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我能看見戰斗力

更新時間:2019-11-11 14:37:30

我能看見戰斗力 連載中

我能看見戰斗力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臭豬胖乎乎 分類:玄幻 主角:唐羅,方韓

我能看見戰斗力是臭豬胖乎乎最新著作的玄幻小說,主角唐羅,方韓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倒霉的年輕人被流星一波帶走重生異界。居然出生在西陵豪門?大喜。這一世終于可以感受養幾個惡仆上街調戲良家少女的日子啦。誒,等等?這個世界居然全在修習武道飛天遁地嗎。那我要好好鍛煉,感受另一番世界的光景。青年一臉奮發向上。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唐羅打量著眼前的人,粗制的麻衣并無法遮掩他精壯的身材,哪怕俯**身來行禮也不比自己矮多少,雙手十分粗壯搶眼,看來平時沒少鍛煉。但看他的面相雖然兇狠,但眉眼間的稚嫩還未褪去,應該也是個年歲不大的孩子。

“家臣的事先不急,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唐羅饒有興致的問道,怎么就突然出現一個想要當自己家臣的人。

而且還是修煉場中唯二的凡人境巔峰,頭頂的數值達到了999(322)。

七號修煉場是專門用于唐家培養的宗族戰士,雖然人數較多但年齡普遍較小,他們大多都是從筑基開始就會在這兒修煉,吃穿用度全部由武堂包辦。

幾十個孩子,大的不過十六七歲,小的才十一二,每年九月都會有唐氏分支子弟來武堂挑人,像他這樣優秀的凡人境巔峰武者,一定是分支都要搶破頭的人才,再看他武技的純熟程度和鍛體的成果來看,這小子根本沒有必要這么快的自薦。

“小人名叫方韓,今年十五歲。”方韓恭敬的回答,但一顆心卻沉了下去,他沒想過眼前的主脈少爺居然沒有當場接受自己,想來是對自己不太了解,畢竟對方曾是西陵城的天驕。眼高于頂也是正常,所以他接著補充道:“我是凡人境巔峰的修為,想要成為唐羅大人的家臣。”

嗯?這么執著嗎?唐羅有些好奇,雖然自己現在真的需要一個信得過的手下,但要只是想想就會有人送上門,這就有點不科學了。

如果硬說自己有什么強大的魅力可以引得第一見面還大自己幾歲的人蟄伏,那就更像在扯淡,好歹也是成年人了(心理年齡),這點兒分辨力還沒有嗎,所以他打算調查下方韓的背景,在考慮接受不接受。

“家臣的事兒我需要一點兒時間考慮,同樣,你也好好考慮下。”唐羅搞不清楚為何他如此執著,調查完之前并不打算接受他,不過出于理智還是要把話先說清楚:“我才十三,可能要七年甚至十年之后才會離家建府,你要仔細思考成為我家臣的風險。你且退下吧,別的學員還需要請教關于武技上的問題。”

方韓很想大聲地說自己已經考慮的很清楚了,但看著唐羅隨意的態度,他覺得自己的驕傲被深深刺傷,匆匆行禮后便退開,但心里卻滿是激憤:你這小兒居然如此看低我。

雖然七號修煉場有幾十個學員,但以唐羅的變態程度,不過一個上午,便統統將他們教訓蟄伏,所以整個下午都變成了他自由支配的時間。

他打算走一遭管事房去尋求一些幫助。

“福伯,新桌子好漂亮阿!”唐羅滿臉堆笑的來到了常福的面前,雙手摸了摸嶄新的木桌,語氣十分輕松。

常福畢竟活了那么多年,哪能看不出唐羅是有事找自己,當即問道:“少爺可有什么事兒要老仆辦的嗎。”

語氣恭敬,態度謙和,福伯依舊是福伯。

“福伯你這樣我容易挨揍,我來就想問問您能不能幫我調出七號修煉場方韓的資料。”唐羅這次來主要便是為了這件事,人在江湖行走,哪能沒幾個小弟,但根腳一定要明白。

既然方韓能來自薦,唐羅也不必舍近求遠,七號訓練場的學員都在管事房有備案資料,只要來了解一下便可一目了然。

“此人的資料不用調,老仆知之甚詳。”常福一聽唐羅提到的名字,便當即回答道:“少爺真是好眼光,雖然此人筑基較晚,但僅僅修煉兩年便達到了凡境巔峰,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常福有些感嘆,作為武堂的管事之一,他當然知道唐羅被唐斌提拔成武技教習和選家臣的約定。

武堂九個修煉場,除了一號修煉場的都是本族子弟無法挑選外,余下的八個修煉場中,能夠以兩年的時間達到凡人境巔峰的這是唯一一個。不得不感嘆唐羅的眼光,真的是異常的犀利。

“哦?福伯您和我說說,這個方韓,資質這么好為什么會筑基這么晚。”唐羅扯過一張椅子靠在桌前,反向跨坐在椅子上,雙手枕著靠背打算聽故事。

常福笑了笑,他十分享受唐羅這種親近隨便的態度,娓娓道來:“方韓本是一個棄兒,被人丟到陵江大橋底,襁褓中有一方刻有韓字的玉佩。”

“撿到方韓的是一個老乞丐姓方,拿了那方方玉佩到當鋪典了死當,還給棄兒取名方韓。”

“老乞丐好酒,但對方韓還算不錯,但勉強將方韓養到四歲就撒手歸西。”

“方韓流落街頭行乞,被幾個地痞騙走,培養成了偷兒。”

