爾特公司勢力滲透最弱的地方。每次出去玩耍,要不是質野熟悉道路,貝恩恐怕早就在人間蒸發了。

這里的日子讓貝恩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他想,或許命運自有它的安排吧。可是平淡的日子過久了,貝恩剛剛安定的心又開始躁動起來,他發現明叔這個奇怪的老者每日都神神秘秘地在道觀的后堂燒鋼打鐵,不禁想要探明兩人的來歷。

可是明叔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好像什么都瞞不了他,看來只能從質野這呆純的家伙入手了,貝恩暗自揣度著,尋找一切可以探明真相的機會。

一次深夜質野外出尋獵,貝恩終于抵不住好奇心的驅使,偷偷地跟了上去。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逆襲小說
  3. 勵志小說
  4. 科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