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胖女常思春

更新時間:2019-12-14 01:57:33

胖女常思春 已完結

胖女常思春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嫵冰 分類:都市 主角:程遠信,常思春

胖女常思春是嫵冰著作的都市小說,主角程遠信,常思春小說講述了簡單的說,這是一個胖女人逆襲,征服高富帥的勵志故事。其實常思春有點像是金三順,草根,大大咧咧,拼搏向上,雖時常被家里擠兌但仍樂觀向上。而男主程遠信則是個“神秘”的人物,家世極好卻憂郁,患有奇怪的潔癖,有深度的孤獨恐懼癥,非常討厭一個人獨處。在常思春看來,這些都是有錢,吃飽了撐的。常思春還有截然不同的姐姐常思夏。思夏身姿窈窕,經常客串模特,現在還是私人舞蹈教練,是當仁不讓的高端女性典范,自稱鉆石女,只不過是離了三次婚。自詡有獨特馭男心得,會刷二十四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chuang頭上寫著程遠信的名牌兒。對,就是程遠信。我終于想起他的名字來了。

我坐在他chuang邊一眨不眨的瞪他,而他躺在chuang上挺尸,這一挺就是兩天。中間剛醒過來一會兒,還沒輪著我激動,這會人又“過”去了。

我愁眉苦臉的問醫生,“咱要不要再做檢查,他真的沒事嗎?”

“你看這些報告,”醫生給我一大堆檢查單,“一點事都沒有。”

“問題是他剛來的時候腦袋上還出血了,血那么多……”

“那是鼻子撞東西上了,硬撞出來的鼻血。鼻血又回灌到嘴里,這才吐出血來。”

我……“那他怎么還不醒?”

“病人身體很虛弱,應該是三四天沒有進食了。你不要太過擔心,打些葡萄糖就好了。來來來,”醫生笑靨如花,“你先去把這會兒的醫療費給交了。”

我怎么能不擔心?就住兩天光醫療費就已經三千五了。再這樣醒不來幾天……

我憂心忡忡的回到病房,剛到病房門口,就看見常思夏正和門口倆警察說話。一見我來,神采飛揚的就和有多大的好事兒似的招手,“她就是我妹,常思春兒!”

原來,這兩位警察是來問我瘋狂超速的原因。

同時,在教育我一番我“救人雖要緊,但交通安全更要注意”的話之后,傳達給了我一個噩耗,要交罰款總計一千三。

我真是欲哭無淚,腦海里迅速竄出一溜兒數字……住院費+修車費+罰款……

“剛才那小民警真是帥,估計是看上我了,一個勁兒的管我叫妹妹。但姐雖然對男人生冷不忌,卻獨獨不是這制服控,所以還是你撞上的這人有型……”常思夏搔首弄姿的整了整發型,將她那碩大的,造型如同頂針兒般的某品牌戒指在指頭上轉了轉,“對了,思春兒,就以你的車技,一米八的車庫你那小普桑都能開進去倒個來回。我看你是故意挑人才撞的車吧?”

“我呸!”我抓住她,“常思夏,有你自作多情那工夫,咱們倆先好好算算帳吧。”

我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給她講了一遍。

講完了,誰知她一臉花癡的看著我,“你瞧這男人,帥吧?瞧這鼻子這眼睛,完全是玄彬和元彬的集合體吶。這條子,這身段兒,就躺著看也得有一米八五吧。還有這睫毛……”她探身去比量人家的眼,“你看看這么長。”

“常思夏,你別給我插科打諢。”我毫不留情的去打她的手,“修車費住院費罰款,我都是為了你才這么倒霉,精神損失費我就不要了,你得幫我出這部分錢。”

“一半。”

“一半?!憑什么?”

“憑什么?要你去見唐伯虎不是我逼你去的,我給了你錢,你這就是有償勞動,咱們倆就形成了契約關系。我就不用管你在路上的死活。至于撞車,是我讓你撞的車嗎?是我讓你超速把人送醫院里來的嗎?是我讓你把人撞成這樣的嗎?”

這樣冷酷無情,真是令我不敢置信,我悲憤咬唇,“你是我親姐嗎?要不是我會點拳腳,差點就回不來了!”

“可是你、現、在、回、來、了,”說完,她再次把臉轉過去,深情的看著那男人,“少廢話,我數到三,再不答應,一半也沒有。”

總比全都我死扛著好,沒等到三,我便一咬牙,“成交!”

這下狗崽子突然笑起來了,“等等,思春兒。你剛才說,人家要五千買你,要多少錢買大姐來著?兩萬五對吧?”

