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我有一縷天人魄

更新時間:2019-08-13 23:33:00

我有一縷天人魄 已完結

我有一縷天人魄

來源:掌文 作者:把筆對天庭 分類:靈異 主角:蔣生, 蘇雪妃

我有一縷天人魄是把筆對天庭最新著作的靈異小說,主角蔣生,蘇雪妃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我被抽取三魂七魄當作替死鬼,他們卻不知我天賦異稟。擁三魂,聚八魄,可控天下死靈,可宰天下萬物!找我驅邪避鬼?你家里有女兒沒有?女兒的姿色如何?長腿大胸美如仙!岳父大人您請上座。 展開

本書標簽: 靈異小說 懸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學校亂套了!

當詹殊宇來到學校的時候,發現這些同學一個個都像是打了雞血,一股興奮的氛圍籠罩著整個學校。

這是全校人都中了五百萬的節奏?不然的話,這些人是瘋了嗎?

回到自己的教室,詹殊宇發現自己同班同學也是如此。

事出異常必有妖!

詹殊宇皺起了眉頭,很有可能是學校來了什么臟東西,可是能夠感染到整個學校,可不是一般的游魂野鬼能夠辦到的。

只是一番天眼查探之后,卻是什么異常的狀況都沒有發現。

"陶芳芳,你們這是在干什么?"詹殊宇幾番確認之下,肯定了這些人并沒有惹上臟東西,于是他更好奇了。

"你不知道?"陶芳芳震驚的看著詹殊宇,似乎覺得他應該知道。

詹殊宇莫名其妙,問道:"我該知道點什么?"

聽到這話,陶芳芳忍不住翻起了白眼,說道:"蘇雪妃來咱們江城了,咱們華夏最有名的鋼琴天才,而且人非常漂亮,是咱們華夏的第一偶像啊,你連蘇雪妃都不知道?"

蘇雪妃!

是昨天那個蘇雪妃嗎?

他不只是知道蘇雪妃,而且還認識蘇雪妃,不過不太清楚她還有這樣的身份而已。

難怪……

難怪昨天接她的是保姆車,那不是明星專座嗎?而且詹殊宇現在也終于理解那個中年男人說的話是什么意思了。

"知道啊,我還認識呢。"詹殊宇笑著道。

"切。"陶芳芳又一次翻了個白眼,顯然不相信詹殊宇的話。

而詹殊宇的這句話也被其他同學聽在了耳朵里,有好幾個人忍不住笑了起來,真是吹牛,蘇雪妃是什么人,而且她也是第一次來江城,你怎么可能認識國民女神呢。

"我真認識,昨天還見了一面呢。"詹殊宇繼續說道。

"詹殊宇,你可別吹牛了,蘇雪妃怎么可能會認識你。"原本這位說話的同學是不敢招惹詹殊宇的,畢竟就連姚遠清都惹不起,可是聽詹殊宇的話,他實在是忍不住了。

跟他一樣,還有好幾個聽不下去的人。

"詹殊宇,你雖然贏了姚遠清,不過你要是敢隨便侮辱我的女神,我可是要跟你拼命的。"

"對啊,你不能隨便侮辱我們的女神。"

一幫人開始起哄,詹殊宇只覺得莫名其妙,不就是說了句認識蘇雪妃嗎?怎么就是侮辱了?

這時,蔣家姐妹走到了詹殊宇面前,這兩雙胞胎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蔣生給賣了,聽到詹殊宇的話,非常氣憤,因為她們兩也把蘇雪妃當作偶像。

"詹殊宇,你沒發現天上有牛在飛嗎?"蔣悅薇說道。

這兩姐妹同氣連枝,姐姐剛說完,妹妹蔣悅欣就接著說道:"你要是真認識蘇雪妃,你有她后天演奏會的門票嗎?"

說完,蔣悅欣晃了晃手里的演奏會門票,其他同學看得雙眼發光。

因為這一次蘇雪妃來江城開演奏會的售票通道開啟不到十秒鐘,所有的門票就被搶光了,班級里大部分人都沒有門票,這可錯過了近距離觀看女神的機會,但這也沒辦法,黃牛把一張最普通的入場券都炒到了五位數,普通人只能望塵莫及。

詹殊宇有點尷尬,他昨天認識蘇雪妃的時候,根本就不知道蘇雪妃的身份,哪里會要票呢?

見詹殊宇不說話,其他人都懂這是牛皮吹破了的意思,好在詹殊宇之前和姚遠清的過節他贏了,不然的話少不了被冷嘲熱諷。

蔣家兩姐妹也沒有窮追猛打,只要證實了詹殊宇吹牛就行了,對她們姐妹而言,根本就沒心思和詹殊宇計較。

詹殊宇被自己未來老婆拆臺,心里不甘吶,要是以后有機會,非得狠狠打她們**。

"這下尷尬了吧,讓你吹牛。"陶芳芳沒有落井下石的意思,這句話,算是好心提醒吧,畢竟語氣是很正常的。

"大家都聽著。"

突然,詹殊宇站起身,對著全班同學說道:"你們要是誰愿意相信我,后天的演奏會,我不僅可以帶他去現場,而且還能去后臺和蘇雪妃近距離接觸。"

"切。"

"吹牛。"

