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北明不南渡

更新時間:2019-11-11 18:29:43

北明不南渡 連載中

北明不南渡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那日十月十 分類:穿越 主角:朱慈,昭仁

北明不南渡是那日十月十最新著作的穿越小說,主角朱慈,昭仁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崇禎十七年三月初三,朱慈魂穿太子朱慈烺身上,面對李自成,建奴的不斷來襲。朱慈大聲疾呼。“來啊,互相傷害啊,誰慫誰孫子! 展開

本書標簽: 古言小說 穿越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在見過兩位妹妹后,朱慈返回自己的東宮。

他沒有立刻去準備必要的盤纏離開。

原本想要離開京城去當一條咸魚,不過現在的朱慈猶豫了。

在他看來,明末的朝廷已經崩的不能再崩了。

留在京城肯定死路一條。

拯救大明什么……實在太中二,還是活命更加重要。

不過理智的來說,大明其實還是可以搶救一下。

前提是……朱慈能夠順利的跑出北京,跑到南方登基為帝。

行政上有著南都完整的官僚體系。

軍事上還有許多忠臣良將輔佐。

況且他的身份乃是大明皇帝的第一順位繼承人,若在南都稱帝,便不會出現弘光朝廷難以服眾的局面。

更不會有太子案崩壞整個南明。

一手好牌,只要認真打,以南方之力北伐中原卻還是很有可能。

但現在朱慈卻在想,是不是還有另外一種對策。

在十五天內備軍擊退李自成,死保京城?

不……這幾乎就是癡人說夢,大明的京營已經腐爛到了極點,長年的拖欠軍餉,早已讓其失去了必要的戰斗力。

最關鍵的是,朱慈作為太子是不可能得到軍權的,而沒有軍權,他在京城保衛戰的作用完全為零。

但是……如果不保京城。

他的至親都將滅于賊手。

理性上告訴朱慈,只有南渡才有活路,事后報仇,亦為丈夫。

感性上告訴朱慈,家親尚在,怎能偷生?不顧親情,枉為子兄。

如果說,剛穿越來的時候,朱慈是理性的,畢竟無論是崇禎還是兩位公主都只是朱慈便宜來的老爸和妹妹。

但在見過兩位公主后,體內的朱慈烺的記憶卻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朱慈的感情。

那種人倫的親情,正在朱慈的內心緩緩的滋生,左右著他的想法。

最后朱慈嘆了口氣,有了決定,即使要走,也要先拜竭下父皇母后。

有了這個決定,朱慈那感性的內心才稍微舒坦一些。

聽完東宮講課,傍晚的時候。

朱慈收拾了下自己,離開東宮便去了坤寧宮。

遠遠的便聽到小孩的啼哭聲。

走近才看到,竟然是周皇后把昭仁公主放在板凳上,打她的**。

坤興在一旁哭勸著,周皇后卻也不停,邊打邊抹著眼淚。“讓你不懂禮數,讓你不懂禮數。”

朱慈看到后,立刻向周皇后跪地求情。“微婼年幼無知,但有過失,還請母后勿要責罰。”

說起來,昭仁可比朱慈和坤興苦命的多。

朱慈和坤興小的時候,天下形勢尚好,錦衣玉食倒也是皇家生活。

昭仁生下來之后,正碰到崇禎節省內簾開支,雖然餓不到,但也是日日粗茶淡飯,除非大的節慶,平時是看不到葷腥的。

衣食用度,幾乎與外面百姓一般。

每次昭仁看到桌上只要有肉,都會開心好幾天,卻不知,那本就不應該是公主應有的日子。

或許知道昭仁命苦,朱慈和坤興都對這個最小的妹妹疼愛有加。

周皇后見太子來了,這才把昭仁放下,整理了自己的宮裝,親自把太子扶了起來。

“吾兒快起來,地上涼。”周皇后今年三十有三,連年的操勞,早已讓她皮膚泛黃,面無氣色,和其他宮人一般,愁容滿面。

她令宮人給朱慈賜了座,便和朱慈聊起了家常。

朱慈問母后為何教訓昭仁。

周皇后說,他的父皇準備了酒肉宴席,招待勛貴商議國事,但菜還沒端過去,昭仁便偷吃了幾塊肉。

皇家公主怎能如此不知禮數,當然要教訓了。

被說著的昭仁,在一旁抱著%嘿嘿直樂,剛才被打的時候,還哭的昏天黑地,但現在,除了臉上有著淚痕外,哪還像一個哭鬧過的孩子。

她在偷偷的對朱慈擠眉弄眼,似乎有什么話想跟朱慈說,卻因為母后在旁,不方便。

周皇后沒注意到這些,她像往常一樣問起了朱慈功課。“劉宗周先生今日講了些什么?”

