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禁斷兇獸少女的不當召喚法

更新時間:2019-11-02 23:47:33

禁斷兇獸少女的不當召喚法 連載中

禁斷兇獸少女的不當召喚法

來源:快閱 作者:佚名 分類:異能 主角:月炎修,祈宿

由佚名創作的異能小說《禁斷兇獸少女的不當召喚法》,主角是月炎修祈宿小說講述了十二月一日,少年月炎修的命運因為沒有遵守與妹妹的承諾而改變了。因故沒有前去避難的他,親眼見到了從天空之上的裂縫出現的怪物──兇獸。正體不明,存在于上古時代,全身皆由黑霧組構成的百層樓高巨狼,不知為何發了狂似的朝著少年狂奔而來。<br><br>“──為什么故事中主角遇到的都是從天而降的美少女,而我遇到的卻是從天而降的怪物呀!”那道躍過炎修頭頂的龐大身軀,在落地的瞬間就像響應了少年的期許一般,變成了一名少女。<br><br>沒錯,美少 展開

本書標簽: 玄幻小說 逆襲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坎陷.涌泉!”

在四周皆覆上特殊合金的小房間中,炎修獨自一人站在中央,驅動了手中的八卦盒,全神貫注的注入靈質,隨后水花從盒中濺了出來。

“怎么樣?”轉頭看向一旁的大屏幕,炎修對著屏幕里的人這么問了。

“嗯……沒什么變化。”另一頭的祈宿看著屏幕傳來的密密麻麻數據,給出了這樣的答復。

“可惡……這東西真的有辦法放出更強力的能量嗎?”

“理論上。在那之前你又忘了,要先放下你原有的成見。”

十二月五日,給予了黃麟肯定答復后的隔日,炎修跟學校和打工的地方請了假,在Reversion的協助下,進行著使用寶器的訓練。

炎修手中的八卦盒一共有七樣能力。

能夠吸入空氣的“干”,能夠吹出風的“巽”,能夠發出電擊的“震”,能夠吸入土石的“坤”,能夠制造突起的“艮”,能夠濺起水花的“坎”以及能夠讓水變得黏著的“兌”。

它們對應了八卦的七個卦象,分別代表了自然中的“天、風、雷、地、山、水、澤”,至于對應“離”卦的“火”,不知道為何完全沒有反應。只剩在施展“電擊”前,必須先轉至“離”卦,讓它發出紅光,才能夠順利使用電擊的功能。

另外“天、風”“地、山”“水、澤”也是如此兩兩相對,必須要先有前者,才能夠使用后者,雖然不知道設計者是基于什么緣故做了這個機制,但這就是八卦盒在使用上的規矩。

“坎陷.涌泉!”

先撇開需要前置的四樣能力,吸入空氣難以目測,引發火無法使用,挖入土又不太適合室內,因此“水”很自然的成為了測試首選。

只是這倒苦了試驗中的炎修,天花板布滿了水珠,滴答滴答的落下,炎修早已分不出自己身上的是汗水還是八卦盒制造出來的霧水,總之是**了。

“怎么樣?”

“靈質的消耗量上升了兩點,不過水流的強度遠不足以達到預定目標。”

他們的理想是能夠將水霧變成水柱的強度,如果這個理想成真的話,八卦盒中最能夠直接給予傷害的電擊,應該就能對兇獸造成一定的影響。

“可惡……真的非得靠這個八卦盒不可嗎?真的沒有其他替代的方法了嗎?”長時間的訓練毫無成效,對于未來的不安,讓炎修有些歇斯底里了起來。

“炎修……”祈宿并沒有出口責備,只是淡淡地喊了他的名字。

“我知道,我知道啦!”

