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錦繡農家:相師娘子有點甜

更新時間:2020-01-05 04:41:32

錦繡農家:相師娘子有點甜 連載中

錦繡農家:相師娘子有點甜

來源:微小寶 作者:一場烏龍 分類:重生 主角:齊景,沈晚兒

主角齊景,沈晚兒《錦繡農家:相師娘子有點甜》是一場烏龍最新完結的重生小說,主要講述了:沈晚兒前世是個棺材子,天生橫死的命,臨死之前,她布下還魂大陣,卻不想陰差陽錯穿越成農女,父親早逝,母親改嫁前還要將她賣掉換嫁妝……家徒四壁,病弱的奶奶和幼小的弟妹都指望著她,更讓人不能忍的是那還魂的男人竟然還敢威脅她!沈晚兒氣的拍桌,她何曾受過這等委屈?且看她手持八卦盤,識陰斷陽,發家致富!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沈晚兒下意識要喊人,可還沒等她發出聲音就見齊景食指輕輕一彈,院中的哭鬧聲驟然消失,四周死一般的寂靜。

“你不是齊景。”沈晚兒打量著他,“你到底是誰?”

齊景取出她腰間的銀鐲子,不緊不慢的說:“這話該我問你才是,你是何處來的孤魂野鬼?”

又被看穿了……

沈晚兒心里有點無語,她費了那么大力氣重活過來,小心翼翼的用著原來那沈晚兒的身份活著。

尊重她一下的付出行不行?

“我就是沈晚兒。”她理直氣壯的說。

她在九十年代也叫沈晚兒,憑什么說她不是沈晚兒呢?

這么想著,她感覺攥著她手腕的手力氣愈發大了。

齊景坐起,同時將她拉近,凝著她的眼睛,“你不是,你跟她的氣息不同,脾氣秉性可以改變,氣是永遠都改變不了的。”

沈晚兒的心沉到了谷底。

她這么倒霉的么?竟然遇見了個內行鬼。

“你在這具身體里活得很好,應該不想再死一次吧?”齊景的聲音很輕,仿佛熟人間的低語,可眼里的殺氣越來越重,“這位姑娘,你究竟是何人?”

沈晚兒咽了口唾沫,心中思緒急轉。

她能肯定眼前這齊景不是真正的齊景,而是借尸還魂的怨鬼。

這要擱上輩子,她早就抄家伙上了。

敢威脅她?

她讓他連個鬼都當不了!

可現在這具虛弱的身體,導致她受制于人,毫無反抗之力……

沈晚兒簡直生無可戀。

“我是術士。”她說。

齊景挑眉,“術士?”

“我命不好,棺材里出生,生來帶煞,注定活不過十八歲,從小就跟著師父在觀中修行,一次機緣巧合,我得到一張殄文符,臨死之前利用那張符布了還魂陣,就成了這沈家村的沈晚兒。”

沈晚兒半真半假的說了一通,指著齊景手中的銀鐲子,“鐲子上刻著的就是殄文。”

齊景目光微閃,喃喃道:“殄文?鬼書?”

“你知道殄文是鬼書?”她壓下心中的驚訝,好奇道:“你到底是什么來歷?”

“我?”齊景輕笑,“我是從銀鐲子中來,實話告訴你,我并不會辨氣,之所以看出你不是沈晚兒,是因為沈晚兒的魂魄在我手上。”

他說的應該是原來那沈晚兒的魂魄。

沈晚兒心里掀起了驚濤。

“既然你是術士,那做個交易如何?”齊景道:“你若是能助我完全掌控這具身體,我就為你保守秘密。”

說是交易,可眼下哪有沈晚兒拒絕的余地?

不過真要如此,供沈晚兒操作的空間就大了。

“真的?”沈晚兒試探道,仿佛已經被說服。

齊景頷首,“當然。”

她咬唇,猶豫好半天才點頭,說:“我可以幫你,但需要準備些東西。”

齊景目光一沉,銀鐲子磕到chuang板上,發出一聲悶響。

沈晚兒苦著臉,“我沒騙你,當初我自己用的還魂陣可是布置了半個月,我又不是修為高深的大師,往你眉心點一滴朱砂就能封魂。”

她揚起脖子,“你要是不信,盡管殺掉我好了。”

齊景面露猶豫之色,突然他抬眼看向門口,將銀鐲子攏進袖中,說了句:“去準備。”

話落,他已經重新躺在chuang上。

沈晚兒愣了下,察覺到院中的人聲倏地清晰起來。

哭聲已到了門邊。

她心思一動,拿出八卦盤,放在齊景chuang頭。

“晚丫頭,你怎么在這?”齊景娘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沈晚兒轉頭,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先彎腰走到窗邊,看著院里沒人了,這才站直身體,捂著%.口,一副后怕的模樣,“蘭香嬸,你走路可真輕,嚇我一跳,我是聽傳寶說齊景哥暈倒,特地過來看看。”

齊景的娘親吳蘭香是個脾氣溫和的婦人,聽她這么說,雖然覺得沈晚兒不聲不響的進屋有些不好,但還是道了謝。

看吳蘭香要往chuang邊去,沈晚兒突然拉住她的手,說:“蘭香嬸,我覺得齊景大哥不是生病,而是被沖撞了。”

“你是說景兒撞邪了?”吳蘭香失聲道。

“不是他撞邪,他在書院里暈倒,應該是書院里有人撞邪,而齊景大哥接觸過那撞邪的人,受了沖撞。”

沈晚兒一本正經的說:“這事要是放在咱們身上,是沒什么事情的,可齊景大哥八字輕,這才會暈倒,我把八卦盤放在他的chuang頭,他已經好了不少。”

齊景的情況是真的轉好了,不過不是八卦盤的功勞,而是銀鐲子上的陰氣。

至于八卦盤么……靈氣不足,不會要他的命,卻會讓他百般不適。

沈晚兒在心里輕哼一聲,誰讓他威脅她呢?

吳蘭香快步走到chuang前,面上一喜,“景兒的臉上真的有了血色。”

她頓了頓,疑惑的問:“只是,晚丫頭,你是怎么知道的?還有這八卦盤又是怎么來的?”

“以前跟著父親在外面,聽說過這樣的情況,至于那八卦盤是上次那玄妙觀的道士賠給我的,我放在家里也是落灰,還不如拿過來給齊景大哥用。”沈晚兒解釋說。

現在齊景說是他是從銀鐲子中出來的,這樣一來,她先前用來哄騙李員外的那套命硬拜師的說辭就不能用了。

吳蘭香又是一番道謝,還給沈晚兒收拾了一筐青菜,上面放了幾顆雞蛋,讓她帶回去。

沈晚兒推辭不過,只好收下。

從吳蘭香家出來,沈晚兒長舒口氣,低頭看著被攥的泛青的手腕,心中逐漸有了些思緒。

她剛拿到銀鐲子的時候,就猜測里面或許封著鬼物,如今得到了正事,那鬼物就是齊景身上的怨鬼。

這怨鬼被封在銀鐲子里,而銀鐲子又是在沈恒撿到沈晚兒時放在襁褓里的。

所以這怨鬼很有可能知道沈晚兒的身份。

如此一來,她還不能下狠招將他解決了,還得想個法子把他制住,逼問出銀鐲子的出處以及沈晚兒的身份。

不對,那些都不重要,現在最要命的是她沾上了人命。

這怨鬼定是趁著那日她布陣打獵,齊景跌進陷阱身亡的同時上了他的身。

這段因果債,她該怎么還吶?

猜你喜歡

  1. 現代言情小說
  2. 短篇小說
  3. 女強男強小說
  4. 重生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