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鑒寶王

更新時間:2020-02-21 11:52:57

鑒寶王 已完結

鑒寶王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靜湖竹筏 分類:都市 主角:張彬,花凝

鑒寶王是靜湖竹筏最新著作的都市小說,主角張彬,花凝小說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臭小子,把你的臟手拿開,這可是明青花,是你的臟手碰得的嗎?”某老板聲嘶力竭的叫罵道。“贗品,不值一文。”年輕小伙拿開了手,不屑的撇嘴……憑著一只可感知一切的右手,小伙子在古玩的熱浪中淘盡大浪……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花凝氣呼呼邊罵邊出了店鋪,迎面碰上張彬,一見是他,她一愣的,隨后歡喜的抓起彬子的手,拉著就往鋪子里鉆:“陳大年,你不是要*找人嘛,人給你找來了,這下你服氣了吧。”

張彬這一被拉進鋪子內,直叫陳太太和王大爺一愣的,二人忙跟進去瞧是什么情況。

張彬被拉花凝拉著手,感受她掌心的細膩觸感,心頭癢癢的,臉上泛起了不自然的羞紅來。

花凝可沒注意到這些,拉著人就往陳大年面前一杵,陳大年瞥了眼張彬,立馬嘲笑道:“我說花凝花大小姐,你是不是腦子燒糊涂了,就這么個半大的小子能是什么高人,你就別逗我了。”

花凝被說的臉色很不好看,哼道:“你少瞧不起人,就是這孩子幫我鑒定的,你丫心黑的沒邊了,連我的錢都騙,我呸。”

陳大年雙手抱%,不屑道:“說話要有證據,我的掌眼師傅可說了,是你自己鑒定錯了,從我鋪子出去的東西可沒假。”

“你……”花凝氣煞,郁悶叫道:“你們沆瀣一氣,一個鼻孔出氣。”

張彬聽到眉頭蹙起,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感情花凝聽了自己的話來退貨,可是人家就是不認賬,還搬出了掌眼師傅壓人。

上下掃視了一番這個陳大年,張彬第一感覺就很不喜歡這個人。

這人戴著金絲眼鏡,鏡片下一對三角眼提溜的轉著,透著狡詐的精明,打死張彬也不會相信這樣的人做生意會有多么實誠。

“花小姐,你鬧也鬧了,是不是該走了,再不走,我可請城管了。”

陳大年下了逐客令,花凝拿他沒轍,只能干生氣,氣的她是熱的不行,香汗都順著雪頸滾到衣領下。

張彬就站在她身邊,看著這一幕,不知道為什么,心跳加劇,口干舌燥的很,他嚇的忙避開目光,恰好看見了那將軍罐的底座,當下問道:“請問掌眼師傅是哪位?”

他這一出聲,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陳大年當即嘲諷道:“小屁孩,咋的,想和我叫板抬杠啊,也不看看你什么德行,等毛長齊了再來吧。”

張彬不卑不亢的看向他,回道:“抬杠不敢,只是有個問題想請教師傅,這瓷瓶底座側面的落款是怎么回事?”

陳大年忙看向了師傅,掌眼師傅是個中年人,有些發福,怯懦的看了眼陳大年,語氣有些發虛道:“這是個紅泥印,可以的有人開玩笑印上去,又或者是上任主人特意做的記號,做不得證的。”

陳大年也跟著叫道:“鬼曉得是不是花小姐你事后印上去想訛我呢。”

“你個小人,自己賣贗品,還敢說我訛詐,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花凝氣的罵道。

陳大年冷笑道:“說我賣贗品,你得拿出證據才行啊,再說了,我的掌眼師傅都說了,這紅泥印可做不得數。”

“你……”花凝氣煞,不知道如何罵他為好。

張彬瞅著她罵人的樣子,覺得挺有意思,花凝應該是受過良好教育,所以這罵人也不太會,所以處處吃癟。

當下張彬站出來道:“陳老板,證據就在這瓷瓶上面,只要送去質監局一鑒定,一切就會真相大白。”

“對,我們去做鑒定。”花凝立馬說道。

陳大年冷笑道:“不送,歡迎去做,不怕告訴你,我就是賣了贗品你們又能把我怎么著,古玩規矩,賣出的東西,事后一律概不認賬,要怪就只能怪你們自己打眼,再說了,你這還摔爛了,我要是認了我就是冤大頭。”

“你……”花凝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陳大年再看向了陳太太,冷笑道:“陳太太,還有你的天珠,都摔壞了,還想退貨,沒門。”

“你個王八蛋,還我錢。”陳太太可不是花凝這個千金大小姐不會罵人,是沖上去就和他沒完沒了的吵起來。

張彬瞅著事情不好對付,湊到王大爺跟前小聲問道:“王爺爺,你是這圈子里的老人,這事你看該怎么辦才好。”

王大爺回道:“彬子,這事有文武兩法子解決。”

“哦?這怎么說?”

“其實這文武解決法子說白了就是來硬的和軟的,總之都是叫老板出出血,先說說這硬氣的法子,你擱門口一站,手里捧著贗品,不下一天,失了顧客,這老板就得乖乖認栽,賠錢了事,這在行內叫‘敲釘子扎你一手’,是壞規矩的做法,比較陰損。”

“這法子好,可以叫不少人避免上當受騙。”張彬大贊這法子好。

王大爺卻搖頭道:“有敲釘子的,那自然也有拔釘子的,城管看見沒,只要這老板去給他們塞點紅包,這法子就不可行。”

“啊?那您老說怎么辦好?”花凝這時候也湊過來問道。

王大爺瞥了一眼美艷的花凝,搖頭道:“這軟法子倒是不錯,可咱們辦不到啊。”

“是什么辦法您老盡管說,說不定咱們能辦到呢。”花凝催促道。

“軟法子就是在他店內撿漏兒,彌補自己的損失,只是這法子雖然不錯,但是咱們誰也沒這本事啊。”王大爺無奈攤開雙手。

花凝喜上眉梢,一把拉過張彬:“這不就是現成的大師嘛,小哥,接下來可就看你的本事啦。”

“彬子你……”王大爺詫異的看著張彬,很是意外他有鑒寶的眼光?