實際存在的武器雖然能夠靠著“信念”產生效果,但那并非是“本質”上的效果。利用兇獸完全定形前的“可塑性”,藉由相信著“槍炮”能夠給予兇獸傷害的信念使兇獸受到傷害,并以此來減弱兇獸的靈質,減輕“靈能力者”的負擔,這樣一來便能以極少數的能力者來對抗兇獸,這就是鎮特的作戰方式。

這件事自然是機密,一旦人們相信了這個說法,想要再利用槍炮削減兇獸力量將會成為一件極為困難之事。

換個角度來說,從Reversion這里得知真相的炎修,已經無法再用這個方式來對抗兇獸了。所以他唯一能夠依靠的東西,就只有手中的八卦盒。

而且和依靠“信念”的戰斗方式不同,使用靈質的能力,才是真正能對兇獸產生效果的戰斗方式。

“啊啊啊啊啊啊啊!”伴隨著吆喝,炎修試圖灌入更多靈質到八卦盒之中。

“坎陷.涌泉!”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喊出了這個字眼,可惜結果依然沒有改變……

“嗚……”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加上濕滑的地板,炎修重心一個不穩,向后倒向了布滿水灘的地板之上,濺起了不小的水花。

“不要緊吧?要不要先休息一下?”關心的話語從屏幕那端傳了過來。

“靈質呢……?”

“還有八十八,雖然離耗盡還有一段空間,不過你的身體還沒習慣靈質的大量消耗,所以產生了較大的疲倦感,休息一下吧。”

“不……居然還有那么大段空間的話……休息什么的說不過去吧……”炎修重新站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祈宿的那番話,讓他產生了“其實也沒那么疲倦”的感覺。

“是嗎?那么我先去休息了,工作很重要,不過……下午茶時間也很重要,遵守時間更是重要中的重要。”她舉起空無一物的左手,像是在看表一般,并且用右手食指,敲了敲那個“表”的位置。

“咦?咦?等等,如果祈宿小姐不在的話,我一個人練習也沒意思了吧!”

祈宿沒有多說什么,只是笑了一笑,然后關掉視訊畫面。

“啊啊!等我一下呀!祈宿小姐!”

畫面雖然關掉了,但聲音可沒有關。

“更衣室已經為你準備好干凈的衣服了,你先去換上吧,我在休息室等你。”聽得見炎修說了些什么的祈宿這么回應著。

依照祈宿指示換上干爽衣物后,炎修來到了員工休息室。

這兒的光線相較于辦公室暗了一些,黃色的燈光帶了點溫暖的氣息,配上流線型的墻面與色彩繽紛的桌椅,要說這是哪兒的咖啡廳應該很多人會相信,何況這里還真的有提供咖啡。不……不只咖啡,休息室的一頭有個吧臺,后方有許多可供員工自助的飲品,一旁還有個放了甜點的小冰柜。

由于是休息時間,里頭擠滿了員工,大多都穿著白袍,看起來就是研究人員的模樣,祈宿也不例外。好在祈宿的外貌即便混入人群之中依然顯眼,尤其是她那用發簪扎起的長發,就算只露出半顆頭也認得出來,畢竟即使是東方女性,現代也鮮少人這么做了。

這點倒讓炎修省去了許多功夫,不然要發現坐在角落還被人海淹沒的“普通人”可沒那么容易。

當然,發簪和祈宿相當的合襯,與她穿在白袍之中的小禮服,更是有種說不出的和諧,或許是因為搭上她所散發的那股古典氣息才會如此協調。

“要喝點什么嗎?咖啡還是茶?”

“啊?”祈宿親切的招呼讓炎修感到有點意外,一時間害他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沒有我這種選項喔。”

“才不會點那種東西啦──!”

說來……黃麟看起來相當年輕,祈宿更是不遑多讓。這樣一想加上被她一鬧,炎修頓時不知道該把眼睛往哪里擺,只好反擊道:“沒想到祈宿小姐還會開玩笑。”

“我看起來是不茍言笑的人嗎?”

老實說,炎修覺得答案是肯定的,尤其是在黃麟身旁相互比對之下,祈宿給人的感覺就是個認真嚴肅之人,至少在工作的時候是這樣。

“嗯……不過似乎也不完全是那樣。”

面對炎修的答復祈宿看不出有什么反應,只是單純的起身問道:“來杯紅茶如何?”

“嗯,麻煩妳了~”

于是她走向吧臺為炎修裝了杯紅茶,也順便為自己沖了杯咖啡,還不忘回頭問了句:“要來些點心嗎?”

“啊啊!不用了,謝謝~”

二人的對談讓眾人目光都集中了過來,似乎是想看看哪號人物有幸能夠讓祈宿小姐為他服務。是說,炎修原本還以為祈宿是黃麟的秘書一類,后來才知道她是總監級的高階管理人員。因此這些目光倒讓炎修有點不好意思了起來。

似乎也注意到了炎修的不自在,祈宿將茶遞到他面前的同時,不忘說了聲:“別在意,別忘了你現在可是我們重要的合作伙伴。而且我們這里其實沒有那么在意階級、身分,大家只是覺得你有些面生,才會注意你的。還是你想到沒人打擾的貴賓室去坐坐?”

