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獨寵:首席秘愛心尖妻

更新時間:2019-11-06 22:47:45

獨寵:首席秘愛心尖妻 已完結

獨寵:首席秘愛心尖妻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火扇 分類:總裁 主角:云南瀟,顧惜煙

主角云南瀟,顧惜煙小說_《獨寵:首席秘愛心尖妻》是火扇最新完結的總裁小說,作者文筆極佳、強烈推薦。一張結婚證書,把他們捆綁在一起。人前,他是高高在上的總裁,但是卻給了她極致的榮寵。但當她純粹的愛上,卻是要離開的時候……三年后,她再次歸來,命運使然,兩人再次糾纏在一起。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顧執給顧惜煙指導,兩個人貼的很近,正巧被剛買晚飯回來的云南瀟看到,心中的火一下子就燒起來了,想要上前掰開這兩個湊到一起的腦袋。 但是理智讓他停止了前進的腳步,“樓下保安都是干嘛的,公司隨便能讓外人進嗎?看來,真該內部整頓一下了。”云南瀟冷不丁的在兩個人身后出聲。 突然的聲音嚇了顧惜煙一跳,不是走了嘛,還回來干嘛。 “你好,我是小煙的朋友,看她這么晚沒回家,我來看看她。”還是顧執先開口,顯然不知道顧惜煙跟云南瀟住了一起。 “我是惜煙的老板兼室友,有我在,她不會有事的。”云南瀟沒有握上顧執伸來的手。小煙小煙,叫的那么親切,哼哼! 在兩個男人的戰爭中,顧惜煙完成了手上的任務,“終于完事了!可以下班了!”顧惜煙不理會他們兩個,無聊的男人! 顧惜煙心中還是有點怨云南瀟的,如果不是他的話,她今天就可以見到自己老媽了,還可以吃到大餐。想到這里,顧惜煙狠狠瞪了一下云南瀟。 在云南瀟眼里,這一瞪是在嫌他礙事,嫌棄他,這讓云南瀟怎么能受得了呢? “我餓了。”顧惜煙說完,肚子還很配合的叫了幾聲。 “走吧,帶你吃大餐,我知道有一家飯店,二十四小時不關門。”顧執說道。 “好呀好呀,走吧,這么多工作,我都要餓死了。”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沒有人理會云南瀟。 現在,云南瀟額頭上的青筋都要爆出來了,好,真好,顧惜煙,你真對得起我。 顧執帶著顧惜煙走后,云南瀟把手里的王朝酒店的飯菜都扔到垃圾桶里。 記得上一次兩個人訂飯,顧惜煙說過愛吃這家的松仁玉米,云南瀟不嫌遠,繞了一大圈給她買回來,她卻跟著別的男人吃飯去了。 云南瀟飆車回家,腦海里揮之不去的是顧惜煙跟著顧執離開的場景,越想越生氣,真想把顧惜煙抓回來,放到自己身邊看著,省的她一天亂跑。 回到家的云南瀟在chuang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總是擔心顧惜煙,總是在想她跟那個男人在干嘛,反正就是睡不著,越想越精神。 十點左右的時候,顧惜煙吃的飽飽的回來,哼著小調開門。 在她洗漱的時候,聽見云南瀟房間里出來一陣**的聲音,不仔細聽還聽不到,難道云南瀟病了?不能啊,剛才還好好的呢,怎么可能病了。 顧惜煙洗漱完畢之后,又聽見了云南瀟的**聲,顧惜煙秉著關心室友的心理,暫時先將個人恩怨放到了一邊,開門去看云南瀟怎么了,好在他沒有睡覺鎖門的習慣。 結果,這一看不要緊,云南瀟趴在chuang上,豆大的汗水順著臉頰往下滴,嘴唇泛白,雙手緊緊地抓著chuang單,一副難受的樣子。 這就病了?顧惜煙心里合計。 “你怎么了?”顧惜煙輕聲問道。 云南瀟不說話,還在生顧惜煙的氣。 “不說拉倒,我還想管你呢。”