張彬被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想拒絕說自己不行的,可花凝不放過他,一把拉著到旁邊的柜臺上看藏品了。

柜臺上的老物件各色各樣,花樣百出,看的張彬是眼花繚亂,花凝拉著張彬的左手直追問道:“小哥你快看看,哪個是漏兒,今兒咱們給他全撿了。”

張彬暴汗無比,這撿漏要是那么好撿,那也不用有人因此傾家蕩產了。

那邊陳大年和陳太太正吵的不可開交,張彬被吵的煩死了,熱的厲害,見柜臺上有把扇子,于是伸手就拿起來,想給自己扇兩把。

這右手才一觸碰到東西,一幕幕的歷史場景便出現在眼前,張彬看見了日本男女,接著看到了清朝皇帝,至于是哪位他不知道,但是最后他看見了一個監獄,牢中有人寫下了一封書信,而書信就藏于了這扇子中,最后交由獄卒流出,可惜獄卒心黑,把扇子典當了,自從這扇子便開始了他顛沛流離的歷史軌跡。

張彬仔細回味了一下那信上內容,內心為之大為震動,雖然張彬歷史不熟悉,但是對于那革命的先驅者,還是記憶猶新,立馬猜測到這扇子是誰的遺物。

“這位先生,柜臺的東西只準看不準隨便摸的,還請你放下這把扇子。”掌眼師走過來,客氣的勸阻道。

張彬回過神來,把扇子交給了他,問道:“師傅,這把扇子有什么出處不?”

掌眼師看了眼還在爭吵不休的老板,皺了皺眉頭,做主回道:“其實也沒什么出處,就是看著扇面畫工不錯,就擺著一道賣的,你要是喜歡,我給您包上。”

“包上?”張彬一愣的,沒聽明白啥意思。

花凝忙解釋道:“包上就是你要收藏購買的意思。”

張彬想著對方肯定知道自己是存心撿漏的,要是這會兒點頭,對方開價肯定不低,于是搖頭道:“我就是看著畫不錯,既然沒什么價值,那不要了,免得浪費錢。”

掌眼師一聽這話,知道張彬是喜歡這畫的,但是怪他沒有開價,于是忙道:“這扇子賣您五百,不貴,你看著擺屋內好歹也是個不錯的裝飾品,先生您要是真心喜歡,我給你包上唄。”

張彬指了指還在爭吵的陳大年,問道:“那位不見得肯賣我們呀。”

掌眼師傅臉色不是很好,咬牙道:“不瞞三位,這店我也入股的,這點主我還是能做的,五百塊,賣您了如何?”

張彬一把拿過扇子,沖著花凝道:“結賬。”

花凝倒是一瞧樂了,干脆掏錢結賬。

陳大年瞅見這里有了新買賣,立馬撇了糾纏不休的陳太太,追過來問道:“我說花小姐,你不是不稀罕我這小鋪的東西嘛,怎么?改主意了?”

花凝沒好氣的瞪向他,張彬看著買賣做成,打開折扇感慨道:“可惜啊,有人有眼不識金鑲玉,把個好好的日本折扇當普通扇子賣,五百塊,嘿嘿,真是賺到了。”

此話一出,陳大年臉色一變的,忙怒不可遏的沖掌眼師罵道:“你不是說這玩意不值錢嘛,怎么又變日本折扇了。”

掌眼師也是弄糊涂了,忙追問道:“先生,您說這折扇是日本的,可有什么依據。”

這話有點把張彬問住了,總不能告訴人家他是**歷史得知這扇子是在日本流出的吧,想了想說道道:“這扇子是清末從日本東京流入國內的,當時正值戊戌變法時期。”

“空口說白話,口說無憑。”陳大年當即挖苦道。

張彬沖他翻了個白眼,冷笑道:“口說無憑是吧,那這扇子里藏著譚嗣同的絕命家書一封,你又怎么解釋呢。”

“什么?”在場的人都一驚的,扇子里藏了書信,這怎么可能。

掌眼師忙懇請道:“先生,能否將扇子交給我看看。”

張彬也不怕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們搞鬼,大方的把扇子交給他。

掌眼師先是拿手摸了摸扇面,感覺到扇面的紙張厚度的確有異常,再迎著光一對照,果然發現內有乾坤,驚的他忙小刀一點點的把扇面裁開,取出一份塵封多年的家書。

書信內容很短,言簡意賅,大致是說的關于對家人的愧疚,以及對變法的矢志不渝,落款是復生絕筆。

“切,這哪里有說是譚嗣同的家書了,分明就是你在胡扯。”陳大年鄙夷的罵道。

花凝冷笑不已:“虧你還是開古董店的,居然不知道譚嗣同的小字是復生。”

陳大年被這么一沖,臉色變得異常難看,閉嘴不言了。

掌眼師把家書和折扇都交還給了張彬,苦澀滿臉道:“小哥,我玩了一輩子古董,從來就沒見過像你運氣這么好的。”

言語中,對張彬的羨慕嫉妒那是滿滿的,可是偏偏無可奈何,誰叫這場買賣已經做成,沒有叫買家退貨的道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女強男強小說
  3. 女主爽文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