“啊啊,不用不用~”在連忙揮手謝絕祈宿的好意后,炎修搔了搔臉頰,“那個……雖然有些冒昧……不過,有件事一直有點在意,不知道方不方便先問問祈宿小姐。”

“不用拘束,請問。”

“……其實祈宿小姐并不是真的想喝下午茶吧?”

“嗯?怎么說?”

“因為祈宿小姐明明是一個工作到半夜三點都沒有怨言的人,竟然會提到休息時間很重要,必須要休息……這之間我怎樣也兜不起來。”

祈宿沒有回答,只是溫柔的笑了一笑,看起來是肯定了炎修的假設。

“抱歉,都是因為我的關系吧……”

“別這么想,休息當然也很重要,好好休息的話靈質很快就會回復了。何況我們不清楚兇獸何時會再出現,保持定量的靈質也是必須的。”

“八卦盒的力量……真的還能再進化嗎?”

“根據我們對八卦盒的分析結果是如此沒錯。”

“老實說……我對八卦盒沒有什么信心……對我來說,它就只是個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能施放些許能量的奇妙盒子……”

“你說過,你沒有十年前的記憶,而且你的妹妹對它也沒有任何印象。”

“嗯……是的。”

“它能夠將靈質轉化成靈能力,無疑的是樣寶器,而這世上只有鎮特握有制造寶器的技術。現今是如此,何況是十年之前……”

“抱歉……我們真的都不清楚。這東西理應是我們父母留下來的遺物。如果不是他們留下的,就不可能出現在我手中。但他們都只是普通的上班族,和鎮特一點關系也沒有,到底為什么會擁有寶器……關于這點我真的不知道……”

炎修低下了頭,表示了他不想再談這個話題……

他靜靜的看著眼前那杯紅茶,也看著水面映射出的自己,接著緩緩補道:“真的沒有和兇獸和平交談的可能性嗎?”

或許阻礙著八卦盒可能性的原因,除了他對于八卦盒的不完全信任,還有他不想一戰的心。

“很遺憾……目前預測的數據和上次會談的時候相同。不,或許更糟……最糟的狀況是,饕餮不僅是狼的形態,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并且趨近于完整,不再是能夠輕易塑形的狀態……到時候使用『意念』的戰斗方式將會完全失效,變成只有你們能力者能夠一戰的戰場,要是真走到那一步,我們的計劃成功率恐怕也不樂觀……”

“趨近于零嗎……”

“不~至少還有七成。”

“七成?”聽起來不算太少……不過炎修想了一想,祈宿所說的也不一定是實話,于是便把后半段往肚子里吞,順便把七對折成了三點五。

看出了炎修的不信任,祈宿立刻補道:“別擔心,我們也是很努力在提升成功率的,盡可能會做到十成十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女研究員捧著一個盒子,急忙的從一端走了過來。“不好意思,祈宿小姐,打擾妳一下。”

“完成了嗎?”

“是的。”伴隨著肯定的句子,研究員打開了盒子,里頭放著的是一個造型單純的黑色圓形手環,其中有大半的面積是顯示屏幕,說是手環,或許更相近于智能型手表。

祈宿將它從盒子里拿起來,并且仔細的打量了一番,然后轉頭看向炎修,露出滿意的微笑。

“十成十的秘密武器來了,要不要立刻試試?”

炎修從祈宿的手中接過了那只手環,看了一看,卻完全看不出這秘密武器的特別之處。不過這個他未在計劃中聽過的奇妙物品,倒是勾起了炎修的一絲興趣,或者說,一絲希望。

“這個是?”

“先套在慣用手上看看。”祈宿像是想賣關子般不直接點明答案。

“好吧。”炎修不再多問,反正只是戴上個手環也不可能有多么危險,他這么想著,一鼓作氣將手環套進了右手腕上。

手環兩側隨即發出了光點,點轉了一圈,繞成了環,隨后屏幕出現了兩樣數據。

“88P,0?”炎修將上頭顯示的數據念了出來,“這個是……探測器?”

