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陽光正好,我不愛你

更新時間:2019-08-09 23:36:48

陽光正好,我不愛你 連載中

陽光正好,我不愛你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不知明天的明天 分類:短篇 主角:刑壽澤,林玉柔

由不知明天的明天創作的短篇小說《陽光正好,我不愛你》,主角是刑壽澤林玉柔小說講述了邢壽澤心里很不痛快,為什么每一次柔柔都好不容易答應跟自己在一起都要遭遇不測,難道自己就不配擁有愛情。當重重夢境醒來,又該做何種選擇。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林玉柔斜靠在窗臺上,仰望著高冷的月亮,輕輕搖晃杯中的紅酒,顯得格外的清冷。

“還沒睡?”刑壽澤熟門熟路的攀了墻進去,深深的凝望著窗前的人影,心。慢慢的開始抽痛起來。

“柔柔,你也回來了,是吧!”

林玉柔喝掉手中的紅酒,皺著眉頭擺弄著鬧鐘。難道那真的只是自己的一場夢?前世的時候,明明鬧鐘被陳佩調慢了一個小時,到學校后,才發現,鬧鐘居然提早了半個小時,但是,如果真的是夢,這未免太過于真實了。

林玉柔伸手碰了碰柔軟的唇,仿佛早上有什么人在上面留下來印記,余光瞟見樓下一閃而過的陰影。

林玉柔甩了甩頭,嘆了口氣,倒在chuang上,舉起手臂擋住眼睛,留下絲絲痕跡。

刑壽澤捂著%.口,扶著樹,對著黑暗中唯一明亮坐了下來,仿佛能驅趕心底的寒冷。

林玉柔蹲在地上,觸碰被壓塌的小草,仿佛上面還遺留著那人的體溫。

“阿嚏!”

“老大,昨天不是還好好的,怎么就感冒了,難道昨晚是去干什么壞事了。”鄭海麟猥瑣的沖刑壽澤笑,“老大,注意節制。”

“滾。”

刑壽澤搓了搓鼻子,昨晚真是大意了,居然就這么睡著了,幸好早上被涼醒了,要不然碰上,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對不起,我不該不經過你同意就換chuang鋪。”

林玉柔好笑的看著眼前不斷抽泣的李雨晴,側頭看了眼不遠處的郭艷,沖她眨了眨眼。

“別哭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怎么你了,至于chuang鋪的問題,你要是想換,可以找學姐跟你換。”

“那你真搬出去了?”

“自然是真的。”林玉柔掃了一眼竊喜的李雨晴,回想起昨天下午在后勤處碰到的學姐,嘴角便微微的上揚,掏出紙巾給李雨晴擦去臉上的淚痕。“昨天我也態度不好,過激了,請你多多包涵。”

“沒事,沒事。”李雨晴連連擺手,正好教官了,連忙跑到郭艷身邊站好。

林玉柔斜了一眼郭艷,要是自己也也有這般好友該多好,可惜,自己的眼睛從來就沒有看清過人過,要不然自己的下場怎么會這么慘。

“謝謝你原諒晴晴,晴晴就是直腸子,做事都不怎么經過腦子,我已經好好教育她了。”

郭艷走到林玉柔身邊坐下,將手中的礦泉水遞給林玉柔。

“原諒?這不是誤會嗎?哪來的原不原諒,解釋清楚就好了。”

“你真的要搬出去?”

“那是自然,等你們回去就會見到你們的新室友了。”林玉柔拍了拍**,看時間差不多了,便去乖乖站好。

“艷艷,我就說你多此一舉,看吧,我就說她不會領情。”

“你剛剛是不是又得罪她了,我總覺事情沒有這么簡單,學校怎么會同意她走讀呢?”郭艷盯著林玉柔的背影,內心總有些不安。

“艷艷,你就是想太多了,這能有什么事。”李雨晴拉著郭艷,瞪了眼林玉柔,早知道自己一大早就不道歉了。

“誰把我東西扔下來的。”李雨晴一回宿舍就見滿地的chuang褥,尖叫起來。

“你就是那個搶chuang鋪的?我說學妹就是心太軟,居然還主動退宿舍。”樊栩從chuang上伸出腦袋來,“你也是臉皮夠厚的,昨天都那樣了,居然還占著別人的chuang鋪。”

“艷艷,你別拉著我。”

郭艷緊緊拉住李雨晴,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想必這位就是柔柔口中的學姐,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樊栩掃了一眼郭艷,笑瞇瞇的說道:“難怪額那學妹要搬出去,想必另外一位也不簡單。”

“學姐說笑了,什么簡單不簡單的。”

“艷艷,你干嘛拉著我,是可忍孰不可忍。”李雨晴甩掉郭艷的手,一臉氣憤的看著郭艷,這才開學幾天,就被人這么欺負,真當自己是病貓。

“你用你腦子好好想一下,這事到底是誰引起的。”郭艷瞪了一眼李雨晴,“若不是那陳佩打包票說換chuang鋪沒問題,就不會有這么多事。這口氣你必須給忍下來,再這么鬧下去,怕是那陳佩坐收漁翁之利了。”