答曰:“孟子,公孫丑下。”

“當受則受,當辭則辭何解?”周皇后也是讀過書的人,孟子亦是看過。

朱慈并沒有認真聽課,但有著朱慈烺早先的記憶,到也能回答的馬馬虎虎。

“孟子之中,皆是治世之道,吾兒是大明儲君,當好生習之。”

朱慈點頭稱是。

周皇后又問了些家長里短后。

外面有太監傳召過來,要周皇后前去面君。

在周皇后走后,昭仁迫不及待拉過朱慈和坤興的手,便朝著外面走。“皇兄皇姐,給你們看樣好東西。”

被打的疼痛蕩然無存,她現在很興奮,小臉紅撲撲的,似乎有什么樂事想要跟自己的哥哥姐姐分享。

“微婼,**疼不疼?”朱慈蹲**身為昭仁擦著鼻涕。

“才也不疼哩,母后不舍的下重手的。”昭仁笑道。“皇兄皇姐,你們猜今天母后做的什么菜?”

古往今來,身為皇后卻親自下廚,估計也只有周皇后一人了,昭仁卻是見慣了,習以為常。

“有雞,有蛋,還有魚哩,跟過節一樣,可惜都不是給咱們器的。”昭仁嘟囔著小嘴可憐兮兮的道。“微婼也不貪,就撕了塊雞皮下來器,皇兄皇姐一定也饞了吧,吶,給你們留的,捂了好久,差點被母后發現了。”

昭仁一直抱著%,這個時候松了開來,從懷中取出了藏了許久的寶貝。

那是一對雞翅膀,那是寧愿被打的痛哭也要保下來的食物。

兩個雞翅被昭仁一人一個的放到坤興和朱慈手中。“可惜只有兩個,定王皇兄器不到了。”

說到此,昭仁遺憾的一嘆。

手中的雞翅膀早已涼透,皮上的汁液也已經干涸。但捏著這支雞翅,朱慈的鼻子莫有名的發酸。

坤興卻已經涕不成聲。

“要是天天都能有肉吃就好了。”那是昭仁小小的愿望,但在這樣崩壞的皇家,卻幾近于奢望。昭仁舔了舔嘴巴,那嘴角似乎還有些已經干掉的肉汁,讓昭仁感覺到了一絲滿足。

昭仁才六歲啊!正是天真無邪的年級,人生大把的時光還沒能享受,十五天后,她便將凋零在這殘酷的世界里。

如果這是命運,朱慈不愿意接受。

如果面對著這樣可愛的妹妹,還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死亡。

那么朱慈哪怕真的依靠南方之力匡扶明室。

昭仁的笑容都將是他一輩子也揮之不去的夢魘。

緊緊的將昭仁擁在懷里,朱慈恨聲道。“昭仁……坤興,我絕不會棄你們而去,我是你們的皇兄啊!”

朱慈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守護她們!

京城絕不能陷落!

……

天空飄起雪花。

墜落在昭仁粉嫩的手心融化。

三月的大雪,仿佛是上天降下的哀悼,為大明的山河平添一份悲壯。

闖軍像潮水般涌入宣府城內,明軍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宣府巡撫朱之馮,望著城中漫天的大火,垂淚將白綾掛在樹上,自縊而亡。

京師之中。

大腹便便的富商,喝的醉意朦朧,大手一揮便是大把的銀兩,窯姐,娼伶用她們最嫵媚的微笑,最熱切的身體,回報著金主。

內閣首輔魏藻德早已安睡,懷中的小妾蹭著首輔絨毛的%膛,嗪著笑容的小臉,帶著滿足般的紅暈。

魏府的后門打開,兩個家奴將府中吃剩的飯菜傾倒在府外的街道上。道上的饑民早已等候多時,家奴還沒走,便已圍攏過來哄搶。

深深的鄙夷和唾棄寫滿了家奴的臉上,嘭的一聲關上大門。

也關上了他們家最后一絲希望。

時值三月初四,腐爛的大明王朝距離謝幕的日子,又近了一天。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穿越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