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狐瞳

更新時間:2019-08-03 02:38:31

狐瞳 已完結

狐瞳

來源:掌文 作者:騎馬釣魚 分類:異能 主角:張牡,秦槐魎

《狐瞳》講述了主角張牡秦槐魎之間的精彩故事,是作者騎馬釣魚著作的異能類小說。九歲那年,我因為發燒患下眼疾,成了“瞎子”,等我再次睜開雙眼看到光明的時候,我擁有了一雙神奇的眸子。看穿惡鬼邪神,洞察星辰天下。這一切盡在——狐瞳! 展開

本書標簽: 靈異小說 懸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秦槐魎的話擲地有聲,那青色的鬼物也接連點頭,看到他"乖巧"的樣子,我也不是很怕他了。

只不過他那張青色的殘缺臉偶爾瞅向我的時候,我心里還是有些發怵,忍不住想要往秦槐魎的身后去躲。

那青色鬼物點了會兒頭就對著秦槐魎"嗚嗚"地傾訴起來。

那鬼物叫王啟寶,前些年去南方闖蕩,掙了些錢,兩年前回省城,想要開個服裝店。

可他剛下了回省城的火車,出了火車站就碰到了一個纏著他要錢的叫花子,那人正是王泉山。

王啟寶掙錢回鄉,虛榮心作祟,他就想著顯擺一下,便掏出十塊錢給了王泉山。

那會兒好多人一天的工資才十來塊,所以王泉山就一邊感謝,一邊叫王啟寶老板。

王啟寶在南方給別人打工,總是叫別人老板,這第一次聽見有人叫自己老板,心里就覺得很舒坦,便和王泉山多攀談了幾句,問他知不知到附近哪里有好點的旅館。

王泉山也是很熱情,領著王啟寶去找了旅館。

而王啟寶在住進旅館的時候,又多給了王泉山十塊錢。

王啟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離開旅館準備去找店鋪的時候,就發現王泉山在旅店的門口等他,而且還是一口一個老板的叫他。

王啟寶覺得自己剛到省城,沒個幫忙的也不行,而那王泉山,人機靈,他看著也順眼,所以決定讓王泉山跟著自己。

為此王啟寶還給王泉山買了一身衣服,讓其看起來像是一個體面人了。

在找店鋪的期間,王啟寶也是把自己做生意的計劃全部都講給了王泉山聽,對王泉山,他幾乎是沒有任何的保留。

王啟寶是把王泉山當成了兄弟,可他沒想到王泉山卻是狼子野心,是一條喂不熟的毒蛇。

在他們認識的第七天,王泉山把王啟寶騙到郊區的一個果園,然后在那里用事先準備好的榔頭直接把王啟寶給砸死了。

王啟寶指著自己殘缺的臉說:"我變成了鬼,少了這半邊臉,就是被他榔頭給砸沒的。"

"我當時是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幫助的竟然是這樣的人!"

說著,王啟寶就轉頭惡狠狠地看向了王泉山。

王泉山在殺了王啟寶后,將其埋了果園里,那會兒還是冬天,果園里不會有人,所以他殺人埋尸的事兒,至今沒有人發現。

至于王啟寶的家人,他只有一個上了歲數的母親,老人家只知道兒子去打工了,還以為兒子在南方,根本不知道他已經回來了,而且還被害了。

所以王泉山殺人的事兒,至今沒有敗露。

王啟寶變成鬼物后,一直纏著王泉山,他本來想著殺了王泉山一了百了,可他剛變成鬼物,身上的邪性,還沒有王泉山一個人的邪性強,所以他根本沒有下手的機會。

所以他就跟在王泉山的身邊,看著王泉山用他的錢揮霍,找女人。

王泉山因為聽王啟寶說過做服裝生意的流程,他也去了南方,找了進貨的門路,還真在省城開了一家服裝店。

開始的時候,王泉山的生意不錯,可他不是那種踏實的人,他弄了一些假貨,次貨,過了一年多他的店就開不下去了,還被工商部門給查了兩次,罰了款。

最后實在干不下去了,王泉山就開始吃老底兒,老底兒吃完了,他就尋思上了自己家里的兩只玉鐲子。

恰好這個時候,化為討債鬼的王啟寶,身上聚集的怨氣已經到了能夠報仇的程度。

所以他就決定展開報復,不過隨著內心仇恨的膨脹,他要報復的不是一個人,而是王泉山的全家。

甚至一些和王泉山牽扯上關系的人。

而在眾多關系中,金錢關系是王啟寶最不能容忍的,因為王啟寶就是因為錢被王泉山給殺害的。

也正是這樣,我收了王泉山的一個紅包,所以王啟寶就纏上了我。

至于那鐲子,王啟寶準備利用王泉山得手后,先殺了王泉山的全家,然后再用王泉山的身體把鐲子送給自己的老母親,讓其養老用,畢竟他作為鬼物,只能以這種方式去盡孝道了。

至于那鐲子的其他事兒,王啟寶并不知道,他只是通過王泉林知道,那鐲子很值錢。

聽王啟寶說完,秦槐魎就點了點頭說:"這么說來,你也是可憐之人,不過這也是你咎由自取,都說財不外露,可你不但露了,還露給了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你不倒霉誰倒霉,我說這些你別不愛聽,也別說你有愛心什么的,說到底,是你的虛榮心作祟,而非你的愛心。"

王啟寶被秦槐魎說的啞口無言。

九歲的我雖然聽的不是很明白,可大概也知道秦槐魎講的是大道理。

秦槐魎繼續說:"好了,陽間的事兒自然有陽間的解決方式,我現在就散了你,運氣好,你還能去輪回,不過你放心,王泉山肯定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說罷,秦槐魎又取出一張符來,接著他直接把符拍在了王啟寶的額頭上,那青色的影子直接化為青煙就消失了。

我問秦槐魎,他能投生嗎?

