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我的武道小號

更新時間:2019-11-11 16:13:12

我的武道小號 連載中

我的武道小號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江上汀 分類:仙俠 主角:齊然,沈芳嫣

主角齊然,沈芳嫣小說_《我的武道小號》是江上汀最新完結的仙俠小說,作者文筆極佳、強烈推薦。此為大亂之世,可謂百舸爭游。先有南燕王位懸而未決,再之后又有萬載再開的人皇爭位。而詭異虛空之中,魔星閃耀,未來星宿魔佛劫近在眼前。琥珀流的諸天武道世界。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三月之前,固原城中,太岳門人宋致與劍樓的弟子寧中遠起了沖突。那時候,有不少人目睹二人大打出手,最后互罵狠話,不歡而散。

次日,寧中遠之尸體被發現于城外亂葬崗之中,死狀凄慘,四肢關節被人以大力打碎,而面有驚駭之色。

再之后,三日后,宋致被發現死于分舵道院其臥房之中,其面色平靜,懷疑是自殺而亡。

齊然把酒杯置于冰塊之上,斟滿之后,以傳音之法,慢慢敘述:“我來此,尋求宋致,寧中遠死亡之真相乃是目的之一。”

“如果公子是問這件事情,我倒真是有些線索呢。”沁芳說道。

目前人多耳雜,齊然恐周圍有耳目。

端起酒杯,齊然刻意流露一絲渴望:“我敬沁芳姑娘一杯。”

沁芳眼中有些慌亂,齊然湊過來,一度讓她以為對方有了其他意愿。

齊然的相貌俊秀,眼神銳利,頭發半披半束,有一種‘壞男人’獨特的魅力。

心中小鹿亂撞,沁芳有些期待地和齊然對上眼神,卻發現他眼中一片平和。

湊近之后,沁芳這才知道,齊然是要自己貼近說話,以飲酒為掩飾。

“此事已經有朝廷的武德司介入了,他們對你們宗門和世家恨之入骨的,會死死拿住此事做文章。現在無論是公子門中宋致的尸體或者是劍樓寧中遠的尸體都被存于固原武德司之中……”

說話之間,沁芳已經喝完了一杯,她接著說道:“公子請再用些菜式……”

撿起銀箸,沁芳為齊然挑選了些珍饈,置于齊然碗中。

齊然點頭,用了一片玉蘭筍。他表面毫無跡象,內心卻在琢磨和思索。

武德司介入此事是我設想之中的,但是他們居然把兩人尸體都扣留下來,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這么說來,我第一步就要去找上武德司,勘驗勘驗二者的死因……

沁芳端起酒杯,含羞遞送到齊然嘴邊,側過頭去,似乎嬌羞無限。

她此番作為,只是為了再在齊然耳邊說話。

“公子若是要查,我想可以去劍樓于此的駐地去,我聽那邊的人說,過幾日,劍樓也要派一位劍子過來查看呢。”

像是沁芳這樣的女子,所接待者多為達官貴人,武道之中也有涉及,倒真的可以說是消息靈通了。

酒過三巡,宴席已經接近尾聲。

眾人之中有的攬著佳人腰身,向著主人蘇慶端道別。

齊然身上還有余香,點頭與沁芳道別。

“今晚之宴席實在精致美妙,多謝蘇師兄慷慨解囊。”齊然看向了蘇慶端,恢復了平日的風度。“關于宗門此次臨時調度倉儲的事情,師兄回蘇府之后請與蘇家各位說明。”

蘇慶端深呼一口氣,點了點頭:“甚好,我想著也確實應該與家中長輩稟告。另外,若是今后齊師弟還有什么行動,煩勞還是事前與我們商議。”

提前商議?我不讓你們傾家蕩產就算是菩薩心腸了,怎么會告知你們?齊然暗暗好笑。

蘇慶端走過了齊然,對于在齊然身邊的李先生一眼都沒有多看,徑直越過去了。

“蘇少爺……”李先生想要追出去,卻發現蘇慶端已經和他請的客人一起走開,想來今晚又找到新地方要去歡樂。

…………

“李先生,借一步說話。”齊然若有所思地看著蘇慶端離開。

他現在想要分化李信和蘇慶端,想要讓兩者之間產生隔閡間隙。直接選擇與李先生接觸,這是齊然的策略。時候,只要蘇慶端回神過來,必定對于今晚自己和李信之間的對話十分好奇。

“現在附近還有什么小館可以一聚嗎?”齊然摸了摸肚子。“今晚菜色是不錯,可惜華而不實,并不飽肚。”

“齊掌舵是否要離間我與蘇府?”李先生嘆了一口氣,直接問道。

“若你的主家對你信任有加,齊某又怎么能離間得到?”齊然笑了笑,一指門外,月朗星稀。“我只是有幾句肺腑之言,可能事關李先生前程。”

“人過中年,哪里還有什么前程可言?不過是埋首故紙,做些賬目。”李先生自嘲一句,向外走去。他對蘇慶端其實也有些不滿,今日之后恐自己失勢。

默不作聲,李先生只是跟著齊然同行,算是默默應許與齊然商談之事。

“前方有一挑賣郎,我們過去看看。”齊然拍了拍自己的腰帶,“可惜了,我可不是蘇少爺這樣的大富大貴,這頓宵夜可以說極為簡陋了。”

