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懲兇者

更新時間:2019-11-06 19:25:11

懲兇者 已完結

懲兇者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柿子會上樹 分類:靈異 主角:方森,李琴

《懲兇者》是柿子會上樹最新已完結的靈異小說,主角方森,李琴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2008年,嘉市發生了一件慘無人道的人體扒皮案,一塊新鮮的男性人皮被人倒吊在自家玄關處,我們趕到的時候,差點兒還踩中了滾落在地的那兩顆黑不溜秋的眼珠,可令我們警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竟是一樁…… 展開

本書標簽: 靈異小說 懸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也就在這女人倒在地上的那一剎那,這女人的腦袋直接就從她的脖子上面掉落了下來,而她的四肢,也跟瞬間解體一樣,散落各地。

這個時候,楊鋒正從樓下彎上來,他看到這一幕之后,第一時間,就報了警。

“我去,不會這么背吧,范姜昨天才剛死,今天吳振也死了,到了晚上,現在又來了一個女人?我說,方森,明天我們是不是應該去寺廟里面燒燒香?”楊鋒插著腰,從我身后走來,一邊說著,一邊說道。

我皺著眉在這女人散落的四肢周圍走了一圈,讓楊鋒好好看看清楚,這地上除了四肢之外,還有什么。

楊鋒揉了揉眼睛,隨后從口袋里面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將手機調整到手電筒模式就直往那個女人的身體上照了過去,沒過幾秒鐘,楊鋒的眼珠都快要掉了出來。

嚴格的說,我不知道這具尸體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因為在她身體分解了的那一瞬間,我看見那顆人頭連滾都沒有滾,直接就掉在了地上。

按照常理來說,人的腦袋是有重量的,這種重量隨著全身身體的重量配比而形成,頭是圓的,一種圓形有重量的物體,在那一瞬間直掉在地面之上,頭一定會往旁邊滾動幾下,但這顆腦袋,卻從這具尸體的身上掉落下來之后,就在也沒有動過。

也是這一詭異的現象,讓我走近期查看了一下尸體,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顆腦袋竟然,是用布包裹著的,而當我用手抓起這顆腦袋的時候,一根又一根的稻草瞬間就從我手上滑了下來。

楊鋒大喜,大聲嚷嚷的說了一句是哪個王八犢子搞得惡作劇之類的話。

緊接著,我蹲下了身子,左手拿著我的手機在一旁的四肢之上照了幾下,看到這些四肢的時候,我眉目緊促,轉身對著楊鋒說道:“看來,是我們高興的太早了,這些四肢,是真的……”

楊鋒的笑容頓時就停滯在了當場。

而隨后趕來的卓青,也被我們攔在了五樓的樓道口,卓青問我們發生了什么事,我沒有說話,只拿出了一張警官證,告訴他,警方辦案,閑雜人等暫時回避。

半個小時候,這個小區內的警笛愣是快要響破了天際,當時天色還不晚,有很多人吃飽飯了沒事做,在自家小區樓道內打牌,聊天,玩游戲,所以,在警察來的那一刻,周圍在閑逛的小區居民,也跟看到了馬戲團表演一樣,紛紛就將這十三幢的一樓樓梯口,給包圍了起來。

我們國家的人都這樣,只要是警方在場的地方,就一定有我們的市民,不是社會風氣的問題,是人都有一顆好奇的心,不管走到哪里都一樣,他們好奇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所以都紛紛圍了過來,但不得不說,這的確多多少少,也影響了警方。

因為在警方趕到現場之后,法醫院的人進來,都在人群中擠了幾分鐘才衣衫不整的走上了六樓。

此時的六樓樓道,早已被卓青拿來的探照燈給照的通亮,而左右兩側的鄰居,也被我和楊鋒請到了樓下,由我們南區的同事來進行筆錄訪談。

法醫院的人到達現場之后的不久,凌微就帶著秦瑞匆匆趕來,她趕到現場的第一句話就問我是怎么跟情況。

我看了一眼秦瑞,說這具尸體的軀干和頭顱都是用粗布制作的,里面塞滿了稻草,而其手臂,卻是貨真價實的人體手臂,而這人體四肢,均被人扒了皮,去了筋,所以此時展現在他們面前的,是四只血肉模糊的肉塊,哦不,是大肉塊。