“那我也不能就這么算了。”李雨晴縮了縮脖子,曼聯的委屈,拉著郭艷說道,“再怎么樣,那陳佩必須得好好教訓她一頓,不然我這兩天受的氣,難以下咽。”

“行了,先回去吧東西收拾收拾,我們再從長計較。”郭艷冷著一張臉,總覺得自己忽略些什么。“回頭不要跟姐夫說,免得姐夫擔心,知道不。”

“知道了,我就知道艷艷對我最好了。”

“柔柔,你這兩天到底怎么了,怎么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找你都找不到。”陳佩一看見林玉柔,就跑上前拉住林玉柔,埋怨的說道。“你就這么搬出去,上課什么的不是不方便。”

“沒什么不方便的。”林玉柔瞟了一眼陳佩,難怪上輩子陳佩能笑到最后,原來臉皮這么厚。

“柔柔,你怎么又這么看我。”

“有嗎?只是覺得重新認識你了,多看你幾眼罷了。”林玉柔端起餐盤就走,怎么吃個飯都不讓人好好吃,盡是碰上讓自己倒胃口的。

“喂,爸。”林玉柔看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猶豫片刻,接聽起來,“沒事,在學校挺好的。”

“那怎么聽你姐姐說你搬出去了。”電話那頭傳來鏗鏘有力的聲音,林玉柔低頭抿住嘴唇,嘆了口氣。

“爸,你不用擔心,暑假我已經把駕照考了過來,等這幾天軍訓3完,我去買一輛車就行了。”

電話那頭久久不語,林玉柔等了片刻,準備將電話掛掉,

“你下午幾點結束,我去接你。”林一品嘆了口氣,對這個小女兒,自己虧欠太多了。

“累不累。”林一品掏出帕子替林玉柔拭去額頭的汗水。

“還好。”林玉柔漲紅著臉,搖了搖頭。“爸,你今天過來有什么事?”

“你不是準備買車,正好我今天有空,帶你去買車,免得你一個人,那些店員欺負你。”

“哦!”

林一品愣了愣,往日這小女兒都是百般推脫,今日怎么會這般爽快的應下。

“阿姨知道嗎?阿姨知道怕是又要鬧了。”林玉柔當做沒有看見林一品看自己的眼神,緩慢的說道。

“我同意了就行。”林一品一想起家里那位,眉頭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都是因為那個女人,自己的家庭才這么失敗。

“其實你可以不用來這一趟的,誒姐姐看見不好,而且我媽過些日子也就回來了。”林玉柔冷著一張臉,掃了一眼林一品,毫不在乎的說道。

“這是我這個做爸的一點心意,誰能說什么。”林一品一聽柳研淑要回來了,眉頭皺的更緊了。

林玉柔通過后視鏡,看著追著車跑的林玉清,抖了抖眉毛,嘴角微微的上揚。看了一眼林一品,這個名義上的父親。從來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在二十幾年前,他們就不該結婚,一個剛結婚就迫不及待的出軌,先后誕下林玉玲、林玉清兩姐妹,一個活在自己世界里,當自己還在蹣跚學步的時候,兩人就等不及的鬧著要離婚,如今又過來擺父親的臉色,也不知道裝給誰看。

“林總,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鄭濤一接到電話,連忙出來迎接林一品,“不知這位是……”

“這是我的小女兒,林玉柔,柔柔,跟你鄭叔叔打招呼。”林一品無助鄭濤的手,拍了拍鄭濤的肩膀,“老弟,好些日子沒見了,過得怎么樣。”

林玉柔忽略掉兩個噓寒問暖的兩人,徑直走開看起車來。

上輩子,為了那所謂的家庭和睦,到頭來,只是一場空。今生,笑到最后的會是自己。林玉柔輕輕地摸著一輛一輛車,漫無目的的走在大廳,“就這輛吧!”

林玉柔開著新買的轎車,一想起林一品那肉疼的臉色,嘴角就不斷的上揚。前世欠我的,今生,都要加倍奉還。

“教官,我們是來軍訓的,不是來干活的。”

“就是。”

……

林玉柔扯了扯嘴巴,環顧四周的田野,自己怎么就忘了有這么一回事,還要到山上呆一個禮拜,一想起那集體宿舍,雞皮疙瘩就要出來了。

“軍訓是為了什么,就是為了鍛煉身體,體驗軍人的生活。現在,給你們半個消失的時間,給我把東西都給放好,否則,學分你們就別想要了。”

“老大,我們不是軍訓過嗎?怎么還要來啊”鄭海麟一想起還要再體會軍訓生活,心里就直冒冷汗。

“又不是讓你軍訓,只是過來讓你當助教。”刑壽澤看著不遠處努力搬著行李箱的林玉柔,腳不受控制的向林玉柔跑去。“我幫你。”

“謝謝!”林玉柔微紅著臉看著眼前白凈的朱昱,引得邊上男生一頓大叫。

刑壽澤停下腳步,冷眼的看著了兩人,心,又開始一點一滴的疼痛起來。

林玉柔微微側頭看了一眼呆立在原地的刑壽澤,眉眼間的笑意更加的濃烈。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短篇小說
  2. 虐戀情深小說
  3. 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