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異能> 闇!!騎士

更新時間:2019-11-02 22:35:54

闇!!騎士 已完結

闇!!騎士

來源:快閱 作者:嵐影 分類:異能 主角:洛特,蒂莉琪

闇!!騎士是嵐影最新著作的異能小說,主角洛特,蒂莉琪小說劇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寫的細膩到位,什么是騎士操守?急公好義?鋤強扶弱?光明正大?<br>至少對威倫帝國皇家騎士團第七大隊長──洛特-加龍省而言,騎士守則僅供參考。挖陷阱、蓋布帶、打悶棍才是他的最愛!<br><br>搶劫城中首富,他號稱「除惡揚善」。<br>受害者舉發上門,他作賊倒先喊捉賊。<br>擅闖私有領地被圍,他直接抓小的威脅大的,反客為主......<br><br>面對如此無賴、如此特立獨行的騎士,連騎士團長也無可奈何。<br>除了哀悼早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洛特和穆亞吵翻了。

秉持著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的原則,這檔事很快傳遍整個騎士團,走到哪都能瞧見有騎士聚在一塊,竊竊私語,拿這事當茶餘飯後的談資。

為了這件事,洛特很生氣,非常非常生氣──更確切的說,根本是兩個老大不小的男人在互相嘔氣。

兩個人嘔氣的結果,就是苦了奎里這個中間人。

好比今天,穆亞大隊長說外頭太陽熾烈,所以想待在辦公室裡批改公文;洛特大隊長就偏偏說,今天太陽和煦,到外頭曬曬有助身心健康。

於是,他就很苦命的當起搬運工,替洛特大隊長將若干文件移駕,還得搬桌搬椅清空間,弄出一塊能愜意享受日光浴、又不會曬到中暑的地方,讓洛特大隊長使用。

那根本是打雜小弟的活吧……

又或者,騎士團各大隊之間,雖然有自己的管理層,但畢竟屬於一個團體,許多時候會有文件需要各大隊長簽署,才能夠通過。

這時,打雜工就得搖身一變,成為跑腿工和傳話工,往來於打死不肯講上一句話、偏偏又有公文需要確認的雙方之間。

有好幾次,奎里搬著文件來回狂奔的景象,都被誤會成新式訓練,還有人讚美他,必然成為模範騎士第二。

結果我不止一次累得像一條死狗……

奎里總算深切理解到,為什麼第七大隊人人推讓,說副大隊長不是人幹的活,歡迎有過勞死嗜好者踴躍報名。

問題是,他既無這種嗜好,也沒有報名啊!奎里欲哭無淚。

可是相比現在的詭異,那些公務上傳遞消息文件的艱辛,其實均可忽略不計。

奎里甚至覺得,洛特和穆亞大隊長,再不快點結束這次在綠蔭廊道的會面,他就要被壓迫到窒息了,尤其──

那個,洛特大隊長,穆亞大隊長說……顫著唇,抖著聲,只想仰天高喊我好無辜的奎里,努力複述第兩百七十六遍,穆亞要告訴洛特的話。

同時腹誹著:明明就坐那麼近,中間也不過一個人的空位。明明公文沒那麼多,幹麼把兩疊公文堆得如山高,玩眼不見為淨?明明只要一個先服軟,事情就解決了,為什麼我的直屬上司和上級,就是想不通這淺顯道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奎里覺得如此下去,自己早晚變成為什麼寶寶,專門使用口頭禪為什麼把人煩死。

洛特揚眉,懶懶地抽出一張紙,在上面龍飛鳳舞地寫了一行字,拿起來,貼在奎里眼前──那字跡的潦草程度,說好聽是藝術,說難聽點,根本是鬼畫符!

真是夠了!