"誰信你啊。"

詹殊宇的豪言壯語沒有得到任何人的支持,每個人都不相信他,只得悻悻然坐下。

不過放學之后,倒是有幾個人抱著僥幸的心理找詹殊宇報名,其中就有陶芳芳。

陶芳芳有種強烈的感覺,詹殊宇既然敢說出這番話,就說明他肯定能夠辦到,就像是救她父親一樣。

回家的路上,詹殊宇給蘇雪妃打了電話,對于這個不情之請,蘇雪妃很干脆的答應了,這讓詹殊宇松了口氣,要是蘇雪妃拒絕的話,那可真丟人丟大了。

想著時間還早,詹殊宇打算逛逛再回家,可是離開學校不久之后,詹殊宇發現竟然有人暗中跟蹤他。

最近的仇家可還真是不少啊。

張天師?

姚家父子?

多想無益,把這些人**出來問問就知道了。

詹殊宇嘴角帶著笑意,朝著一條無人深巷走去。

這條巷子被附近的人稱作黃泉巷,因為里面經常發生命案,普通人根本就不敢從這條巷子經過,而且詹殊宇進了巷子之后,的確感受到了非常強烈的陰氣,哪怕是白天,這股陰氣也非常重,顯然躲了不少的孤魂野鬼。

很快,那些跟蹤詹殊宇的人露面了,而且竟然有幾十人!

這讓詹殊宇完全沒有想到,如果是幾人,詹殊宇能夠很輕松的應付,但是幾十人對他來說,就有些困難了。

不管是道術還是人力都有窮盡的時候,在短時間內,詹殊宇無法做到無窮無盡,這次可真是托大了。

"上。"

說話的人就是李龍,詹殊宇雖然不認識他,但是李龍卻非常清楚詹殊宇,因為這些天他對著詹殊宇的照片已經看了無數次,畢竟他的腿可是價值一百萬!

李龍做事非常謹慎,所以即便知道自己的目標只是一個人,他也帶了幾十個手下,陰溝翻船的事情常有,但絕不會發生在李龍身上。

詹殊宇后退了幾步,暗中掐訣,可是一哄而上的人實在是太多,詹殊宇疲于應付,不過兩分鐘之后就有些體力不支,但戰績也算是相當輝煌,倒下的人,已經有十多個。

看到這種情況,李龍慶幸自己帶夠了人手,不然的話,今天恐怕就真會陰溝翻船了。

當李龍發現詹殊宇漸漸沒力氣之后,親自出手,他也是一位戰將,出手迅猛,一拳揮去,竟是帶著一股罡風,可想而知威力有多巨大!

一拳砸在詹殊宇%.口,詹殊宇接連后退了幾步,喉嚨里泛起一陣腥味,被他強行壓了回去。

這時候的詹殊宇表情非常猙獰,宛如地獄而生的惡魔,只可惜,他已經沒有再戰的力氣,只能支撐著自己的身體不倒。

"不錯嘛,這股毅力我很欣賞,只可惜,你今后再也站不起來了。"

暈過去之前,詹殊宇只看到李龍一腳飛踢,他心里也有一個念頭,只要給他機會,他一定要叫這個家伙生不如死!

"把人抬走,給委托人打電話,付尾款,什么時候錢到,什么時候卸腿。"李龍語氣冰冷的說道,不帶任何感情,在他眼里,金錢至上。

這一夜詹殊宇沒有回家,不過詹家人都沒敢過問,就連電話都不敢打一個,因為他們不可能覺得詹殊宇出了意外,而詹殊宇如今的身份,他要做什么,沒人能夠管得了。

第二天,詹殊宇同樣沒有去學校,于是學校里就有了一個笑話,說詹殊宇因為吹破了牛皮,所以沒臉再來學校見人,當然,這些人他們只敢背著詹殊宇說,當著詹殊宇的面,是萬萬不敢開口的。

幾個原本報了名要去參加明天蘇雪妃演奏會的人心里最是忐忑,因為詹殊宇就連學校都不來,該不會真是吹破了牛皮所以跑路了吧?

幾人當中,除了陶芳芳還堅定不移的相信,其他人已經開始懷疑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因為他們本就是抱著僥幸的念頭,這事都不敢讓其他同學知道,怕別人知道會笑話他們相信詹殊宇。

第三天,詹殊宇還是沒有出現,而今天已經是蘇雪妃的演奏會當天,陶芳芳暗中給詹殊宇打了電話,但是電話處于關機的狀態。

陶芳芳不相信詹殊宇會騙人,她只覺得詹殊宇肯定有其他的特別事情,所以才沒有出現。

站在入口,陶芳芳幾人因為沒票,所以只能羨慕的看著那些入場的人,期間還碰到了蔣家姐妹,更是讓他們有種抬不起頭的感覺。

"就不該相信那個大騙子。"

"對啊,我們怎么能夠相信他呢,姚遠清說他是個廢物,還真就是個廢物。"

"媽的,明天我一定要去學校里把這件事情公之于眾,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惡劣的行徑。"

到了入場結束,詹殊宇還是沒有出現,幾個同學罵罵咧咧,憤慨難擋,陶芳芳很想幫詹殊宇解釋幾句,可是急得掉眼淚,也想不出能解釋的話來。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