“接著拿出八卦盒試試。”

雖然不知道祈宿葫蘆里在賣什么藥,不過手環都帶了,拿出八卦盒更是小事,所以這次炎修沒有多想,很干脆的拿起口袋中的八卦盒,并將其展了開來。

咻──的一聲,展開完畢的八卦盒和手環像是有所感應,同時發出了光芒。

“咦?咦──!這個……這個……?”

“上面的數字是你的靈質,下面的數字則是你每次使用八卦盒后轉化的能量強度。最重要的是這手環還能夠提升八卦盒的威力。”

雖然炎修沒有講話,但是他驚訝到停格在一旁的表情似乎幫他說了:“真的假的。”

“這樣就嚇到可不行──更驚人的是它還能夠強化你的『意念』,讓兇獸更容易接受你的『塑形』,雖然這個功能還沒辦法讓你現在去試驗,不過……要不要先去試試看第一個功能有沒有效?”

連月光也沒有,一片漆黑的重境市。空中響起的除了嗚嗚嗚的警報聲,還有螺旋槳呼呼呼的聲音。一般而言這種狀態是不適合直升機飛行的,不過對于搭載了夜視系統的軍用直升機而言,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

然而劃過天際的直升機只有一架,顯然這并不是軍方為了對抗兇獸而派出的直升機。

直升機上除了兩位飛官外還有兩個人,一個是有著一頭金發的美男子──黃麟,而另一個是本次作戰的核心人物──月炎修。跟不論遇到什么狀況總是維持笑臉的黃麟不同,炎修顯得十分緊繃。

“別擔心,一切都按計劃進行……今晚除了我們之外,其他的直升機都因為『大人的理由』而停飛了。”黃麟先是開口這么說道。

“這邊也沒問題,對于鎮特靈質偵測的干擾十分順利。”而后他手上的計算機屏幕傳來了祈宿的聲音與畫面,回報了那邊的狀況。

“通訊器也是一切正常。”

說完,黃麟拔下了帶在耳上的通訊器,遞給了炎修。

“這個你帶著吧,以防萬一。”然后指了指眼前的計算機視訊,“我有這個就可以了。”

炎修接過黃麟手中的通訊器,點了點頭,而后戴上。

“歐尼醬……”從通訊器傳來的第一個聲音,是在祈宿身旁,破例被允許踏入指揮中心的一般民眾──月靈華。除了輕輕的喚了炎修一聲外,就沒有再多說些什么了。無法幫上任何忙的她,只能看著屏幕傳來的畫面,在一旁默默的為哥哥祈禱。

雖然她已經盡可能的掩飾,但是炎修并沒有遲鈍到那種地步,就算只是簡單的一聲“歐尼醬”,他也能感受到妹妹的憂心,卻也知道不能再開口和她保證些什么……

他們兩人都清楚,在Reversion渡過的那個夜晚,炎修脫口而出的那個約定,其實只是他為了安慰她所撒下的善意謊言罷了……炎修其實根本沒有能夠逆轉“壞結局”的信心。

“怎么樣,炎修,狀態不佳嗎?”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炎修,黃麟這么問。

“一百一十五,靈質還相當充裕,至少能使用十次強化過后的電擊,沒有問題。”而炎修則是在看了右手上的手環屏幕一眼后,簡單的這么響應。

語畢,他握住掛在脖子上的那只護身符。妹妹為他求來、滿載心意的那只護身符,閉上了眼睛。

就算戴上了號稱能將成功率變成十成十的手環,能力也確實的提升了,不過也只是一和二之間的差別……絲絲細雨變成了豪雨,終究無法化為暴雨。這樣的成果要對兇獸起到作用,果然還是只剩祈禱了……祈禱奇跡的出現。

“能夠戰斗嗎?”