“哈哈哈哈!你們倆差了兩萬塊來著!”

大難之下還能這樣嬉皮笑臉,我忍無可忍,拿起快餐杯蓋子就往狗崽子臉上砸過去。他一閃,臉沒砸著。快餐杯哐的一下撞玻璃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常思夏騰地站起來,怒目瞪我,“還嫌事兒鬧得不夠大,你現在又想賠人家玻璃是不是?”

我膽怯的環視四周一圈,耳邊只聽低低的一聲**,狗崽子又“啊”了一聲——

比我更快反應過來的,是常思夏的猛然俯身,熱情相望,“嘿,你醒了?”

那一聲“嘿”妖嬈**的,仿佛她和這人不是剛相識,其實已經上了八百年的chuang。

好了,現在人醒了,我便上去問這程遠信家庭住址家人聯系方式,只不過是一個低血糖,回家呆著就好了。

誰知道他抿著唇,一副病弱膏肓的樣子,一句話也不說。

我有些著急,“哎,你也不是想住在這醫院里對不對?醫生說你沒事了,回去吃兩頓排骨湯就能補回來!”

他本來目光飄向窗外,聞言又閉上,那樣子頗為心灰意冷。

“你真的……”

“思春兒!”常思夏喝住我,下一秒便柔情似水目光**,“沒看見人家正病著嘛,你這么嚇人怎么可以?”

隨即她又俯**身子為他掖了掖被角,“你不要害怕喔。我妹妹就是這樣所以才到這還嫁不出去。你要是難受可以和我說,我不會為難你……”

“不為難?敢情花的不是你的住院費,他要是在這住到海枯石爛,你交住院費啊?”

“人是你撞的,把他看護好就是你的義務!”常思夏惡狠狠的看我,“再說,我交就我交。就把你欠我那六萬都補在他身上,起碼能住三個月吧。”

一遇到男人常思夏就六親不認。

這真是真理。

幸好此時她來了個電話,要不然這噓寒問暖的膩歪樣還不知道得維持到什么時候。“你要是敢對他怎樣我饒不了你。”臨走時她再次加以威脅,“好吃好喝的伺候著,知不知道?”

知道個頭,眼見著她眼前走,我立即溜到chuang邊。

“程先生,你不會不認識我了吧?”

他本來是緊閉著眼睛,話落后便瞬時睜開。此時柔和的陽光透過骯臟的窗簾打到他臉上,顯得臉色越發蒼白,那雙眼睛漆深如玉,像是能看透人心底一樣。

確實長得還……湊合。我咳了咳,“還記得那盛景花園的那房子嗎?”

他眉頭微皺,稍稍瞇起了眼睛。顯然是想起我來了。

“程先生,”我又說,“雖然表面是我把你撞成這樣,但是我想了想,肯定是你低血糖暈倒在前。要不是我,你暈死在那里都沒有人發現。所以其實我根本不是肇事車主,我完全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你覺得是那個理不?”

他極輕的扯了扯唇角。

我抽出那摞檢查報告,嘩啦嘩啦的展給他看,“你看,血糖查了,沒問題。牙我都替你查了,也沒少一顆。這是大腦的報告,之前懷疑腦震蕩,結果就是輕微擦傷,什么事情都沒有,就算是我把你撞了我也我已經做到仁至義盡。所以,”我說,“咱趕緊出院吧?早了結早痛快,OK?”

這回更絕了,瞄了一眼報告單就把頭扭向一邊。

“你不說話,那我就算你是同意了喔。記住,你沒病沒災,算是自愿出院的,所以以后怎么著都和我沒關系……事情就這樣說定了,”我邊說邊往門口走,“我現在就去叫醫生過來辦出院手續……”

“護士嗎,”聞言我倏地回頭,那邊已經響起了對講機,“我是3026號。我現在頭很疼……耳朵也不舒服,眼睛也看不太清楚。對,3026chuang程遠信。”

橫刀奪*事件后,這是我聽他說的第一句話。

如同他上次僅有的“買房”兩個字就搶去了我夢寐以求的家。這次“不舒服”的殺傷力依然巨大。話落也就幾分鐘,醫生護士們紛紛進到病房。我看著他那樣子,趕緊上前問,“不是做了檢查說沒問題嗎?怎么現在耳朵眼睛鼻子都疼?”

