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天下大亂之都市修真錄

更新時間:2019-12-14 01:19:38

天下大亂之都市修真錄 已完結

天下大亂之都市修真錄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江雪落 分類:都市 主角:應龍,許寂瀾

天下大亂之都市修真錄是江雪落最新著作的都市小說,主角應龍,許寂瀾小說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許寂瀾為報恩意外開啟祭祀儀式,陰差陽錯之下召喚來了上古神獸應龍,而此時她所生活的都市怪象叢生,許寂瀾聯合能力被封印的應龍和其他幾位伙伴,一同清理都市中神秘出現的怪異現象,并最終找出幕后黑手,與應龍一同歸隱。別人修真都是種種仙草養養靈芝,悠閑快哉,怎么到她許寂瀾這兒還得兼職捉鬼收妖,外帶跟某只脾氣暴躁的龍崽子玩養成?天下大亂群魔亂舞,除魔衛道尋寶升級,且看許寂瀾的都市修真路。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一回到家,就見夏同學抱著手臂坐在舊沙發上,瞪著眼一臉肅穆的盯著電視機。

電視是許寂瀾走之前給他開的,還專門找了個愛放古裝電視劇的電視臺給他。臨出門之前瞄了眼,即將播出的好像是什么X漢天子的。

誰知道剛脫了鞋子,就聽**瞪著眼朝自己抱怨:“這些人都是騙子!”

許寂瀾嗤笑了聲,自言自語的道:“誰說不是呢……”

結果她忘記了龍子大人過人的耳力,耳朵一痛,就聽那邊傳來一聲暴躁的低吼:“你明知是騙人的還讓本尊看!”

許寂瀾走了一路,也謹慎了一路,大太陽頂在腦袋上,再加上之前整整兩個小時都是站著走來走去,這會兒早累得跟什么似的,一**坐在沙發上半天不吱聲。

龍子大人對此感到非常不滿,小手推了推許寂瀾的胳膊,粗聲粗氣的道:“喂!本尊在跟你講話呢!”

許寂瀾攤在沙發上不想動,一想到待會兒還要做飯,更是沒心成跟他廢話。

夏同學推了幾次搡了幾把無果,再次化身暴躁噴火龍,站起來在沙發上沖許寂瀾怒吼:“本尊在跟你講話,你區區凡人竟敢無視本尊!”

許寂瀾連捂耳朵的力氣都沒有,有氣無力的說了句:“這個時代,擾民也是可以告官的。”

因為特意選擇了龍子大人可以聽得懂的詞匯,許寂瀾的威脅很快收到成效,但龍子大人十分不滿因為眼下這副嬌小身軀,因此對于如此居高臨下說話的感覺非常滿意,一臉冷酷的繼續命令道:“本尊餓了!”

許寂瀾攤在沙發上不動。

龍子大人臉色微沉,盯著闔著眼的許寂瀾一字一句的道:“本、尊、餓、了!”

許寂瀾依舊沒挪窩。

龍子大人深吸一口氣,剛要咆哮,就聽沙發上那女人終于開了尊口,懶洋洋嘀咕了句:“如果再集齊和上次那些一模一樣的東西,能把你送回去么?”

這次夏同學基本不是咆哮了,而是震天怒吼,是真的吼,完全不屬于人類發音部位能弄出來的巨大聲響。許寂瀾只覺得兩邊耳朵一麻,回過神來的時候,她還以為自己已經聾了。

眼前突然一花,就見**一把撲在自己身上,俯視著自己咬牙切齒的道:“你休想!”

許寂瀾面無表情的回了句:“我一直在想。”

夏同學抿緊嘴唇,漆黑的大眼定定看著許寂瀾,其中七分怒火滔天,兩分難以置信,還有一分……許寂瀾突然想揉揉眼,好像是委屈?

他突然從許寂瀾身上起來,坐到一邊,擼起來袖子露出手腕,漂亮的小手指頭指著那個血紅色的烙印問:“你知道這個是什么意思么?”

許寂瀾見他有正經談話的意思,也強打起精神跟著坐起來,兩人肩并肩坐在沙發上,如果忽略之前狂風驟雨的爆烈氣氛不計的話,一大一小兩個人,都是冷淡面容如畫眉眼,瞅著還挺和諧的。

許寂瀾這次認真的凝視那個血紅烙印許久,還伸出手摸了摸,又很快抽回手,難以置信的看著那塊烙印,竟然是灼燙的!

龍子看到她用那種類似關懷的眼神看著自己,撇著嘴露出一抹不屑的笑:“不會燙到我。”

許寂瀾看著那個烙印,好像是一個字,凝眉看了許久,還是沒看出端倪。就聽龍子淡然出聲道:“是你的姓。”

許寂瀾半晌啞然。

過了好一會兒,才道了句:“對不起。”

她本來對這些召喚驅鬼什么的儀式一竅不通,集齊所有勉力一試,寧可拼卻性命,就是為了還蔣致臨的人情債。她與他原本就非親非故,不想欠人一條命過這下半輩子,可不想蔣致臨沒救醒,又搭上個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穿過來的遠古神獸,而且還跟自己結成了什么連命之咒。

許寂瀾看了眼半垂著眼坐在自己身邊的龍子,問:“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也會死嗎?”