“嗯。”不論炎修的心中到底愿不愿意和饕餮一戰,已經沒有退路了。“非常壞的結果”和“壞的結果”硬要選的話,怎樣都只能選擇“壞結果”──這是炎修在聽到選項的一瞬間,就決定好的答案。

當然,炎修并不想死,為了國家存亡而捐軀這種大義他大概做不到,但若說他沒有赴死的決心也不正確。能夠平安帶回饕餮自然是最好,其次是由他自己打倒饕餮。最低最低的限度,至少要保護住妹妹,還有妹妹所在的這個城市。為此最壞的結果,犧牲自己和饕餮同歸于盡的覺悟,他還是有的。

“抱歉,我們能從鎮特那邊為你爭取的,只有和饕餮獨處的十分鐘。”

“不……那已經,非常多了……”并不是客套話,不僅是利用一連串的計策干擾并支開了鎮特,甚至在那么短的時間內開發出能讓八卦盒能力提升的道具,炎修相當感謝。

或許要怪只能怪自己太不爭氣,沒有辦法真的把計劃做到十成十的地步。

說到這,兩個人都沉默了……只剩下直升機呼呼呼的聲音,以一百五十九節的速度在夜空中飛行著。

“發現目標!”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前方的飛官。

他口中的目標,不用多說,正是饕餮。和預測中的狀態相同,出現在大家面前的并不是人形的饕餮,而是炎修最初所見,有著奇形怪角、血盆大口、銳利尖爪以及滿布饕餮紋的身軀、模樣十分恐怖的那個饕餮。

雖然體型大約只有兩層樓的高度,但是不知為何比起初次見面看起來更要嚇人。或許是纏繞在牠身邊的陣陣黑霧,讓人感受到一股直擊而來的不祥與陰沉。

“月炎修,再問你一次,能夠戰斗嗎?”黃麟慎重的和炎修再確認了一次。

這次,炎修以點頭代替了回答,不過答案并沒有改變。

“按原定計劃進行!”

聽從黃麟的吩咐,飛官駛向了較為空曠的地方,打開艙門,讓炎修乘著吊籃降到了地面。而后在饕餮的周圍環繞了一會,注意到直升機在身旁徘徊的饕餮如同預計的對直升機起了敵意,藉由這份敵意,將牠**到炎修所在的附近。

“嗨~桃,幾天不見了──”一見到饕餮,炎修開口打了招呼。

“吼啊啊啊啊──!”雖然不是因為招呼的關系,但是饕餮確實被腳底下的炎修給吸引了。牠的吼聲并不友善,展露出強烈的敵意。

很顯然,是預想中的狀態,不過還不清楚是不是最糟的狀態……

“如果妳的愿望是有誰來阻止妳的話……那就由我來阻止妳吧。”

炎修輕觸了手環,并且高高舉起了手中的八卦盒,大聲喊道──

“武裝──!”

接著兩者就像產生了共鳴一般,同時發出了耀眼的藍光。

不論糟或不糟,他們所準備的劇本只有一個,那就是由炎修來打倒饕餮,藉此抵銷饕餮必須被誰給打倒的期望。然后再一次的重新定義,將饕餮變成完完整整的女孩子,完完整整的桃。不再改變。

“坎陷.涌泉!”

伴隨著炎修一聲令下,八卦盒噴出了強力的水花,水花在空中分解為較大的水珠,然后如大雨般落下。

突如其來的大雨,浸濕了饕餮的身軀,原本朝氣蓬勃的毛發受到重力牽引而垂了下來,身體也頓時重了不少。感到不對的饕餮本能的向后跳了一步,拉開了百公尺的距離。

“嗚吼──!”并且發出充滿警告意味的吼聲。

“六十五、六十四、六十三……”但是炎修只是注視著手環,數著僅存靈質的量直到“六十。”他才放下手中的八卦盒,并將它轉至待機狀態。

“一決勝負吧!饕餮!”炎修一面吼著,一面直直的朝饕餮奔去,同時轉動了八卦盒,令其閃爍出紅光,做好電擊前的準備。

饕餮當然不會乖乖的挨打,即便警告無效,自己看起來怎樣也是具有優勢的一方。牠壓低了身體,后腳一蹬,正面撲向炎修,同時張開了長滿利齒的大嘴,打算將這不知天高地厚的渺小生物一口吞下。

牠的反撲自然在他的意料之內。這幾天,炎修除了做八卦盒強化訓練外,還和祈宿探討過眾多饕餮可能會使出的反擊方式,并以此擬定了一套戰術。

就像此刻利用剛剛制造出來的濕滑地面,從饕餮的下方滑過,一口氣沖進牠身體下方的死角之中的戰術!