奎里的心在吶喊,不過實際上,他依舊善盡職守,帶著泣音第兩百七十七遍,轉告洛特大隊長的話給穆亞大隊長:穆亞大隊長,關於城防巡邏的班次調動問題,洛特大隊長認為……

穆亞點點頭,沉吟了會,一樣抽紙寫下一行字──他的字跡就如他的為人,字體端正,大小雷同,簡直像刻出來的。

這、這……這到底有完沒完啊?奎里嘴角已經在嚴重抽+搐。

奈何兩位大隊長大人只顧著和對方嘔氣,壓根兒沒注意區區第七大隊副大隊長,被逼迫到有輕微扭曲傾向的幼小心靈。

終於,在第五百二十九次傳話之後,奎里堅強的心再也禁受不住壓力,破碎成一塊一塊,他本人也忍到渾身發抖,面向兩位大隊長,低頭沉默良久,然後──

嗚嗚嗚……我受夠了!我要放假!我要辭職!我要找地方安撫受傷的心靈!奎里歇斯底里地亂叫一氣,也不管上級反應如何,轉身飛速跑離這個惡夢般的地方。

那是奎里有生以來,首次認為,騎士團駐地廊道邊緣,有綠蔭遮蔽的石椅一帶,不是正常人可以染指的地方。

皇家騎士團駐地既是騎士們的訓練場所,也是居住所在,因此不僅有堅固樓舍、寬廣校場,就連栽種、修剪花草的園藝工作,也有專人負責。

現在就有兩個帽簷壓得極低的園丁,湊在一塊灑水澆花修剪樹叢,順帶偷窺坐在斜前方石椅上的兩名騎士大隊長,以及夾在中間兩面不是人、最後忍無可忍、嚷嚷著狂奔而去的奎里,興致十足地嚼舌根──

小琪妳看,那對騎士團公認死黨之間的氣氛,果然很不對勁。男園丁指指點點,瞧瞧,奎里那麼能忍的好孩子,都給他們氣跑了。

留下來的兩位大隊長中央,似乎有低氣壓正在成形,陰冷氣場敵我不論,朝著四面八方極力擴散。

然而,八卦顯然可以賜與人們抵禦陰冷的力量,男女園丁無動於衷,恰似感受不到那迫人氣壓,討論的熱切程度非但不減,還有節節攀升的趨勢。

對啊,好像從獨角獸任務完成後就變成這樣。會不會是他們出任務時,意見不合,吵架了?女園丁小聲附和。

敲敲頭,男園丁思考了會,卻不曉得他腦袋裡的方程式怎麼推演的,居然拋出這麼個問題:夫妻不是chuang頭吵,chuang尾和?

他們不是夫妻啊……女園丁手指抵唇,小腦袋一歪,唔,小洛你說他們是夫妻的話,誰是夫誰是妻啊?她扭頭去看男園丁。

男園丁搔搔頭,很認真思考了會,鄭重道:穆亞是妻,洛特是夫,不過洛特會是怕妻俱樂部的資深會員。

女園丁想像了下,忍俊不住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為什麼?

哎呀!這還不簡單!洛特那傢伙雖然壞壞的,可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重要決定他對穆亞是百依百順,而且也只有『穆亞版騎士守則』可以把他吃死死,比團長的大嗓門效果還好。男園丁解釋道,一根手指煞有介事的點啊點。

忽地,一隻手抓住那根晃不停的手指。

男園丁愣了一下,看見女園丁笑吟吟地瞧著他,一臉準備看笑話的有趣勁,旋即猜了個大概,於是調整面部神經,看向抓住他手指的人,哈哈,洛特,下午好。要不要睡個午覺?今天天氣正適合呢。

菲斯洛、蒂莉琪,兩位興致不錯嘛!居然有心情在這修剪花木。洛特皮笑肉不笑,明明頹廢的好像三兩拳就能打倒,卻有一種無聲的氣勢在警告所有膽敢動手之人──後、果、自、負!

我說洛特,你該不會在生氣我說你是丈夫吧?菲斯洛笑臉燦爛,不知死活地提議:如果你想當妻子也可以,就是嘴巴上換換,很簡單。

親愛的菲斯洛,也許我該替你檢查檢查,你的痛覺是否出了問題?洛特挑眉,捉住菲斯洛手指的手,隱隱有往反方向扳的意思。

還是一張巴不得人家打他的臉孔,菲斯洛默默把鬥氣灌注在他可憐的手指上,嘖嘖有聲的模仿洛特口吻道:親愛的洛特,我的手指跟你無冤無仇,再說,錢我也還了,你扳它做什麼?哎,你今天的脾氣簡直是平常的一百倍壞。

要你管!哼了聲,洛特忿忿鬆手,轉身便走。

素來只會和蒂莉琪勾勾纏的菲斯洛,今天卻像吃錯了藥,居然拖著蒂莉琪去追洛特,無視他不悅的勾肩搭背,一副哥倆好的模樣。

這讓跟在菲斯洛另一邊,被拉著手走不掉的蒂莉琪尷尬不已。

做什麼?

