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破尊十令

更新時間:2019-11-12 07:36:31

破尊十令 已完結

破尊十令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春田花花 分類:短篇 主角:徐浩楠,蘭兒

主角是徐浩楠,蘭兒小說《破尊十令》是由春田花花創作的優質短篇類文章,劇情非常的有趣,情節新穎,講述了這是一個陣法的世界,一陣可壓諸天萬界,一陣可控千古蠻荒,一陣可填九幽深淵,一陣可滅地獄惡魔。陣法之道,無窮無盡,無始無終。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蘭兒走過去,伸手掐了下徐柯的**蛋:“小崽子裝睡,趕緊起來,不然你姑姑走了,你就看不到她美麗的容顏了。”

蘭花噗一聲笑出來:“早就聽侍女說你們娘倆是絕配,我徐家可是沒有這樣子頑皮的種子。”

蘭花不理,這樣的話聽多了,孩子聰穎,誰說都是表揚自己,自己生出來的寶貝當然隨自己,他伸出手掐醒徐柯:“不要裝著裝著真睡著了,跟你姑姑詳細說說,那半天云的一切。”

徐柯揉揉眼睛:“哪有什么呀,就是我們遇上了,三下五除二被我用霹靂神掌拍扁了半天云,我和徐三就回來了。”

蘭兒伸手要拍,徐柯跳下木魚跑到蘭花姑姑的身后,抱著對方修長的**過過手癮再說。

蘭花想想后,從木魚下面拿出來一根糖,用油紙裹著,遞給了徐柯:“你說詳細,我這顆給你。”

徐柯冷哼:“騙小孩的鬼把戲,我兩歲就不吃了,你回去給我暖chuang陪我睡,我就說給你聽,一句話也不拉。”

暖chuang?蘭花臉紅,蘭兒伸手追打:“告訴你好幾次了,別的女孩你能惦記,這是你姑姑,你二大伯都把姐妹花送過來給你了,你還想怎么樣?”

蘭花姑姑一滴大汗涌出:“嫂子,這個確實不是我家的種子,哥哥一萬年也說不出這樣的話來,原來侍女回來說的都是真的,這么小竟然是個小色鬼。”

蘭花再也忍不住了,哈哈的笑起來,隨機趕緊收斂,回身對著佛祖懺悔:“佛祖饒恕,蘭花著相了。”

徐柯胳膊一擺:“姑姑你就別裝了,看看你,身上香的要命,我剛才聞到你腿上都是蘭花香味,而且里面穿的是紅色**,哪有尼姑穿這個的,你分明就是在等消息,十多年了,你可真能忍。”

“胡說——”蘭兒忍不住了,小孩調皮可以,亂說話沒禮貌……就沒禮貌吧,反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她也治不了這個兒子。

蘭花意外,竟然沒反駁,而是暮光直視佛祖,隱隱有淚光閃動:“侍女回來,將家中一切告知我,都說侄子是個天上下凡的聰穎靈童,我看真是不假,的確,我無心出家,在這里,也只是希望不要牽連大虎和父親二人,外族虎視眈眈,我不想因此被敵人抓住了話頭引起紛爭。”

“屁——就說你想多了。”

徐柯的一句話,給倆女弄懵了,這孩子跟誰學的這么多臟話。

徐柯繼續:“你以為你能拯救天下?你以為犧牲你一個人就能換來萬世太平?你知道男人嘛?你了解男人嘛?說不定因為你的錯誤舉動,讓王大虎徹底成了殺人放火的悍匪,到時候殺一萬個,一萬股孤魂野鬼的冤孽都要算在你頭上。”

聽小屁孩的大道理,蘭兒不服:“胡說,娘問你,半天云殺人放火,那是他自己作孽,與蘭花何干?”

徐柯搖晃著食指徘徊,一副老江湖模樣:“說了你們不懂愛情更不懂男人,愛情不分對錯,因愛成恨的比比皆是,王大虎遁入空門也好殺人放火也罷,都是因為姑姑引起的,他在這邊吃齋念佛也無法挽救。”

“現在關鍵是王大虎做了殺人魔頭,這筆賬,我是佛祖我都會算在姑姑頭上。”

蘭兒:“可是你不是佛祖,你只是小屁孩,是我兒子,知子莫如母,別跟我裝深沉。”

娘倆的對話,蘭花姑姑都要瘋了……

徐柯:“娘,你真的了解我嗎?你雖然知道臥室哪年哪天出生的,你雖然懷胎十月生下我,可是我的前生,你了解嗎?”

這一句話,娘親蘭兒蒙圈了,被憋住一句話說不出來,這個似乎……

她剛想說人哪有什么前生,一邊還跪著的蘭花姑姑站起身,用異樣的眼神看著這個跟自己**一般高的侄子:“你說什么?前生?”

徐柯左右看看,一根食指放在唇邊豎起,小心的打量著佛殿內一切:“噓——這是我的秘密,不要對外人說,反正不管怎么說,王大虎我已經搞定了,他一定會回心轉意,這才是愛的力量,姑姑,你常年禮佛,知道佛祖最信封的是什么嗎?”

蘭花張口即來:“慈悲為懷。”

徐柯點頭:“那你知道人人都拿著念珠祈求觀音,觀音手中一串念珠,她在祈求誰?”

蘭花語塞……

蘭兒也語塞……

倆女目光直視徐柯,心里驚濤駭浪,這孩子,不會真的是兩世為人吧?