醫生喃喃的說,“不應該啊。”然后又和旁邊的另一人一商量,“這樣吧,再去做些檢查。讓耳鼻喉科的專家們也來看看,也有可能是外傷導致的器官挫傷。”

“可是不吃飯是怎么回事?”我再次憂心忡忡,“不會是把胃或者把舌頭撞壞所以沒食欲了吧,醒來后除了喝了杯牛奶,一點飯也沒吃,打來的飯全都扔了。全靠輸液的葡萄糖活著呢。”

“那既然如此,不如這樣吧……再來個檢查。”

我真是懷疑古時候醫生們沒有儀器都怎樣看病,現在就算是看個鼻子也得上各類的高精尖儀器。

考慮到他久未進食,時不時的犯暈,我本想借個輪椅推他去做檢查。但他搖頭,徑直走在前面而且還走的挺快。他本來就痩,此時套在醫院寬大的病號服里,更像是根牙簽似的身形纖弱。我連跑幾步,“你暈不暈,要不我扶你吧?”

他擺了擺手。

醫院人滿為患,簡直就是個春運時的火車站。門診外的小連椅座無虛席,我緊緊的盯著其中一個椅子,看見那人走了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竄過去占住,然后沖他招手,“快點,這兒有座。你趕緊過來。”

他看了看四周,頭微低,居然還朝一旁躲了躲。

我X!我把檢查報告放到椅子上,干脆把他拽過來,“你不是暈嗎?這還很多人,我在前面排著隊,你就在這兒坐……”

不用坐了,椅子上已經落下個帶著墨鏡的年輕女士。

“喂,這個位子我已經占上了。”

“你占了?這上面寫你的名兒了嗎?”

“那上面寫你的名兒了?”嘿,我這暴脾氣。此時程遠信似乎想要逃走,我一把拽住他的袖子,喝道,“你給我老實呆著!”

“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們這位病人剛車禍,往死亡線上都走一遭了,站久了犯暈。您就大恩大德,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吧。”我掃了一眼她的報告單,“您就一輕微鼻炎,站一會兒也不會怎么著是不是?”

“不是。”她托了托眼鏡,“我花十塊錢掛了號,就有權利在這兒坐著!瞧,地上這不還空著一大地兒呢,給你個廣告紙,”她甩到地上一破報紙,“你讓他坐這兒。”

“那這么好的地兒,您怎么不坐……”

要不是程同學拉住我,估計我又會和這女的干起來了。我完全是被他強制拖了過來,“那女的和你有過一腿嗎?”

他呆了呆。

“沒有你還這么深明大義?那是我占的座!你以為這樣自己很帥啊?舍己救人有獎金呢嗎?剛才你在病房還那樣,這萬一你再暈……”

他用更加有力的動作制止住了我,大手牢牢抓住我肘彎。我胳膊肘頓時都覺得疼。

“好了好了,我不去。狗咬呂洞賓,你都不怕暈我還犯得著得罪人嘛。不過程……程遠信,”我仰頭看著他,不由感慨道,“你可真是個純種,毫無雜質的,jian料啊。”

此話百分之百不是恭維。可他卻笑出來了。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我曾經深深鄙視常思夏的唯男癥。見個男的你就發花癡就挪不開眼。大家都是倆眼一鼻子的活物,至于呢嗎你。

但是今天,我終于體會到了這種感覺。眼前這男人的唇弧深彎,確實讓人一瞬間沒法移開眼睛。

我為此使勁撥浪了一下頭。

后來,我還是沒能借著椅子。我說你要是暈,可以靠在墻上休息一下。但他沒有,他始終站的筆直,加上個子又高,在各種歪七扭八病懨懨的人堆里像是豬欄里跑出個白馬,完全是別具一格。

我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對了,你家里人呢?出了車禍總得通知他們一下吧?”

他搖頭。

“哎呀,你別害怕嘛。放心,就算是有家人,我也會對你負責到底。但我是個干出租車的,光在這耗著耽誤賺錢。你讓你家屬過來陪你,我負責交錢行不行?”

“他們不在了。”

“不在了?啊,對不起對不起,但你女朋友呢?上次我還看你女朋友了。都這樣了她也要過來看看吧?”

他搖搖頭。

“同事呢?同事能來個也行,這總有吧?”

“都沒……”

我剛為他“孤家寡人”的命運感到無奈,這時護士喊名字了,讓我們進去。醫生深奧的專業術語聽起來仍像是天書,我只能聽清楚最后幾個字——沒多大問題。但是還是開了幾種藥,讓再住院療養兩天。

我陪他一起回病房,走到半路他看著我,“我自己可以回去。但你能不能幫我買些東西?”

“什么?”

“報紙,”他皺眉,“還有濕巾。”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短篇小說
  3. 都市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