秦槐魎笑道:"他怨念未消,已經魂飛魄散了,我說了他運氣好才能去輪回的,可惜他運氣差。"

這時的秦槐魎像極了一個惡棍。

我驚訝地看著秦槐魎問:"你殺了他?"

秦槐魎說:"他已經是鬼了,不存在殺不殺的。"

我繼續問:"難道鬼物除了將其斬殺,沒有其他的處理方式嗎?"

秦槐魎說:"有,不過太麻煩,這種素不相識的小鬼,我才懶得耗費那精力。"

聽到秦槐魎這么說,我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

一來我覺得王啟寶不是什么壞人,不應該有這樣的下場,二來,我又想起了爺爺被其打散的事兒。

而就在王啟寶的魂魄被散掉了后,王泉山的父母,以及他的弟弟和皮褲女人全部爬在了桌子上暈了過去。

王泉山也是恢復了自由,他轉身就想跑,可秦槐魎卻是抄起一根筷子,直接對著王泉山扔了過去。

"嗖!"

那筷子打在王泉山的腿上,看似軟綿綿的,可王泉山的腿卻好像遭受了重擊似的,整個人就爬了下去,然后痛苦地哀嚎了起來。

秦槐魎的這一招,我也是看出了些眉目,他在扔筷子的時候,手上有個詭異的動作,所以那筷子粘著一股氣,正是那股氣打到了王泉山。

秦槐魎見我看到了,就笑了笑說:"這是煞氣,用來下咒用的,王泉山被下了咒,三五天內是動不了的,到時候會有人來抓他,送他歸案。"

這個時候,秦槐魎又好像是一個英雄了。

秦槐魎慢慢地走到王泉山的身邊,然后從他的口袋里掏出一對兒玉鐲子,在看到那鐲子的時候,我下意識看了下手中的鐵匣子。

只是這一次,鐵匣子就再也沒有反應了。

秦槐魎說:"其實這鐲子并不是王家祖上傳下來的,而是破四舊的時候,王家人從狐娘娘塔里得來的,當時他們不敢宣揚,現在稍微松點了,他們才對外說是祖上傳來的。"

"本來我以為這鐲子會沾染點靈氣,沒想到卻只是普通的鐲子,沒啥用途。"

說罷,秦槐魎就把鐲子放回到了王泉林母親的旁邊。

我問:"那東西是狐娘娘的,是不是應該給我?"

秦槐魎說:"從命理上看,它已經不屬于你們張家了,如果你要強行拿走,只會給你帶來厄運。"

我又問:"王啟寶那么慘,是不是應該把鐲子給他母親送去?"

秦槐魎又道:"不用了,我通過王啟寶的鬼相看的出來,他的母親已經不在世上了。"

這秦槐魎怎么啥都知道?

我還準備再說話,秦槐魎就道:"好了,別廢話了,這里的事兒都解決了,我們離開這里,去和你的父母道個別去吧,還有人在村口等我們呢,那個人怕是等的有些著急了。"

有人等我們?誰?

還有,現在真的要走了嗎!?

我心里不禁泛起無數的酸楚和憂傷來。

就在我們出王家屋門的時候,我就聽到"叮呤"一聲,同時我手中的鐵匣子也是動了一下。

我和秦槐魎同時回頭,就發現王泉山母親面前的一對玉鐲子給碎掉了,雖然說不上是粉末,可也碎的差不多了。

秦槐魎露出一臉驚訝,他回頭看了看玉鐲子,又轉頭看了看我手中的鐵匣子,然后搖了搖頭"哈哈"大笑起來。

我問秦槐魎笑什么,他就道:"以后你就知道了,只不過現在看來,王家也無福消受這玉鐲子了,我這卜算還是差了一步,功夫還是不到家啊!"

說罷,秦槐魎就用他那毫無生氣的雙眼盯著我道了一句:"你給我記住了,跟在我旁邊問題千萬不要太多,不然你會倒大霉的!"

一股寒氣瞬間貫穿了我的身體。

我在身體發冷的時候,呼吸和心跳也開始加速,我知道,是自己看到臟東西的緣故,我的氣血又開始加速了,一場發燒必不可免。

只是我這次發燒的時候,手中的鐵匣子卻越發的不安分了,我時不時感覺到它在跳幾下,它好像和什么東西起了反應。

會是什么呢?

王家的鐲子已經碎掉了,難不成是村口等我們的人?

九歲,不對,過了年已經十歲的我,在發燒的時候,腦袋好像變得靈光了好多。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