蘭兒時基本肯定了,不然這家伙怎么老惦記弄幾個美女陪睡呢,她也經常偷著問暖chuang的侍女,少爺晚上有沒有動手腳,侍女都臉紅,說少爺手腳不老實,每一個幾乎%.口都給捏腫了。

好在,他還是孩子,沒發育好……

徐柯擔心這點,當即曉得前仰后合:“娘和姑姑真是笨,觀音手持念珠當然還是念觀音,求人不如求己嗎?姑姑天天求佛祖,還不如自己解決自己的終身大事。”

小崽子,在這里等著自己呢?蘭花慍怒:“用你來教訓我。”

她伸手也假裝打**要追過來,徐柯卻忽然轉過身去,背著手走出大殿,一串雖說稚嫩卻異常撥動心弦的歌聲唱出……

“如果滄海枯了,還有一滴淚,那也是為你空等的一千個輪回,茫茫滄海中,斬不斷的牽牽絆絆的所有的驕傲,只能在畫里飛……”

“大漠的落日下,那吹簫的人是誰?任歲月剝去紅妝無奈傷痕累累,荒涼的古堡中……”

“煙花煙花漫天飛,你為誰嫵媚,不過是醉眼看花花也醉,流沙流沙滿天飛,誰為你憔悴,不過是,緣來緣散緣如水……”

手掌還舉在半空,蘭花癡了,是啊,歲月剝去是誰的紅妝,流沙帶來了誰的憔悴,這一切,真的是緣嗎?

似乎看到了小姑子的心神,蘭兒也是個撮合他人的好女人,當即胳膊肘碰了一下蘭花,“妹妹,其實有句話很有道理,人家都說,孩子是看這個世界最透徹的人,因為他們的眼睛不染塵埃,就跟歌里唱的一樣,緣分,不要讓它流沙一樣吹走了,到時候挽回就來不及了。”

嫂子的話,蘭花聽在心里,她明白,自己確實不小了,背負的這個擔子實在太重,也沒有必要。

現在家族興盛,基本不懼怕任何人,不像十年前了,既然如此……

外面,徐柯背著手,沖著房上喊:“看見你們了,都出來吧。”

徐浩西剛要站起跳下,被徐浩東一把按住,隨后,下面的徐柯在此喊了一聲,后腦被出來的娘親蘭兒打了一下:“胡喊叫什么?”

徐柯:“我就是擔心隔墻有耳詐一下,沒人救算了。”

房上,徐浩西握緊拳頭:“兔崽子,今年燈節不帶你去。”

倆人掠下房頭,各自拿出一塊玉石往地面一扔,嘴里念叨陣法之力的密語消失,與此同時,徐家家主的大殿內,徐進眼睛一片濕潤,沖旁邊的徐浩楠揮手:“滾——”

徐浩楠竄了,下人過來不知道老爺子到底什么心情,要喝什么茶,老頭子徐進卻吩咐:“別打擾我,我要進入哭一會,好一個煙花流沙滿天飛啊。”他想老婆了。

第二日一早,徐家喜事臨門,神陣大陸上最著名的學院派遣專人來聘請徐家小少爺入學。晨起,驚愕的聽到侍女們在唱什么煙花煙花漫天飛,流沙為誰憔悴,徐柯從chuang上蹦了出來,

光著**揪住一個家丁問那歌哪來的。

這家伙向來這樣,堵著女家丁洗澡的地方就不穿衣服來來回回晃蕩,看到光**的徐柯,

家丁習以為常,“小爺,聽說是姑奶奶傳出來的,姑奶奶帶發修行十一年,剛剛走出庵中。”

徐柯心說壞了,這女人也是急性子,說不好就會觸到老頭子的逆鱗,你好歹先和老爹溝通

一下啊,他跑回五里套上一件**,光著上身挺著西瓜肚腩就往外跑,一下撞到走進來的徐浩楠身上,被拎了起來:“往哪跑?知道要去上學就想跑不成?”

徐柯悲催,被老爹夾在腋窩下不由分說帶到了大廳里,當眾人看到還沒穿上衣的徐柯時,

都忍住笑,一位這家伙今天不修煉就偷懶睡大覺。

徐柯:“我不去上學,昨晚姐妹花沒來你們說話不算話,弄個破熱水袋塞我被窩里……”

徐浩楠和妻子蘭兒對視一笑,他們仍然是將兒子看成小屁孩,一個小屁孩要兩個美人暖chuang,

真的耽誤了二哥的幸福,實在是罪過,所以……

徐柯抗議到半夜,熱水袋都要涼了,最后沒辦法只能抱著睡了,現在一聽要去上學,上輩

子最頭疼的事莫過于此,他當即進行最激烈的反抗:“我不去,我懂得比你們都多還用上什么學?我知道三點一絲一五九二六圓周定律,我還知道力量等于速度與距離的正比,你們……”

下面的話,被一只香蕉塞入嘴里堵住,蘭兒朝著他**打兩下:“調皮,什么粥是圓的?又是腚又是律的,你現在不管多聰明,就要遵從族規,去上學。”

最后,徐柯硬是被塞上了入學的“囚車”,學院的外事副校長騎在馬上,對著徐家一家人抱拳:“請放心,我會格外照顧小柯,那里吃住都是一流,諸位就等著一個博學多才的高手歸來吧。”

對于天策學院,徐家人自然是很認同,不只是徐柯要去,昔年,就是徐浩東三兄弟以及桂蘭嫂子,都是出自那里。

名家名校,自然配套。

車子走出老遠,徐柯還抓著一角沖著脫下僧衣秀美無比的姑姑蘭花喊:“王大虎明年來,擺不平爺爺就給我捎信我搞定他——”

徐浩楠脫下一只鞋就要丟過去,老頭子徐進一眼瞪過來,徐浩楠只能穿上。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奇幻小說
  3. 東方玄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