“他手腳利落,五六歲時變成了臨江街有名的小賊。”

“就這樣一路長到了十二歲,不知道哪兒來的錢全投了一家我唐氏的武館,成為了關門弟子。”

“武館叫霍家武館,正好是我們三房名下的產業,館長霍莊是宗族武士,他看到方韓雖然年歲較大,但只用了一年就筑基完成,這才讓家族徹查他的底細,看看能否收入武堂收為己用。”

“因為身世清白,雖然當過慣偷但無傷大節,武堂便收了人,伯山與霍莊交好,所以將這個孩子安排在了七號修煉場。”

嚯,唐羅越聽越是贊嘆,這貨妥妥的主角模板阿,身世離奇自強不息,要知道,一個小慣偷兒偷來的錢都會被收走大部分,這貨能在幾年時間里攢下可以投入武館的錢要說他沒什么設計是不可能的。

而且小小年紀心思清明,知道學武才是唯一的出路,很多市井小混混有了錢都去花天酒地,臨老只能落個悲慘的晚景,這樣一比,簡直不能更優秀。

“福伯,那方玉佩能搞回來不。”唐羅好奇的問,人生有很多悲哀,不知道自己從哪里來便是其中一個,可能方韓至今都以為他是姓方的,是那個老乞兒的孫子。

本來唐羅還在考慮是否要收方韓當家臣,但聽了他的故事瞬間動了惻隱之心。想為他做點什么,比如拿回他的那方玉佩。

“當然可以少爺,這事兒您就交給老仆。”常福笑瞇瞇的回道,哪個人不希望自己未來的家主是個可以為自己考慮的人,能碰上唐羅少爺這樣的良善人,常福覺得方韓年少的苦沒有白吃。

“啊哈哈哈哈,拜托你了福伯。”唐羅抓了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

再次回到七號修煉場的唐羅又將幾個特別笨的學員噴了一頓,一天的教習工作,順利的結束~

…………

夜晚、房中

從失去修為到今天,已經兩個月了,這枚突然出現的星核還是讓人摸不著頭腦,但唐羅已經猜無可猜了,總歸還是要進行測試。

他舉著星核,眼中流轉過千種思緒最后化為一抹決絕:“特么的,死就死,我倒要看看這究竟是個啥。”

他最終還是決定乘著弟弟沒有回來之前研究一波這個星核,這樣哪怕出了危險,一會兒趕回來的唐星也可以幫著叫人。

唐羅試探星核的方法十分簡單,就是握著它行功運氣。

經過好些天的深思,他對這枚星核有了一些猜測,首先這個東西與自己丹田中的星核一模一樣,如果說丹田中的星核可以將靈力一化為三的話,那么這顆現實存在的星核應該也可以。

只要這第一步的猜測是對的,那么這星核的作用就無窮大了,要知道,自己不過一個普通的資質,三倍加速之后都有了天才之名,如果將星核交給父親唐森這個真正的武道天才使用,一天5.2變成15.6還不得飛天。

有個天下無敵的老爸也不是不可以接受阿,起碼自己也能感受一把當強二代的感覺。唐家也不用與彌家共治西陵,推翻武圣山說不定都指日可待。

當然,唐羅心中也還是有些小小的野望的,如果實體星核與丹田的虛化星核效果不沖突的話,那么自己實體星核中兩道靈氣變六道,丹田星核中再將六道靈氣變十八道。

一天十八道靈氣,二十天蛻凡,五年兇境。那種感覺,我只能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心底帶著莫大的期盼,唐羅握著星核開始行功運氣。

隨著功法的運行,手中的星核慢慢的明亮起來,那些如雕刻般的古怪銘文不停的流轉,發出忽明忽暗的光。

唐羅控制著靈氣沒有讓它們流入丹田,而是往星核灌注。

而在內視之下世界,出現了神奇的一幕。

體內的經絡在內視的視野中都是些藍色的線條,布滿整個身體,而經過功法吸收的靈氣便像是薄霧一絲絲的被引入體內在經絡中流淌。

現在他的視野中,除了滿眼的藍線外赫然看見了自己的手心處多了一方藍色的旋渦,而自己虛空丹田中的那顆迷你星子,也瘋狂的轉動著交相呼應。

兩者似有莫大的聯系。

唐羅穩定心神,穩定的將功法吸收的靈氣一點點的注入手中的那方漩渦中。

三個周天,十二個周天,三十六個周天。

轟!唐羅識海狂震,他突然有了一股新的感受,仿佛他能夠控制丹田中那顆迷你的星子。

不,不是仿佛,他就是能控制這顆星子。

靈氣在手中的星核里化為氤氳,緩緩的被唐羅吸入體內,睜開眼的他眉宇間滿是興奮,看著手中的那顆星核狂喜無比。

雖然實體星核與丹田星核的分化能力并不能疊加,但是唐羅通過識海與星子的聯系,已經清楚的了解到了星核的功能。

甚至對他來說,這顆實體星核才是他成圣做祖的契機。

“終于,終于阿。”唐羅有些失神的自語。

這些天來,雖然他表面上看去沒有一絲的惆悵,好像一夜之間失去蛻凡境修為的不是他。但在他的心中一直有一顆巨大的石頭無法落地,如果自己每一次修煉到蛻凡境都會被吸干修為并產生**退化,那么自己究竟怎樣才能攀登武道極巔呢。

這下,終于看見曙光了,怎能讓他不激動。

更多章節在線閱讀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奇幻小說
  3. 女主爽文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