夏黛溟緩緩轉眼,露出一抹冷笑:“有我在,誰敢要你的命?”

許寂瀾心間微窒,笑了笑道:“話不是這么說。沒有人能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么。”

想了想,又按照龍子生活那個年代的邏輯補充了句:“過去的人不都說,‘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的么,要是命中注定我第二天要死……”

夏黛溟一臉冷酷的道:“不可能。”

許寂瀾見他答的太快也太篤定,不禁奇怪:“為什么?”

夏黛溟看著她的眼睛,雖然因為兩人身高的緣故,是略微仰視的角度,可不知道為什么他做出來的表情,就好像神祇一般睥睨眾生:“因為從你流出第一滴血的那刻起,你就是龍族最尊貴王者的配偶。”

許寂瀾快速點擊鼠標翻查網頁,最后終于找到一張合適的圖片,旁邊還附帶解釋:“這個……是你?”

“大荒東北隅中,有山名曰兇犁土丘。應龍處南極,殺蚩尤與夸父,不得復上,故下數旱。”

夏黛溟坐在電腦桌上,聽許寂瀾念了這段,嗤了一聲道:“道聽途說,愚民之策!”

許寂瀾瞄了眼后頭的解釋,問:“都是假的?”

夏黛溟抿了抿唇,有些不甘愿的道:“殺人那段是真的。”

“干旱不是因為我。”

許寂瀾又往下拉了拉網頁,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后在龍王大人的凝視中問出了聲:“還說你與一個女神相愛……?”

夏黛溟怔了怔,過了好一會兒才一臉正色道:“誰說的?”

許寂瀾一指電腦,眼見龍子危險一瞇眼,趕緊護住筆記本道:“傳說的!”

夏黛溟抱著手肘一臉陰沉:“我就知道那些東西沒少編排我……”

接下來咕咕囔囔咒罵了什么,許寂瀾都沒聽清,只是看龍王大人的神情,這段傳說中的凄美愛情八成也是后人胡謅的。不過,要放在三天前,她會以為整本山海經都是胡謅的……

正看著網頁微笑出神,就感覺到袖子被人扯了扯,一轉臉,就對上小家伙有些別扭的面容:“那個……全都是胡扯,不許信!”

許寂瀾點了點頭,看著他一副小大人的樣子就覺得好笑。想起他之前的解釋,許寂瀾突然來了興致:“你的意思是說,你現在這個樣子,不是你本來會幻化出的外形?”

夏黛溟一提這事兒就沒有好臉色,陰測測看了眼許寂瀾腕上的手串,指著它道:“你把這東西制服了,我就不再受你修為高低的限制。”

許寂瀾哭笑不得的道:“你不也說了,我得修煉到一定程度,才能讓它認主么?”

夏黛溟黑著臉不說話。過了好半天,才抿著嘴唇道:“我現在法力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要不然小小一棵桃樹……”

許寂瀾一挑眉,就聽龍王大人一臉陰翳的道:“等我恢復了,第一件事就是燒了他本體!”

許寂瀾摸了摸手串,又問:“那你原本應該是什么樣子?”

龍王大人沉默片刻,微揚起脖頸神色傲然:“我的本體,莫說你這間屋子,一百個昨日那間高屋都裝不下。”

許寂瀾扶額:“我是說你原本會幻化的樣子……”

夏黛溟瞇眼:“我剛來的時候已經幻化過了!”

許寂瀾一怔,龍王大人又道:“不過你那時已經暈過去了。”

許寂瀾半晌無語。過了好一會兒才道:“所以……我現在要做的,就是盡快照著夢里那棵桃樹說的去修煉?”

夏黛溟有點不甘愿的點了點頭:“即便沒有他教導你修煉,你也必定要過這一關的。”

許寂瀾不明白,就見夏黛溟小朋友再次露出與外貌十分不符的深沉神情:“你原本的體質就容易招陰邪,現在又沾染了龍族氣味,在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眼里,就如同一塊最美味的……”

許寂瀾看著他,示意他繼續說,誰知龍王大人沉默好一會兒,才繼續道:“紅酒燉牛肉……我餓了。”

許寂瀾看了眼已經指向九的時針,關上網頁站起身:“晚上吃肉不好消化。”

夏黛溟小朋友一把拽住許寂瀾襯衫下擺,一字一句嚴肅令道:“本尊要吃肉!”

猜你喜歡

  1. 短篇小說
  2. 都市小說
  3. 玄幻小說
  4. 現代修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