不過饕餮可不是簡單就能對付的角色,靠著野獸本能,在撲出來的瞬間,早就將重心壓得比平常還要低,貼近于地面的飛撲,反過來讓炎修滑行軌道進入了牠的捕獲范圍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然而炎修并沒有讓自己停下,乘著破開的水花,帶著滿滿的氣勢,長驅**。

這樣的正面對決正和饕餮的意,牠看準落點,“嘎──!”的一響,合上嘴,并且本能性的扭動了脖子,打算利用轉動的力道將獵物撕個粉碎。

只是……有點不對?一點實感都沒有,原本應該屬于獵物的位置,空空如也……

消失了?獵物就這么憑空的消失了?

饕餮感到疑惑,左顧右盼了起來。沒有道理,剛剛的飛撲是完美的,并沒有如敵人盤算般露出脆弱的下盤,也沒有縫隙讓敵人鉆進自己的懷里。

左右都沒有,于是牠轉頭看向了后方。情況依然沒有改變,和牠擦身而過繞到了后方的可能看來也是不存在的……

啪──是水被什么東西以極高的速度破開而產生的聲響,但是放眼望去的水灘,并沒有濺起任何的水花。

“震動.雷沖!”

原來聲音是從自己的正下方涌出的……為時已晚,察覺到這點的饕餮直直的吃了一記電擊,電流伴隨著濕漉漉的身軀擴散了開來,產生了巨大的傷害。

“吼啊──!”牠痛得彈飛起來,并且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呵呵……因為臺灣的馬路有些積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所以疏忽了吧?沒有枉費我花了一點靈質,挖了一點洞,灌了一點水,就是為了這個時候呀。”

確實,馬路上的水灘,因為泥沙混濁的緣故,就算是人類也不太容易從表面上看得出深淺,何況對于身軀如此巨大的饕餮而言,更是如此。能夠容納一個人的水坑,對牠來說也不過是個小窟窿,就算忽略也是很正常的。

當然,這是以人類的觀點來看。對于野獸而言,更多的時候只是依照生存的本能、戰斗的本能來進行反應而已。

這擊確實奏效,雖然沒有打倒牠,但卻讓牠產生了一定的變化。饕餮再次的變小了,從兩層樓高的高度,變化成一層樓高的高度。

一方面是因為靈質的流逝,另一方面是巨大的身軀并不見得適合用來戰斗,尤其在沒有刀槍不入的狀態下,巨大無疑只是暴露自己的弱點而已。能夠依照戰斗的情況產生改變,做出決定,進化出無限的可能,這是兇獸和野獸的差距,同時也是兇獸與人類的差距!

牠們,更適合戰斗。

炎修也清楚,剛剛那樣的小動作不會再生效了。他再次轉動了八卦盒,準備好電擊,這一次的交鋒,必定是真正的正面對決,無法由他選擇。

饕餮并不急著**,就像在玩!獵物一般,踏著輕盈的腳步,在炎修的周圍轉著圈,等待他露出破綻亦或是精疲力竭的瞬間,給他一擊。

論基本的能力兩者差距太大,從最基本的腳程、爆發力,到揮出一拳所能產生的破壞力。自詡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其實從來都不以能夠正面交鋒的能力自豪,迂回的、陰險的,使用器具、設下圈套用盡各種方式擊敗對手,才是人類最自豪的地方。

因此在主動權被饕餮拿下的現在,炎修很清楚,沒有任何犧牲的擊倒對方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他沒有掙扎,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感受著*前護身符傳來的些許重量,感受著饕餮繞著自己產生的風。他寧愿露出破綻,也絕不會選擇隨著對方起舞而害得自己精疲力竭。

面對這樣的炎修,饕餮不再猶豫,從他的后方全力撲向了他,這次不再選擇空隙龐大的咬擊,而是改用空隙較小的爪擊!對付脆弱的人類,根本不需要選擇效力雖大卻會讓自己暴露空隙的攻擊方式。

“果然,是后面呀!”

但牠還是失算了……因為牠從沒想過“被攻擊”才是炎修的本意。炎修他……用自己的左手硬生生的擋下了饕餮的爪擊。當然不是什么毫無傷害的超高反應力,而是犧牲自己的左手來換取饕餮瞬間的破綻。

“震動.雷沖!”