洛特斜睨,只是半瞇半睜的眸子不仔細瞧,還真難發現他在看人。

別這樣拒人於千里之外嘛!在這方面你跟穆亞還真像,不過一個表現得明顯,一個表現得內斂。如今整個騎士團,大概只有你們不覺得自己不正常。

懶懶地瞥了一眼,洛特疾走的腳步忽然停下,菲斯洛煞車不及,偏又勾著洛特肩膀,差點栽倒,還多虧蒂莉琪拉他回來。

喘口氣,菲斯洛重新站好,友善地拍了拍洛特肩膀,笑道:有什麼話當面講清楚,冷戰不會有結果的。兩個彆扭型男人鬧僵了,就是這點麻煩。不過若非這件事,我還不知道你小子居然會鬧彆扭。

菲斯洛果然是菲斯洛,前半句話還值得深思,講到後半句,皮癢找人打的習性又突顯出來了。

噗嗤!蒂莉琪忍不住笑了。

小琪妳太不給我面子了吧。菲斯洛故作不悅。

洛特卻沒心思聽兩人瞎扯,見他們也不攔著自己,抬腳就走。

他還是想不通,自己威脅獨角獸的事情怎會曝光?更氣惱穆亞為了獨角獸,竟然跟他生氣!不就是獨角獸?有什麼好氣的!

這個時候,那個嘴巴太大、一時失言的某隻黑暗獨角獸,忽然渾身驟冷,不禁抖了抖黑亮毛皮,囈語著:唔唔,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可惜雙方和解前,洛特是沒啥機會逮住這個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洩密兇手了。

喂!洛特!遠遠的後方,菲斯洛還在嚷嚷:你氣歸氣,別忘掉明天禁衛騎士團會派人來!後天就是我們兩個騎士團兩年一度的友誼切磋!

無論洛特聽進去與否,友誼切磋賽的日子照樣到來了。

皇家騎士團駐地今天格外熱鬧,除了皇家騎士團的騎士,還多了禁衛騎士團參賽代表、皇室成員,以及貴族富豪、平民百姓。

這是兩大騎士團成立至今的傳統,兩年一度的友誼切磋,雙方輪流做地主,負責切磋賽的全部事宜。皇室成員參觀之餘也兼負裁判之責,同時切磋賽的優勝,獎勵亦由皇室提供。

非戰時期的騎士服是由騎士公會負責,全世界統一,各個騎士團在盔甲上還是有著各自特色。即使穿著騎士服,兩大騎士團*前徽章也各不相同。皇家騎士團是交叉的槍劍,禁衛騎士團是高聳的堡壘。

友誼切磋賽具備讓彼此競爭進步的用意,所以它是公開的。

唯有這一天,皇家騎士團駐地才開放普通民眾進場,當然,開放的地方僅僅是校場,其餘建築場所,對平民百姓乃至達官顯貴而言,仍屬於擅闖即死的機密軍事重地。

校場上,一座皇家騎士團一個大隊站上去仍不嫌擁擠的擂臺已經搭建完成,擂臺採取石料,上頭附有強化防禦力、抵銷鬥氣傷害的魔紋,美觀兼具實用,耗資甚鉅。

──由皇家買單。

否則區區石製擂臺,哪承受得起騎士鬥氣肆虐?恐怕尚未撐過初賽,就得喊停維修,或者直接換新的了。

禁衛騎士團長也是一名聖騎士,更準確的說,他是一位和皇家騎士團長卡洛姆見面必吵的聖騎士。基於這個慣例,友誼賽開鑼前夕,兩位團長大人不可避免的在擂臺上,又開始一番唇槍舌戰──

遙想許久之前,上屆友誼賽奪魁的好像是皇家騎士團?上上屆、上上上屆,好像也是皇家騎士團?卡洛姆傳音,表面上彷彿正在和對方商討比賽事宜。

哈哈哈,說得是,皇家騎士團果然人才輩出。可惜,都是老、一、輩的人才。禁衛騎士團長特別強調,現在的皇家騎士團……哼哼哼,一群菜鳥!

