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仙俠> 墨映錦妝擾君心

更新時間:2019-11-06 23:20:44

墨映錦妝擾君心 已完結

墨映錦妝擾君心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張這這 分類:仙俠 主角:洛煌,錦妝

《墨映錦妝擾君心》是張這這最新已完結的仙俠小說,主角洛煌,錦妝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有記載:萬物初有靈,靈納日月精華,誕妖靈。被封元神,失了記憶,附靈在不受待見的庶女身上,錦妝也是夠了。還沒緩過神,又被嫡母送去替嫁,說好聽了是替嫁,其實是替死。新婚之夜,夫君顯原型,俊美妖艷的郎君一下子變成甩著兩條尾巴的妖怪。錦妝怕怕,可是卻一點都不妨礙夫君將她吃干抹凈。錦妝原本以為自己死定了。還好,還好。“娘子,你肚子里揣著我的娃這是要去哪?”洛煌不樂意了,抓著她不肯放手。于是,錦妝只得斗嫡母,拔蓮花,滅小三……努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幽吟紅著臉走到跟前,在洛煌身邊坐下。天上的月亮漸漸的圓了起來。洛煌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有了些許的變化,在抬眼時候,眸子已經血紅了!幽吟正好對上洛煌的眼睛,這一對上,嚇的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怎么?這就怕了?”洛煌開口問道,那俊美的容顏依舊,只是,臉色卻變得異常蒼白,他扭著頭,看起來很是不舒服的樣子。忽然,一聲兒怒吼……洛煌顯現原型,竟然長出兩條巨大的尾巴來……幽吟滿臉的懼怕意思,不斷的想要往后退去。“怎么,才只是這樣,你就想往后退去?”洛煌聲音冷冽的說道:“那日,你妹妹錦妝替你的時候可是比你淡定多了!”“主君……”幽吟的淚已經藏不住了,眼淚一個勁兒的落下來。可是洛煌卻并沒有打算放過她的意思,此時他已經顯現真身,蹭著地往前走著,來到跟前伸出那長長的信子……幽吟只恨自己沒暈過去,只是她卻不敢暈過去。只怕這一暈過去就真的命喪黃泉了。洛煌吸著她的元氣……幽吟只覺得自己的生命在漸漸的流逝,就在她以為自己馬上就要撐不過的時候,洛煌卻松開了她。她大口大口喘著氣卻是慶幸自己撿了條命。“主君……”幽吟虛弱的問道:“您可還好?”“嗯。”洛煌伸手擦了擦嘴邊,等幽吟再看向他時候,洛煌早就恢復了人形。“你們雖是姐妹,到是不同的。”洛煌坐在了幽吟的身邊,這女人還真是命大,自己算不算是撈著了?幽吟見這是個機會,用盡了力氣,爬到了洛煌的腿上,撒、嬌的說道:“主君,奴對您是傾慕已久了,不管您是什么樣子,奴都喜歡的,只要跟在主君身邊,奴就是歡喜的!”洛煌伸手將她一提,摟在了懷里。次日,幽吟回到房間,不過多時,便有源源不斷的賞賜送了過來。就連鳳舞與燕裳也是一臉艷羨。“不過才侍奉主君一晚,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就此飛天了呢!”鳳舞酸溜溜的說道。“可不是嗎?咱們跟了主君這些年,也沒這樣子過。”燕裳說道:“不過啊,人無百日好,花無千日紅,我到是想看看那女人能得寵多久呢?”“我看你是想的多了,如今就算不算上咱們,怕是他那個庶妹夫人心里的醋壇子早就打翻了呢!看看幽吟的那樣子,怕是也不是個什么消停的主兒。就等著看好戲吧。”“哎呦……”幽吟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院子中,笑著說道:“妙音啊,今兒個一回來,怎么就聞見一股子酸氣呢?”“姨娘,這您就不知道了,有的人就是吃不到葡萄便嫌棄葡萄酸呢!”妙音符合著。“你說誰酸呢?”鳳舞脾氣約為火爆,一下子忍不住從房間里出來問道。“你覺得我說誰呢?”幽吟問道。一下子竟然懟到鳳舞說不出話來。“你……”鳳舞雖然回嘴,但是卻語塞。這樣一來二去的事情卻鬧的越發的大了。終究是鬧到了梵云閣。錦妝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心疼的毛病越發的重了些,還時不時的總是感覺自己乏累。正要躺下休息,冬然卻進來問道:“小姐,不好了,幾位姨娘打起來了,并且鬧進了院子,這會兒吵著讓您給評理呢!”錦妝只覺得頭疼。于是說道:“就說我睡了,讓她們先回去好了!”錦妝話未說完,幽吟便仗著自己是夫人的嫡姐,直接的闖了進來。“還請夫人為幽吟做主!”幽吟說道。錦妝被冬然扶著坐了起來,陪著笑臉問道:“姐姐這是怎么了?” 話音剛落,鳳舞和燕裳也進來了。“夫人卻是要做主的,只是,夫人是幽吟姨娘的親妹,不知道會不會偏頗她呢?”燕裳說道,話里意思再明確不過,不管怎么樣只要錦妝的話里有一絲是向著幽吟的,便是偏袒。“行了,先請幾位姨娘坐下吧。”錦妝說著:“到底是什么事兒,讓幾位姐妹鬧成這個樣子,此時主君不在府上,你們這般鬧,可是要惹的主君悅嗎?”“其實說來也沒什么大事兒,不過是昨日侍、寢后,主君歡喜,賞賜了不少好物件,于是就有人眼紅了,酸氣嚴重呢……難免幾句口角,這不,她們這般鬧著,竟是鬧到妹妹你這里來了!”幽吟開口說道。“照著幽吟姨娘的說法,還是我們沒了德行,沒事兒找事兒不成嗎?”燕裳說道,口中雖然這般說著,心中卻是滿滿的不服氣。“難道不是嗎?”幽吟原本就是無理攪三分的人,此時得著理了,更是不饒人。“你!”鳳舞被她氣死了快要。“好了!”錦妝忽然說道。她只覺得自己此時的心頭更加的疼了,這幾個女人還真是沒完沒了,不過是給洛煌侍、寢,不過是為了點子財、物就能鬧成這個樣子。“夫人怎么看?”燕裳問道。“不過是些小事兒而已,姐妹之間的誤會,難道你們同是主君的女人,還真要為的主君這點賞賜而鬧到主君跟前嗎?我怕若是那樣,你們便就再無待著主君身邊的可能了!”錦妝淡淡的說著,偷偷瞧了幾個人。言語之間幾人面色皆有變化。想來自己的話是說進她們的心中了。“行了!這事兒得厲害關系還要*再多說些什么嗎?”錦妝問。“自是不必了!”幾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那就退下吧!”錦妝說。眾人都離開了,幽吟卻依舊賴著不肯走。錦妝見她并沒有離開的意思,于是開口問道:“姐姐可是還有什么事兒?”“錦妝啊,這次你做的很好。”幽吟說道,一副好像她才是這府中的夫人模樣。“你知道的,這夫人的位子不過是你替了我的,如今我剛入府,很多事情,還不清楚,日后,時間久了,主君自是會還我名分的,到時候你可不要……”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仙俠小說
  3. 女強男強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