已經管不了左手的傷有多么嚴重了,持著八卦盒的右手,沒有停下,硬生生朝著饕餮的下顎灌去,伴隨電流的沖擊力道之大,直直貫穿了天靈蓋。不僅如此,炎修還持續加大灌進八卦盒里的靈質量,試圖讓電擊能力再往上一層。

“破!”

彷佛聽見了劃破天際的巨響,饕餮整個翻了過來,重重地倒在地上,冒出陣陣黑霧。

組織成型體的霧一面扭曲、變形,一面發出了滋滋的聲響。

“桃,這樣可以了嗎……”

炎修扶著幾近斷裂、血肉模糊的左手,拖著步伐,走向了動也不動的饕餮。

虛弱的饕餮轉動了牠的眼珠,看不出是帶著敵意還是善意。

“桃,回來吧,我和靈華都期盼著妳的歸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炎修如此思念的緣故,消散的黑霧中,似乎出現了少女的身影,一時間他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直到那個身影越來越明顯……

“桃?”

然而出現的并不是全裸的少女,而是頂著著奇異怪角,身著奇異披風,有著奇異尾巴的那副模樣。

“桃……”

她緩緩張開血色的眼眸,散發出一層暗紫色的光。

『月炎修!快點離開那里!聽得見嗎?月炎修?月炎修!』耳邊的通訊器第一次傳來的作戰訊息,竟是如此的訊息。

不,或許是因為剛才太全神貫注,才沒有注意到祈宿傳來訊息也不一定。

噗嘰──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桃……或者該說是饕餮,用著遠超過炎修能夠反應的速度來到了他的面前。用強健的右手、尖銳的指甲,一掌貫穿了他的腹部。

什么后方突襲的,已經沒有必要了。

饕餮確實的變成了人形,而自己也確實沒有躲過死劫……

一切都在計劃之中?十成十的計劃……

也許他們并沒有說謊……

啪刷──伴隨饕餮抽出的右手,鮮血絲毫逗留的意思都沒有,從炎修的身后一口氣噴發了出來。

人類和兇獸是不同的,就算擁有靈質,**受到的傷害并不會立刻復原,失去過多的鮮血就會死亡。而兇獸則是只要有一點點的靈質殘存,就不會消失。

如此巨大的差距竟想憑著一己之力和牠們搏斗,肯定是有什么地方搞錯了……

在倒下的那一剎那,炎修感到眼前閃過了許多的畫面。和饕餮初次相遇的畫面、高中生活的畫面、與妹妹生活點滴的畫面,似乎都是十分美好的回憶。接著是父親的畫面、母親的畫面、還有兒時日常的畫面,但是那些回憶好像都蒙上了一層陰影,就算來到了這一刻看來也無法完整回想起來。

最終是十年前的畫面……火,猛烈的燒著。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躺在地上的自己,滿身是血,就和現在的畫面一樣……不同的是,靈華那時在一旁哭著,不斷的喊著“哥哥,哥哥!”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模樣,明明丑到不行,卻是那么的動人和窩心。

咦?奇怪……原來妹妹在以前是喊過自己哥哥的呀……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讓她不再喊自己一聲“哥哥”了呢?

想到這,他動了動自己全身上下唯一還能動的右手,緩緩地……緩緩地……移向了*前,想要試著握住那只妹妹為他求來的護身符。動了動食指、動了動中指,沒想到還能動呢……于是繼續的動了動無名指和小指……不過為什么沒有握住的感覺呢……應該是握住了吧?應該是握住的吧。

嘩啦嘩啦──嘩啦嘩啦──

雨,落下了。并非是從八卦盒之中,而是從滿布烏云的夜空之中,降下了斗大的水珠,拍打著地面,也同時拍打著他的臉頰。“如此大小的雨勢根本毫不費力”天空彷佛如此嘲笑著他的努力。

找不到護身符的手,最終滑向了冰冷的地面。

有些事……或許不是祈求上天,上天就會有所回應的吧──包括了握住護身符這種小事。

然后……明明沒有閉上雙眼,眼前卻變得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見了。

“報告長官!四E5區域,發現了異常靈質反應!”