“兩位客官,需要些什么?”挑貨郎擔著一根扁擔,前頭是一個燒著水的爐子,后頭是今晚的食材。

“原來是抄手和粉面……”齊然饒有興致地看著那些食物,“來兩碗抄手,若有紅油,多放。香蔥多些,香菜不要。”

李先生適才在宴席之上一直患得患失,食欲不佳,如今卻覺得自己餓得發慌。不再顧忌齊然目光,李先生接過煮好的抄手之后,呼哧呼哧地吃了起來。

“若我沒有看錯,李先生應當也是普通出身,一路坎坷,才有今天的成就。”齊然用瓷勺一點點地撈著抄手,輕輕吹氣,慢慢品著。

“確實如此,我本也求上進,可是鄉試屢次不重。家中生活窘迫,只好先為他人算賬,得些生活資費。”李先生回憶往昔,有些感慨:“沒有想到轉眼之間就十多年了。”

“難怪先生做賬如此老練,原來已經有了十多年的功力在其中。”齊然稱贊道。“井井有條,數目清晰,先生是一位人才。”

“哪里哪里……”李先生苦笑說道:“即使是學生算計千般萬般,也沒有想到齊掌舵會釜底抽薪,一口氣把所有庫存之物提取而去。”

“我未必能夠全部提走,”齊然搖搖頭:“這一次宗門來人有限,大概會把七成左右的庫存送走。不過,錢糧倒是讓我留下了,以維持分舵日常運作。”

兩人之間開始了‘商業互吹’。

聽了李先生這么說,齊然心想:你這樣算是默認有虧空了……他知道有些話在明面上不能說,只是笑笑,接過話題。

“先生果然認為蘇府是一個好主家嗎?”齊然忽然問道。

“他給我住宿,付我薪資,讓我衣食無憂,怎么不是好主家?”李先生心里一下子警覺起來,沉吟一下,中規中矩地回答道。

“如果在一般時候還算可以,但若是說……”齊然用手指了指天上。“若是說,宗門那邊有意收回些東西,想要斬斷一些身上纏繞的蔓藤,去掉些附著寄生的癩皮,先生以為如何?”

李先生心跳慢了一拍。

他很想現在就問清楚齊然到底知道些什么!

然而,蘇府在宗門之中也是有認識的人物的,那些長老們可什么話都沒遞過來……李先生腦筋轉得飛快。

這些日子以來,蘇府與宗門中認識人物之間的聯系中多次詢問風向,對方都說毫無異常。但是眼下齊然言之鑿鑿,讓李先生不得不認真思考齊然說話的真實性。

“李先生,你需要知道……”

齊然從腰間取出一小塊銀子,遞給了挑貨郎,然后擺了擺手,示意不需另外找錢。

站起身來,齊然已經準備走了。

“蘇府的鼎盛輝煌只是你們一廂情愿的看法,拋開太岳派之后,蘇府什么都不是。主事人蘇太爺如今也只是個命輪五境的老朽之人,能不能活過下一輪十二載尚且是未知之數。如今,我只盼望先生能夠明白一件事情:蘇府之所以能夠有今天,全憑借著當年先祖以命換功,太岳派才肯護著它。”

齊然努力回想看過的電視劇中的反派嘴臉,進行‘威脅’。

李先生額頭滲出汗水,不知道是被紅油辣的,還是說內火攻心焦慮而致。聰明且入世已久的他能夠聽出齊然語氣中的決然之意。

宗門真的要拿蘇府開刀?那我又怎么辦?

因為蘇府的關系,李先生在整個固原城中都算是小有面子。外出時候,只要說自己是蘇府中管著財物的,他人多會另眼相看。

若是蘇府垮了……!

李先生不敢再往下想了。

“宗門需要一個能夠掌管大庫的人,最好是立刻就能走馬上任的。”齊然圖窮現比,真正的殺招露出:“讓蘇府退出之后,宗門要把整個分舵的運作納入全局之中。此時,是求賢若渴的時候,相信以先生的才干能夠有所作為。”

看了看天色已經不早了,齊然還要回去修煉。于是,他對著挑貨郎說道:“若是這位先生還要再吃幾碗抄手,你就為他準備。”

齊然走之前,向著李先生拱拱手。

呼……

齊然深深出了一口氣,他和李先生說的話是半真半假。

宗門去年要求到數的天材地寶中出現了眼中偏差,部分丹藥里面有年份不足,藥效不顯的狀況屢屢發生。因此,第二代弟子之中確實有人提出建議,要求徹查此事。整體而言,這部分人的比例在二代弟子中有六成左右,剩下的人要么是不表態,要么是明確表示了反對。

自家的師父應該也是支持徹查的,否則以他的性格斷不會放任我自由行動……齊然在心里計算著。

按照齊溟漱的性子,如果不愿意插手此事,會直接挑明,不需要再讓齊然介入。齊溟漱雖然兇名在外,那也只是限于對魔道而言。對于太岳派的根基,齊溟漱在暗中也是關注頗多。

事在人為,此事再難我也要前行下去!

齊然的目的一直很明確,他固然有一片為門派貢獻之心,然而同樣不掩飾自己的私人目標:借助整肅之事,展現才干,贏得更多武道資源和優惠便利!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仙俠小說
  2. 幻想修仙小說
  3. 女主爽文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