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糾纏不清:總裁放肆寵

更新時間:2020-01-05 06:12:11

糾纏不清:總裁放肆寵 已完結

糾纏不清:總裁放肆寵

來源:微小寶 作者:秦蓁, 分類:總裁 主角:景夜白,許寧夏

主角景夜白許寧夏小說_《糾纏不清:總裁放肆寵》是秦蓁,最新完結的總裁小說,主要講述了:背負著十億的債,許寧夏嫁給了景夜白,此時兩個人才認識一天不到。原以為大家利益交換,很容易各取所需,互不相犯。她以為自己是他的逢場作戲,卻不知自己早已成為他的一往情深。任外面風雨肆虐,他只想將她護在懷里,直到有一天,作為律師她親手將他從神壇上拉下來……高高在上的太子爺,至此,淪為階下囚。她轉身,背影決然堅強,可是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她早已淚流滿面。這一生,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這邊自是狂風暴雨后回歸平靜,而許寧夏那兒,三天守靈,整個許家都被一片靜寂所籠罩。

靈堂內,許寧夏也不知道已經是跪了多久了,許家的人幾乎都是象征性的跪一會兒,就又走了,然后換下一個人繼續來。

唯有許寧夏,從始至終的守在那兒,偶爾跪累了,便起身將快要燃盡的香重新換上,然后再繼續跪下去,不見停歇。

許家人見了,有為她的孝行而感動的,當然也有覺得她假的,至于后者,此時進來的許徽,也就是老二的兒子,上次在醫院出言挑釁的那位,便就是代表。

“許寧夏,爺爺都死了,你還在這里裝個什么孝順,沒人愿意看。”

許徽原本就不情愿過來,要不是自家老媽苦口婆心的說,樣子還是要做做的此類的話,他現在或許還在外面玩呢。

所以,此時,甫一進靈堂,就看到跪在那兒的許寧夏,心里自然是萬般不痛快,如此便也就說了出來了。

許徽從小就對爺爺的偏愛萬分不滿,但他不能拿爺爺怎樣,只能把憤恨全部轉嫁到許寧夏身上,也因此,他愿意拿一萬分的惡意來猜忌許寧夏。

比如,每次許寧夏對爺爺撒嬌時,他都認為,許寧夏是在故意討好爺爺,以此來為自己撈到更多的好處,其實心里,指不定是在罵爺爺老不死呢。

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一直以來,他都跟許寧夏享受著一樣的生活,讀一樣的學校,拿一樣的生活費,穿一樣檔次的衣服。

許寧夏還是像以前一樣,對許徽的一切挑釁都不予理會,除了一開始,被身后突然傳來的,充滿惡意的聲音驚到了一下以外,再之后,就依舊是緊閉著雙眼,跪在靈前,沉默不語了。

“喂!你聾子啊,我跟你說話呢!這里是許家,不是景家,還輪不到你囂張的份兒!”

許徽的大吼在安靜的靈堂里顯得格外的突兀,此時,靈堂里還有不少許家人,一個個對于許徽鬧出的動靜都好像是沒有聽見一般,毫無阻止的意思。

這時候,許寧夏終于有了反應,張開了雙眼,里面醞釀著厭倦、憤怒,又或者是更多的情緒。

“呵,許少,你這話說的可真有意思,我景家的人難道在你們許家囂張不得?”

景夜白的突然出現,出乎所有人預料。

只見著景夜白慢慢向靈堂內走來,步履從容,面上掛著天衣無縫的笑,再加上那張完美的臉,當真是貴氣十足,與許徽面對面而站,誰在天上,誰在地上,一目了然。

許徽儼然也是受不了景夜白撲面而來的氣勢,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幾步,再也沒了之前的氣勢。

“讓我想想,幾個月前好像是你們許家,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四處求救,最后是我們景家救了你們吧!”

此話一出,話音一轉,又道:“哦!還有你剛才罵的那位救了你們,不是嗎?”

“照你剛才的話來講,你不承認許寧夏是你們許家人,而是我們景家人。好!也就是說,救了你們許家的全都是我們景家人,如此我們也就是你們的恩人,是金主,難道金主還沒有資格在你們家囂張嗎?”

質問的語氣,當真是讓許徽無話應對,張了半天嘴,愣是沒蹦出一個字來。

而旁邊觀看的那幾位許家人,一個個的臉色都不怎么好看。

“好了。”

此時,許寧夏站起了身來,望著靈堂,語氣平靜地說道:“我在這里,就只是希望能拜祭一下爺爺,好讓他知道我許寧夏不是個白眼狼,會一直都記著他,感激著他。”

轉過身來,望了一眼眾人,繼續道:“現在拜也拜完了,再留下來就是遭人厭煩了,抱歉,這幾天讓你們產生困擾了,真是不好意思。”

嘴角的笑,跟剛剛的景夜白如出一轍,帶著一抹嘲諷的意味,讓這些人看著極端不舒服。

然而,許寧夏說完便就欲離開,可在馬上就要踏出靈堂的時候,又轉過了身來,面上的笑頗有些詭異的說道:“這里畢竟是靈堂,誰弄的爺爺不舒服,晚上說不定會做噩夢哦。”

一旁的景夜白,看著這樣的許寧夏,沒忍住,笑出了聲來,伸手牽過許寧夏的手,帶著她離開了。

徒留下這些人,一臉菜色。

“剛剛謝謝你了。”回去的車上,一直沉默著的許寧夏突然開口說道。

景夜白一手撐著下巴,面容平靜地望著窗外,回道:“沒什么,畢竟你現在是我的附屬物,別人侮辱了你,我的顏面也不怎么好看。”

“我是認真的。”許寧夏繼續說道。

這次,景夜白倒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在沉默了半晌后,開口道:“其實,我老早就來了。”

許寧夏抬起頭來,望著他,“什么時候?”

“就在你跟別的男人幽會的時候。”

許寧夏抿了抿唇,回道:“那不是幽會。”

景夜白笑笑,不言。

這時,景夜白衣袋里的手機滴滴的響了幾聲,接著又恢復了平靜。

景夜白眼里的眸光,危險的氣息一閃而過。

許寧夏看了她一眼,接著又收回了視線,車子里面,在此時陷入了沉靜。

景夜白把許寧夏送回了景家便又坐車去了公司,全程,連車子都沒下過一次。

剛乘著專用電梯上了頂樓,艾琳便就迎了上來。

景夜白一邊腳步不緊不慢的往辦公室里走去,一邊聽著艾琳說道:“總裁,徐老板那邊要交換的員工資料已經送過來了,照你的吩咐我已經把它放在你辦公桌上了,全程沒讓人接手。”

此時,景夜白已經走進了辦公室,一眼就看到了放在辦公桌上的文件,勾唇笑了笑,問道:“送來的人沒說什么?”

“他們說我們發過去的員工資料有兩個不是很全,這樣不方便他們到時候進行安排。”

景夜白聽言,點了點頭,在老板椅上坐下,說道:“行了,你做的很好,先出去吧,我有事再叫你。”

艾琳點了點頭,心中竊喜不已,一般老板夸獎了,到了月末都肯定會有一個大紅包在等著自己的。

“嗯好,總裁,那我就先出去了。”

等到艾琳懷揣著期待的心情走出了總裁室時,景夜白面上的表情立時變得嚴肅了起來。

有兩個人資料不全?

呵,原來還是分工協作的。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都市小說
  3. 總裁豪門小說
  4. 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