凌微從我身邊走過,熟練的從一旁法醫院的箱子里面拿了只塑膠手套帶上,緊接著,她慢慢的繞到了法醫跟前,輕觸著那充滿了血腥味的左手手腕。

我下意識的摸了摸鼻子,從小的時候,我就被人說是狗鼻子,我對氣味很*感,特別是香水和血液。

“怎么了?你聞到了什么?”楊鋒見我摸了摸鼻子,在我身旁輕聲問道。

我說我聞到了血液的味道,這種血液的味道中,彌漫著一股腐臭味,想來,這四肢的主人,應該死了應該很久了。

“我以為你要說什么呢,就這個?在這里聞到血腥味有什么稀奇的,我們重案組到過的每個案發現場,都夠你聞的呢,怎么,喜歡聞血腥味?”秦睿抱著雙臂,靠在了一旁的墻壁之上,一臉譏笑的對著我說道。

我想我從來都沒有這么討厭過一個人,我不知道他為什么要這么針對我,如果我不是警察,不管我打不打得過他,我這小暴脾氣,早就上去一頓海揍了。

楊鋒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讓我不要去理這個秦瑞。

就在這時,一名穿著白大褂的法醫從那四肢面前緩緩的站起,看了我一眼,而后拍著我的肩膀笑著說道:“小伙子,你這個鼻子還真靈,凌隊長,我在這些四肢上發現了很多腐肉,相信這四肢的主人死亡已經多時,在其**內則,我也發現了一些正在蠕動的蛆蟲,以這樣的天氣,八天以上是最少的了。”

對于這突如其來的打臉,秦瑞的臉色也有些變得沉重,為了維護自己的面子,他還在凌微的身后小聲說我不就是一個巧合,不需要那么耀武揚威。

法醫還說,這具尸體的主人應該是一個二十到二十三歲上下的男性,其他的,他需要將四肢帶回仔細檢測,才能給我們更多的結論。

凌微點了點頭,下一刻,這法醫就從樓下拿來了一個鋼制托盤,將這滿是鮮血的四肢直接就裝到了托盤之上運了下去。

后來,凌微問我到底怎么回事,我說我想過來論證一下那些證人的口供是否有出入,可剛到保安室的時候,保安就接到了一則電話,說是十三樓上有個小姑娘被困了,請求他的支援。

我是一個警察,更是一個成年人,聽到這些話,我和楊鋒又怎么可能視而不見,所以就跟著保安上了樓,沒想到,一上樓就看到了這個女人半跪在了樓道口,我也承認,當時也的確是我,碰了一下這具假尸,所以才導致這具尸體瞬間散架。

這件事情,我的確也有責任,如果凌微一定要追究起來,我這破壞案發現場的罪責,是跑不掉的了。

但她并沒有,她只是讓站在一旁跟個二大爺一樣杵著的秦瑞收拾了一下現場,讓我明天下午去重案組開會,而現在,去下面錄個口供,就可以回家了。

對于凌微的這個態度,不光我和楊鋒很驚訝,就連站在一旁的秦瑞,都瞪大了眼睛,一臉震驚的樣子,在我們下樓的之后,我還隱隱約約的聽見秦瑞問凌微,為什么不處置我們破壞案發現場的罪責。

由于當時要上樓采證的人很匆忙,所以我也沒有在這個樓道上停留太久,下樓后,我將我剛剛跟凌微說的那些話又重復的跟刑偵大隊的人說了一遍之后,就坐上了楊鋒的車回到了家。

回到家之后,我躺在chuang上,越想越不對,從范姜和李琴死亡到現在,如果再加上今天那個四肢的主人,就已經有四個人遇害了,而這四個人之間,都不免帶點關系。

第一,范姜和李琴是情侶關系,他們的被害方式最為殘忍,我一開始認為,應該從他們身邊的人查起才是一個最為妥當的辦法,但凌微將他們身邊的人一個一個的全都排除了,所以我也就沒有再提這件事情。

第二,就是吳振的死,吳振在死亡之前,曾經說過,他在夢中看見范姜要殺了他,沒過多久,他就死了,這個人死的莫名其妙,但說句實話,如果他還或者,他一定會進入我的調查范圍之內。

第三,就是這莫名其妙出現在樓道口的四肢,從客觀角度上來說,我將這些四肢和范姜案聯系在一起,是的確有些牽強,但仔細想來,范姜昨天才死,今天就在同一個小區,發現了一具已經呈現中度腐爛的四肢,不知道為什么,在那法醫說,這些四肢已經開始腐爛,并且他告訴我們,這些四肢的主人,可能已經死了八天以上,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范姜。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