顧惜煙氣死人不償命。 云南瀟差點被氣得背過氣去,顧惜煙,你還真是有夠氣人的。 顧惜煙不再搭理云南瀟,既然人家不領情,為什么還要賴著不走啊,開門回去睡覺,不再管云南瀟。 過了一會兒,云南瀟聽見廚房叮當響,不一會兒,就聞到了香味,真是太香了,云南瀟的胃更加疼了。 “諾,給你,趕緊吃吧,吃完我好睡覺去。”顧惜煙沒好氣的說道。 要不是剛才趙希藍給自己打電話,說云南瀟晚上沒吃東西,胃病犯了,她才不想管他呢。 剛剛,趙希藍給云南瀟打電話,問他老爺子生日他回不回去,突然發現云南瀟的聲音不太對,趙希藍太了解云南瀟了,知道他肯定是沒吃飯,胃病犯了。便給顧惜煙打了一個電話,讓她給云南瀟做點面條,云南瀟有胃病,不吃東西就會犯病。 顧惜煙這才想起來,云南瀟一直跟自己在加班,根本沒有時間吃飯,便起身去廚房,煮了一鍋面條,端上摟給云南瀟。 云南瀟依舊不理顧惜煙,顧惜煙也不犯jian,見他不理自己,放下面條回房間睡覺去了,愛吃不吃,我還生氣呢,哼! 云南瀟在氣頭上,不想動,但是,面條的香味直往鼻子里鉆,最后,云南瀟沒有忍住,起身大口吃著面條,吃完后,胃里暖暖的,不再那么疼了,漸漸地睡著了。 第二天云南瀟又是早早起來上班,沒有等顧惜煙吃早飯,顧惜煙起來的時候,桌子上擺著一杯蜂蜜水,幾個煮雞蛋,雞蛋旁邊還放了一張便利貼:還你昨晚的面條! 真是孩子氣,顧惜煙笑了,看來,昨天晚上的面條,他還是吃了。顧惜煙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 吃完早餐,收拾完上班,云南瀟還是一副擺臭臉的樣子,顧惜煙當做沒看見,晚上下班的時候,顧執來接她,兩個人很像情侶,看的云南瀟心里這個嫉妒啊。 郁悶的云南瀟下班沒有直接回家,而是把自己的好朋友都喊了出來。 “哎呦,還有你云司令搞不定的女人啊,真是稀奇。”姜逸風jianjian的小聲音,云南瀟真想堵住他的嘴,好好的一個大男人,為什么非要學女人說話。 “要*說啊,這女人啊,不能跟她對著來,要順著她,她說什么是什么,就算不對,也不要反駁。”M市有名的花花公子韓軒說道,韓軒是市長的兒子,平時沒有正事兒,是個啃老族。 由于沈化收假了,回部隊了,所以,酒吧里只有他們三個兄弟在。 云南瀟心里難受,叫了這兩個兄弟陪自己,解開自己的郁悶,平時他們幾個很要好,什么事情都會拿出來分享,這一次,云南瀟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們兩個。 “我對她還不夠好嗎?為什么她看不見呢?”云南瀟不解地問道,有一絲像兄弟訴說委屈的感覺。 “你非要一棵樹上吊死嗎?M市的女人還不多嗎?你一招手,多少女人想要上你的chuang,你還在乎這一個干嘛。”韓軒不解地問道。 “她跟那些女人不一樣,那些女人怎么能跟她比呢,連她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云南瀟毫不吝嗇自己的詞匯夸她。 “嘖嘖,這話你怎么不跟她說呀,跟我們說有什么用,興許那個男人就是用這種話,把你家那位迷住的。”姜逸風懶洋洋地開口。 一提到那個男人,云南瀟想到了昨天晚上兩個人呢離得那么近,臉一下子就黑了。我都沒有離顧惜煙那么近過,還接她下班,她都不允許我接她下班。越想云南瀟越嫉妒,這明顯不一樣的對待嘛,顧執對她是特別的。 想到今天晚上兩個人又在一起,云南瀟就更加不淡定了,拿起車鑰匙就走,不管兩個兄弟在身后喊叫,現在,他只想見她!

猜你喜歡

  1. 總裁豪門小說
  2. 寵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