就怕你的團連菜鳥都贏不了!

誰輸誰贏還很難說。輸了,可別來求饒啊!

兩人你來我往,誰也不讓誰,可惜雙方騎士聽不見團長們的傳音。雖然光看表情細部變化,便足夠讓他們猜出自家團長大概會爭些什麼。

在平時,他們會很愜意的享受猜測兩位團長爭執內容的樂趣。然而今非昔比,皇家騎士團按大隊編碼坐成一列的大隊長們,只希望臺上笨**二人組的吵架鬧劇儘快落幕,好讓他們上臺去舒展身子,替為期七天的友誼切磋賽起個頭,否則換換位置也好,再坐下去他們一定崩潰!

氣氛詭異的穆亞和洛特之間,足足坐了五個人。

這五人中,除了第四大隊長狄耀能達到正襟危坐,眼觀鼻、鼻觀心的至高境界,其他人無不是坐立難安。

菲斯洛見狀,頭一次感謝他是第八大隊長,順便替經常興災樂禍的女朋友,身為第五大隊長一事默哀。

或許是詭譎的氣氛太明顯,讓臺上爭執中的兩人再也無法漠視。禁衛騎士團長率先開口:還是讓賽前賽開始吧,你家的菜鳥大隊長們,一個個面色可差勁了。

就怕你後悔而已。卡洛姆奇異地笑了,頗有些洋洋自得,我們的第七大隊長,絕非普通的闇月騎士,你最好祈禱你家笨**不要賽前賽和他對上,否則大隊長先較量一回,以激勵士氣的美意,可得變質了。

哦?我倒要試試。禁衛騎士團長不信地揚眉,深深看了洛特一眼,當先扭身下臺,兩個負責抽籤箱的騎士與他擦身而過。

讓各位久等了。現在開始暖場熱身的賽前賽。卡洛姆的大嗓門響遍全場,兩隻手同時伸入抽籤箱,同步摸出兩顆球──編號七和一。前者是皇家騎士團,後者是禁衛騎士團。

第一場,洛特對尤姆。卡洛姆使用鬥氣,將兩顆球托起來,高高飄在他頭頂上,請兩位上臺。

不是自己中選,但沒有關係。皇家騎士團眾人照樣很高興,因為詭異氣氛兩大製造因素之一離席,凝固的空氣又重新流動起來,大夥兒均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但是下一秒,他們立刻又緊張起來了。

洛特是什麼德性?別人可以不曉得,他們卻一個比一個清楚,更明白在大庭廣眾下,讓人知曉皇家騎士團第七大隊長是個專門使毒、玩小人步數的傢伙,對騎士團的名譽,可是個不小的打擊。

穆亞……

一聲虛弱而不帶指望的呼聲,點醒了迷茫的其他人。

宛如來自一雙手的無形操縱,八位大隊長整齊劃一把頭朝右扭,看在外人眼裡,倒也不失為一奇觀。

無視左側投遞的渴求視線,穆亞心一橫,閉上眼。偏偏他是人人稱頌的模範騎士,根本無法不模範,最終只能嘆口氣,傳音道:洛特,二十。

眾人滿眼期待地看過去,洛特登臺的身影微微一滯,旋即發出一聲冷哼,令憂心騎士團聲譽的大隊長們,馬上心涼了半截。

洛特好像不要金幣。不知道是誰出的聲。

錢鬼連金幣都不要,果然氣得不輕。立即有人附和。

皇家騎士團的聲譽,完了……幾乎所有人都這麼認為。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他們信賴的團長大人。

猜你喜歡

  1. 青春校園小說
  2. 玄幻小說
  3. 異世大陸小說
  4. 劍與魔法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