“蛤?異常就異常啊!兇獸在哪有不異常的道理!不是說沒有找到饕餮就不用報了嗎!吃飽沒事干呀!蛤!”滿臉不悅的鎮特女子赤衣,顯然是氣到不能再氣了。

靈質探測器不知為什么一直失效,連擁有大量靈質的兇獸都定位不到,還不斷被陸軍傳來的假情報騙到根本空無一物的地方。平時很安份的市區還會莫名其妙的傳來爆破,讓她完全搞不清楚哪里是真正的戰場,而最簡單又最有效的空中偵查也被上層以莫名其妙的理由給擋了下來。搞得她完全無法相信自己手下以外的任何人,也難怪她會如此震怒。

“但是……”

“但是什么但是!連簡單的報告都不會報嗎!”

“是!長官!但……呃──這次是兇獸靈質反應的機率,大概有九成!”

“九成?”

被赤衣這么一瞪,報告的士兵整個畏縮了起來,連忙改口說道:“不,十成!”

“很好!如果這次前去發現還是空無一物,唯你是問!”

“呃……是!”雖然有點不甘愿,但是前面那個小聲的呃還是只能往肚子里吞,乖乖的報了個是。畢竟聽隊里的弟兄說,赤衣口頭上兇歸兇,實際上還滿照顧自己手下弟兄的。

至于為什么是聽說呢?因為站在這里的這位士兵,是最近才調到赤衣這邊來的新進人員。這也是為什么他會在這里和赤衣報告的緣故──很明顯是被推上來的。

“啊……那個……”

“那個什么那個!新來的呀!”

確實是新來的,但這句當然不能說。

“是!報告長官,而且那恐怕不是單純的靈質反應。”

“喔?”

“那恐怕是……恐怕是……”

“有話要說就快說!身為軍人,說話不要吞吞吐吐!”

“恐怕……恐怕……恐怕是……”但是士兵依然無法克服自己的恐懼。“最……最……最糟的狀態……”結結巴巴的報完現況已是他最大的勇敢。

“混賬──!”赤衣氣到舉起拳頭,二話不說就打在墻上,不僅發出了好大的聲響,還將墻壁打出了一個凹洞。

“抱……抱……抱……抱歉!”嚇得士兵只得連忙道歉。

雖然赤衣常常會遷怒,但是冤有頭債有主這件事她倒還知道。

“該死的Reversion,你們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天殺的王八,就不要讓我在路上遇到!”抱怨完畢,她轉頭看向了一旁的士兵,小聲的說道:“幫我向總部請求支持,我一個人先過去。然后通知弟兄們先去避難,陸軍那些賠錢貨也順便一下。”

“啊……啊……是!”他向赤衣行了個軍禮,并非平時的應付了事,而是隆重的禮。

“等等,老大妳不會想一個人去吧?”但是她沒料到,她底下的弟兄們都非常熟知長官的個性,大約是兩個班的兵力,早已整裝完畢在營區的門口等待著她。

“混賬,你們想干什么?現在這個情況,你們應該清楚沒有靈質的家伙去,只能去當肥料而已吧?”

“嘿,老大,早就知道妳會這樣說了,不過我們也是平均有五點左右靈質的非一般人呀!”

“而且前陣子總部配發下來的特殊靈質彈我們早就想找機會試試了!”

“用T91步槍打穿兇獸的感覺一定很好,是吧?”

跟著赤衣比較久的幾位弟兄,一人一句的這么說著。

“還有車輛沒有駕駛也不行吧?”運輸車上的駕駛官也探出頭來如此附和。

“哼……趕投胎的話我也不攔你們。那么后面那些呢?雖然說戰場上長官的命令是絕對的,但這不是去殺敵,而是去死!我不會強迫你們去死,也不會允許有人強迫你們去死,聽懂的、還愛惜生命的,就趕快給我滾蛋!”

不過,離開的人……一個也沒有。

“報告!沒有人強迫我們!”大伙的意志十分堅定。

“哼……通通都蠢了是吧?”說是這么說,但是自己帶出來的弟兄各個都不怕死,赤衣的心里還是有股驕傲。

她笑了一笑,然后注意到了剛剛來和她報告的那名士兵正全副武裝的從后方跑了過來,看起來似乎是想加入他們的行列。

“你也去嗎?”沒等他開口,赤衣先起了個頭。

“是的,長官!”即便身體發著抖,傳達出來的話語仍是相當堅定。

“很好!我們走!去讓那頭異次元生物了解,誰才是這個城鎮真正的主人!”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